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田园翠色:娘子想种田 第85章犹如天神般的降临

时间:2018-10-02作者:岁月在消失

    “没有欺负,怎么可能?”那女人斜着眼撇了一脸涨红的顾少涵:“我闺女到你们家来玩,这是不是事实?你们见她一个人就想欺负她的,没门儿,什么叫她想偷你们家那花瓶,就你们家那花瓶那么丑,一看就是不值钱的,就你们家还觉得是个宝,在我们家这根本不稀罕,怎么会偷你们家这什么玩意儿?”

    论吵架,这一对兄妹俩如何是她的对手,如果今天不让姓顾这小子点头,她就不能继续在这里待!

    女人很清楚,一点杨琼紫被扣上了小偷的罪名,将来可怎么办?

    所以坚决不能承认,甚至还要顾家给一个说法!

    甚至女儿的心思,也不能说出去。

    顾少涵也知道杨琼紫并没有偷东西,可如今这件事情闹这么大?

    只能栽赃她偷东西,要不然怎么说?

    “杨婶子,杨姑娘到我铺子上来玩,我当然很欢迎,但是你想过没有,我这是铺子是做生意的,又不是住家,而且今天只有我一个人,她来玩什么?”

    女人一噎,自然不可能说出闺女的心思,要不然名声就臭了。

    “是铺子又怎么了?她平时就经常来铺子上,和你们家暮兮说说话,你们都没有说什么,而且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凭什么这样诬陷我闺女,你们这样闹到没什么,可我闺女以后怎么办?以后她的亲生事上肯定要受影响,这样,让你妹妹出来对质,看看到底是我们谁在说谎?”

    女人为了闺女拼了,她也非常清楚,顾少涵不可能主动承认杨琼紫心仪她这件事情,要不然,他一个读书人更容易让人笑话!

    而如果他把顾暮兮交出来,不仅会让周围人看不起,更会让顾暮兮伤心。

    顾少涵自然也不能把顾暮兮交出去:“杨婶子,这件事情是个误会,我们也不计较,你把杨姑娘带回去吧,”

    杨琼紫听见顾少涵这样说,心脏仿佛被戳了一刀骤然大痛,眼泪不受控制的簌簌而下。

    一副我见犹怜、弱不禁风的样子,周围人都觉得这件事情或许是顾少涵的错。

    “不行。”女人见顾少涵松了口,自然不准备就这样放弃,要不然她的算盘就白打了:“这件事情没有完,你必须给我们道歉,说你诬陷我们,还要陪我们名誉损失费,要不然,这事没完。”

    顾少涵见女人准备斗到底,而且这件事情也的确是顾暮兮胡闹所至:“好,杨婶子,我向你和杨姑娘道歉,对不起,是我们不对,向你道歉,可以了吗?”

    周围的人看着女人,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

    这明显就是看着妇人看他们好欺负,故意找茬的。

    “原来这是在欺负人,明明是自己闺女偷东西,人赃并获居然还让人家小哥道歉?真是好笑。”

    “你没看见这小哥,一看就是读书人,才不和一个泼妇计较,要不然根本说不清。”

    “唉,这些婆娘家,她们要是想闹起来,简直没法理喻。”

    “对对对,你看,这婆娘一看就是凶神恶煞的人,都人赃并获了,还睁着眼睛说瞎话,就知道欺负老实人。”

    “……”

    杨琼紫娘一听这话恨的牙痒痒。

    闺女想干什么她很清楚,怎么可能去偷东西?

    她是想偷人好不好?

    但是这话不能说出口,女人对着那些说闲话的人,拉开嗓子叉着腰破口大骂起来:

    “你们这些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烂货,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张着嘴胡说八道,明明是他们欺负我家闺女,你们倒好,睁眼说瞎话,也不怕喝水噎死。”

    听见她这样说,周围的人不高兴了。

    不管他们如何议论,只是发表个人的意见,还没有见过这么蛮横不讲理的人。

    “你这个女人真的好搞笑,我们只是就事论事,凭什么说这样恶毒的话?”

    “她这是心虚,本来自己就没底,现在还把我们骂一顿,简直是不可理喻。”

    “你这个恶毒婆娘,简直是梁不正下梁歪哦,你自己看看,你就是没脸没皮的人,自己女儿做了这种丢脸的事情,还好意思骂人家,要是我干脆撞死一头撞死算了。”

    “什么叫小偷啊,我看这女子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说不一定,看顾家公子长的英俊潇洒,想自荐枕席。”有人不经意间说出了事情真相。

    听见有人这样说,好事者自然就都会往那方面去想,毕竟,比起小偷一词,偷人更有渲染性:

    “我觉得也是,看她那种风情万种的样子,小小年龄就学那些,肯定就像你说的那样,就是不知道像不像怡香院里那些姑娘?”

    “要不你去试试,不就好了吗?”

    “算了吧?怡香院里的姑娘都还比她要好的多,瞧瞧,都自己送上门了?”

    “对对对,自己送上门都没人要,这老娘还跑出来准备硬塞。”

    众人哄堂大笑,反正他们只是说风凉话,过嘴瘾,自然是越恶毒越好,谁让那女人要骂他们?

    女人长得彪悍,虎背熊腰的,平时在周围没几个敢惹她,她来的时候后面就跟着几个看热闹的人,刚才这么一吼,就把附近周围的人都惊动了,铺子里面很快站满了人。

    杨琼紫还是个姑娘,再怎么脸皮厚也还是得顾及脸面,而她娘的声音又大,骂倒是骂痛快了,却惹了众怒,让别人这样说她,顿时满脸通红,又羞又愤,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娘也明白,这些人故意说这些恶毒的话,只是为了报复她开始的骂骂咧咧,但是平时在家里就是这样对男人和儿子,这时候自然不觉得有什么,这些人就是皮子痒欠揍。

    她自然不可能觉得,这是她的错。

    “你们说什么呢,我闺女好歹也是正经人家的好闺女,你们这些烂心肠的人,一点都见不得别人好,我闺女想找一个好的人家,难道不该吗?”

    众人一听这话都哄堂大笑,纷纷讨论着:

    “看看我就说嘛,如此败坏门风的事情,还好意思说。”

    “这有什么?这叫有其母必有其女。”

    “唉,不对呀,顾家郎君不是已经澄清了吗?难道她是想把妍丫头赶走?”

    “不可能,顾大郎怎么会赶走妍丫头?妍丫头多好的一个人呐,他要是敢把妍丫头赶走一辈子,还不后悔死。”

    “这有什么,一看这女的就是不安分的人,天生一副狐狸精模样,说不定就有这种心思了,只不过那顾大郎不愿意罢了。”

    “这可说不一定,其实这女人长得还是不错的。”

    “哈哈哈,你可别动歪思想,她老娘不是好对付,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看你怎么办?”

    杨琼紫已经没有脸在这里呆下去了。

    这些恶毒的话已经让她悲愤不已,可偏偏这些话她无法反对,

    她仿佛被戳了一刀,骤然大痛,眼泪不受控制的簌簌而下:“你们不说了,你们不说了,我去死,总行了吧!”

    这些恶毒的话已经让她悲愤不已,可偏偏这些话她无法反对,

    说完之后,她起身准备向一旁的柜台撞去。

    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她就已经起身了。

    顾少涵从一开始就听出了她这话的意思,本来想阻止,可一想到他如果一旦出手,一定会后患无穷。

    可如果不阻止,万一真的有什么事情,难免会让他内疚一辈子。

    正在犹豫之决,一个冷冷的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膜:“杨姑娘,请自重,你如果想寻死大可以回你们家,如果在我们这里有什么意外,别人会说我们怎么样的,所以请你考虑清楚,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

    顾少涵抬眸一看,顿时欣喜若狂:“清妍,你回来了。”

    顾暮兮也一下子扑在了季清妍怀里:“大嫂,你总算回来了。”完全是一只受抛弃的小狗看见主人的欢喜程度。

    对于顾少涵,季清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没出息的东西,别人都撑鼻子上脸了,他还在这里给人家讲大道理,让我说啊,早就一巴掌呼出去了。

    用得着这样大费口舌吗,也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后果?

    对上季清妍生气的样子,顾少涵很心虚,但同时却松了口气:‘对不起没说完没有考虑清楚,清妍!’

    知道季清妍会抱怨他没出息,可是没办法,也从来没遇到过类似的事情,自然处理不好。

    对顾少涵可以抱怨,对上顾暮兮小丫头的热情,她自然是全盘接受:“暮兮,别伤心,大嫂给你出气。”

    小丫头立马恢复了神气,看向杨琼紫的眼神满满都是藐视。

    杨琼紫在季清妍说话的第一时间便已经收住了身体,本来就是装腔作势,又不是真的费尽全力,自然收得很快。

    没有办法,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好对付,经过多次的交涉,她从来没有赢过一次,自然一看见这人就怵。

    果然,安顿好了受了惊吓的顾暮兮小丫头,季清妍便向杨琼紫说道:“杨琼紫,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也不问具体原因,我只是想问问你,明明知道我今天会回乡下去,你却在这里闹这么大的动静,到底想怎么样?如果你真的看上了这顾家大嫂的身份,那么你可以来,我可以退位,但是你必须想清楚,你到底真的愿不愿意?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今天咱们把话就在这里说清楚,免得咱们都打肚皮官司,你烦我也烦。”

    周围的人听见果然是这种很劲爆的消息,一个个都瞪大眼睛仔细看清楚,不愿意错过两个女人之间的任何一个微弱表情。

    都使劲的把耳朵张开,想听清楚他们的每一个发音,免得弄错了。

    杨琼紫现在真的想找一个地方钻进去,刚才还可以抵赖,但现在是顾少涵的正婚妻子来说这些,就足以表明了这件事情的千真万确。

    “不是的,不是的,清妍,你听我说,我今天真的是来照暮兮说悄悄话,你要相信我?”

    季清妍点了点头:“好,我相信你,那么你找到她了吗?你们两个人说了多久啊?”

    顾暮兮立马站了出来,指着杨琼子说着:“你放屁,我来的时候你说你向我哥扑过去,什么意思?”

    众人瞪大眼睛,扑过去!这么劲爆。

    杨琼紫连忙摆摆手:“不是的,不是的,不是你看到的人,我是不小心摔倒,摔倒过去的。”

    顾暮兮见大嫂回来了,底气早就满血复活:“我呸,你说我们这里有什么东西会跘着你,会让你摔倒,而且这铺子里就我哥一个人,你一个还未出阁的女孩子在这里干什么?如果我不是听见有动静,你会怎么做?别把谁都想的跟你白痴一样,你想干什么?难道我们会不清楚?”

    杨琼紫娘这时候站了出来,两手叉腰,唾沫飞溅:“好啊,看来今天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你这个小丫头片子在作怪,刚才还说是偷东西,现在又说是我闺女缠上了你了,你到底哪句话是真哪一句话是假呀?你这个下三滥的口舌巴非的小娼妇。”

    杨氏的话刚刚骂完,啪啪几声就被季清妍飞过来的巴掌打得头昏眼花,眼冒金光。

    “打死你这个老霸婆,自己家闺女不好好也教养跑来骂我们家的人,我告诉你,我们家的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杨氏捂着脸,瞪大眼睛,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个比她要矮很多的小丫头居然会打到她的脸上。

    众人也愣住了,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杨氏回过神来嚎啕大哭,也凶神恶煞地向季清妍扑去。

    现场的画风突飞猛进,完全超过了人们的认知范围。

    事情会出现这样大的转折点,让他们有些回不过神。

    看着身材高大的粗犷女人扑向那瘦弱小女孩时,众人的心都揪起来了。

    忍不住倒吸一口气,那野蛮女人一定会辣手摧花,把女孩痛扁一顿。

    甚至有几个男人也纷纷上前一步,想替女孩和站在女孩前面的小男孩维持公道。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看见如此一个失控的场面,忍不住大喝一声:“行了,都住手,干什么?”

    杨氏一看见这男人立马变得更嚣张,她指着季清妍向男人大声说着:“当家的,快过来帮忙,这顾家人快要欺负死我们了,我今天要是不给他们一个教训,我非憋死不可。”

    男人看了看狼狈不堪的现场,在一旁哭泣的闺女,又看了看那些幸灾乐祸的围观人群,心里的火是蹭蹭蹭地往上冒,这个死婆娘,做的这叫什么事啊?

    “还不快点滚回去,在这里丢人现眼,也不嫌丢人!”

    也难怪男人生气,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死婆娘没有想着压下去,却反而越闹越大,瞧瞧,现在怎么收拾?

    而女人却不同意,她现在还非常窝火呢?

    “凭什么,他们顾家人欺负我们,你不给我们母女长脸,还来骂我们,姓杨的,你欺人太甚了。”

    虽然平时家里都是女人在做主,男人觉得让着自己婆娘也无所谓,但今天如果不是她的无理取闹,怎么可能会这么严重,而且现在也不给他一点脸面,让男人更恼火。

    走上前啪啪啪一声就给了女人几耳光:“别以为平时让着你就好了,快点给我滚回去,要不然看我不让你滚回娘家去。”

    杨氏有些愣神,这男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打她!

    看见女人凶悍的目光,男人有些心虚,转过头又向杨琼紫吼道:“你也快点滚回去,到处丢人现眼,难不成还要我请你?”

    杨琼紫幽怨地看了一眼顾少涵,再看了看指着她嘀嘀咕咕的人群,各种心思变化为了一种怨怼和一种仇恨,然后捂着脸快速地跑了出去。

    杨氏见闺女跑了出去,也知道今天这事情没完,而他们却在这种众目睽睽之下,像唱戏一样,让别人看热闹的确有些丢人。

    现在也不是追究男人的职责问题,只能灰溜溜的离开。

    众人见没热闹可瞧,自然也很快散去。

    这时候,季德福季德晨兄弟俩和顾少扬却跑了出来:“大姐,大嫂!”

    兄弟三个兴高采烈,蹦蹦跳跳,仿佛他们做了一个很大的事情,来向季清妍讨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