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田园翠色:娘子想种田 第9章是一见钟情还是尴尬难堪

时间:2018-08-02作者:岁月在消失

    “现在,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弯腰,鞠躬。”有人在一旁笑着打岔,得到了人们一致赞同。

    季清妍在顾暮瑶的搀扶下,站在指定的位置,向指定的方向弯腰叩拜。

    “二拜高堂!爹,娘,你们不要动,妍丫头,这边,站好站好,对对对,弯腰,鞠躬!”

    “夫妻对拜,妍丫头,向这边,对对对,弯腰鞠躬!”

    “礼成,送入洞房啰!”

    随着顾博宇和另外几个人的声音传来,季清妍这世的婚姻就即将开始。

    她被顾暮瑶扶着,跟在顾少涵牵着的红布条后面,跌跌撞撞走出了茅草屋,又进入了隔壁的一间屋子。

    而身后面传来顾大河满意的爽朗声和顾家老太太谭氏不满意的抱怨声:

    “哈哈哈哈,看看我们家涵哥哥儿终于成家了,希望可以挑起他们家这担子吧。”

    “哼,你别高兴太早,说不定咱们娶回来一个白眼狼,白白浪费了三两银子,到时看你怎么办?”

    “哎,妍丫头真的是个好闺女,老婆子你看着吧,以后啊,我就可以不操心了。”

    “这可说不一定,别忘了她想干什么,那种眼高手低的丫头?怎么看得上咱们涵哥儿,所以我先给你提个醒,到时候别怪我没跟你说。”

    季清妍被顾暮瑶拉着坐在床头,头上有盖头盖着看不见路,而毛草屋的昏暗也让屋子里漆黑一片黑暗中听到有人在说话:“堂哥,快点,该你了,揭盖头呀?”

    顾少涵轻轻一笑,接过三伯娘递过来的一根木棍,缓缓揭开了盖在季清妍头上的盖头。

    虽然已经知道盖头下的女孩长什么样。

    可对上一双异常清澈明亮的眸子,顾少涵还是狠狠地惊了一把。

    虽然眼前的这女孩依旧一脸菜色,依旧瘦骨嶙峋,但是他还是撞入了一双不一样的瞳孔。

    那是一双像秋日的天空一样清澈的眼睛,那眸子虽然淡淡的,但是清澈,率直。

    顾少涵望着这双眸子片刻恍了神,不知道该怎么样?

    季清妍也被眼前男孩的俊美而晃了神。

    三伯娘以为是两个人一见钟情而忘乎所以了:“行了,涵哥儿,快点,该喝交杯酒了。”

    看看还是年轻好啊,想当年,他家男人不是也一样看着她发呆吗?想到此,她幸福地笑了笑。

    顾少涵回个过神来,接过三伯娘递过来的酒杯,递了一杯给季清妍。

    季清妍微微低下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一抬头,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率直:“嗯,谢谢!”

    谁知道这一声谢谢却让顾少涵顿了一下,毕竟在他认知里,季清妍是乡下丫头,这一声谢谢实在是有些让他措不及防。

    当然一切也只是片刻之间,两个人都不知道他们心里已经起了一丝丝波澜,依旧沉迷在别人的喜悦中。

    喝完交杯酒,三伯娘刘氏则拉着季清妍:“涵哥媳妇,走吧,我们都出去吧,你爷爷奶奶还在外面等着呢!”

    季清妍很好奇,接下来不是像所有的成亲仪式一样,她会一直坐在床头等着新郎官,然后她也会一直饿到天黑吗?

    似乎知道她的疑惑,顾少涵这个时候终于有了一点点不好意思:“我们家因为没有人主持,所以没有准备酒席,爷爷奶奶应该有什么事情想跟你说,说完之后他们会回去,三伯娘,暮瑶二伯二伯他们都会回去的。”

    季清妍恍然大悟,好吧,她的婚礼从来就和热闹二字没有任何一点点关联,无论娘家还是婆家,都没有一点点的喜庆。

    点点头,跟着季清妍脚步,走进了刚刚才走出来的茅草屋正房。

    顾大河和谭氏还坐在刚才的位置等着他们。

    而季清妍也坐在了顾少涵为她端过来的凳子上,面对着顾大河夫妇成直立状态。

    或许是已经没有了板凳,所有人都站在了周围,一声不吭。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季清妍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也没有吱声,继续坐着。

    顾大河用一双略带灰暗的眼神望了望周围:“好了,今天的这事情就算是完成了,现在我来说说。”

    没有人吱声,都默默点点头。

    顾大河也继续说着:“我知道你们俩兄弟觉得我偏心,明明都已经分家了,却还替涵哥儿操持这一切,但是没有办法,你们兄弟俩也知道,如果不是你们家大哥遇到意外,涵哥儿的事情也轮不到我来操心。”

    顾博简和顾博宇纷纷摇着头表忠心:“爹,我们没别的想法,大哥走了,涵哥儿的事情当然要你操心了,我们没有话说。”

    “就是,涵哥儿毕竟是我们家长子嫡孙,肯定要把他的事情先落实下来,我们没话说的,放心吧,只要你一碗水端平。”

    顾大河看看瘪着嘴的二媳妇,浅浅摇了摇头:“这样吧,我也不想让你们说我偏心?以后几个孙子孙女成亲,我都给三两银子作为聘礼,这样你们就不说什么了吧?”当然作为公公,他不会出口训斥二媳妇,只能狠狠看了她一眼。

    他不敢好意思训斥,并不代表屋子里没有人不敢骂人。

    谭氏使劲拍了一下桌子:“你这个烂嚼舌头的东西,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你公公在安排事情,你在这里东说西说,这就是你们娄家家教,那我以后就问问你们娄家人,是不是你们娄家人都这样没有家教?”

    娄氏再猖狂,面对谭氏她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唯唯喏喏,一脸媚笑:“娘,怎么会,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说说?什么时候我们家的事情还轮到儿媳妇些做主,难不成你们看我们碍眼了,想让我们早死?”

    “怎么会?,娘,她就是乱说的,回头我收拾她。”顾博简狠狠地瞪了一眼娄氏,向谭氏解释起来。

    见儿子站在她这边,谭氏也不准备再掺和,家里事情由男人处理,这是他们顾家家规,只要两个儿媳妇不说话,她一般都会成隐形人,不掺和家里所有的决断。

    顾大河想了想:“好吧,我这样吧,以后你们三家,无论谁家娶媳妇嫁女,我都出九两银子,让你们自己安排,这样总行了吧?”

    二媳妇娄氏微微转了转了眼珠:“爹,还说你不偏心,如果以后几个孙子孙女你都给三两就不公平,大哥家就三个吃白饭的,而我和老三家都只有两个,那我们岂不是还是很亏?”

    说完这话,偷偷向刘氏使眼色,让她继续跟着说话,必须维护三房和二房的权益,不能让大房占尽所有便宜。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