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田园翠色:娘子想种田 第57章迭起的赏赐

时间:2018-09-03作者:岁月在消失

    顾少涵眸光一亮,:“有,我会向你证明,我是最适合站在我娘子身边的那个人。”

    或许这正是顾少涵的优秀之处,他努力想上进,就只是为了向别人证明,他是配的上站在季清妍身边的那个男人!

    面对如此看高自己的男子,季清妍不觉心口一怔。

    她值得他如此吗?

    别说季清妍,连明恒都觉得匪夷所思,忍不住连连看了他好几眼。

    “行了,那,丫头,你到底想要什么?说说吧。”秦沧海又何尝不是如此,他觉得这个年轻人一定会有大作为,为了不至于让他难堪,故意转移话题。

    季清妍似乎松了口气,转头望着明恒:“既然是赏赐,当然是公子随心所欲,我们没什么要求。”

    明锐觉得很有意思,决定逗逗她,从怀中解下一个玉佩,递了过去:“我们也没有什么,这玉佩给你们玩玩吧。”

    明恒也不出声,很有兴趣地望着季清妍,想看看这个小丫头如何应变?

    季清妍下了一跳,这个玉佩可不是玩玩这么简单,如此非常贵重的物品,她万一丢了砸了,项上人头街不保可能都赔不起。

    连忙摆摆手,一副懵懂无知却有很贪财的样子:“这是什么呀?能换钱吗?如果拿到当铺去,能值十两银子吗?”

    明恒再也忍不住了哈哈,以手抵唇轻轻一笑:“你这小丫头,有意思,此玉佩是我三弟随身之物,当时买的时候大概花了十万两,你十两银子就想把它卖了,回头他不找你拼命才怪。”

    季清妍小嘴一撅:“什么叫小丫头,你不过比我大几岁?一副老学究的样子,一点也不痛快。”

    明锐忍不住拍案叫绝,这世上还有人管咱大哥叫做老学究,果然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傻丫头。

    秦沧海以手抵唇,轻轻咳嗽起来。

    憋的,难受!

    明恒一噎,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说着:“刚才还说不嫌弃,现在却推三堵四的,说吧,到底想要什么?”

    季清妍觉得这里这几个人一点不好玩,被世俗所捆绑的太厉害,反而失去了少年人应该的阳光。

    瞪着眼睛一双黑瞳清澈无比,却也狡猾机灵:“既然是赏赐,肯定是银子啊,你们太没趣了。”

    明锐已经笑气叉了。

    秦沧海自然不敢如明锐那般放肆,不过,这样憋着更难受。

    明恒看了一眼秦沧海:“有那么好笑吗?这个小丫头故意的。”

    秦沧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季清妍无语翻眼。

    明恒说道:“银票可以吗?”

    季清妍似乎不知道什么是银票,转过头望向顾少涵。

    顾少涵向她点了点头。

    季清妍便说道:“好吧,银票就银票吧,只要是银子就行。”

    不过看着明恒掏出这一叠银票,她有些愣住了。

    雅间里,所有人的愣住了。

    哎呦,卧槽······

    这个明恒,用得着这样吗?

    明恒余光扫向了她的尴尬,更觉得这女孩可爱。

    他就是故意的,想看看女孩是否是贪婪之人知道她用的却是尴尬?

    此尴尬影响到了明恒,他同样很尴尬,然而,如今骑虎难下。

    他把这一叠银票递了过去:“给,这个给你,可以吧?”

    季清妍连忙摆摆手手,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不行不行,用不要这么多?我只要十两。”

    明恒半虚着眼睛,似乎有些怀疑她的真假:“我这里没有十两的,最小都是一百两,爱要不要?”

    “好吧好吧,一百就一百,不准再多了。”似乎还非常有些勉为其难。

    明恒一噎,如赌气般则把所有的银票递过来:“这里就一百。”

    季清妍眉头微挑,瞪大眼睛,并不相信他的话:“你骗人,你刚才说的你最小的是一百,也就是说你这里一张是一百,这么多,怎么可能是一百?说话不算话!”

    明润拍掌大笑,多久没有看见过如此精湛的小姑娘了,痛快。

    秦沧海可不能像他这般放肆,尊卑有度,他必须恪尽职守。

    所以,能这样忍着,反而更难受。

    明恒不怒反笑,这小丫头片子!

    他轻轻抽出其中一张银票递了过去,眸光没有半点尴尬:“我说的是这张,自然不是部,是你想歪了。”

    意思是你想多得都不可能,我就是故意想考考你。

    季清妍非常爽快地接下银票,领着顾家兄妹和季家两兄弟一起跪下来拜谢:“多谢公子赏赐,愿公子天从人愿,心想事成。”

    明恒所有的不快随着这句话烟消云散。

    天从人愿,心想事成,果然是一个非常聪慧的丫头。

    明锐也想考考她是不是真的如她表现的那样聪慧,也递过来一张银票:“小丫头,那我呢?”

    “公子一生安顺,娇妻美眷左拥右抱,”季清妍张口就来,丝毫没有一丝丝停顿,仿佛早就默藏于心。

    惹得明锐同样眉开眼笑,心花怒放。

    这丫头!要翻天!

    秦沧海接收到了明恒两个人暗示的眼神,便从荷包里掏出五十两银锭子,正要说话。

    季清妍指着他手里的银锭子向顾少扬说着:“小飞扬,看看,还是秦大人懂咱们老百姓需求,比两位公子更善解人意,你以后也要学秦大人,不欺负弱小,不蔑视老百姓目光短浅,更不会戏弄咱们,懂吗?爱护他们,善待他们,不可肆意妄为,知道吗?”

    顾少扬闪着一双稚嫩清澈的眸子,非常认真也非常郑重地点了点头:“嗯,大嫂,小飞扬知道,一定会向秦大人一样,爱民如子,绝不做你说的那种坏人,要做像秦大人这样的好官。”

    对上顾少扬稚嫩认真的眸子,秦大人再也顾不上明恒的指示,又从荷包里掏出一张银票,一并递了过去:“这些你们拿着,以后如果你们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来衙门找我,只要说出你们的名字就可。”

    他不能辜负小孩子的纯真,小孩子的干净,哪怕违背了明恒也无所谓。

    明恒以手抵唇,轻轻咳嗽起来。

    没办法,尴尬呀。

    明锐同样不好受,他不像明恒这样,只能转过头望着屋顶。

    我没看见,自然不清楚,也与我无关。

    明恒等人的尴尬季清妍瞧得一清二楚,忍不住暗暗一笑:哼,跟我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算盘,这二百五的名头还是你们自己享用,如果秦沧海仍然顽抗到底,季清妍还是有信心,把这二百五的名头戴在他们身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