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田园翠色:娘子想种田 第119章那一段肮脏的过往

时间:2018-11-07作者:岁月在消失

    刘家人想得非常好,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会让周承德一个人就收拾得说不出话。

    面对叫嚣的刘氏老母亲,周承德只是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一直默默围观的那个女人,什么话也不说,便走到刘家人面前:“你们有什么事,我们可以进去好好谈,但请你不要在这里吵,不要在这里闹,我不希望你们打扰到我正常的生活。”

    这个女人他当然认识,只不过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会由她牵头,实在是有些无语。

    刘氏老母亲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向周承德扑了过来:“什么叫正常的生活,你现在倒好,攀上好人家了,就忘了我们,更忘了我闺女,不管怎么说?我闺女好歹还是为你生了你那么乖的孩子,你凭什么就这样忘了她?另结新欢?”

    周承德苦涩一笑:“想必你刚才也说了,她已经死了,难道还要我为她了结余生?你们也不想想,她配吗!我倒是想忘了她,可我周承德这一辈子都不会忘了她,都会把她记在心里,永远都不会,毕竟她带给我的伤害肯定比她承受的要多得多,所以我已经早就已经跟你们说过,我和你们早就没有任何瓜葛和牵连,如果你们继续吵吵闹闹,别怪我不客气。”

    刘家老母亲一下子又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大家快来看呀,你们快看啊,这就是我的女婿,之前我说的那么好,把我闺女骗到手后,现在又和别的女人搅在一起,你们快来看啊,这天怎么不收了,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

    那女人也向周承德投去幽怨的眼神,看得王氏拈酸吃醋。

    她怎么觉得这件事情是那女人在搞鬼!

    周承德气的咬牙切齿,大吼一声:“住口!如果你再侮辱我们,看我怎么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家那人是什么样的人?如果把我惹毛了,到时候看你们如何收场。”

    而他的话也让刘家几个兄弟恨得咬牙切齿,他们才不怕临山村的人呢?都纷纷围上前想揍周承德。

    虽然他们长着三大五粗的,可以只是吓人,根本没有像乡下人一样那么结实,但奈何他们人多一下子就把周承德一个人围了起来。

    纷纷叫嚣着要揍周承德。

    “你这个混账东西说的什么话?”

    “就是不管怎么说?她也跟了你十几年,你帮我空口白牙,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你再乱说,看我不揍你才不怪。”

    “和他多说什么?揍他!”

    “对,揍他,揍他,揍死他。”

    那老女人也立刻爬了起来,打不赢这男的,去收拾那女的总行了吧?

    所以她和随行的女人气势汹汹的准备向扑过去。

    “你这个下三烂的臭女人,什么男人不找偏要找他?你难道是狐狸精出生,没了男人,不过不下去了?你这个骚女人,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王氏连忙往屋里跑去,然后哐当一声关上了门。

    刘家几个看见顾大河等人都没有动静,便觉得或许周承德还没有得到临山村人的信任,便异常凶悍也置若罔闻的向周承德扑过去。

    看见这阵仗,顾大河大手一挥,顾博简顾博宇兄弟俩也带着人立马围了过去。

    虽然这事情是周家和刘家的事情,但现在,周承德好歹也算是临山村的女婿了,他们自然有权利去管。

    而且,季家姐弟几个把周承德和王氏交给他们照顾,不管怎么样,首先要维护他们的生命安全,不能让人白揍。

    领头的刘家人便赶紧阻止了了几个兄弟的冲动,然后舔着笑向顾大河说道:“我们只是吓他的,只是吓吓他的,不是真的要打人,放心,别冲动,别冲动。”

    笑话,如果真的打起来,他们肯定打不赢临山村的人。

    不说别的,这些男人从人数上就比他们多,而且周围还有那么多仇敌忾义愤填膺的的老头,老太太,女人,孩子们,如果他们真的敢动手,到时候吃亏的肯定是他们。

    顾大河冷冷一笑:“别以为这是你们的刘家和周家的事情,他周承德现在是我临山村的人,我们自然要维护他,而且他已经说过,有什么事你们可以静下来慢慢谈,如果你们再这样就赶紧给我滚出去,要不然我们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

    面对顾大河冷着脸的样子,刘家人也有些退缩。

    这个时候,季伟也带着季家的人赶了过来。

    没办法,他们一直在家里编篮子,自然还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

    尤其是顾大河带着顾家人都已经出面了,而且这件事情始终是算是他们季家的事,自然没有他们藏在后面当缩头乌龟的。

    季老太太和季老爷子也跑了出来,他们才不管这些人人怎么样?连忙跑进屋里去看王氏如何?

    毕竟就像顾大河想的那样,几个孩子不在家,如果王氏被人揍了,他们都没脸再见孩子们呢?

    至于周承德,最先是男人,便是挨一顿打也无关紧要,再其次,他们本来就对周承德没什么好感,如果不是为了孩子们,他们肯定不会答应,自然就没有他周承德什么事了?

    而王氏不同,王氏首先曾经是他们家媳妇,再其次是几个孩子的亲娘,自然要看得重要些。

    在胳膊肘始终往里拐,肯定要王氏的情况怎么样?

    当然看见王氏安然无恙,季家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然后再来计较,这刘家人的不请而来。

    而这个时候的刘家人却真的有些害怕了,毕竟刚才来的这些人应该算是村里人,而接下来这一群人应该是这女人家的亲人们,非常关心那女人的死活,如果他们没有控制住,万一把那女人给打了,就真的走不出这临山村。

    季伟抬眸看了一眼刘家老女人,冷冷说着:“今天我在这里放话,你们要找他什么事,滚回泉水村去找他,如果你们敢打我兄弟媳妇一根汗毛,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别以为我们好欺负。”

    刘家人都不敢再说话,他们是来找周承德的,不是来挑衅临山村人。

    尤其他们还打听到了这府城的案首就是临山村人,而且还是周承德你现在名义上的女婿,当然,他们也正式打着这个旗号,想讹上一笔,如果到时候把临山村人惹毛了,可能就会真的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了。

    “好吧,我们走,我们走,不过,你好歹也算是我们刘家女婿,你应该不知道吧,我们家的生意现在是一落千丈,都要揭不开锅了,听说你们临山村有一种吃食叫辣白菜的,要不?·····”

    “不可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打什么主意,我只是告诉你们,如果你们没有来这里闹这一回,或许还有一点点希望,可现在,这条路你们水岸是是自己给堵死了,别以为我会帮忙,我现在就可以义正言辞地告诉你,没门,等季德福回来,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如果不是你们自己找死,要听从别人的安排,或许还可以,可现在,只要我在这里一天,你们就别想拿到在代理权,想也白想!”

    刘家人开始退缩了,而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想放手,这周承德却不愿意放手了。

    凭什么刚才还气焰嚣张的要打人,现在想乖乖夹着尾巴走,没那么容易。

    “刘大虎,刘二虎,我跟你说,我早就对于人家看不顺眼了,之前是觉得想替你们你们家留一点好的印象,但如果也太欺人太甚,到时候我把你妹妹的事情抖出来,你如何在镇上呆下去?”

    刘大虎,刘二虎后背一冷,但是看见这么多人都一脸疑惑,觉得再加上当年那件事情根本没有人知道,不排除一些意外,连忙点着头,真要答应下来。

    可一旁的刘家老女人却不干,如果这个时候妥协不就是代表说他们家闺女有什么吗?

    “周承德,你这个忘恩负义,两面三刀的小人,只可怜我闺女跟了你这一个黄花大闺女跟了你这么多年,到最后却没落到一点好到现在还敢污蔑她的闺蜜,你怎么不下地狱呀?18层地狱等着你一层一层的下了。”

    周承德等他骂完了才轻轻地说着:“纵然我下地狱,肯定是你们刘家的人先下,你别一口一个黄花大闺女,当初你家闺女跟着我的时候都已经初为人母,甚至还替你们刘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如果不是她苦苦哀求,我早就一直休书,把她休出去,还轮得到你们来泼我的脏水。”

    听见他这样说,众人一片哗然,未婚有孕都算是该浸猪笼的事情,现在还听说是初为人母,初为人母就是已经生下了孩子,如果生了孩子,还会被刘家人送到周家来担当新嫁娘,这的确算是一种挑衅,一种欺骗。

    如果这件事情让别人知道,这刘家人的诚意问题,人品问题都会受到质疑。

    当然,他们家也没有什么人品可以让人相信,因为他们家本来就属于这种没脸没皮的人。

    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一份算计,一个心眼很诚实的人,又如何会有这一种算计,毕竟他们的闺女已经死了,和周家没有任何关联,如果他们真的安守本分,或许周承德还会看见他们如果过不下去时,还会伸出手帮一帮。

    所以说,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

    如果不是他们把周承德逼得太紧,周承德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毕竟这件事情对于刘家人来说是一个耻辱,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呢?

    如果不是当时他无意中发现,或许他会一辈子都会被蒙在鼓里被别人耍。

    而当时发现之后也没有第一时间找上门去,还不就是因为那女人的哭泣,让他觉得女人也不容易,就如同当时的王氏一样,有诸多的不奈。

    反正娶谁不是娶,如果让他再把这个女人休回去,再另外娶一个,只要娶回来的女人不是王氏,谁他都不会在意,他的心也已经死灰还能够复燃吗?

    也正是如此,才暂时放过他们,而没有去追究,毕竟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泄露出去,别人不仅仅会嘲笑刘家人,更会嘲笑他被那一顶绿帽子带了都没有脱。

    好像他的耻辱还比刘家更多一些。

    也正是如此,他才一直没有和那女人圆房,再也没有碰过她。

    因为他嫌脏,也正是如此,那个女人才会如此的怨恨他,疏离他,甚至有时候故意无理取闹,就是想引起他的注意。

    可他永远都不会再碰那个女人,哪怕她闹得鸡飞狗跳,只会让他更厌恶,更思念曾经的那位初恋情人。

    临山村人听了周承德的这一段唏嘘过往,不仅仅对刘家人觉得太无耻齿,更是对于周承德和王氏之间这一段感情匪夷所思,也佩服自己。

    或许正是上天垂怜与他们曾经的那一段悲苦,才让他们的亲人都选择离开,从而才能成全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等季清妍他们听说后,又到了另一个沐休的日子,季家和顾家两家的孩子们都回去了,甚至包括周丽丽。

    现在周丽丽也已经到府城里和顾暮兮一起打理铺子。

    按理说未出嫁的闺女是不应该出门去抛头露面的。

    但季清妍就是想让他们家的女孩子,不当传说中的大家闺秀,反正他们家现目前是小门小户人家,说好不好听的话就是村姑,又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而村姑自然都要下地干活,更不要说出门做生意了。

    尤其是她之前处的那个时代,女孩子都可以顶半边天呢?

    才不是那种只喜欢伸手问别人要钱的吸血鬼。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她就是要培养她们的自尊自强自立,让她们时时刻刻都觉得,自己不是依附在男人身上才能活下去的娇娇女。

    哪怕在这个以夫为天的世界里,也有她们独特的一种活法。

    周丽丽也被这种全新的观念所吸引,她本来就有一颗蠢蠢欲动少女心,现在再加上季清妍和顾暮兮的一通洗脑,自然不再是以前那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规规矩矩的娇娇女了。

    她也学会了抗挣,学会了审查,学会了进货,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活宣宣的女商人。

    当然,还是没有学会顾暮兮的古灵精怪鬼头鬼脑,更没有季清妍的运筹帷幄一步走三步的计划。

    但这已经是她这十几年来最大的财富了。

    以前在家,她只是喂喂鸡喂喂鸭做做饭洗洗衣服,周承德虽然是很宠她,但是也只是把他和普普通通的人家小姑娘一样养着,从来没有考虑过她喜欢什么爱什么,追求什么?

    可现在的周莉莉就像一只张开翅膀,准备翱翔的雄鹰,即将翱翔于天地之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