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婚到底,拿下男神做老公 第三百零四章小崽子们长大了

时间:2018-07-25作者:薄凉

    姜非峻猜得没错,文红那边早就炸了,得知自己安排的人没有顺利的爬上姜非峻的床很生气,觉得愤怒的同时,文红恶狠狠地咬牙说着:“姜非峻和姜非墨这两个小崽子不像以前那么好对付了。”

    回了家之后,姜烈因为今天心情好,又被记者们围着问了一大堆的问题,所以多喝了几杯,这会儿文红正在自己的书房里,跟姜非白吐槽姜非峻和姜非墨的事情。

    姜非白沉着脸看着文红:“妈,我不早就跟你说过,现在这个办法已经行不通了,你就不要再想着用这样的办法去对付姜非峻和姜非墨了。”

    “谁知道姜非峻最后居然不见了?”文红恼火的说着:“我安排的人早就等在暗处,就等姜非峻药效发作跟着他回家,我连摄像头都装好了,还准备明天发布他的丑闻!”

    “哼,本想着四十周年庆典刚结束,他就闹出这种桃色绯闻,到时候你父亲一定非常生气,谁知道这次居然失手了,这臭小子居然跑了!”文红千算万算,没算到姜非峻不见了!

    “姜非峻在国内没什么亲友了,他也就和姜非墨两个人算是关系不错,估计是跟姜非墨在一起,说不定现在正在商量怎么对付我们呢,妈,你太急切了,这次出手太快了,你之前怎么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姜非白觉得文红这次出手太仓促了,在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动手,肯定会出意外的。

    这边文红自己也在懊恼:“这件事情怪我,是我太着急了,没想好就动手了,四十周年这么好的机会,居然就这么错过了。”

    姜非白看到文红也懊恼的自责,安慰着文红:“算了,反正姜非峻这次回国要留很久,你也知道爸那边说过了,希望姜非峻多住些日子,咱们机会多的是,不用这么着急。”

    文红点头:“你说的没错,我们机会还多得是,不用这么着急,反正现在姜非峻回国了,跟姜非墨一定要在一起商量对策的,那两个小兔崽子现在可不是好对付的。”

    “就算是不好对付又怎么样,我还有王牌在手里,你就不用操心了,姜非墨交给我来处理,至于姜非峻,掀不起风浪的,这么多年在国外,这边早就没有了他的亲信,好对付。”姜非白自满的说着,认为姜非峻还是非常好对付的一个人。

    文红提醒着姜非白:“非白,现在姜非白和姜非墨联手的话,对我们非常不利知道吗?我们不能就这么让姜非峻和姜非墨联手,他们两个一旦联手,我们就要费心思了。”

    “怕什么,姜非墨和姜非峻都不是我们两个人的对手,就算是姜非墨和姜非峻联手,我们也不需要担心,我刚刚不是跟你说过了么,这个姜非峻在国外那么多年,连个亲信都没有,这还不好解释?”姜非白一直都是一个非常自负的人,认为不管是姜非墨还是姜非峻都不是自己的对手。

    文红也觉得自己儿子说的还有些道理:“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们当心一下总是有好处的,免得到时候这个姜非峻和姜非墨两个人又来给我们找麻烦。”

    “妈,你先别频繁的动手,万一被他们抓到把柄,告诉父亲,就不好说了。”姜非白也提醒着文红。

    但是文红却不在乎,冷哼一声说着:“哼,就算是告诉你们父亲又能怎么样,他们能奈我何?你父亲会相信他们吗?这么多年,你父亲就只相信我一个人,所以这两个兔崽子,我还是不在乎的。”

    “妈,你可别情敌,你认为,父亲为什么非要把兰姨叫回来?”姜非白说到重点。

    文红一愣,神色也有些慌了,她皱了皱眉:“难道不是为了让文兰在国内久住么?该不会真的是为了取代我的位置吧?之前我也怀疑过,但是最近你父亲并没有什么大动作,我以为我想多了!”

    之前,文红确实是认为文兰回国是想要取代自己的位置,但是最近几天,姜烈对自己的态度还好,而且还说让她处理一些公司的事情,所以文红以为,是自己想太多了。

    姜非白摇摇头:“不是这样,你把父亲想的太简单了。”

    “可是,你父亲最近还让我帮着决策公司的事情,应该不是想要把文兰永远的弄回来吧?”文红考虑了很多次,如果姜烈想要让文兰回国,那为什么之前那么多年都不弄回来,非要在这时候弄回来?

    姜非白冷哼一声说着:“你以为,父亲不想让她回来吗,只是这么多年一直都养在国外,等待机会罢了,父亲这些年,隔三差五就出国去陪着文兰,有时候去个半年才回来,难道可以说父亲对文兰没感情吗,妈,我认为父亲对文兰的感情,比你要多。”

    文红听了这话,瞬间就变得恼火起来:“你说什么?你觉得您父亲对文兰的感情比我深?”

    姜非白点头承认:“没错,只是我一直都不想跟你说罢了,我想告诉你,父亲这么多年对你的感情肯定是和文兰不一样的,先不说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就只说你和文兰这么多年的各种争夺,文兰虽然看起来都是忍气吞声,最后背井离乡,可是事实呢?”

    文红皱着眉,不知道姜非白想要说什么,摇了摇头:“非白,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想告诉你,这表面上看起来,是你赢了没错,你坐在了姜氏夫人的宝座上,但是妈,我不得不提醒你,真正输掉的人,是你。”姜非白也觉得如果自己这么说,文红会受不了,所以一直都没说,但是这次也不得不提醒一下文红了。

    文红脸色有些惨白,如果是别人说,文红或许是不信的,但是话从姜非白的嘴里说出来,文红就不得不信,她皱眉看着姜非白:“儿子,你的意思是,我表面上看起来是赢了,可是我输了?”

    “妈,你好好想想,你在这边辛辛苦苦的帮着爸打理公司赚钱,文兰在国外享受的可不比你少,你知道吗,文兰在国外的那栋宅子,可是富豪区中的富豪区,价格这个数。”姜非白伸出来五根手指头晃了晃:“是m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