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田园翠色:娘子想种田 第100章开业了

时间:2018-10-17作者:岁月在消失

    季清抿了抿唇角,妍莞尔一笑:“二娘,你也不想想,做配方是非常苦闷的事情,有时候一整天都在里面搅和,而且连一个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二娘,你确定想要做配方?”

    娄氏一想到如果一整天都被关在小黑屋里就连忙摇摇头:“不干,一个人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还不憋死呀!”

    说到这里,下意识地看了季清妍一眼,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无理取闹。

    季清妍赞许地点了点头:“所以我才觉得这配方最适合三娘的性格,而二娘你性格活泛,和村里人的关系也挺好的,你说什么她们肯定要听对不对?如果让三娘来管,那些人心里不服,就会不听她的话,到时候不是更难办,而你不一样啊,你想啊,以前和她们平起平坐,现在是专门管人的管事了,丁是丁卯是卯的,一口一个唾沫,她们敢不听就直接下人,那多爽,对不对?”

    季清妍算是说到娄氏心窝里去了,毕竟就像她说的那样,她可没心思能静下来,做非常沉闷的配方,不过是想把配方握在手里。

    现在听了季清妍这样说,自然也觉还是挺不错的。

    至于配方,只要这作坊不倒,她自然有的是机会钱挣,就是退一万步说,即使这作坊真的倒了,她如果想要这配方,刘氏敢不说吗?

    而且日子久了,有的是机会去偷看,或者是两三句话就可以从刘氏那里套出来。

    异常满意的娄氏自然觉得季清妍这安排非常好。

    同样满意的还有刘氏,当季清妍把配方秘密给她说了以后,她有些不知所措,瞪着眼睛:“妍丫头,不可以,这是你研究出来的东西,怎么会告诉我呢?”

    季清妍微微笑了笑:“三娘,以后这配方就由你总体负责,你也知道,我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在再操心配方,而且我不可能一整天都窝在这作坊里,所以这配方就由你操心了,还有一点,你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二娘,你应该知道二娘那张嘴巴根本靠不住,这配方毕竟是我们一家人以后安身立命的东西,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要不然,我们就永无出头之日,明白吗。”

    刘氏自然也知道娄氏是一个非常不靠谱的人,如果把这配方告诉了,不出三天,村里人都会知道。

    而现在,季清妍居然把怎么重要的东西交给她,就说明她是有多少的信任,想到此,忍不住汹涌澎湃向季清妍做着保证:“妍丫头,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她察觉,以后这配方,我谁也不会告诉,一定给你留着。”

    就冲着季清妍的这一份信任,她必须责无旁贷。

    季清妍莞尔一笑,不愿意给她太大的压力:“三娘,其实没那么严重,这配方只能说对于我们村里人来说,觉得很神秘,但是如果有人真的上了心,也没那么神秘,像醉仙楼里那些大厨,只要多尝试几遍,就可以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所以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不过我也不着急,只要咱们把这配方捂过今年,把村里这么多白菜销售出去就行了。”

    其实又不是很深奥的东西,而且她明天需要些什么,只要稍微一打听,就知道这辣白菜里有些什么。

    辣白菜里面有些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事各种比例必须藏好,万一让人摸索出来,他们今年的银子就会打水漂。

    刘氏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忽地问道:“不会吧,醉仙楼的厨子那么厉害?”

    原来她纠结的是这配方居然如此简单?

    季清妍哭笑不得:“三娘,其实有些东西不是配方就可以解决的,说了你也不懂,就这样吧,只要今年不能让别人知道配方的秘密就行。”

    季清妍自然知道,辣白菜的秘密瞒不了多久,说不一定连今年都过不了,但是她一点也不担心,别人知道又如何,等明年别人开始做起来时,他们的品牌已经打出去了,也不会流失多少买主。

    就如同前世,各种百年老字号就是在那些琳琅满目的盗版中脱颖而出,也是有一定的道理。

    作坊开业第一天,季清妍也没有让村里的女人们开始工作。

    而是让她们慢慢熟悉各种步骤,毕竟这是一个纯手工时代,也没有以前那种塑料制品,如果一个女人的手长期在辣椒里泡着,难免会变得很难,皮肤会受到腐蚀,一双手就报废了。

    所以季清妍向她们说明了其中的厉害关系,也希望她们能明白,挣钱要适可而止,不可能为了挣钱而不顾自己的身体,到最后反而是自己吃了亏。

    女人们觉得季清妍这想法非常正确,想想也是,如果真的为了挣钱,而让自己的身体受到了某种伤害,到最后还不是替别人挣得钱。

    不过等做了一天下来还是觉得挺不错的,没办法,季清妍给的工价相当高,也就是手上的一些活,没使什么力气,而一天下来?甚至比男人还多,每个人一天都能挣上三十文。

    要知道村里的男人们进城打工一天都只有二十五到三十文,他们却在家里就能家门口就能挣到这么多钱,而且还可以吃住都在家里,就没什么额外开销,更重要的是活轻松。

    每天就是手上的一些活,根本不用什么力气,而且大家说说笑笑时间也混得非常的快,一眨眼时间就到了,不仅挣了钱,而且还摆了龙门阵,村里谁家有什么大事,小事,稀奇事,她们都很清楚,一天到晚倒也开心,比在家里种地强多了。

    “妍丫头,今天这质量还行吧?”

    娄氏和刘氏跟在季清妍身后有些紧张,毕竟今天是她第一次执掌着作坊,虽然女人们干活还不错,她觉得很满意,但也得让季清妍点头。

    刘氏也同样紧张,这些都是她第一次独自完成的配料,如果味道不正,可能就功亏一篑。

    季清妍的检查也相当严格,她甚至会掰开每一个白菜心里,看里面是否都涂抹均匀的那些酱料。

    一番巡视下来,季清妍非常满意,扬起一张笑脸,向娄氏和刘氏非常肯定的点着头:“今天是第一天,看起来还是相当的不错,你们的努力可以值得表扬。”

    娄氏和刘氏相视一眼,都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头。

    谁知道季清妍接下来的话让她们不敢有一丝懈怠。

    “因为今天是第一天,我也没要求她们做事的速度,所以现在整体还不错,但你们也知应该道,等明天或者之后,她们如果心里有了一些小心思,或者觉得有并不是那么重要,可能就没今天这么好了,所以最关键的是之后,能够集体保持这样好的状态。”

    娄氏恍然大悟:“对对对,就是这么回事,因为今天觉得我们肯定要检查得比较严格,自然会很小心,很小心,等过几天就会觉得没那么重要,到时候就肯定有猫腻。”

    季清妍果然没有看错人,娄氏自己本身就是最会偷奸耍滑,所以那些人有什么小动作她都会一目了然:“对啊,二娘,所以你的任务最关键,以后就要麻烦二娘多费心了,那些人再怎么蹦哒,也不能逃出你的五指山对不对?”

    娄氏被这一通马屁拍的那叫一个舒服,那叫一个神清气爽,非常得意地立马拍着胸脯:“妍丫头,你放心,这件事情二娘向你保证,绝对有办法让她们根本没机会逃脱。”

    季清妍又继续表扬她:“对,所以我才说,咱们这作坊要全靠二娘你的火眼金睛对不对?”

    娄氏哈哈大笑,她再也不眼馋季清妍把配方给了刘氏,现在她在村里面那叫一个威风八面。

    以前走在村里头,别人都会指指点点,可现在不一样,只要她在村里走上一遍,别人都会说哦,娄管事来了,然后都会跑过来围着她,七嘴八舌的问着家里媳妇或者女人在作坊里的表现,话里话外都说如果有机会,希望可以考虑一下,家里另外没有入围的那些女人们。

    甚至还有人偷偷给她塞了一些鸡蛋或者蔬菜,希望能够高抬贵手,给一个方便。

    所以,她现在每天傍晚下工后,都会到村头去走一遍,感受一下来自内心深处的显摆。

    刘氏自然没有娄氏这么风光,因为她做负责配料,属于一个人的技术活,而且是绝对不能外传的,所以倒没有人对她起心思。

    其实刘氏最辛苦,她都是每天晚上顾博宇一起熬夜把配料配好,等天微微亮时,才会去睡觉。

    而这个时候娄氏才会接手酱料,并且负责保护好,不能让人放别的东西,哪怕是撒上一层灰,这一缸的配料就废。

    而且就像季清妍说的那样,哪怕这一缸废了都不打紧,问题是那样的话,整个一天做的白菜全部都不可能报废不要了。

    那样会损失多少钱?

    娄氏必须保证让那一缸酱料完好无损,连一只苍蝇一个蚂蚁都不能掉下去,而且尤其是灰尘或者泥土更不行。

    季清妍回到村里又呆了五天,等作坊里的工作渐渐步入了正轨,才彻底放下心来。

    现在地里的白菜有顾大河领着顾博简顾博宇兄弟俩进行统一收购,每天顾大河就负责发钱,兄弟俩一个过称,一个负责查看质量,凡是有白菜不合规格的肯定就不能要毕竟这是吃的东西,自然要严格控制,不能太差,要不然顾家作坊这一口碑就砸在他们手上。

    作坊里娄氏和刘氏也慢慢摸出了门道。

    每天刘氏把工作做好后,娄氏就会接手,而这时候,村里的女人们也陆陆续续来到了作坊里。

    虽然一开始女人们并不习惯每一次进出都要洗手洗脸,甚至还要换衣服,觉得很麻烦。

    他们都是乡下泥腿子,自然没城里人那样讲究。

    现在出去撒个尿都要洗手,换衣服,觉得太麻烦。

    娄氏才不管她们心里如何抱怨,都严格按照季清妍说的话做。

    这一天,顾博得家的女人钱氏去了一趟茅房,回来后忘了洗手,正好被娄氏看见。

    娄氏喊住了正要往里面走的钱氏:“钱氏,你刚才上茅房了,好像忘了洗手吧?”

    钱氏看了看自己干干净净的手,觉得太小题大做:“看看我的手干干净净,连指甲缝里都没有脏东西,用不着洗手吧?”

    娄氏走过来冷哼一声:“干干净净,你看着干净,刚才你上茅房都干了些什么?那东西想想都恶心,如果你们家里的菜让你沾上脏东西,你还吃得下去啊?”

    娄氏的话让钱氏有些心虚,但一想到如果一旦说不通,可能就会面临罚款。

    “这有什么呀,我刚才只是撒尿,又没拉肚子,有什么恶心不恶心的。”

    娄氏现在体会到了季清妍说的什么叫杀鸡吓猴?

    “我不管你是撒尿还是拉肚子,反正只要你到茅房里蹲了一道,就是有些恶心,现在给你一个选择,是回去洗手,然后接受处罚,还是自己卷铺盖卷滚蛋。”

    钱氏当然不同意,在村里是排不上泼妇的名号,为了能够让自己的钱不会被白白被扣掉,只能拼了。

    钱氏忍不住大声说着:“凭什么,别以为你你现在管理着作坊,就可以任意恶意报复,我只是没洗手回去洗就是了,凭什么要罚我款,又凭什么要赶我走?”

    娄氏早就看这个人不习惯,因为这个人和村里的泼妇不一样,属于那种小心眼闷声不开腔:“凭什么,呵呵呵,就凭我管着作坊我说了算,就这么简单,妍丫头早就说过了,这里的事情我做主,她不会参与,所以我说下谁就下谁,我说发谁的就发谁的款,如果你觉得不同意,自己走啊,又没有人拦着你。”

    面对娄氏的嚣张气焰,钱氏心里也窝了一口火:“走就走,谁怕谁我离了你们家,我就会讨口不成,哼!”

    娄氏立刻向她摆摆手:“那好,你走吧,慢走,不送拜拜咯。”

    钱氏气得咬牙切齿:“要走,可以,总得把我的工钱给我吧。”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作坊里的女人,他们都纷纷跑了出来想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刘大嫂和钱氏的关系还不错,平时两个人都一起说悄悄话,见钱氏这样毫无征兆的就给开了,非常替她不值,但是这个时候也不敢挑衅娄氏,只能试图劝解。

    “钱氏,别说这些气头上的话,赶紧洗了手进来吧。”

    娄氏没有吱声,想看看钱氏会是什么样一个态度。

    而这个时候的钱氏一看见大家都幸灾乐祸的样子,觉得内心的怒火噌噌噌往上涨:“不用,我就不信了,我离了他们顾家,就能去讨口?”

    娄氏点了点头:“成,你走可以,但是你得记住你签了什么协议,如果你敢出去泄露我们作坊的事,就等着一辈子坐牢吧。”

    反正今天这事情她觉得太离奇了,所以有些话必须先说出来作为警告。

    钱氏脸上一红,虽然有些心虚,但她毕竟还心存侥幸:“不用你说,我心里很清楚,放心吧,你们的东西我还不稀罕,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娄氏点了点头:“可以,慢走不送,至于你的工钱,做了三天一天三十,应该是九十文,我马上就给你。”

    说完之后从荷包里掏出了一些铜钱,仔细细数了一遍,交给了钱氏:“你最好看清楚了,我们顾家人从来不会拖欠你一文钱,至于你有什么想法,最好搞清楚。”

    钱氏一噎,一把抓过她递过来的铜钱数都没数,就拿着急匆匆的走了。

    娄氏忍不住冷哼一声:“哼,没眼力见的东西,有你后悔的时候。”

    回头看见了偷看的人,连忙向她们说着:“我想你们也看见了,我们这作坊,卫生必须要搞好,至于钱氏为什么被辞退,是因为她自己违背了我们的原则,所以,你们也应该很清楚,咱们作坊必须要严把质量关,如果谁觉得做不了,可以和她一样马上就走,我绝对不会说半个不字。”

    季家大嫂平时最看不惯娄氏的狐假虎威,不过今天看见她这样硬气,觉得简直对这个人刷了一个新高:“娄家嫂子,你放心吧,我们才不像钱氏那窝囊废,居然会半路逃跑,我们既然说了要好挣钱养家,肯定不会那样的。”

    “好,你们都不错,那么快进去做事情吧,今天的事情还没有做完。”

    季清妍听说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后,非常满意娄氏的表现:“二娘没看出来呀,你还是一个高标准严要求的人。”

    反正先把高帽子戴上,以后她会更尽心尽力。

    娄氏拍着胸脯保证:“妍丫头,我都说了,既然作坊交给我管理,你就放一百个心,我肯定不会让她们乱来的。”

    季清妍笑颜如花:“那是,我二娘在村里非常有威望,而且还是很民主,也很严厉的人,我当然很放心把作坊交给二娘管理了,但是二娘,咱们有时候还是要有些计谋,不能一味的打压,该对他们好,咱们就该对他们好,对不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