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田园翠色:娘子想种田 第115章股份制家族企业

时间:2018-10-25作者:岁月在消失

    顾大河自然异常得意的说着:“现在,咱们顾氏一脉也终于有了可以向子孙们交代的东西了,是吧?”

    不少人都默默地点着头。

    之前那祠堂的确很难交给孩子们,实在是太没脸了。

    可现在,有这么漂亮的祠堂,他们终于可以放心了。

    顾大河还没有感慨完:“我顾大河当族长这么多年,终于可以挺起胸膛了,虽然这钱不是我挣的,但起码也是我儿子和孙子们挣的钱,就凭着这些,可以很骄傲的给祖宗们说,我顾大河不负他们所望,终于可以告慰列祖列宗了。”

    顾大河这话说的错落有致,铁骨铮铮,村民们也觉得这的确说到他们心坎上。

    甚至有几个年老的老人们忍不住流下了热泪。

    或许年轻人没有他们那么多感慨,每一次路过破烂不堪的祠堂时,他们内心的羞愧感和内疚感是没有人可以理解的。

    也正是这样,在孤岛和领导人修祠堂时,他们也纷纷把自己的零花钱或者藏着的私房钱都偷偷给了顾大河,算是出了一份自己的力,哪怕这份微薄的力量在修祠堂这种大开销上根本微不足道,但至少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一种告慰。

    顾少涵见顾大河把说得大家眼泪汪汪的,根本不适合今天这年终总结会的宗旨。

    连忙站起来拉着顾大河说的:“爷爷,还有各位大爷爷爷爷爷爷爷爷们,你们就不要再说这些伤感情的话,不管怎么说?咱们顾家能有今天的发展,还是和大家的辛苦分不开,所以咱们就来展望未来,不要再怀念过去了,好吗?”

    不想年轻一点的少年少女们也纷纷加入了劝解自己家父辈或者爷爷的行列,反正对于他们来说,过去的事情没有经历过,根本不会像老一辈人那样感慨。

    “对对对,就像少涵说的那样,今年虽然赢了一个丰收年,但明年,我们会更努力一点,争取挣更多的钱,让咱们也衣食无忧,再也不会为贫穷发愁,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幸福人。”

    听老师们的表态,老人们纷纷其乐呵呵的点着头。

    虽然他们以前没有遇到好的机遇,让孩子们跟着吃了很多苦,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既然顾少涵这位下凡的文曲星,自然都很愿意看着孩子们,为他们的将来努力拼搏。

    顾大河也亲亲擦拭着眼角的泪花,然后又继续说着:“今天咱们整个临山村村民的聚会,所有的开销都是之前卖柿饼的钱,大家也知道,那一次让大家都到后山摘柿子,然后让顾家奇家里的女人领着另外几个人一起管理,哪些柿饼一共卖了近55两银子,现在我把账目公布一下。”

    众人皆哗然。

    哇,那么多钱?

    这柿饼果然是有钱人才消耗得起的。

    “现在我来通报一下,这五十五两银子的去向,今天这些大概用了十银子,剩下的四十五两我想征求大家的意见,是把它全部都分了,按村里人户口上的名字来每人分一点钱,还是把它留起来,用作村里的集体财产,平时用来修建村里的基础设施?”

    有些人忍不住问道:“顾族长,什么叫基础设施啊?”

    顾大河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女孩,得意的一笑:“基础设施就当然是最基础的东西,比如说咱们进村这条路,以及两家人之间的那些路,或者是在大家爱聚在一起的黄角树下,修一个可以乘凉的地方,再或者是每个山坡上都可以有几个蓄水池,那样也不会等到大家都到山下来挑水浇菜,等等等等,反正都是大家经常在一起玩耍的一些场所所用。”

    听了这些,尤其是事关进村道,但是让他们叫苦不迭。

    “其实我觉得还是应该修一条路,你们想想,这下雨天,到处都是黄泥巴,又粘又粘的,走起路来根本不好走。”

    听见有人这样提议自然有另外的人也说着。

    “对对对,我也觉得,尤其是我们和三婶家的那条路,平时本来就在村尾了,要不是我和三婶一起打理,那条路都烂的不像样。”

    而一些爱种庄稼的人,则觉得还应该是修续水池:“其实我觉得修蓄水池比修路还好,你们想啊,那些半山腰的地一遇上不下雨的日子,都要下到小河里会去挑水,那样很累又耽误功夫,如果在半山腰有一个蓄水池,平时下雨的时候,只要去那蓄水池里灌满一水池的水,平时大家用都可以,这样也不会那么累。”

    听见这样说,有很多人又把旗杆倒向了,这边的确半山腰上还是有很多地用来种一些比如小麦玉米红薯之类的杂粮,遇上天干为了要浇水都累的半死而如果蓄水池里有水,这的确是一件非常轻松的事情。

    毕竟这事关以后全村人的福利问题,所以大家都讨论的非常激烈,也非常热心。

    季清妍在一旁默默的听着觉得他的这项提议的确很难缓解村民们的意识。

    虽然还有不到五十两银子,或许在村民们眼里是一笔不小的银子,可临山村这么多人,六七百个人,平均每个人也分不到多少钱?

    而如果用这笔钱,为村民明白了一件好事,或许是会集子孙后代。

    那么这就不是一点点钱的问题了,而是一种让他们觉得非常有幸福感的荣誉。

    最后经过一致的讨论,终于决定了,先修路半山腰的蓄水池,每个蓄水池因为所用的全部是石头累积,那个时候还没有水泥,自然只能用石头来堆砌。

    用石头来堆砌的话,价格肯定不菲,所以每一个蓄水池的大约估价为五两银子。

    所以这四十五两银子都只能修九个。

    于是大家又开始为这九个名额开始争论,于是,这一顿饭吃的得就是热热闹闹中带着吵吵闹闹。

    当然,等具体确切大概的位置,或许都不会离太远。

    也正是如此,也有几家欢乐几家愁?

    谁都愿意修的蓄水池离自己家的地不会太远,这样挑水的距离也不会太累。

    于是顾大河大手一挥做了定格:先派人查看整个该修蓄水池的整个面积是多少,然后再平均分配,这样也不会让太多人异议。

    毕竟这是他们下凡的文曲星做的最终建议。

    ……

    今天是大年三十,和以前一样,顾少涵会领着他媳妇和弟弟妹妹们一起回老宅吃饭。

    也正是在这一天,季家两兄弟就会和姐姐姐夫分开,回他们季家老宅吃饭。

    顾少涵领着季清妍顾暮兮顾少扬一走进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老宅,

    今天的老宅,算是满堂生辉,到处都流露出欢欣鼓舞的气氛。

    顾少涵他们刚刚一进屋,便看见爷爷奶奶和二伯三伯两家人都齐聚在堂屋里等他们。

    一个个穿戴整洁,精神抖擞,眉花眼笑,好不让人感动。

    回想起之前回家的气氛,顾少涵最有感慨,忍不住回过头看了看身边笑意融融的女孩,觉得他幸福极了。

    顾少涵缓缓一笑,走上前弯腰向顾大河谭氏拱手作揖:“爷爷奶奶,过年好。”

    “好好好,过年好,过年好!”

    两位老人眼睛都笑来眯着了。

    这日子能不高兴吗?

    季清妍和顾暮兮顾少扬姐弟俩也忙着福的福身子,弯腰弯的弯腰。

    在这个时代,男人和女人行礼是不一样的。

    男人是要弯腰辑礼,而女人是需要半弯着小腿,双手叠在一起,微微弯曲小腿,自然要麻烦的多。

    两位老人连忙制止了他们:“行了行了,一家人就别这么多礼了,快点坐下吧。”

    顾少涵也非常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但应该的礼还是要的,便又转过身向二伯二娘三伯三娘弯腰辑礼:“二伯二娘、三伯三娘,过年好!”

    顾博简夫妇和顾博宇夫妇都笑着阻止了他们,就像顾大河说的那样,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那些虚礼还是免了,来一点实惠的才是硬道理!

    等他们坐定以后,季清妍便拿着账簿走到谭氏一旁的小桌子边。

    她早就看见了顾家一家人的欢欣鼓舞,自然也知道他们想的是什么。

    不就是都看着她背上背着的一个包裹吗?

    向顾博简顾博宇兄弟俩笑眯眯的说着:“二伯,三伯现在可以分钱了,你们是不是很高兴呀?”

    看着笑眼如嫣的女孩,顾家所有人都乐呵呵的笑着。

    尤其是娄氏,那叫一个愉快。

    当初负责管理作坊时,季清妍就向她许诺过会给一个大红包。

    今天她就想看看,这三个月以来,季清妍季大老板会给多少的银子作为回报。

    当然,他们家今年也算是盆满锅满。

    别说现在这即将分到的银子,就是地里那十三亩的白菜,就卖了近三十两银子。

    而地理还有十亩地的白菜,等过年后作坊开业时,又将是一笔大的收入。

    顾博宇和刘氏同样笑得眼睛都快眯上了。

    没办法,和顾博简家一样,他们家也是赚得个盆满锅满。

    之后家里的十亩地白菜,是一项大的收入,而还有五亩地的油菜,也没有让家里的收入少一文钱。

    还有今天是季清妍说了,要给大家分红利的时候,是为了感谢他们这三个月来为辣白菜做出的贡献。

    这顾氏作坊既然是顾家的一份家业,自然都有他们的股份。

    整个股份是按照家族传承,之前就已经订好的股份制。

    顾大河是家中长辈,因为没有别的开销,占的比例不是很大,为十分之一。

    剩下的九成有兄弟三人分。

    顾少涵是这次顾氏家族的统筹人和策划人,也是整个核心的领导人占的比例为十分之五。

    剩下的十分之四,由顾博简顾博宇兄弟俩分得,每家分得十分之二,也就是两成。

    虽然娄氏心里也有些不痛快,觉得这样的分配有些不公,毕竟他们才是天天都泡在作坊里,占十分之二的确有些不值得。

    可就作坊本身来说,这样的分配也没问题。

    首先是顾大河的十分之一,老爷子虽然是老人,平时就跟着一起出去逛逛,根本没做什么事情?

    但他是老人,而且如果不是他的孙子有出息,就没有了顾氏作坊的存在,所以他的十分之一没有人敢提出异议。

    甚至是他们自己主动提出来,当时根本不需要顾大河说一句话。

    而且老人也节约,以后如果他的家产用不完,还可以分平均分给他们,自然也没什么反对的。

    在其次是顾少涵的十分之五,虽然他一个人就占了家里一半的股份,但是对于他们所有人来说都是默许的,因为如果没有他的理念和统筹,根本就没有他们什么事了?

    就会和村里所有人一样,每天靠老天爷吃饭,再不济就是村里别人有了作坊,他们也只能出去挣一点点工资,一个月才一两多银子,有什么用?

    现在和村里那些妇人相比,他们也算是站在时代的前沿。

    所以哪怕娄氏心有不甘,也只能悄悄地自己在心理嘀咕,连说都不能在顾博简面前漏一句。

    要不然一旦说漏了嘴,就像之前,无意中得罪了季清妍一样。

    就被那女孩算计,明明可以去府城做生意,却硬是不让她去,而是把名额让给了刘氏母女。

    所以之前的教训让他是时候闭上嘴巴,除了腆着笑脸去讨好他们,别的什么也不敢做了,哪怕任何一个小的心思,都会被人惦记。

    “现在我们来分钱了,今年的顾氏作坊算是赚了一笔大钱,也是多亏了爷爷奶奶二伯二娘三伯三娘还有顾慕瑶顾暮雪顾少聪顾少景几个姐姐弟弟妹妹们的帮忙?所以这次就是咱们整个顾都家值得高兴的日子,对不对?”

    众人都笑呵呵的点了点头,对呀,如果没有大家的齐心合力,何以来如此的喜悦丰收。

    “今年咱们顾氏作坊一共赚了三千五百八十八两银子。”

    听到这么多银子众人都不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我的乖乖,三千多两银子!

    他们别说看,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更不要说只是他们这三个月的成效,过了年之后,还有两个月的时间,难不成他们还要挣一两千?

    现实听出了他们的心声,一样,季清妍莞尔一笑:“对呀,等我们这三千多多两,还不包括买回来备好的那些存货,那些货大概也准备了一百多两百两,主要是怕过了年在物价开始涨,我们肯定要备一点货在里面。”

    也幸亏这个是年代的人,不太喜欢说欠别人的账,要不然很多钱如果收不回来,岂不是打了水漂?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