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田园翠色:娘子想种田 第10章烫手的担子

时间:2018-08-02作者:岁月在消失

    刘氏像是没有看见一样,敷衍似的低下了头。

    这是一个傻子,季清妍才刚刚嫁过来,她就急着给下马威,也不想想,这种拉仇恨的事情有必要这么急吗?

    顾大河气得脸铁青,他怎么遇到这种儿媳妇?

    顾博简嘿嘿笑了笑:“爹,不用不用,你都已经是老太爷了,我们怎么可能要你的钱,你来我们都很高兴,哪里还敢要你的钱对不对?三弟?”

    顾博宇憨直地笑了笑:“对,对,二哥说的很对,我们都分家了,你还操那么多心干什么?”

    顾大河摇摇头:“行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说了算,老婆子,记着!”

    顾大河很清楚他自己的儿子是什么货色,老三可能是实打实的发自肺腑。老二就不一定了。

    但他很清楚,一个家如果连最起码的平衡都不能把握好,难免会让人心生怨怼。

    至于答应了的事情,大不了他这把老骨头再熬几年罢了。

    谭氏一直都很听顾大河安排,哪怕心里不痛快:“嗯。”

    虽然她很看重钱,但是就像顾大河曾经给她说过的一样,等他们两个眼一闭,钱再多也没什么用,还不如早点给他们,他们还能对两个老东西好一点。

    见事情定了下来,顾大河继续说着:“现在来说另外一件事情。”

    屋子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想知道顾大河说的事情是什么!

    顾大河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放在桌子上:“丫头,这里是100文,我现在交给你,作为以后的开销,以后,你们的生活我就不会再管了,你们要学会计划,虽然这段时间家里粮食不成问题,可你们已经没有了地,下一季的收成还不知道在哪里,所以,一定要学会有计划,知不知道?”

    季清妍不明白顾大河是什么意思?“爷爷,你?”

    顾大河看了看两个儿子,眸子里露出一抹无奈:“我知道娶你进门也多少有些勉强,但是涵儿家的情况有些特殊,如果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们也不会不管你们,所以委屈你了!”

    季清妍没有说话,也没有去接荷包,这件事情无论如何还轮到她一个新嫁娘来决定,所以她在等待。

    从刚才娄氏的唠叨和谭氏的镇压来看,这个家好像还有些复杂,她不会贸然去惹火上身。

    顾大河见季清妍能这样沉住气,不免有些吃惊,毕竟在他认知里,这小丫头的脾气不太好,和她娘一样属于典型的一炮仗,什么时候都可能一下子就点燃,而今天却这样沉稳,难道是刚来的原因?

    “涵儿,从今天起,你就是大人了,也应该担负起你们家的责任,不准再像以前那样调皮了,知不知道?”既然季清妍不吱声,他只能去教训顾少涵。

    不管这年龄段的顾少涵是如何叛逆,如何桀骜不驯,对爷爷他永远是尊敬和爱戴,毕恭毕敬点着头:“爷爷,我知道以前是我混账,可我就是不甘心,所以让爷爷操心了,对不起!爷爷!”

    无论有多气顾少涵,这一声对不起就彻底化解了顾大河的所有伤痛:“涵儿,不用,不用,谁没有不懂事的时候,你只要以后能踏踏实实地和妍丫头过日子,我就满足了,别的,你就不要有什么想法,家里实在是没有办法,真的供不起你了,所以你要怨就怨你爷爷和你那死鬼爹,再不济就怨命,爷爷老了,也经不起什么折腾的,就希望你跟着妍丫头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别的,爷爷也无能为力了。”

    顾少涵失声痛哭了起来,原来他的颓废会伤害到最亲的亲人。

    “你爷爷放心吧,我不会再有什么想法了,会老老实实的跟妍妍过日子,不会再让你失望了。”

    顾大河很满意顾少涵的表现:“妍丫头,这个家以后就你和涵哥儿支撑了,我们老了,帮不了你们多少?所以这个家以后就有你来当,至于涵哥儿,我还不太放心,所以你把这钱拿着,以后有什么开销也好抵一阵子,免得一分钱都没有。”

    季清妍依旧很平静,很淡定,当然,也没有去接他们递过来的银子。

    因为,这就是一个炭火,红彤彤,烈焰焰,直烫手,她可不愿意接。

    这烫手山芋可能会用一生来填补,她还没有考虑好,是不是会搭上一辈子,值不值得搭上她一辈子!

    顾少涵也看出来季清妍的顾虑,俯下身靠在她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得见的声音说着:“季清妍,你先拿着吧,有什么事情我们接下来商量?”

    季清妍抬眸看了他一眼,缓缓点点头,这才接过荷包:“爷爷,放心吧,我们会好好的,不会再让你们操心。”

    娄氏则露出不屑的眼神:“说得好听,一个小丫头片子,你以为一个家里的吃喝拉撒不要钱了?有本事就不要这钱,不是更有骨气?”

    谭氏是娄氏的克星,男人的安排她不会干涉,但是娄氏的一举一动她是随时关注,听见娄氏的念叨,她拾起桌子上的一个碗就向娄氏砸去。

    “你这个烂心烂肺的懒货,就这样见不得我们顾家的好,翰哥儿和静丫头都准备好好过日子,你就在这里挑拨离间,你以为静丫头像你这懒货一样,天天就知道偷奸躲懒,你到底按的什么心,就见不得我们家好,最好给我说清楚,不然滚回你们娄家去,免得祸害我们顾家。”

    娄氏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虽然没有被谭氏砸过来的碗没有砸中,可谭氏的话却可足以让她被扫地出门。

    “娘,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想提醒妍丫头,一个家不是那么容易的,想让她有计划,我真的是好心,不是你说的那样,娘,对不起,对不起!”娄氏再也没有刚才的嚣张,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边哭诉着一边还磕着头,祈求着谭氏的原谅。

    季清妍无言以对,她知道这个社会的愚昧是压在女人头上的一座大山,却从来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严重。

    不由得对这愚昧的社会更加惶恐和不安,当然还有一丝丝窃喜,也幸亏这个家里,她名义上的婆婆是逃亡人士,不然,真的没有办法去处理这复杂的关系。

    顾大河淡淡说着:“行了,什么话都不准再说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决定了,以后你们谁有喜事都按照我说的办,等明年我手头宽裕了,就一并给你们,现在家里也没有那么多。”

    顾博宇连连摇头:“爹,不用,不用,我们家孩子还小,不想要的,等谨儿大了时,我们也差不多攒够了。”

    顾博简也连连摇头,不过,他说的话却有些味道:“就是,反正我们聪儿年纪也不大,可以等上两年,明年再说,明年再说!嘿嘿嘿!”

    顾大河有些失望,唉,这儿子的心思他又何尝不知道,可龙生九子,他自己的儿子岂会不清楚。

    “行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吧,我也饿了,老婆子,摆饭吧,吃了饭就各做各的,以后也免得再闹腾。”

    潭氏狠狠地瞪了二儿子一眼,吩咐两个媳妇去端饭。

    就像老头子说的,这人呀早就已经成形了,好好地看着他媳妇,只要不被唆使,懒一点也没什么,多盯盯就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