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婚到底,拿下男神做老公 第二百七十八章 怕是要让文红失望了

时间:2018-07-21作者:薄凉

    “非墨,你不懂,我和文红之间的恩怨,也要追述到二十五年前了,那时候,你还小,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文兰叹气,本不想说起当年的事儿,但是姜非墨或许不知道。

    姜非墨看着文兰,等她继续说下去,文兰才开了口:“大概在二十五年前,文红生了非白之后,需要人照顾,所以我从乡下来这里照顾文兰,可是……哎……你父亲有一天出去应酬回来喝多了,我就照顾你父亲,结果……”

    “后来的事情,就是我怀孕了,就算是想走也无法走了,文红把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我身上,认为我是故意的,但是,我才是那个最委屈的,我根本就没想过对你父亲怎样,对文红怎样。”

    “她误会了我多年,欺压了我多年,我不得不离开国内,带着孩子们去了国外,尤其是当年,我怀着你小弟的时候,五个多月,你父亲出国考察的时候,她带人来我这里,硬生生的踹着我的肚子,想到当年……如果不是你趴在我肚子上,怕是你小弟……”文兰说到这,又红了眼眶。

    文兰今天在院子里说这些话的时候,苏允可是听到一些的,但是听不到太多,也不了解当年的情况。

    但是,文兰这么说,苏允可脑子里脑补了一下当年的情景,真的很恐怖啊。

    能够对着一个孕妇拳打脚踢,这个文红也这是够狠心的!

    “兰姨,红姨不是你亲姐姐么,说到底,这么狠心……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苏允可觉得,到底是亲姐妹,怎么就非要闹成这样,但是想想姜非白和姜非墨,还算是兄弟呢,最好不也这样?

    文兰摇摇头:“我们不是亲姐妹,我母亲带着我嫁给文红的父亲之后,我们才成了姐妹,其实我跟文红之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哦……”苏允可懂了,她们之间的关系是这样的,所以文红对文兰一点儿感情都没有。

    姜雨彤在一旁有些激动的说着:“就算是没有血缘关系,姨妈也不该那么对你啊,那时候虽然我们都小,可是我清楚地记得,她一脚踹在你肚子上的样子!”

    “要不是我哥护着你……哪里还有小弟?”姜雨彤当年的事情,这么多年都是记忆犹新。

    说到这件事情,文兰也是无限感慨和痛心:“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文红会对怀孕的我下那么狠的手,当年,雨柔和雨彤都是女孩儿,所以她才满不在乎。”

    “可是,当后来她得知第三胎是个儿子的时候,就忍不住了,一直都在找机会,还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个保姆照顾我,其实就是想暗中盯着我,知道你父亲出国考察之后,她就第一时间带了人来找我。”

    “当年的事情,她已经构成了伤害罪,如果我起诉她,她就要坐牢的……可是我知道自己当年对她有所愧疚,所以我忍了这件事情,想要跟她和平共处,甚至最后不惜出国,也要化解之间的这种气氛。”

    “我不知道,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文红还是记恨我,到底要到什么时候?”文兰痛苦的看着姜非墨:“非墨,你相信兰姨,兰姨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抢什么姜家的财产。”

    姜非墨看着文兰,也有些激动的说着:“兰姨,我肯定是相信你的,我知道你不想夺什么姜家的财产,更不想跟文红争夺什么,你只想带着弟弟妹妹在国外安稳生活。”

    “但是,你要知道,就算是你想要安稳生活,文红也不会给你这个就会的,文红这种女人,就是用自己狭隘的心去想别人,她觉得自己想的就是真的,所以一次次的伤害你。”

    文兰看着自己两个女儿说着:“本以为带着孩子在国外爱生活,就可以躲开文红了,谁知道,你父亲非要让雨柔和雨彤回国嫁人!”

    “最对不起就是自己女儿了。”文兰摇摇头:“本想着让她们两个都自由恋爱,去寻找自己想要的幸福,看来,以后是不可能了。”

    “兰姨。”苏允可听到这里,安慰着文兰:“非墨都答应你了,一定会找一些合适的年轻人介绍给雨柔和雨彤的,到时候,让雨柔和雨彤自己选一下不就好了?”

    “再说了,有非墨在国内,谁敢欺负雨柔和雨彤?”苏允可安慰着文兰。

    文兰点点头:“我现在也只能这些算是个欣慰了,好在雨柔和雨彤有你这个哥哥保护着,也不会有人真的敢欺负他们两个,我现在只是期望,能够给他们俩找一个合适的家庭了。”

    “但是,我又怕文红不放过她们俩,到时候弄些渣男……你父亲那边又做不了主……”文兰也有自己的担心之处,就算是姜非墨这边护着,可还是担心文红那边各种出馊主意。

    姜非墨安慰着文兰:“放心好了,如果真的是渣男,我这边也不会允许他们接近雨柔和雨彤,父亲那边,我也会去跟他说,什么人适合雨柔和雨彤,什么人是冲着姜家的家产来的。”

    “那些所谓的青年才俊,不见得都是真心实意,有的人就喜欢装模作样的,其实自己就是个渣男,就是个想要顺着姜氏往上爬的凤凰男,这种男人,不用我说什么,父亲那边都不会同意的。”

    姜非墨安慰着文兰,就是想让文兰放心下来。

    姜雨柔的性格比较内向,坐在那里安安静静的也不说什么,其实心里也在为自己以后的未来担忧:“我刚刚大学毕业,就不得不回来,本以为只是来参加一下四十周年庆典,谁知道……就要让我结婚嫁人了,我……”

    “我还有我自己的理想,我想做个设计师……嫁人之后,我哪里还有这个机会了?”姜雨柔安静了许久,终于说出自己心里的委屈之处。

    一旁的姜雨彤接话说着:“是啊,我姐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一个珠宝设计师,还说要参加一个下半年的什么国际大奖赛,可是……哎,这嫁了人,以后是不是就要相夫教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