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田园翠色:娘子想种田 第62章被激励的小家伙们

时间:2018-09-03作者:岁月在消失

    顾少扬连忙从顾少涵怀里伸出脑袋,这话太伤人了,必须维护好爷爷奶奶的地位:“当然不是啦,爷爷和奶奶都很高兴,她们一个劲儿的夸我们懂事,还说明天让我们都去家里吃饭,是大哥说怕你们等着急了,一个劲的在催促,要不然我肯定要吃了晚饭再回去。”

    季德福兄弟俩捂嘴浅笑。

    顾少涵季清妍也相视一笑,都才彼此眼中看出了那抹宠爱。

    他们行色匆匆,却也异常的温馨和睦,一路上说说笑笑着,倒也不觉得这飘着雪花的冬夜冷不冷。

    回到家,王氏已经摆好了碗筷,就等着他们了。

    晚上是她做的稀粥和饼子,也炒了几个小菜,有荤有素,很有家的味道。

    家里有一个老人就是好,知道他们回来很疲惫了。

    便早早地备好了这些,让人觉得异常温暖。

    吃过饭,王氏也没有让人帮忙,而是把他们赶出去洗漱后准备休息。

    她自己则洗碗筷,清理厨房,等把这些做完后,便领着季德福两兄弟悄然回家。

    在饭桌上,有顾少扬这小马屁精,她自然也知道了今天孩子们所经历过的事情,不禁觉得匪夷所思。

    但更多的是感慨,原来上天还是眷顾着文曲星下凡的神仙,居然会让顾少涵遇见那些贵人,从而得了那么多赏赐?

    当然按照之前几个小东西商量的结果,也没有和她说实话。

    有些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见房间里没有了别人,季清妍掏出两张银票,递给了顾少涵:“这个你拿着。”

    顾少涵抬眸看见这是两张面值一百,连忙摆摆手:“用不了这么多,给一张就行,说不定一张都用不完。”

    “这房子咱们还欠着近一百两,你明天进府城看你老师难道一文钱都不用了?”季清妍似乎没有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

    顾少涵以手抵唇轻轻咳了一下,缓解了他的尴尬:“对不起,那次是我骗了你,这房子是我之前让顾三伯帮忙修的,所以也没有欠那么多钱,上次就已经把账还完了,我只是没有告诉你实情,对不起。”

    季清妍一愣,有些讶异:“顾少涵,算你狠,居然把这件事瞒得死死的,跟我说什么明年再还,害得我一天到晚就想这事情,说,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最好一起交待,要不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季清妍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却从来没有怀疑过这房子居然是他自己偷偷修的?

    顾少涵自然也被季清妍的话吓了一跳,没有告诉她原因,只是觉得他们还没有到那种地步,很多事情还是要有一点防备,才故意说那样的话。

    谁知道却把女孩深深的伤害,连忙偷眼看了女孩一眼,犹豫了片刻,小声开口:“没有了,真的没有了,那些钱是我……娘走时,她并不知道我身上还有钱,而且家里也没有了住处,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也不可能拿钱出来,让人知道那钱是我们的,所以只能去求三伯,让他出面,帮我选一处位置修房子,我们这么冷的天,我们总得找个地方呆着吧!如果一直在那茅草屋呆着,可能我们都挨不过今年冬天。”

    季清妍也知道是这样,而且现在也回过神来,她有什么资格去指责?

    他们两个人本来就是搭伙过日子,又不是真的要在一起厮守一辈子,只不过是现目前的形式所逼才不得不做的妥协。

    “好吧,这件事情就算了,我节约了一百两,还正高兴呢。”

    顾少涵瞧见这口是心非的女孩,宠溺一笑,不置可否。

    又过了几天,顾少涵如往日一样,先带着几个兄弟去后山逛一圈,回来吃完饭,没有像之前预计的那样,轻轻松松往城里去。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是必须让家里几个小东西先学会认识几个字。

    这是季清妍要求的,他这个老师不用长时间管这些学生。

    每天吃完早饭,就教几个学生学十几个字,教完后,他则自顾自地复习他的学业,也让他把已经想要放弃的东西又重新拾了起来。

    顾少涵只负责教他们最多两遍,便由季清妍负责让小家伙们熟悉,再到滚瓜烂熟,甚至每一个字应该的读音和解义都必须通透,要不然根本不好意思再季清妍面前说在读书?

    没有办法,面对聪慧的大嫂(大姐),他们除了发奋图强,根本没办法赶上她,更不要说超越了。

    因为无论多生僻的字,大嫂只要做看上两遍就不仅能读出来,甚至还能写出来,还可以说出字面的意思、著义,这样的季清妍让他们吃惊,更让他们惊讶,惶恐,所以为了能超越大嫂(大姐),每个人都拿出了12分的精神来对待本来觉得不以为然的这件事情。

    也使得顾少涵觉得,教他们是一件非常轻松惬意的事情。

    教他们识字不仅可以帮助他们扫盲,还可以巩固他自己的知识面,这种相对类似于复习的教学,让他感到很轻松,也乐此不疲。

    今天是顾少涵准备去府城考察柿饼的日子,本来说好第二天去。

    可季清妍觉得,家里的柿饼还没有上霜,会影响色泽,便又拖了几天。

    前几天季伟就迫不及待送来了十几个漂亮漂亮又好看的篮子,甚至还一再嘱咐季清妍,一定要卖个好价钱,让他们生活有盼头。

    这事情不能怪季伟心急,或许在别人眼中他们家的日子算是比较轻松的,可自从那一天季清妍把她闺女骂了一个半死,让季清云整天都吵着不想活了,家里一片乌云惨淡。

    婆娘薛氏一整天就在他耳子面前念叨说季家三房怎么怎么有钱了,怎么怎么又吃肉了?

    而他一个大男人却一整天窝在家里,连那些妇孺都比不过,挣不了钱。

    再不济就是念叨着,如果那天不是季清妍的凶神恶煞,闺女不会受那些气,整天以泪洗面。

    其实当时看见季清妍敢欺负她闺女,他也怒火中烧,可就像季清妍说的那样,如果他们家真的出现了这种二女争夫,那他也没脸再村子里呆了。

    现在他就想把希望寄托在季清妍和顾少涵身上,希望他们真的让他挣到钱,从而在婆娘面前露露脸。

    所以左等右等不见季清妍派人来,便干脆迫不及待自荐枕席,就是害怕他们给忘了。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季清妍又怎么会忘了呢?

    毕竟家里那么多柿饼都需要包装,如果包装好看,肯定会抬高柿饼的价格。

    这种既可以帮助他人又可以抬高自己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忘了呢?

    只不过她是在等,想看看季伟是否能知难而上,彻底依附于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