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田园翠色:娘子想种田 第19章一只鸡引发的冲突

时间:2018-08-02作者:岁月在消失

    “走吧,我们也应该出门了,”顾少涵拿着两片芭蕉叶绑在腿上,而后向季清妍说道。

    季清妍也准备把芭蕉叶绑在腿上,顾少涵摇摇头:“不用,现在我们上山后,露水都差不多干了,我只是怕有些还没有干,你跟在后面,应该没事的。”

    季清妍点了点头,她也不愿意腿上绑着东西,本来就小胳膊小腿的,再绑上东西,肯定要拖累体能,从而影响进度。

    两个人一前一后朝着山上走去,也幸亏他们的茅草屋靠近山边,而且现在是栽种时节,就没有什么人看见了他们。

    顾少扬姐弟俩先把野鸡给爷爷送去,季家在村北面,从他们去季家,需要经过村子,而爷爷家住在村子里,当然要方便一些。

    看见两只野鸡,而姐弟俩却只拿了一只,还剩下的那只就闪花了娄氏贪婪而嫉妒的胃口:“飞扬,你们不是拿了两只野鸡吗?为什么只给爷爷一只,剩下的那只准备给谁?不会是我和你三伯吧?”

    如果真如此,就非常高兴了。

    给顾大河的那只,死老头子不会吃独食,一定会把野鸡分成三份,他们三家一家一份,可家里有四个人,相公是男人,应该以他为重,儿子是命根,女儿的小棉袄,都同样重要。

    如此一来,等到了自己嘴里,可能就鸡屁股才是她的。

    但如果他们和三房分一只,这量就不一样了。

    这只鸡有四五斤重,一半也有两斤肉,足够他们四个人了。

    再加上老头分过来的,她可以敞开肚子好好吃一顿的。

    然而,理想和现实总是差距很远。

    顾少扬一把推开了她的手,牢牢地护住了篮子,:“这个不是给你们的,是给德福和德晨他们家的,你不准碰!”

    娄氏还没有明白过来德福德晨是谁,问向顾少聪:“谁叫德福德晨?我怎么没印象?”

    顾少聪也很想吃肉,看见一只一肥又大的业绩,早就流口水了,现在看见顾少扬如此,心情非常不高兴,语气也很冲:“还能有谁?不就是季家那两个小崽子吗?”

    顾少扬昂起头,如一只时刻准备战斗的小公鸡:“不准你这样说他们,他们不是小崽子!”

    顾少聪已经十四岁了,也算是小大人了,当然看不起比他年纪小的小破孩们,更何况还是季家那两个穷鬼:“他们当然是小崽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到处惹祸,很讨厌的,知不知道。”

    然后露出恶狠狠的样子,:“你要是想找人帮你打架,可以找我,没必要去讨好他们?”

    顾少扬忍不住哭了出来,瓮声瓮气呜咽着:“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去讨好他们,我是去感谢他们的,是大哥要我们去的。”

    然而,他说的话娄氏母子根本不相信,露出蔑视的眼神。

    娄氏伸手准备抢过篮子:“你大哥不过是想你大嫂进了门,你大哥怕你大嫂生气,想讨好她娘家人,其实你们也不想想,她本来就看不起你们一家穷鬼,再讨好也没有用,还不如对我们好点,以后还有个帮衬,她一个死丫头现在就把你们吃得死死的,以后你们就没有出头之日了,懂不懂?”

    眼看着篮子就将被抢走,顾少扬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二姐,二姐,二娘要抢我的野鸡,二姐,二姐。”

    顾暮兮正在顾暮瑶房间里和她说悄悄话,听见小弟的叫喊,连忙从房间里跑出来。

    正看见娄氏母子欺负她弟弟,这还了得,连忙抓起一个木棒气势汹汹奔来:“你快给我放下,不然,我今天跟你没完?”

    娄氏也想速战速决,才趁着顾暮兮不在时强行抢过来,如今见顾暮兮来了,虽然也有些忌惮,可转念一想,她和他们之间的差距,就根本不怕了。

    “你敢,我是你们的长辈,吃你们一只野鸡怎么啦,为什么你们给外人吃,都不给我吃,凭什么?”

    反正已经闹到了这份上,她也为了口腹之欲而拼了。

    顾暮兮根本不怕她,抄起木棒就砸了下来。

    娄氏疼痛难耐,赶紧丢下了东西,捂住手臂,倒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打死人了,打死人了,你们快来看看,这一个两个的小兔崽子,居然敢打长辈,快点来看呀,打死人了!一个赔钱货也敢打人了。”

    如此大的动静,当然惊动了周围的人,顾家在村中间,而且现在很多人都还在家里吃饭,听见动静,当然一股脑的赶来看稀奇。

    顾家两位老人却也只有潭氏在家,顾大河出门放牛去了,还没有回来。

    而顾博简和顾博宇兄弟俩也还在地里,没有回家,连刘氏都一大早就出门帮男人干活。

    只有娄氏因为偷懒先回来,正好撞见了顾少扬送过来的野鸡,才准备虎口夺食。

    潭氏一股脑的骂着娄氏:“你这挨千刀的烂货,平时好吃懒做也就罢了,今天居然好意思抢小辈送过来的东西,你也太没脸没皮了,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情,少聪,去,让你爹赶快回来,把这个懒婆娘跟我休了。”

    娄氏不甘心,凭什么一有事情,这个老乞婆就用这招:“你敢,这就是你们顾家家风,我只不过是拿他们孝敬给我的东西,凭什么说是抢,哦,他们不就是刚刚才讨了一个季家媳妇,凭什么得一只野鸡,而我好歹也照顾了他们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难道吃一只鸡怎么啦,却还要挨一个小丫头片子的打,我不活了,不活了!”

    地里干活的村民听到这么大的动静都放下锄头赶了过来,左邻右舍的媳妇婆子也都大开院门听热闹,此刻的顾家门口围都是里三层外三层。

    潭氏觉得自己这张老脸丢干净了,她插着腰,咬牙切齿:“你不想活更好,我马上就让老二回来写休书,你这种搅货精,我们顾家看不上,攀不起了,你要死就赶紧滚回你们娄家死,别脏了我的地方。”

    周围人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纷纷猜测着。

    而顾暮兮姐弟俩却依旧没有说话,只用一双仇视的眼睛怒视着一切。

    顾少扬年纪小,这种大场面不知道应该骂谁,他只能向始作俑者表达着她的盛怒。

    顾暮兮倒是想出声反驳,可她也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容许她太激动,所以,她在等爷爷。

    在她认知里,爷爷是她的靠山,是以前爹娘的不管惹的屏障。

    如果季清妍在这里,一定会佩服小丫头的聪明和审时度势,她知道那些人该惹,那些人不该惹,根本不想她表现的那样柔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