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医等狂兵 第四十五章 风哥回来了

时间:2018-04-19作者:覆手

    (今天上了下app读者圈,翻下角色楼,顺便看到好多的催更贴……哭!新书期十多万字,就这么多兄弟在催更,手哥是即兴奋又痛苦啊!手哥承诺,从这本书起,不会做一更手了,所以一直保持着每天保底两更,但确实更新时间不太固定,手哥先做自我检讨,争取以后更新时间固定下来。但是说到暴发,在新书期,要走网站的推荐流程,真的没法暴。等上架的吧,覆手郑重承诺,上架后,必定为大家暴发一回狠的,一定!而且上架后,也争取加大平常的更新量。)

    找好掩体后,刘风左手一捻,手中出现了一枚银针。

    他微眯着双眼,快速回忆了一下刚才枪响的方向,而后猛然窜出,左臂一甩,银针脱手而出。

    噗!

    在小楼内左手方向,一个高大的装饰花瓶后面,刚刚举起枪的枪手只觉得眉心一痛,随即脚下平衡感消失,重重的扑在花瓶上。

    扑通……咔嚓!

    花瓶被重重的砸碎,大片的瓷器碎片崩飞。

    砰砰!

    紧接着,又有枪声响起。

    刘风没有继续躲回到实木沙发后面,他脚下加力,朝着屋子中间跨出三步,并且又有两枚银针脱手而出。

    在通向二楼的楼梯口处,又有两名枪手栽倒在地。

    “太弱!”

    刘风嘲讽了一声,而后抬脚……

    这一步他并没有迈出去,而是竖起耳朵听了听。紧接着,刘风猛然转回身,朝着门外扑去。

    当刘风出来时,恰好看到马小云正拉开奔驰glc的车门,不知道是要把彭佳琪拉出来,还是要做什么。

    唰!

    在这关键的刹那,又是一枚银针从刘风手中飞出,噗的一声钉入马小云右臂的肘关节。

    啊!

    马小云尖叫了一声,转身朝着院门处跑去。

    “马小云,你以为你跑得了吗?”刘风冷笑道。

    马小云头也不回的说道:“如果你一定要杀我,我也许跑不了,但是彭佳琪中了和杨鼎一样的毒,而且是杨鼎中毒剂量的五倍,你不救她,她就活不过三分钟。”

    毒!

    刘风不得不承认,这个坏女人的心肠太毒了。

    此时马小云已经翻过院门,身形从刘风的视线中消失了。

    “下次,我保证下次不会给你哪怕一丝逃跑的机会。”

    刘风小声嘀咕道,并且快速跑到glc的车旁。

    此时彭佳琪全身都在颤抖,显然是处于极不舒服的状态下。

    “那女人对你做了什么?”刘风将彭佳琪从车上抱了下来,并且一刀将她手上的胶带斩断,一边为她诊脉,一边问道。

    彭佳琪的俏脸上,此时已经镀上了一层灰暗之色,她嘴唇颤抖着说道:“她,用一个针筒扎了我。”

    “扎哪了?”刘风问出这句话时,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彭佳琪的确中毒了,而且毒性极强,如果不能及时给她解毒,恐怕她连两分钟都活不到。

    “屁……股!”

    彭佳琪说出这两个字时,声音非常非常小。

    靠!

    刘风不敢怠慢,左手一甩,一包针囊平摊在了地上。

    “佳琪,你忍着点,治疗这种重度毒症的过程,会有一点痛苦。”刘风说话间,把手将彭佳琪的裙子撩了起来。

    没错,今天漂亮的佳琪穿了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里面衬着接近膝盖的白色安全裤。

    刘风当然不是要对彭佳琪做什么羞羞的事情,他要在彭佳琪小腹处下针,所以只能……

    彭佳琪此时的意识已经有些不清晰了,可是被刘风撩起裙子,她依然羞红了脸,还小声呢喃道:“不要啊,风哥,我不想这么随便。”

    尼玛!

    刘风气得真想打她屁股,可现在他真的是在跟鬼差抢人命,哪怕彭佳琪有些扭怩挣扎,不太配合,刘风也只能强行下针。

    除了八寸针之外,刘风为彭佳琪下了十一针,随后开始运用上苍指的手法,快速的捻针。

    一分钟后,彭佳琪脸上的灰暗之色,渐渐消退了几分。

    两分钟后,彭佳琪的脸色恢复了正常,可刘风的眉头依然拧着疙瘩。

    三分钟后,彭佳琪表面上虽然没有什么异样,但是从她的小嘴中,却不时的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

    “这毒的剂量果然是有点大了,佳琪,不好意思,我必须帮你进行主动排毒。”

    刘风将彭佳身上的银针全部拔了下来,并且把她抱回到车上,而且是让他背面朝上的趴着。

    “风哥,我感觉肚子好痛,全身都在痛,我是不是快死了?”趴在车座上的彭佳琪,无比虚弱的问道。

    “不会,但是你会有点难为情。”

    刘风说出这句话时,才发现在后排座的地板上,有一根掉落的针管,看来就是刚才刘风用银针射伤马小云时,掉落在这里的。

    “我……”

    “别说话,忍忍就过去了。”

    刘风抬手将彭佳琪雪白的安全裤褪了下来,然后伸出双手按在了那个极小的针孔旁边。

    上苍指有节奏的韵律再现,随后,顺着这针孔处,一滴滴黑色的血水慢慢溢出。

    “佳琪,别乱动,风哥是在给你解毒。”

    “佳琪,你听话,你得配合风哥。”

    “佳琪,你忍着点,我知道你现在身体状态开始渐渐恢复了,来,把屁股抬高一点。”

    ……

    半个小时后,刘风驾驶着这辆奔驰glc出了这个小院,并且朝着环城公路的方向驶去。

    彭佳琪坐在后排座上,她的俏脸红红的,并且不时抬头看一眼认真开车的刘风。

    “风哥,刚才的事……”

    “你不用难为情,风哥刚才不是故意摸你屁股,你现在应该知道了,风哥可是神医,如果不是我出手,你现在都被毒死了。”

    彭佳脸的脸更红了,甚至深深的低下了头。

    “那个,我刚才中的毒,严重吗?”

    “当然严重,你中的毒,足足可以毒死两头大象。如果不是用主动排毒法,光是施针,或者是用药,都救不活你的。”

    哦!

    彭佳琪哦了一声,一双小手不由自主的在摆弄着自己裙子的下摆,也不知道心里有多紧张。

    又过了一会,彭佳琪才小声的说道:“风哥,今天发生的事,你不要说出去好不好?”

    “什么事?”

    “就是,你摸了我的……”

    “屁股啊?”

    “哎呀,你别说……”

    哈哈!

    刘风被逗得哈哈大笑,杨诗雯却双手捂脸,脸上的红晕直接漫延到了脖子根部。

    不过刘风表面在笑,可内心却在叹息,彭佳琪在一天之内,连续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刘风没有再次下针去抹掉她的部分记忆,因为连续用那种禁忌针法,对受针者是有一定伤害的。让这个漂亮的女大学生,记住些普通人不该有的经历,也不知道将来会对她发生什么样的影响。

    等刘风回到科大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左右了。

    从他被假警察带走,到赶回来,足足过去了四个多小时的时间。

    此时在科大的论坛上,关于刘风的话题就没有停止过,貌似是有人在故意引导这个话题。

    有人说刘风就是凶徒,警察早就盯上他了,这次刘风被抓,绝对回不来。

    有人还说,刘风能进科大读书,也是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否则他根本没资格进入东海科技大学,这次他东窗事发,科大肯定是要把他开除的。

    当然,有人在科大论坛上故意黑刘风,自然也有人在挺刘风。

    “胡说八道,我们相信风哥是好人,有些人不要恶意重伤他。”

    “没错,风哥被警察带走时就说过了,他一定会回来。”

    可是挺刘风的贴子,很快就成为了被喷、被嘲笑的目标。

    “有些人还在给刘风拍马屁,真是脑残!”

    “刘风走的时候说,最多一个小时他就会回来,现在多久了,四个小时了吧?如果他能回来,那就是奇迹出现了。”

    “我保证,明天科大教务处很快会发出声明,刘风必定被开除。”

    当科大论坛上风起云涌之时,科大教务处的办公室内,一个风资绰约的女人,和一个身高接近两米的青年,正坐在一起看着电脑屏幕。

    “杜楼,你小子还算有点脑子,学会先制造舆论了。”

    “嘿嘿!二姨,刘风打过我两次,还利用杨家来压你,你不也一直想把这个刺头从科大给剔出去吗?”

    对话的二人,正是教务处的美女主任汤晨雨,还有他的侄子(外甥),篮球社的社长杜楼。

    “没错,这次刘风死定了。”

    汤晨雨得意的说道:“我在科大工作三年了,还没有哪个大学生敢挑战教务处的威严,这个刘风会成为例外吗?”

    “二姨,要不现在就发开除声明吧,反正这刘风铁定是有事,否则警察早把他放出来了。”杜楼在一旁,一个劲的怂恿道。

    “你说得对,夜长梦多。”

    这个美女教务主任,抬手撩了下耳边的青丝,冷笑道:“我现在就写开除声明,然后去找张副校长签字,他死定了。”

    半分钟后,一张开除声明被写好。

    汤震雨还真够雷厉风行的,写好了声明,她便起身去了张副校长的办公室。

    杜楼自然也跟了出来,只是这二人并没有发现,他们几乎刚出办公室,电脑屏幕上便弹出了一个新的火热贴子——“风哥回来了!”

    没错,有人发贴,风哥回来了!

    随后,这个贴子中,便我出现了一条条的跟贴留言。

    “我亲眼看到了,风哥开着一辆奔驰回来的,而且是拉着彭佳琪一起回来的。”

    “对对,我也看到了,风哥开着车进了科大,看方向是朝女生宿舍那边去的。”

    “哈哈!那些攻击刘风的人,你们看到了吧,风哥回来了!”

    刘风开着车,直接到了女生宿舍楼下。

    彭佳琪刚刚排完毒,此时身体还有些虚弱,刘风扶着她朝宿舍楼门处走去。

    不过女生宿舍的看楼阿姨有点太尽职尽责了,一见到刘风,这个明显处于更年期的阿姨,立刻横眉立目的说道:“站住,这里是女生宿舍,男的不准进。”

    “阿姨,我朋友现在身体不好,我扶她上楼,然后立刻就下来。”刘风笑呵呵的解释道。

    可这阿姨却是铁面无私,甚至一拍面前的小木桌,扯着嗓子吼道:“少来,这么常用的借口你也好意思用?还能有点新鲜的吗?我告诉你,我黄阿姨,当女生宿舍管理员已经十几年了,什么人没见过,别说……”

    啪!

    刘风也拍了下桌子,不过却是拍出来一百块钱,“黄阿姨,你仔细看看,这个同学脸色这么差,是真的病了,通融一下行吗?”

    黄阿姨头都没有底一下,可是眼珠向下一转,而后摇着头说道:“不行,黄阿姨我可是无私的,一百块钱就想贿赂我?二百都不行。”

    啪!

    刘风又拍出两百块钱,加一起就是三百,“我知道黄阿姨负责任,但你也得为女学生的健康负责啊,对不对?”

    “这个……”黄阿姨的表情变了,从严肃变成了为难,又变成了严肃与为难互相挣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