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田园翠色:娘子想种田 第59章几个小家伙的嘚瑟

时间:2018-09-03作者:岁月在消失

    这一次的疯狂大采买的确算是一个大手笔。

    整整花了近十两银子,虽然对于现在的季清妍他们来说,算是小钱,可在乡下,十两银子一个五口之家或许可以用两、三年!

    他们仅仅只是用来买衣服和被子,的确有些奢侈。

    季清妍倒没有觉得有什么,家里已经好几年没有买过衣服了。

    一直都是小孩子穿大一点的旧衣服,至于大孩子,像季清妍,就只能将就,将就,再将就。

    直到衣服上再也找不到原来的颜色为止。

    今天来府城,她穿的还是新嫁衣。

    作为一名现代人,自然不愿意在府城落了面子。

    而她已经多年没有添过新衣服了,每一件衣服都是补丁重复着补丁,如果穿这样的衣服,还不如不去。

    那件新嫁衣那么漂亮,自然不可能浪费,只要稍微改一改,看不出来是嫁衣就行了。

    至于怎么改,自然是把那些繁琐的装饰去掉,留下大方得体便可。

    现在,她再也不用穿家里那又破又烂的衣服了,终于可以穿得漂漂亮亮,阴晦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

    所以,花起钱来,一点不肉疼,甚至还想买更华丽的锻类,如果不是觉得让人匪夷所思的话。

    牛车上,他们挤在一起也不觉得冷。

    因为有暖和的被子靠着,挡住了凌冽的寒风。

    更重要的事,心里有了念想,知道回去用不了几天就可以穿新衣服了,再冷的天气也可以忽略不计。

    牛车悠悠,顾少扬靠在暖和的被窝里,摇摇晃晃着居然睡着了。

    季清妍连忙把买的被套盖在他身上,防止感冒。

    回到家时,已是暮色。

    村里人都窝在家里猫冬,自然没人看见他们的疯狂。

    要不然,还不闹翻天。

    下了车,顾少涵先把顾少扬叫醒。

    顾少扬睁开眼睛,看见王氏听见响动,正好出门来看,连忙揉揉眼睛,跑过去拉着王氏:“婶子,快点看,我们今天买了好多东西,大嫂还挣了好多钱,我们有钱了,真的,有钱了。”

    王氏一头雾水,却还是笑眯眯的抱起他,很喜欢这凑上来的小东西。

    顾暮兮非常可耻地向她瘪瘪嘴:“马屁精!”

    顾少扬撅着嘴,觉得委屈极了:“才不是呢,我只是想告诉婶子这好消息?”

    “告诉她,又不是你挣的钱,得意什么?”

    “我……哇哇哇”顾少扬忍不住哭了出来:“坏二姐,二姐就是坏,我不理你了。”

    季清妍轻轻一笑,走上前拍着顾少扬抽搐的小肩膀:“小飞扬,别哭,你二姐乱说,谁说咱们小飞扬没有挣到钱?那两个公子本来还没准备那么多,不是看你很乖巧,懂事才多给的吗?你忘了?”

    顾少扬经过季清妍一提醒,似乎也想起了当时那两个人还本来有些犹豫,可最后都一脸肉疼却也给了一百两,自然是他的功劳,便停止了哭抽搐,向顾暮兮得意哼着鼻子:“哼,就是,看,大嫂都说了是我聪明,你也就是看不惯他们喜欢我,哼,你嫉妒!”

    王氏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不妨碍两个孩子的疼爱:“行了,都别说了,快点进屋吧,外面这么冷,可别冻着了。”

    这时候,顾少涵也卸下了属于两家人的东西,准备去还顾大河的牛车,自然也顺便把给他们买的东西也一并带过去。

    “行了,你们先进去吧,我去把车子还给爷爷,顺便把东西给爷爷,免得明天又跑一趟。”

    一想起那东西有自己的心血,顾少扬可不愿意被撇开:“我要去,我要去,我要跟奶奶说,这个眼镜是我买的,要不然奶奶肯定不知道,我不相信你。”

    顾少扬说这话,顾暮兮也用渴望的眼睛望着大哥,那眼镜是顾少扬买的,烟杆却是她的,不可能让大哥把这风头给占了吧?

    顾少涵看着这两个小东西,眼神又看了看季德福季德福晨两个小家伙,心里一阵柔软:“行了,都一起去吧,不过都不准多耽搁,我们都要早点回来。”

    “耶!”几个小家伙都兴奋的跳了起来,完没有忙活了一天的辛劳和疲惫,只有为即将带来的满足感深深的感染着,屁颠屁颠的又爬上车,寻找着属于自己即将炫耀的物品,然后兴奋地和身边人分享着。

    季德晨靠着顾少扬,小声说着:“看,小飞扬,这是我给我爷爷买的烟杆,是不是很结实,随便他怎么嗑怎么碰,都不会摔坏。”

    记得当时那老板就是这样说的,他只是照搬却还是难以掩饰他的得意。

    “什么呀,你这不好看,我给奶奶买的这颜色才好看。”

    “好看,什么呀,你奶奶都那么大的年纪了,还要红色?你不觉得别人会不会笑话她?”

    “你不懂,奶奶就喜欢红色,说红色大气。”

    顾少扬则不同意他的偏见,大声说着。

    季德福则和顾暮兮说着悄悄话:

    “顾暮兮,怎么给你爷爷选这颜色?”

    “这颜色怎么啦?这颜色好看。”

    季德福扁扁嘴,非常不可思议:“那是你们女孩喜欢的颜色,你爷爷是老头了,怎么也选个红色?”

    顾暮兮给顾大河选的烟杆颜色居然也是红色,而且是大红色,让季德福觉得这是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这有什么,就像小飞扬说的,我奶奶喜欢红色,我爷爷自然也爱红色。”

    听着后面几个小家伙的叽叽喳喳,季清妍和顾少涵相视一笑。

    至于颜色这东西还是留给顾大河自己去享受吧。

    也难怪季德福要笑话她,一个50多岁的糟老头子,出门时,嘴里叼着一根红色烟杆,这画面有些刺激,也有些惊悚。

    顾暮兮见大哥,大嫂都在偷笑,也觉得这似乎有些不太正常,连忙紧张地问道:“大嫂,是不是你也觉得不对?”

    季清妍忍着笑,向她说着:“这个不一定,你想啊,不管你送什么礼物,这是咱们的一份心意,只要你满意,爷爷满意就可以,别人的眼光有那么重要吗?更何况,无论你送什么?爷爷都会很珍惜这份感情,说不一定你送的这烟杆会被他珍藏,舍不得用,所以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如何说服他改变观念,要好好享受你的这份心意,而不是让你的心意沉淀,懂吗?”

    至于顾暮兮如何和顾大河说的,季清妍并不知道。

    不过之后也发现那位豁达的老头子也的确时不时把这根红色烟杆拿出来显摆,一口一个我孙女,我孙女,好像怕别人会忘记似的。

    这根红色烟杆陪着顾大河多年,他都舍不得丢下这根已变形的东西,纵然之后有很多新的好看的烟杆,他都没有丢下这是她孙女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

    直到他死去,顾少涵也把这烟杆放在他的墓里陪着他。

    看见这一幕,顾暮兮哭得泣不成声,爷爷的好,大哥的宠爱,小弟的暖心,她一辈子都记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