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田园翠色:娘子想种田 第124章安抚的心

时间:2018-11-07作者:岁月在消失

    顾少涵深深地被女孩这一番话打动了,面对每个人给予的希望,他觉得压力很大,甚至还非常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对得起他们的信任,如果一旦考砸了,他有应该如何做?

    果然是他心仪的女孩,能给了他一个不一样的说法,还有那不一样的信任,让他倍感轻松。

    那种与之一起面临各种压力的信任感和陪伴感让他觉得自己的心柔软了一片。

    伸出手缓缓的把女孩搂在怀里,语气有些梗塞,非常感动地说着:“谢谢你,清妍,我以为你会像所有人那样,对我给予那样高的希望,所以我也不敢肯定,如果我这次没有达到你们的希望,或许我会比你们更失望,但是现在有你的支持,我不会再那么紧张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还年轻,经得起再次的磨练。”

    季清妍缓缓的深出手,轻轻拍了拍他宽实的后背:“对,我们一起经历过风风雨雨,才更容易懂得珍惜彼此这一份坚守,所以就像你说的一样,你现在才十六岁,正是别人觉得非常不稳重的时候,你不经过多次的沉淀,根本承受不了朝场上的各种算计和磨练,所以咱们不急,慢慢来,懂吗?”

    顾少涵把头伸过来俯在季清妍颈边,感受着与少女体内发出的淡淡清香,各种烦躁,紧张和不安渐渐的淡了下来。

    神色也平和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样暴力和狂躁。

    哪怕他面对顾大河王氏等人时表现得都很平常,但唯有他自己知道,他真的快要疯了。

    可现在随着女孩在身边陪着他,和他轻轻说话的语调,慢慢平复着他的心思,也让他不再那么烦躁,甚至还闭上眼睛,缓缓的沉睡着。

    看见顾少涵居然睡着了,季清妍哭笑不得。

    这一米七左右的个子,她一个才一米三多一点的娇小女生如何扛得住?

    “唉,少涵,你想睡觉就去床上睡啊,在这里怎么睡得着,来,跟我走,我扶你过去。”

    季清妍只能尽量地拖着他往床上拽。

    也幸亏是在他房间里,只不过刚才是站在窗边,现在自然要拉着他到床上去睡。

    顾少涵像一个非常听话的小孩子,仍然把头埋在她颈部,紧紧的搂着她,也一步一步靠着女孩的柔软往床上去。

    一上床,顾少涵便十分霸道的搂着季清妍不放手,嘴里一直念叨着:“你别走,陪我,等我睡着了再走,我已经好几天没有认认真真的睡个觉了,好不好!”

    季清妍哭笑不得,明明是他搂着自己不放,自己都还没有开始挣扎,就被他看出了她的意图,居然这样一边说着一边霸道的搂着她,根本没打算放手。

    虽然知道或许顾少涵这话或许是一句谎话,但是也明显看见了,他因为失眠而导致的眼眶有些发黑,便知道的确不是危言耸听,至少昨天晚上一直恍恍惚惚中,导致没有休息好而形成的黑眼圈。

    这个时候如果说不心疼是假的,季清妍心里最柔软的那一部分,变真的放松了下来:“好吧,你快睡吧,我陪你,不走了。”

    因为刚才进门时并没有关上门,为了怕别人贸然闯进来,看见他们两个就这样躺在床上,虽然并不说什么赤条条,但至少还是贸然看见两个人一起睡觉,多多少少还是让人不舒服。

    虽然大白天的做不了什么事,但这时候家里毕竟有长辈,有些事情还是要避讳一点,不能做到张明目张胆就行了。

    哪怕他们都心知肚明,也不见得会让人难堪的。

    “你先等一下,我去把门关上。”

    顾少涵微微点点头,半虚着眼睛望着他,一双清澈明亮的瞳眸充满了信任。

    在这样一双漂亮而清澈的眼眸下,季清妍自然只能缴械投降。

    其实季清妍也真心实意地想陪陪他,一起经历过风风雨雨,一起面临他和她的各种考验和折磨,这样的情谊是最深最浓的。

    下床把门关上后,季清妍也没有骗他,很乖巧的又上了床,窝在男人怀里,感受着男人体内带来的淡淡体香,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本来两个人还一大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可说着说着,便没有了女孩的声音,顾少涵一阵苦笑。

    明明说好的是她陪他好不好?现在倒好,女孩的瞌睡比他还香?

    顾少涵也没有吃亏,亲亲吻了吻女孩的额头眼角脸颊嘴角,最后才是唇边。

    因为怕弄醒女孩,他没有使劲,而是静静的轻轻的如宝贝般的珍视着:“清妍,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秘密,但是我会是你唯一能够信任,愿意开口说话的那个人,所以我会等你为我敞开心扉的那一天。”

    两个人在一觉睡得有些长,连晚饭都错过了。

    季清妍是被饿醒的,抬眸看了看外面黑漆漆的天。

    好吧,没有钟表,她就是一个时间茫,连最起码的时间段也不知道,更不要说这个黑灯瞎火的深夜。

    依稀记得当时她进屋的时候是下午,现在这是时间段,好像早就过了吃晚饭的时间吧。

    揉揉有些咕咕乱叫的肚子,季清妍准备出去看看有什么吃的?

    刚准备下床,却发现已经把顾少涵惊醒了。

    季清妍有些不好意思,本来说好是陪伴他的,到最后却是她先睡着了。

    “你是不是饿了?”

    为了不被嘲笑,季清妍便准备先问。

    顾少涵很赞同的点了点头,非常委屈似的:“我中午才吃了半碗饭,肚子早就饿了。”

    季清妍忍不住轻轻瞪了他一眼:“你中午没吃饱,为什么不说?”

    一个大男人,吃没吃饱都不知道,难道还要人操心。

    顾少涵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最近怎么的?反倒觉得什么东西都不那么香?自然就没胃口。”

    季清妍就知道这人不能惯着,平时都是她和顾暮兮做的饭,自然非常合他的胃口。

    可今天中午是娄氏和刘氏一起做的,两个人都是乡下人,她们只是按照乡下人做的那些饭菜,说不上什么色香味,只是一种勉勉强强的

    不咸不淡有味道罢了。

    其实季清妍也看见了,家里这几个小兔崽子,简直是把嘴都养叼了。

    别说顾少涵,就是季德福季德晨兄弟俩和顾少扬顾暮兮姐弟俩都没吃多少。

    不说像平日里那样狼吞虎咽,就是这桌上的菜都没吃完?最起码还有一半,也正是如此,谭氏还说了娄氏和刘氏两个人。

    说她们俩没计划,居然剩了这一大桌子的菜,并且让罚她们俩今天晚上自己吃剩菜剩饭,不能再和他们吃新鲜的饭菜。

    把她们两个人给冤的慌。

    但也没反驳意见,虽然现在顾家都有钱了,但是传统的节约思想是根深蒂固的。

    自然不可能顿顿都吃新鲜饭菜,尤其在乡下,那些小媳妇们连这些剩菜都没资格吃,她们自然没什么怨言。

    再加上晚上又没吃,现在肯定早就饿了。

    季清妍便准备起身去厨房看看有没有饭菜,如果没有,便准备做一些,难道要一直饿到天亮,她可受不了。

    顾少涵则说道:“这样,你躺着,我们去煮碗面来吃?”

    顾少涵其实有一点很令季清妍满意,那就是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读书人,也没有那些读书人的清高,说什么君子远庖厨的理念,平时家里的家务事会抢着做。

    虽然做菜的手艺不怎么样?但是家里的碗筷都是他和季德福季德福顾少扬几个轮流着洗,而且下的面条还是不错的。

    季清妍很淡定的说着:“好,我等你。”完全没有一点点自觉性,觉得这件事情好像应该是女人们的事情吧!

    顾少涵向她笑了笑,顺手捻了捻她脸颊,宠溺一笑,便轻手轻脚的下了楼。

    谁知道揭开锅一看,缓缓一笑,还是自己的亲人们疼自己?

    知道他晚上没吃饭,居然会把饭菜都温在锅里。

    连忙用一个大的锅盆,把饭和菜一股脑的端上楼。

    季清妍听见脚步声,觉得非常诧异,这么快?

    见顾少涵端着东西进来,便知道是有人替他做了好事。

    “清妍,看,我也不知道是谁的,都温在锅里,瞧瞧,还是热的。”

    季清妍很温柔的笑着,谁,自然是家里这些最爱他的亲人了。

    顾大河谭氏王氏顾博简顾博宇娄氏刘氏,还有季德福季德晨顾少扬顾暮兮。

    细细数起来,这每个人都有嫌疑,每个人都很爱他们。

    知道他们俩没吃饭,又不忍心来打扰,自然就把饭菜温在锅里,就冲着这一份柔情,这一份关怀,能不让人感动吗?

    哪怕让她披荆斩棘也愿意!

    两个人坐在桌前,顾少涵桌上的那些书本都叠在一起,腾出位置来摆上了饭菜。

    自从成亲以来,两个人是第一次坐在一起清清静静的吃这一顿饭。

    平时家里人都很多,倒没有给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吃饭的独处时间。

    这一顿饭吃的倒也是异常的温馨。

    因为很多都是季清妍喜欢吃的,而且顾少涵也不挑食,只要是季清妍不喜欢吃的,都剩下的全部由他打包。

    但一看见季清妍一个菜连着夹了两筷子,顾少涵便会往季清妍碗里再夹上一些。

    吃过饭,本来顾少涵想下去洗碗的,季清妍却拦住了他:“你就别去了,一大晚上的,一会儿把大家都吵醒了,今晚暂时先放着,明天早上再洗吧。”

    顾少涵也觉得是可以。

    现在这大半夜的,如果他去洗碗,肯定要闹到睡觉的人。

    “好吧,我们一起睡觉。”

    虽然这话是不错,可为什么季清妍听得却觉得有些刺耳?

    什么叫我们一起睡觉,他们一直都分居,好不好?

    不对,也不叫分居,他们从来就没有同居过,好不好?

    现在什么叫一起睡觉?

    顾少涵也知道季清妍面浅,尤其是这个时候,如果不为自己争取一点福利,难道让两个人一直都不同房吗?

    走向前搂着季清妍:“我这么辛苦,你会陪我直到天荒地老,是不是?”

    季清妍叹了口气,这个时候再矜持就有些装了。

    现在两个人不一起同房睡,难道还要出去吵得一家人都不安宁吗?

    尤其是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房间里是谁,如果是谭氏在里面,她可没胆子去叫,虽然也知道这个时候的顾少涵不会做什么?

    但心里总还是有一份忐忑,一份紧张以及心里一小断的窃喜。

    她已经非常贪恋于男孩与她的温存,现在的她,真的一个坠入爱河的小女生。

    既有些紧张,又有些惶恐,然而更多的是对于男孩的痴迷和温存。

    果然,男孩没有让人失望,上床来,虽然并没有动手动脚,但他目光里的那一份急切的心情表现无语。

    如同刚才女孩睡着时一样,他轻轻的细细的柔柔的吻着女孩,让女孩时时刻刻都感受着他的温柔,他的细腻,还有他的那一份珍爱。

    一份发自于骨子里的那一份珍爱,认同他一直以来的心意。

    季清妍也慢慢的回应着他,也努力的敞开心扉接应着他的情意绵绵。

    这一次,顾少涵便没有像刚才那样轻轻柔柔,温柔缠绵。

    而是很霸道的卷入她的嘴里,似乎想要把女孩整个吞入,他的激情到了极致,似乎所有的器官都在叫嚣着,想冲破一切的束缚。

    季清妍也知道今天不能怎么样?

    要不然他明天进考场,难不成真的要被抬出来?

    轻轻拍了拍快要癫狂的男孩后背:“少涵,放轻松,我们还有一辈子时间,不在这一时,好不好?”

    没办法,他下面那东西的太硬了,咯得她难受。

    虽然知道男孩子会控制不了,如果强行控制,以后会不会有缺陷,但今天这的确太不合适。

    顾少涵也慢慢的恢复了平静,看着一脸潮红的女孩,他也非常难受:“清妍,等我,等我回来,咱们就成为一对真正的夫妻,好吗,我会给你一个隆重的洞房花烛夜,一个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夜晚,等我?”

    言外之意,这是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花烛夜,那洞房二字便会只是属于他一个人。

    还有这等他回来四个字,说的便是考试之后回来,而不是一个遥遥无期的日子。

    也就是说三天后,他们将彻底成为彼此的牵连,彼此都会为自己留下深深的烙印。

    第二天,顾少涵到时神清气爽的进考场了。

    只剩下可怜的季清妍,一边又要牵挂着进考场的那个混蛋,一边又要承受着来自顾家和季家两方长辈们的盘问。

    没办法,毕竟在他们的眼里,顾少涵和季清妍都还没有圆房,昨天晚上两个人都已经睡在一起了,难道他们两个的同房没有通知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