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医等狂兵 第四章 枪声,尿了!

时间:2018-04-19作者:覆手

    (新书上传第二天,继续求收藏、求红票,求一切支持!)

    “原来他这么厉害!”杨鼎此时算是彻底明白,自己请来的这个名叫刘风的年轻人,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了。

    甚至此时杨鼎回忆起上个月,他联系上那们老神仙时,那位说过的一句话,“我争取让我师侄去帮帮你,只要小风去了,你的一切麻烦都不在是麻烦了。”

    想到这里,杨鼎突然笑了,刚才他还在担心,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可笑,能被老神仙如此夸赞的人,能没真本事吗?

    这时就连另一位看不起中医的家伙,也开口道:“我虽然不明白中医,但这个刘先生,对人体结构的了解,的确非常精准,如果肯学西医,一定会是一个……”

    “你们都安静一下,不要让我说第二次。”

    这时刘风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而且显得很不耐烦,他拿起了第二根八寸金针,“能不能医好这个杨大小姐,全看下一针,如果你们不能保持安静就都给我滚出去。”

    呃!

    在场所有人同时抬起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刘风扭回头,左手一揽,竟然将托着杨诗雯的后背把她扶坐了起来。同时他右手一抹,另一根八寸金针,到了他的右手中。

    此时,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关心女儿的杨鼎,甚至此时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看到,刘风右手中的八寸金针,居然抬到了女儿的头顶上方。

    尼玛!这是要扎头顶百会穴?就是普通人也知道,头顶百会穴是禁忌啊,一个扎不好,入针一深就会伤到脑子,那还不玩出人命来?

    何况刘风手中的针是足有八寸长,这玩意要是扎进脑子里……

    就在杨鼎胡思乱想之时,刘风扶正的杨诗雯的身子,右手八寸金针突然向下一落。

    噗!

    金针快速没入了杨诗雯的头顶,跟上一根针一样,几乎连根没入,只留下不到两公分的针尾在外。

    “诗……”

    杨鼎看到这一幕,吓得再次发声,可只吐出一个字,便再将捂住了自己的嘴。

    刘风此时脸色也很严肃,在下完针后,他的双手抵住杨诗雯的后背,并且直接盘坐到了杨大小姐的身后。

    “杨董事长,这一针下得更神。”老冯凑到杨鼎的耳边,用最小的声音耳语道:“虽然我说不好针刺百会的重点在哪,但我曾经年轻时却有幸见过有人如此下针,治愈过一位不治之人。杨先生,你仔细看大小姐。”

    嗯?

    杨鼎定了定心神,随即脸上便露出了喜色。

    他发现,原本脸色惨白如纸的宝贝女儿,那张让人怜爱的俏脸上,居然泛起了一抹健康的红润。

    “对对,老冯,你看到没有,我女儿的眼睫毛在动,好像随时能苏醒过来。”杨鼎无比激动,也凑到老冯的耳边小声说道。

    嗯嗯嗯!

    老冯连连点头,“上苍手,八寸针,鬼差手里抢回魂,这句话是真的,是真的啊!杨董事长,你看到没有,现在刘风先生还是在施展上苍之手,他双手抵在大小姐的后背上,可十指却在动。”

    “是啊!他的十指好像是在弹琴。”杨鼎此时也越看越兴奋,他发现,自己的女儿随着脸色恢复,呼吸也变得更有力了。

    半分钟后,刘风终于做了一个放松的深呼吸,并且抬起头对着大家说道:“接下来可能就到了你们杨大小姐尴尬的时候了,大家都出去吧,让保姆准备一下……”

    砰!

    刘风的话尚未说完,在他身侧三米外的落地窗突然炸碎。

    此时此刻,除了刘风之外,没有任何人发现,在玻璃炸碎的同时还伴着一道隐隐的风哨声。

    这是子弹划破空气产生的弹道风声,刘风不但听到了子弹声,甚至通过子弹声音辨别出是什么枪支击发出的子弹。

    “尼玛!居然是m4狙击枪!”

    几乎是在玻璃炸碎的瞬间,刘风便搂着杨诗雯一齐趴在了床上。

    紧接着,床边的紫檀木衣柜的柜门炸开一个圆孔,并且崩起点点木屑。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傻了,只有刘风瞬间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个脑残的狙击手,居然敢在我面前开枪。”

    刘风的话音还在房间中回荡,可他本人已经顺着破碎的窗户一跃而出。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户外还下起了毛毛细雨。

    刘风从三楼跳下,身形隐入黑暗之中,几步飞奔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待刘风消失了近半分钟后,卧室里的人才反应过来。

    “杨董事长,快看看大小姐啊!”

    “大小姐她……”

    两个保镖和两位专家级名医,都把注意力放在了杨诗雯的身上。

    而杨鼎更是大步冲到床前,将女儿扶了起来,抱在怀中,“女儿,诗雯,你怎么样了?”

    “爸……我好像没事了。”

    靠在杨鼎怀中的杨诗雯居然开口了,而且睁开了眼睛。

    杨鼎低头看着女儿,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是如此清澈,似乎证明着她已经恢复了健康。

    “好了,真好了吗?”杨鼎此时激动得全身都在颤抖。

    杨诗雯点了点头,可紧接着,于她头顶刺入的八寸针针尾却断落了下来,这还不算完,另一根八寸金针的针尾,也于她心窝处滚落。

    “不好!”

    “别动,别乱动!”

    “糟了,八寸针断在大小姐身体中了。”

    在这一刻,在声的所有人再次紧张了起来,而且比刚才枪声响起时的紧张气氛更为强烈。

    如果只是这样还好一些,更尴尬的是,杨诗雯突然脸上泛起一抹异样的血色,紧接着身体也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女儿,我的宝贝女儿,你感觉怎么样?”

    杨鼎此时的心情,简直比坐过山车还要难受,两根八寸金针断在女儿的身体中,那得多危险啊?

    “我……”杨诗雯并的确表现出了挺痛苦的样子,但是这痛苦却不像是病痛,她红着脸,咬着下嘴唇,脸上竟然浮现出一抹让人心神荡漾的春意,“爸,你让他们出去。”

    啊?

    “好好好!”杨鼎愣了一下后,赶紧对着两位名医和保镖说道:“你们先出去,如果有需要你们的地方,我会叫你们的。”

    ……

    待四人全出去之后,不用杨诗雯说,杨鼎也明白为什么女儿会出现那种表情了。

    因为此时杨诗雯腰上盖着的被子……湿了,屁股下面……也湿了。

    “爸,这件事,你不准对外说。”杨诗雯在说出这句话时,头低得很深,几乎要埋进自己的胸脯里去了。

    “嗯嗯,不说,爸爸绝对不会说的。”杨鼎小声安慰道:“你经历病毒折磨这么久,又被刚才的枪声吓到了,一个不满20岁的女孩子,吓得尿床也正常的。”

    “哎呀,人家不是吓尿的啦,不准说这件事了。”

    “好好好,不说,乖女儿,你先躺下,你身体里还有两根针,等刘风先生回来才能想办法将针取出来。”

    “爸,你也先出去吧,我得先换衣服。”

    “不能换,听爸爸话,刘风说过你必须先卧床休息,还有,针断在你体内了,一切等刘风回来再说。”

    ……

    杨鼎对自己的女儿太过关心,以至于他并没有发现,刚才他在提到刘风这个名字的时候,自己的女儿脸上居然划过一抹愠怒之色。

    咔嚓!

    外面的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将漆黑的天空照得忽明忽暗。

    于暹罗山别墅小区外的一个小树林中,刘风笑呵呵的踩着一个全身穿着黑色衣服的青年,并且此时刘风的手里,还多出一把m4狙击枪。

    “你叫朴金术?靠!原来是高丽棒子,你这南韩人跟杨家人有什么恩怨我不管,你想杀杨鼎或者杨诗雯我本来也可以不管,可是你特么刚才为什么对着我开枪?”刘风问出这句话时,手上的m4大猜狠狠的向下砸落。

    砰!

    重重的枪栓,将他脚下青年的上嘴唇炸得血肉模糊,至少有七八颗大牙被这一下砸得稀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