日升家园目录

医等狂兵 第七十九章 瞳队说放他走

时间:2018-04-19作者:覆手

    外面的三个警察,自然不知道里面的状况了,甚至还觉得他们的瞳队,正在狠狠的修理刘风中!

    可实际上,端木瞳现在羞得俏脸通红,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她平躺在审讯桌上,用力的咬着下嘴唇,一双大眼睛紧盯着刘风,眼中已经蒙上了一层水气。

    最让她感觉难为情的是,刘风现在用一只手就扣住了她两只手,并且将她的手压在了她自己的胸上,还不时的用力向下按,好像在试探她的弹性。

    而刘风的右手,现在正按着她右腹部的章门穴,还一脸严肃的问道:“刚才你在尖叫,是疼了吧?我没诊断错误吧,是不是那种从腹部一直疼到后背?穿刺一样的疼?”

    “这……不是。”端木瞳使劲摇着头。

    “你在说谎!”

    刘风笑呵呵的说道:“看你的面相,脸如鹅蛋、眉如柳叶,鼻挺如峰,天生就是不会说谎的人,一说谎就会脸红。不过你的面相很好,用相书上的说法,你应该是生出大官家庭之中的人,而且个性好强。”

    “不不不,不是!”端木瞳继续摇着头,可是脸色更红了。

    “你不用不承认,你不止章门穴经常疼痛同,还有这里。”

    说话间,刘风的右手向下一划,按到了端木瞳的小腹处,而且是小腹最下端……

    “不要,不……”端木瞳剧烈的挣扎着,可是却被刘风压得死死的。

    刘风利用食指和中指微微向下一按……

    啊!

    又是一声尖叫响起,在审讯室内回荡不休。

    “听到没,瞳队又叫了,一定是用了什么大招。”

    “嘿嘿!看来这刘风可惨喽!”

    “活该,我最讨厌长得比我帅的,这种人就该打。”

    门外的三个警察,听到他们的瞳队尖叫,都显得极为兴奋,还议论个不停。

    审讯室内的刘风,笑呵呵的说道:“大美女,你叫得声音真大,我相信门外的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这样好吗?我怕别人以为我们俩在做什么羞羞的事呢!”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开我?”端木瞳此时真的要哭了,眼泪在眼圈里直打转。

    刘风道:“很简单,我本来就没犯什么事,你把我逮到这里来,当然是把我送走喽。”

    端木瞳犹豫了,但却没有立刻答应刘风。

    刘风继续说道:“我这个人就是善良,你放了我,我顺便把你的病给治好,如果你在不彻底治疗的话,不出半年,你的肾脏就保不住了。你这是隐匿性肾炎,从你在医院检查不出来可以判断为变异的隐匿性肾炎。”

    “如果……不治疗,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端木瞳问道。

    “如果不治疗,将来就是肾衰竭。”

    刘风一脸严肃的说道:“你想想,你这么一个超级大美女,将来真的肾衰竭了,全身散发着骚臭味,还要靠透析来维持生命,或者是换肾,可是……”

    “别说了,你要怎么给我治?我怎么能相信你?”端木瞳问道。

    刘风道:“针灸加中药,我现在就可以给我施针,让你的病至少好一半。然后我再给你开个药方,你只要按时吃药,半个月后保证全愈。”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很简单,我给我施完针,你的章门穴和小腹下部就不会再刺痛了。不用不相信我,鼎盛集团的千金大小姐中毒是我治好的,科大校长老王的心脏病也是我治好的。”

    端木瞳被刘风说得活心了,她小声说道:“好,信你一次,那你让我先起来。”

    “不用起来,这个姿势正好可以施针。”刘风说到做到,左手一抬,食指跟拇指间已经出现了一枚银针。

    “这,这……”

    端木瞳很想说,在这里不行,可是刘风下手很快,手起针落,第一针已经刺入她领口内的天突穴。

    第一针刚扎上,端木瞳立即感觉全身一软,想抬手都使不出力气了。

    “这是什么针?”一向强势加强硬的端木瞳,一旦使不出力量,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难免心中会极度慌乱。

    刘风道:“放心,第一针下天突,定你的任脉。任脉为阴脉之海,定脉后再进行下面的治疗,效果会好得多。”

    说话间,刘风伸手把端木瞳腹部的衣扣解开了。

    “混蛋,你解我衣服干什么?”

    “废话,不解衣服怎么下针?放心,不扒光,只露出肚子就行。”

    在这一刻,端木瞳的俏脸红得都要滴出血来了。

    紧接着,端木瞳只感觉腹部一凉,刘风把他内部的衬衫也解开了,光滑平坦的肚子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呼!

    端木瞳此时只能认命了,还做了个自我安慰式的深呼吸来放松自己。

    可是紧接着她就不能淡定了,“混蛋,你为什么还解我的腰带。”

    没错,刘风这时又把端木瞳的裤腰带解开了,还一本正经的说道:“放心,不扒你裤子,只是把前面打开一点,小腹也得全露出来。”

    庆幸的是,刘风真的没干出流氓事来,算是说到做到。

    随后刘风像变魔术一样,双手同时下针,在端木瞳的肚子上一会就下了十一针。

    当下完针后,刘风又开始有节奏的依次捻针,“瞳瞳啊,你忍着点,通过针术治疗,你马上会感觉全身发痒,不用控制,这种痒是在强化你的经脉,以经脉来带动你的肾脏功能……”

    嗯……啊!

    刘风刚说到“痒”字的时候,端木瞳已经忍不住了。她真的不想发出声音来,甚至全力的在控制,可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

    那痒的感觉,直入心肝,她这一声尖叫,声调足足拐了八个弯。

    门外的三个警察同时警觉了起来。

    “不对啊,瞳队这叫声,不像是打人或者练功的叫声。”

    “这声调,像是很享受,很那啥,很那啥的呢?”

    那个老警察此时也毛了,他拍了拍门,大声问道:“瞳队,你怎么了?要不要我们进去……”

    “不要!”

    端木瞳此时哪能让别人进来,自己这个样子被手下人看到,恐怕她以后也不用当这个刑警队长了,“我很好,没我的命令,你们任何人都不谁进来。”

    嗯嗯……啊!

    端木瞳刚说完话,紧接着又控制不住的大叫了一声。这一声的声调更为高亢,甚至有种猫扑挠心的感觉。

    “我去了,这不对啊。”

    “我怎么感觉,瞳队不是在收拾刘风,而是在和刘风……”

    “嘘!这事不准说哈,都是男人,咱们都明白瞳队现在发出这个声音代表了什么就行了,在这守着吧,这事也不能外传。”

    啊啊啊!

    在三个警察胡乱猜测的时候,审讯室内再次发出一连串的叫声,这声音急促而带有绵软的感觉,简直就是享受式的低吟浅唱啊!

    门外的老警察只是在皱着眉,可两年年轻警察的眼睛中都要喷出火来了。

    端木瞳是他们警队中的独一无二的警花,也是破案实力最强,工作最拼的人,不仅受人敬佩,更是所有年轻警察心中的女神。

    可是一想到女神居然在审讯室中,跟一个犯罪嫌疑人,在做羞羞的事情,此时两个年轻警察的心都在滴血。

    端木瞳的叫声足足持续了近半个小时才结束,按理来说,五分钟的施针就可以搞定了,可是刘风被她抓进警察局,心中有气,所以使了点坏……

    当刘风拔完针后,端木瞳出了一身的冷汗,汗珠不仅打湿了她身上的警.服,甚至让她都有些睁不开眼了。

    “好了,现在你感受一下,还有没有以前的不适感了?”刘风退开几步,笑呵呵的问道。

    端木瞳缓了好一会,才从桌子上坐了起来,此时她的脸依然红红的,甚至不敢正面与刘风对视,但是她心中的震惊却到了无以附加的地步。

    “好了,我能感受到,我的身体状况好了很多,谢谢。”端木瞳有生以来,说过几次谢谢是有数的,在东海市,刘风更是第一个得到她谢字的人。

    “现在可以放我了吗?”刘风问道。

    “可以,不对,不可以,还有药方。”端木瞳一边整理衣服一边说道。

    嗯!

    刘风点了下头,就在笔记上写下了一张由10味药组成了方子,并且嘱咐道:“三碗水煎成一碗药,一天一次,睡前服。半个月后,保证你痊愈。”

    “嗯!你可以走了。”

    端木瞳坐回到审讯桌后面,有气无力的说道:“我现在全身无力,不送你了。”

    “本来是该让你送的,但是算了。”刘风一边向审讯室的门口走,一边说道:“提醒你一下,你就在这里休息半个小时吧,半个小时内不能吹风。”

    吱呀!

    刘风拉开了房门,迈步走了出去。

    当刘风出来后,还抬起右手抹了下额头,明明一点汗水都没有,他却来了句,“伺候这猛女,真累!”

    瞬间,守在门外的三个警察集体石化。

    等三人反应过来时,刘风已经走到了楼梯口。

    “站住!”

    “刘风,你个犯罪嫌疑人,谁让你走了?”

    两个年轻警察快步追了上去,将刘风拦了下来,一副要杀人的样子。

    “我可不是犯罪嫌疑人,端木瞳那妞都确认过了,你们还有啥问题?”刘风笑呵呵的说道。

    “瞳队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你?你刚才对瞳队做了什么?”

    “我不相信瞳队会放你,你如果敢走,我就敢开枪击毙你。”

    面对二人毫无道理的阻拦,刘风玩心大起,故做疲惫的说道:“我没对她做什么,一直是她指挥我跟她做那种事。这猛妞,一看平时就是身经百战,我靠,换了十八个姿势,还不让停,可把我累坏了。”

    尼玛!

    两个年轻警察气得七窍生烟。

    刘风继续说道:“另外,我必须说清楚,我真不是什么犯罪嫌疑人,我没啥事。你们如果不信,你们就去问端木瞳那猛妞,她现在舒服了,还在审讯室里休息呢。”

    就在这时,老警察在审讯室门口大声喊道:“你们俩别闹了,我刚才进去问过瞳队,瞳队说放他走。”

    “瞳队说……”

    “……放他走!”

    两名年轻警察的脸色瞬间惨白如纸,突然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