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田园翠色:娘子想种田 第128章洞房

时间:2018-11-07作者:岁月在消失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平凡的夜晚。

    尤其是对于第二次就当嫁娘的季清妍来说,是一个终身难忘却也非常难堪的夜晚。

    当顾少涵缓缓的揭开了盖在季清妍头上的盖头,一张打扮的像鬼一样的脸把他给吓了一跳。

    如果不是被了一双清丽的眸子所吸引他,都要怀疑这是不是他的娘子?

    他那钟灵毓秀小家碧玉的娘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个像大街上满街乱窜的媒婆一样,粗俗、庸俗,花枝招展,丑陋无比?

    没办法,这个时候的新娘子打扮就是如此,如果说是真正的浓妆艳抹倒也无妨,可这里的打扮真的太花哨了。

    红红的嘴唇简直就像是一只血盆大口,抹得扑簌簌直掉的粉让人作呕,再加上大量的腮红,以及像钟馗一样黑而浓的黑眉毛,如果不是亲眼看见,季清妍自己都要怀疑,这是原来那个清秀的女孩吗?

    哪怕强烈反对也无效,季老太太和几位村里的老人们都一致认定要这样做,而且是必须这样做。

    如果按照季清妍的意思做,谁也不能保证以后会不会幸福?

    毕竟这是千百年来他们传承的习俗,在他们古老的认知里打扮的越吓人,越能说明以后会在夫君面前抬的起头。

    于是,季清妍灵机一动,又往自己脸上扑了厚厚的一层腮红,本来就很粗旷的眉头又添上浓浓的一笔。

    而且那脸上的粉又铺了一层,直到感觉脸上的粉在走路时都觉得要掉下来似的才罢手。

    就变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别说顾少涵被吓了一跳,就连季家老太太都觉得有些惶恐,这个样子太吓人了。

    顾少涵也知道这里的习俗,新嫁娘打扮得越丑说明以后会越好。

    可她这也太丑了吧,不,应该说,是太吓人了。

    顾少涵微微一笑很倾城,如果没有猜错,这女孩就是故意的。

    他之前也看见过新嫁娘的妆扮,好像还从来没有想过会这样丑吧!

    “行了,你还是把这妆给赶紧洗干净吧,回头马上要开席了,别迟到。”

    季清妍才不会这样轻易放过他:“不行,按照我奶奶她们说的,你必须亲我一口,不然,不准出去。”

    知道他看见这样就很难受,季清妍就是要故意。

    哼,我顶着这样的不难受,你亲一口怎么啦?

    顾少涵看见这像鬼一样的季清妍,就觉得想吐。

    他倒是想走,却被季清妍拉着,不让他走。

    顾少涵忍不住轻轻的瞪了一眼季清妍,觉得这是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要求。

    可看见女孩带着笑意的眼眸,他只能用宠溺的眼神轻轻的笑着笑,有些无奈,也有些宠溺:“你呀!”

    然后,低下头,缓缓的吻了上来。

    可吻到了半路,他再也忍不住了,连忙把女孩往怀里拉,然后轻轻地吻了吻她耳垂。

    没办法,那么厚的妆,他不知道吻下去会是什么样的感觉,还是只能吻吻她清冽的耳垂,能够感受到她细腻的肌肤,才好受一些。

    季清妍就知道他会绷不住,早就捂着肚子笑惨了。

    顾少涵亲亲吻的吻她耳垂,见季清妍还在笑,忍不住轻轻的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季清妍也恶作剧的把脸上的这些腮红粉底,全部往在了顾少涵的衣服上擦。

    顾少涵也任由她这样胡闹,也只是静静的笑着,带着深情和宠溺的笑容任由她胡作非为。

    衣服没有女孩的笑容重要,反正这件衣服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他也不会有半分心疼,只要能让女孩多笑笑,比什么都高兴。

    两个人胡闹了很久,才一起出了门。

    按理说,顾少涵应该比季清妍早出门。

    可呦不过女孩的胡搅蛮缠,顾少涵只能等她收拾干净后,才一起出了门。

    其实按照这里嫁娶的习惯,季清妍应该在屋子里呆着,直到客人散尽,顾少涵才会回来,而他一天都不能再出屋子。

    可季清妍也又如何忍受得了这半天的呆坐,顾少涵也不愿意让季清妍遭这些罪。

    反正两个人的第一次成亲就是这样,现在是第二次也不存在什么吉利不吉利的话。

    当然临山村的人们都已经习以为常,如果这样会上看不见季清妍的影子,还觉得非常奇怪呢。

    于是,这一次奇特的婚礼中又增加了一个奇特的角色。

    穿着大红嫁衣的新娘和新郎官一起出现在酒桌上,然后也频频地一起双双向别人敬酒。

    尤其到最后,临山村的村民们居然会向新娘子敬酒,这是从未有过的待遇。

    把临山村的男人们高兴惨了,纷纷拍着胸脯加入了向新娘子敬酒的行列。

    季清妍也来者不拒,很豪爽的大口大口的喝着。

    别人都在感叹她的好酒量,其实只有顾少涵清楚,她酒杯里的酒不过是兑了水的,根本就是一杯白开水,里面掺了一点点的酒也蛮有酒味的。

    所以看见新娘子都这么豪爽,灵山村的男人们女人们都疯了。

    本来女人虽然不是太会喝酒,但是本身就有二两酒的酒量,再加上乡下女人,因为劳作晚上都会喝一些奶解除疲劳,所以灵山村的女人们也会喝酒。

    甚至有的比男人还厉害,于是本来就应该退居二线的女人们也加入了战绩。

    和男人们和新娘子新郎官一起拼着酒,胡吃海喝好不热闹。

    这一顿酒席,从中午吃到了晚上,也随处可见到处都是趴在地上还一口一个再来的醉汉们。

    当然,这个时候家里的老人孩子和女人也发挥了作用,他们把那些吃的都搀扶回家,别丢人现眼。

    可没有人觉得有丢人现眼的,因为全村的人都醉了。

    喝酒的人醉了,没喝酒的是被这情景所醉了。

    而其中醉的一踏糊涂的是顾少涵季清妍两夫妻。

    他们相互搀扶着回到了洞房,简直都有些走不稳的感觉。

    看着一旁的顾暮兮非常吃惊,他们居然没有走错方向?

    或许在所有人眼里,他们都醉了,其实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闹这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吃肉,又怎么可能真的醉了?

    两个人跌跌撞撞的开了门,然后把门掩上,等掩上门的刹那之间,顾少涵迷糊的眼神,早就清醒了起来。

    目光深情地望着想混水摸鱼偷偷逃避的女孩,

    一股淡淡的暧昧在两人之间萦绕,越来越浓烈。

    季清妍白皙如玉的脸,也仿佛被喜烛熏染,添了几缕嫣红。

    顾少涵站在一旁,看着她,就那么看着,一颗心像是被羽毛撩拨着,酥麻麻的,想到什么,他朝床榻瞥了一眼。

    季清妍的脸色腾的红了。

    红烛摇曳,熏香袅袅。

    两人坐在床上,季清妍紧张的手攒紧了,顾少涵看着她,心中百感交集。

    就看到季清妍带着笑意的双眸,碧波春水,清澈干净,唇瓣娇艳如水洗的樱桃,泛着诱人的光泽。

    虽然有心理准备,可顾少涵吻落下的时候,依然叫季清妍猝不及防,心如擂鼓。

    只觉得温热的鼻息扑面而来,脑袋嗡的一声,成了一片空白,仿佛冬日里飘起了雪花,还未做出反应,腰肢被他往前一带,唇瓣就被他给堵上了,连下意识的挣扎低呼都悉数被他吞没。

    季清妍挣扎了两下,没能挣脱他的桎梏,反倒被他搂的更紧了。

    双唇交接,呼吸交融。

    他的吻,从小心翼翼的温柔,渐渐的变得霸道而急迫,像山林中饿极了的狼,疯狂的掠夺着食物,吸允、辗转,一点一点的将她的胸腔的呼吸夺去。

    搂着她细腰的手掌,像是炙热的烙铁,在她光洁的后背上游走,灼烧的她理智全无,不知什么时候,就迷失了自己,渐渐回应他。

    季清妍的回应,叫顾少涵心中一动,他睁开眼睛,便见到季清妍紧闭的双眸,修长的捷羽如蝴蝶震动着翅膀,白净如玉的脸皮上多了两朵红云。

    那是她见过最美的云霞,仿佛站在雪山云海间,看大漠苍茫,遥望落日余晖。

    她如世间所有的最美好,最美好的景,最浪漫的诗,最醇烈的酒……纵马驰骋疆场,杀敌千万,到最后解甲归田,寄情山水,看遍万里锦绣河山。

    ……

    翌日,季清妍是被饿醒的。

    醒来时,已经接近午时了,饿的饥肠轱辘,身子一动,肚子就咕咕叫。

    穿好衣裳,季清妍坐到铜镜前,看着脖子上的点点红梅,忍不住龇牙咧嘴。

    都怪那厮,昨天晚上明明说好的,不能那样疯狂。

    可第一次开荤的顾少涵又如何放弃得了含苞欲放,娇艳欲滴的季清妍呢。

    刚开始时,季清妍还觉得非常不适合。

    别人说,性爱是非常让人沉迷的事情,可为什么她却根本体会不到呢?

    顾少涵怎么可能任由幸福就这样悄悄溜走。

    他一面轻轻地吻着女孩,一边用一种温柔和宠溺的眼神让她不再逃避,勇敢地回应着他的努力。

    ········

    于是,屋里的暧昧气息被瞬间点燃,连月亮都害羞了起来,偷偷的闭上了眼,钻进了云层。

    顾少涵一直都睁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季清妍,回味着两个人昨天晚上的一切。

    见女人醒了,顾少涵轻轻地搂着她,一边吻着她的额头唇角,一边轻轻地说着:“清妍,谢谢你,你是我一辈子唯一的女人,我这辈子只会对你好,别的女人根本入不了我的眼,所以,我爱你,一生一世,永不分离,好吗?”

    听着这样的话,季清妍又一次沉沦了。

    她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而且还是自己心甘情愿地爱上他,无怨无悔。

    而沉沦的结果,就是她又被收拾了一遍。

    没办法,听见这样的情况,两个人的情绪都被点燃,情动自然是随之而来。

    等这次结束之后,季清妍才知道自己的肚子饿得有多难过。

    “顾少涵,你这个禽兽,到底还是不是人,我都快要饿死了,你难道不饿?”

    顾少涵轻轻又吻了吻心爱的宝贝:“我刚刚才喂饱你,你又饿了,你怎么那么贪吃啊?”

    季清妍也觉得非常奇怪,明明一晚上干活的是男人,为什么人家是神清气爽?而她则累的半死。

    “滚,不跟你说了,我现在能吞得下一头牛,你要是不让我吃饭,我就咬死你。”

    看见季清妍也饿的难受,顾少涵也不再逗她,连忙起身下来,替她找好了衣服:“来,娘子,为夫替你穿衣服。”

    季清妍如果不是太饿,根本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现在有人伺候,自然非常愿意。

    当然穿衣服的过程中,顾少涵已经完全放开了手脚。

    再也不是那个玉树临风,一本正经的翩翩少年郎。

    而且只是一个瘪气十足的好色鬼,时不时的偷一下香,缓解自己的饥渴和爱意。

    两个人打打闹闹好一番动静,才相互穿好衣服。

    等他们走出房间时,家里早就没人了。

    顾少扬和季德晨顾暮兮周丽丽季德福一起早就回了城里。

    上学的上学,开铺子的开铺子,不会刻意去打扰刚刚成为夫妻的大哥大嫂。

    顾少涵季清妍一起到厨房,想做一点吃的。

    只是没想到,家里几个小东西非常心疼他们。

    早就把吃的都温在了锅里。

    一旁的锅里是炖的鸡肉,盖子一掀开,一股浓郁醇香扑鼻而来,雪白的汤浮现眼前,上面还飘了几滴油珠儿,色泽如黄金。

    另外一个锅里是熬的稀粥,不应该是八宝粥。

    是用昨天剩下的那些大枣枸杞,桂圆等等等等一起熬制的。

    应该是周丽丽的杰作,她最喜欢做吃的,比顾暮兮还爱下厨房。

    当然,现在两个小女孩都已经有了共同的语言,已经成了形影不离的两个人。

    她们都喜欢做吃的,喜欢做手工,喜欢做生意。

    才不像之前季清妍和顾暮兮的关系。

    因为之前季清妍时不时的要考虑生意上的问题,难免有些精力不集中。

    可现在周丽丽不一样,她喜欢做的事情都是顾暮兮也喜欢做的。

    平时两个人在一起也经常讨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甚至东西的先后顺序都会争执的面红耳赤。

    可越是这样,两个人的友谊就越浓厚,甚至达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

    这让季清妍都有些担心他们两个会不会彼此看上对方?

    当然,这只是她心里,毕竟在这个他们周围,还没有出现过这种jp

    更不敢说出去,要不然别人会怎么笑?

    当然一切只能说慢慢来,毕竟,两个人本来就没有那种感觉,如果一旦那肚撑裤子被捅破说不一定就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这些还是不敢去试试,只能先看看周围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把周丽丽的婚姻先解决了再说。

    其实按照她现在的位置,周丽丽的婚姻应该轮不到她来考虑。

    毕竟周丽丽友亲身父亲还有后娘,她算什么?

    可周莉莉跟着他们这么久还是有一定的感情基础的,她自然是希望周丽丽一辈子过的幸福。

    如果让周承德和王氏考虑,他们只能在乡下给他找一个乡下婆家。

    虽然并不是说乡下人有什么不妥,但毕竟是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季清妍又如何?忍心让这样一个女孩变成村中那些粗俗的妇人。

    她希望这个女孩永远保持着一份甜美。

    而这一份甜美自然是只在城里才能保存的,做一个优雅而遇幽怨的少妇,肯定要比一个在乡下大声说着话插着腰大声骂街的女人要好的多。

    虽然口口声声说乡下人村,可他们的日子过的太苦,始终保持不了最初的那一份梦想和真诚。

    也永远保持不了那一份纯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