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医等狂兵 第十五章 高萨会社

时间:2018-04-19作者:覆手

    没错,这位天哥就是刘风要找的祁天。』

    此时他面对刘风的目光,感觉整个人都有种要窒息的感觉。虽然刘风一直保持着笑呵呵的表情,可此时他的身上却有一种比洪荒野兽更可怕的气势,让人从灵魂深处感到恐惧。

    那个被刘风逼退的女人,此时更为不堪,已经瘫坐在床上开始瑟瑟抖了。

    “我我我,没错,我是祁天,而且是东海孙家的人。”祁天在刘风的逼视下,咬着牙说道:“小兄弟,我知道你身手很厉害,可是东海孙家你是惹不起的。”

    嗯!

    刘风点了点头,“东海孙家我惹不惹得起,不用你来管。我问你,是你自己要对付杨家,还是东海孙家也有参与了?”

    祁天捂着裆坐了起来,喘着粗气说道:“孙家家族的人并没有参与,我是孙家战堂的堂主,这件事是由我跟另外一个人做的。至于朴金术,其实也不是我雇来的杀手,我只是负责跟他联系。”

    “很好!”刘风背着双手,从容的说道:“因为你说孙家主家没有参与,避免了孙家的灭亡,希望你说的是实话吧!”

    此时此刻,刘风的气势显得更为凝练可怕了,虽然他语气平淡,可是仿佛在他的身后铺着无尽的尸山血海一样。

    如果换成其他人,祁天一定会开口嘲笑,你还敢说灭亡孙家的话?东海市第一黑色家族,你说灭就灭得了?

    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此时带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大到让他觉得此人真的能灭了孙家的程度。

    刘风继续说道:“说说吧,既然孙家没有参与,那你幕后的人是谁?”

    杨诗雯站在一旁,紧着小耳朵认真的听着。

    祁天说道:“我们幕后的人,是一个境外公司,叫高萨会社。我和孙家暗堂的堂主一起在和高萨会社合作。他们给我们提供资金,我们出人出力。”

    “高萨会社,是韩国一个很有实力的进出口集团。”杨诗雯说道。

    刘风扭头看向杨诗雯,“你知道这个公司?”

    “当然知道!”杨诗雯那双灵动的大眼睛中,此时闪过一抹与她年龄不相附的睿智,“我可是杨鼎的女儿,怎么可能不关注商场上的事呢?高萨会社在南国表面上很低调,可实力却极为强悍,在进出贸易上,几乎是整个东北亚地区前五的存在。”

    哦!

    刘风哦了一声,可目光依然聚焦在祁天身上,“跟你接触的人是谁?我是指直接给你出钱的人。”

    “他叫斐刀甲,是高萨会社的总经理。”祁天说道,同时瞄了眼杨诗雯,此时他才知道这个自称来扫黄的级美女是谁。

    刘风点了点头,继续问道:“斐刀甲,人在南韩还是在华夏?”

    “我也不知道啊,从始至终我只跟他见过一面,还是在半个月前见的。”祁天说道。

    “你们战堂整个堂口中,还有多少人参与了这件事?”

    “没有了,我没敢动用战堂的力量。”

    “暗堂堂主是谁,有没有他的照片?”

    “暗堂堂主叫虎之殇,因为人长得特别白,还特别壮,所以大家都喜欢叫他白虎哥。”

    说话间,祁天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刘风,在他的手机中有不仅有白虎哥的照片,还有孙家老大、几大堂口堂主,以及一些主要成员的照片。

    刘风翻了翻手机,随后直接收了起来。

    “这位小兄弟,你看,我该说的都说了……”祁天试探性的问道:“我保证以后不在针对杨家了,您能不能放过我和我的妞?”

    “出来混尽早要还的,你觉得我能放过你,让你给你背后的人通风报信吗?”刘风笑呵呵的问道。

    “这……”祁天的脸上露了一丝绝望之色。

    那个瘫坐在床上的女人,此时居然跪爬着扑了上来,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说道:“大哥,求别杀我啊!我只是一个没什么本事的女人而已,求你了,只要你留我一命,我我我,我愿意以后跟着你,随便你怎么用我都行。”

    呸!

    杨诗雯被这女人恶心得差点吐了。

    “用你?想得倒美!”刘风更直接,右手一翻,手中已经出现了两枚银针。

    没人看清刘风是怎么出手的,两根针同时没入了祁天和那女人的后颈的皮肤,是整根针都扎了进去,连针尾都不外露的那种。

    扑通!

    随即,这对狗男女便载倒在地,完全失去了意识。

    “刘风,你杀了他们吗?”杨诗雯被这一下吓了一跳。

    “没有,在怎么说我也不好当着你一个小女孩的面杀人啊!”刘风笑呵呵的说道:“我只是用针术让他们忘掉些不该记得的东西。”

    “什么?这也可以?”杨诗雯的小嘴圈成了一个圆圆的o型,别提多萌多可爱了。

    “当然可以。”

    刘风应了一声,随即不等杨诗雯反应过来,双手直接抱住她的小蛮腰,而后猛然向上一举。

    杨诗雯可以感受到刘风那双手上传来的温热,同时一股柔和的力量将她直接送上了棚顶的通风口。

    “喂,这事就这么完了吗?”杨诗雯蹲坐在通风管道中,大声问道。

    刘风微微一笑,“当然没完,还有些小事要处理,可你在我身边,我不方便出手。”

    说话间,刘风的右脚已经勾到了旁边的一把椅子,而后右腿猛然抡起。

    那张椅子挂着呼啸的风声,朝着窗边的衣柜飞去。

    咔嚓!

    不等椅子砸中柜门,便有一个身材不高,但身体很结实的中年人从衣柜中冲了出来,并且一记壁挂腿将椅子砸碎。

    大片崩碎的木屑四散,而这中年男人却面无表情,有些木屑打在了他的脸上,都没有让他皱皱眉头。

    更有意思的是,这男人的左手中,还拿着一个微形的录像机,而且这小录像机还处于工作状态。

    “有意思,你在这衣柜里藏了多久了?不闷得慌?”刘风没有再急着出手,而是笑呵呵的调侃道:“而且你还录祁天的像,天哪,你这爱好可够重口味的。”

    “去死!”

    中年男人回手从腰间摸出一把金色手枪。

    在这男人拔枪的瞬间,跪在棚上通风管道内的杨诗雯,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这可是杨大小姐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面对持枪者啊!这可是真正的枪,在厉害的高手也顶不住子弹啊!

    可是不等男人将枪口对准刘风,刘风已经到了对手面前。

    不知道刘风的手中什么时候多出一把薄如蚕翼的短刀,这把刀长有一尺,刀身呈半透明状,刀弧折射出一抹骇人的寒光,刀刃已经抵在了中年男人的喉咙处。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而你,太慢了。”

    刘风一刀制住对手,左手一伸,将对方手中的枪夺了过来。

    这一下,中年男人那张死人脸,终于有了一丝震撼加恐惧的表情。

    刘风把握着手中的枪,笑呵呵的说道:“金色左轮,22厘米长枪身、容弹量8。美国柯尔特双鹰,199o年生产的。喜欢用美国货,说话有点生硬,刚才用的腿法又是典型的古典跆拳道,你是南韩棒子吧?”

    “我……”

    中年男人的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刘风只见对方出了一招,就从一些细节上猜到了对方的国籍,这让中年男人的信心差点崩溃。

    这还不算完,刘风继续说道:“让我猜猜,你是高萨会社的人?你们并不放心祁天这个合作伙伴,一直在监视他们。”

    中年男人此时满脸都渗出了汗珠,而嘴唇却突然干了起来。

    刘风继续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监视祁天,是要抓住他的一些把柄,好将平等的合作关系,变成上下级关系吧?当然,以你们的实力,肯定也从来没有平等看待过这个合作伙伴,对不对?”

    中年男人此时全身都在颤抖,他感觉面前的年轻人根本就不是人,简直就是个魔鬼。

    “那位白虎哥的身边,也一定有你们的人吧?”

    刘风再次开口道:“或者说,你们根本不想给这些合作伙伴拿到最后的好处,等目的一达到,他们就会变成尸体吧?”

    “你别说了!”中年男人彻底崩溃了,他喘着粗气说道:“你别想在我口中得到任何消息,我保证什么都不会说的,杀了我吧!”

    刘风笑呵呵的盯着中年人的双眼,继续给对方施展压力。

    跪坐在棚顶通风管道里的杨诗雯,此时那双大眼睛不停的泛起点点波光。这位千金大小姐可不是普通胸大无脑的刁蛮富二代,而是非常敏感切聪明的女孩。

    通过刘风不断用语言刺激这个南韩人,杨诗雯觉刘风真的太强大了,心思的慎密程度,达到了骇然所思的程度。甚至杨诗雯还要想,如果自己换到刘风现在的位置上,是否能迅从对手的细节上觉这么多东西来吗?

    “你真想死?”刘风终于又开口了,“你要想好,我手中这把刀,是用级合金锻造的,是德国希丁南德先生,生前专门为我锻造的杀人利器。只要我手腕一力,这把刀就会轻松抹过你的脖子,切断你的颈椎骨如同切豆腐一样轻松。”

    此时此刻,这个南韩人前胸后背都被汗水打透了,刘风带给他的心理压力已经让他到了可以承受的临界点。

    “当然,如果你肯说出我想知道的事情的话,我是不会让你死得这么容易的。”

    刘风说话间,手中的双鹰左轮突然一转,变成了握住枪口,枪把朝外的形式。

    砰!

    紧接着,刘风一枪把砸在了南韩人的左脸上。

    没错,是直接砸脸,而不是砸额头。这一枪把下去,将南韩人的半边脸砸得血肉模糊,

    “说不说?”刘风再次问道。

    “我不说!”这个南韩人比杀手朴金术要硬气得多,哪怕脸上的血水都流到了脖子上,依然嘴硬。

    砰!

    刘风毫不留情,又是一枪把砸了下去。

    “不说!”

    砰!

    第三下。

    “不说!”

    砰!

    “不说!”

    砰砰砰!

    也不知道砸了多少下,这南韩人的半边脸都凹陷下了一大块,半张脸的脸皮都被砸烂了。

    “说,我说,我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