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1250 三环路上的突发事件

时间:2018-08-02作者:二宝天使

    非奥项目最佳运动员奖。

    当顾峥的头像第三次的出现在屏幕上的时候,底下排排坐的运动员们,脸上已经有了麻木的表情。

    他们不承认这是被一个自由人给扇肿了的表现。

    就算是在刘向最辉煌的年代中,他连拿了五年的最佳体育人的时候,这群运动员的脸……也没有如此的肿过。

    这位不按照常理走的主儿,跨度之大,简直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他们只能木然的等待着结果,特别希望打台球的丁俊以及下棋子儿的浩然能够将顾峥这个异类给狠狠的击溃。

    可谁成想,当那个熟悉的名字再一次的响起来的时候,他们所有人的希望就落空了。

    “17年度最佳非奥项目运动员奖项的得主是:顾峥!”

    至于顾峥,在用一个极其夸张的表情表达了他的惊讶了之后,上台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还用再重复一遍得奖感言吗?”

    而作为央视多年的体育播报员,现如今的庆典主持人,则是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不用了,您拿着奖杯下去吧,估计今儿个晚上,在多年以后,旁人把其颁奖细节都给遗忘喽,也绝对不会忘记顾峥你这个人儿的。”

    “那成,我真的下去了啊,多谢,我又有一座奖杯了!”

    “哈哈哈!”

    一场爆笑。

    这一晚上本应该是热血沸腾的激励大会,到了最后反倒成为了捧哏逗哏的放松斗贫笑场了。

    让本来就活在紧绷环境下的运动员们,难得的开怀了一把。

    而这个庆典,更是因为顾峥的这两座截然不同的小金人,成为了颁奖历史上最为特殊的一届。

    就在多年以后,许许多多这个年代退役下来的老运动员,又自发的组织起了一场怀念为主题的晚会。

    在晚会中说的最多,谈的最多的,依然是那个当时突然崛起,后又保持了近十多年辉煌的顾峥。

    只不过,造成了如此大影响力的顾峥,压根就不知道今天的一切代表着什么,他反倒是特别踏实的搂着冷霜的肩膀,一搂,就搂到了颁奖礼的结束。

    跟着众人散场时的顾峥,成功的跟他的经纪人汇合到了一处,他们还不忘记将那个在最佳教练员奖项之中毫无竞争力的铁主任给搂到了身旁,在获奖人以及著名运动员的签字背景板前,一起对着镜头,留下了这三个之间的第一张弥足珍贵的合影。

    “铁主任,你莫要灰心!饺子会有的,奖杯也会有的!”

    “只要你我好好的配合,早晚有一天,你能击败那些名教,站在至高荣誉的领奖台之上的。”

    至于怎么配合?

    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的放养呗。

    心领神会的铁主任坚定的对着顾峥点了点头。

    在那个留白的背景板中郑重的签下了他与顾峥之间破有默契的宣言。

    而那个潇洒飘逸的顾峥两字儿被本人给题写在了签字板上了之后,这个心思早已经不知道飞向哪里的聪明人,却是在各方媒体的围追堵截之下,开着他们的越野小车,七扭八拐的冲了出去。

    “哈哈,太厉害了顾峥!”

    一边儿回头瞧一边儿不忘记夸赞两句的冷霜,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哦不对是未婚夫实在是太厉害了。

    他怎么就想到了祸水东引,让最喜欢搞新闻秀恩爱的邹市夫妻俩挡在了他们的前面了呢?

    果然,顾峥还是她认识的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

    否则怎么会想起在这个时候就将两个人的关系又推进了一步了呢?

    在副驾驶的冷霜扒拉着手指头盘算了一下两个人认识的现在。

    从走肾到走心乃至定情的所有时间,加起来也只不过半年的工夫。

    她的终身大事儿这就算是定了?

    原以为会单身成为大龄青年的我,怎么就把自己的给推销出去的呢?

    就在冷霜愣神的这会儿工夫,顾峥已经将车子驶到了路况相对良好的四环之上了。

    在这个点儿的首都城,早已经过了晚高峰堵车的期间,轻松惬意到了驾驶车辆的顾峥,还有功夫嘱咐冷霜一些旁的事情。

    “唉,冷霜,帮我一个忙。你帮我将你前面的那个小格子给打开。”

    “对!有一个方形的大盒子。”

    “你知道我这个人吧,家里也没有个长辈的帮忙张罗,所以许多事情都需要自己来做了。”

    “我呢,今年已经二十一岁了,再过两天呢就过满二十二的生日了。”

    “至于你吧,满打满算的,虚岁呢长我三岁,实岁呢其实也就二岁多。”

    “正所谓女大三抱金砖,咱俩肯定是绝配。”

    “所以啊,咱们要依照以前的老礼儿来办的话,你得把你的生辰八字儿给我,去白云观呢让道长给咱们合个八字儿。”

    “现在咱们都算是要订婚的人了,总不能上嘴唇砰砰下嘴唇得到就把这么重要的事儿给办了吧。”

    “等着咱们的日子合出来了,我就拎着订婚礼到你家走上一趟。”

    “到时候怎么办,全听你们家人的决断。”

    嘿嘿,冷爷爷那金钱的攻势可不是白白的铺垫的。

    就在顾峥得意洋洋絮絮叨叨的时候,坐在一旁的冷霜却是特别冷静的将那个个头不小的盒子给打了开来。

    说实话,在没见到盒子体积之前,冷霜还以为这是顾峥特意准备好的用来求婚的戒指的呢。

    当时她的心中虽然有些吐槽顾峥的老套,但其实还是美滋滋的。

    但是等到她看到了那个平平无奇的纸盒子了之后,她就知道她怕是有些想太多了。

    谁家的求婚戒指足有一个书包的大小呢?

    可就在冷霜蔫头巴脑的将这纸壳子一般的外包装给拆开了之后,却差一点被内里的东西给刺瞎了双眼。

    那是一只纯金制作的镂空掐丝仿真大雁。

    因为是造型金饰,自然不是咱们那种傻敦敦的全用黄金铸造的模样。

    可就是越是因为这样,那精致的华贵的模样却是扑面而来。

    应着四环路上的车水马龙,交错而过的车前大灯的映照,在并不算黑暗的夜空之中,散发出了夺人心魄的金黄色的光芒。大雁的头不像是天鹅那般的优雅弯曲,却是仰天长鸣的状态,更显出了搏击长空的不屈不挠的精神。

    任谁看了都觉得这大雁颇有神韵,就像是活过来一般的真实。

    这是一件下了心思和工夫的礼物。

    让见惯了珠宝工艺品的冷霜都不由得看得痴痴入迷了起来。

    “呵呵,怎么样?”

    “古人仪礼一篇中曾经说道:‘昏礼下达,纳采用雁’。”

    “这年头想要自己去射下一只大雁来,拎到你们家去,怕是有些不太现实。”

    “但是这黄金铸造的大雁,依照我的收入还是承担的起的。”

    “咱们既然打算好了接续走下去。”

    “那按照老辈子的规矩,我总是要送上我的诚心与订婚前的必备之礼。”

    “放心,彩礼等到咱们的八字儿合好了,我自然一点不落的送到咱们家里,但是这只大雁,我却是想要让你第一个看到。”

    “将来,它还会摆在我书房的博古架上,作为我们一辈子的纪念。”

    “所以,冷霜同志,我顾峥,年二十二岁差三天,丰台城管分局外勤大队长,副科级待遇,中央美院在读大二生,月工资收入3500-几百万不等,爱好诸多,能力超强,除了爱吃无不良嗜好,请问,你愿意跟这样年轻有为的小伙子订婚吗?”

    看着开车人难得严肃起来的侧脸,冷霜将手中的大雁摸索的却更加仔细了几分。

    在稍作停顿了之后,就将自己的嘴角弯成一道最美妙的月牙,对着顾峥露出了洗白如贝的牙齿,给予了对方最想听到的回应:“我冷霜,年二十四岁超时三一百一十八天,阜外医院心血管外科主治医师,首都医科大博士毕业生,月工资收入2700元奖金1500元,收入提成每一个专家门诊的提成费用是五块,我一个月能看150个门诊病人吧。”

    “手术费用不赚钱反倒赔钱,医院赔钱自然不可能给我奖金,最近取缔了患者红包制度,顶天了一个月能收到一两次还要上交。”

    “所以,如此穷困潦倒的我,你还愿意娶吗?”

    听到这里顾峥就是一个嘎支支的转弯下了四环的桥,上了辅路直插向了三环的方向。

    在车速放缓了之后,他就用极其夸张的语调回到:“我去!你可是心血管的主治医师啊!”

    “怎么就这么点儿钱?”

    “你这科室可是所有医护分类当中的顶端那百分之五的类别啊,相当于傲视群雄的那一类人了。”

    “咋这种收入?”

    这完全就是一项收入产出比十分不对等的职业了。

    听到这里的冷霜跟着就瘪了瘪嘴。

    “你是不是也认为我收入特别高啊?越是透明度高的大城市,医生其实过得越惨,但是你若是想要学点真的东西,想要在这个行当过一辈子,选择在大城市好医院就业那是必须的。”

    “要知道我这情况已经算是好的了,就几年前,副主任医师的工资,乱七八糟的全扣除了,才只能拿到1700块呢。”

    “我底下看门诊的普通大夫,一个普通号的提成才两块钱。”

    “你知道给胸腔科夹伤口缝合的那个机器吗?夹一下就需要3000块钱的成本。”

    “有医保的还好一些,我们就给走医保用了,可是没有医保的呢?”

    “全靠我这双手缝合,呵呵,你知道吗?我这人工缝合可是一分钱都不用花的免费。”

    “却是给我的一台手术最少延长20-60分钟的时长。”

    “这事儿我上哪到处说理呢?”

    就这样,还要冒着医闹,社会上各类键盘侠的冷嘲热讽,不明情况的围观群众的羡慕嫉妒恨。

    说实话,她赚的还没有一个拿到了律师资格证,同样从业两年的律师多呢。

    怎么就把她们给归纳到了高收入人群了?

    若不是她还兼职医学院的讲座,下属县市区域医生的培训课的话,一年下来,连个年薪十万都是将将才拿到手的。

    说到这里冷霜那个委屈啊,看得抠门顾都不由的心疼了一下。

    “那个啥,真可怜啊,你说咱们俩都这样了,我也不能退货不是?”

    “人们总说要门当户对,得了我也不嫌弃你了,我那城管工资卡不还在你那里吗?”

    “你就可劲儿的花吧。别小瞧我啊,我可是大队长了,一个月奖金工资加起来可是有小五千了呢。”

    莫名得意有没有?

    自己是多么好的男人啊,工资卡都上交了。

    听得十分明白顾峥的收入大头到底是什么的冷霜都不由的噗呲笑了。

    她抱着大金雁子,笑的有些傻,偏着头又多问了一句:“所以说咱们俩这算是成了吗?”

    而回应他的顾峥也难得的正经了一把,他盯着前面路,表情严肃的回应到:“何止是成了呢?咱们俩可是盖过了一个戳的男女了,等什么时候盖上了结婚证上的戳,那时候才算是最终的尘埃落定呢。”

    “你放心,只要你不做妖我不抽风,怕也就是一辈子的事儿了。”

    就在顾峥认真的思量,是不是以后的世界就不能走走心走走肾,甚至什么叫做对于婚姻的忠诚度的时候,他的后车厢突然就发生了一声刺耳的响声。

    “砰!刺啦……”

    嘿,倒霉,被哪个不长眼的孙子给剐蹭了?

    压根都没多想的顾峥,一个打轮,就想要将车给往路边停靠。

    依照规矩,发生事故的双方,应该将主要行车道路给让开,停靠在不影响行人以及机动车行驶的临时停考点当中,将双方的问题给查看清楚了,再让交警过来进行简单的处理。

    是保险公司定损处理也好,是懒得费事儿私下理赔也罢,总之这都不是什么大事儿。

    可是谁成想,顾峥这边减速贴边,将车道给让开喽,那肇事司机的那一方却是一脚油门……

    ‘轰!’

    逃之夭夭了。

    “嘿!这孙子!追丫挺的!”

    此时的顾峥,出离的愤怒了。

    多少年了,就没有人敢这么涮着他玩儿的。

    他难得的雄起了一把,打着火的就奔着那辆黑色的奥迪所行驶的方向追了过去。

    在追击的过程中,顾峥还不忘记给自己找点外援。

    “冷霜,给交警打电话,打完了之后帮我连线丰台分局。”

    “今儿晚上付生叔给我兼职带队巡逻呢,让他们赶紧在南三环边儿上帮我将这孙子给堵住喽!”

    “哎!”

    冷霜回答的特别的干脆,手指纷飞的就拨出了一串儿的号码。

    先是言简意赅的报警,后又拨通了顾峥特意给她留的付叔的电话。

    接到电话的付生一点都不意外,他知道顾峥去参加了颁奖礼,看到冷霜的来电显示还以为这一对小情侣事情了解了之后,打算请他这个替班的老头子吃一顿私人的庆功宴,顺便也给他瞅瞅那个风云人物的奖杯到底是什么模样的呢。

    可是等到冷霜在电话中将这边的事儿给一说,这位特别护短的大叔就不干了。

    你别看付生平常日子是一个满脸笑咪咪的老好人。

    但是一旦涉及到他的家人以及等同于看着长大的顾峥的事儿的时候,这老家伙比一般人还要护犊子。

    等到他黑着脸跟冷霜确认了那辆奥迪车的车牌以及车型了之后,转过身去就将手中刚刚挂断的手机给举了起来。

    “第八,九,十大队的所有组员,包括下属临时协管人员都注意啦!!”

    “南三环草桥辅路由东向西方向,有一辆黑色的奥迪车,需要我们的围堵!”

    “所有人员上执法车,拉执法灯,不用鸣笛,立刻赶往三环辅路方向,将那一辆车逼停!”

    “大家都听明白了吗?”

    这个时候,站在他身后刚集合起来准备汇报一下今晚儿的工作进展顺便解散的三十好几口子的人,就齐刷刷的大吼了一句:“明白了!”

    然后就特别麻溜的上了各自的出勤车。

    十几辆的蓝白条的城管车,呼啦啦的就奔着一个方向去了。

    竟是没有一个人有过多的言语。

    对于这种不知道目标是啥,大家却是干劲儿十足的行为,有那新来的小城管就觉得有些纳闷了。

    就从他们的集合地到目标所在地儿的这几百米的路程里,他就没憋住的问了一句带他的老城管。

    “哥,大队长让咱们抓谁呢?咋没头没尾的呢?”

    而那个在队里跟了付生有一段时间的老队员,却是特别严肃的将身子往后座上一靠,说出了他自己的判断。

    “付队长是接到了顾队长的电话之后才有这种反应的。”

    “顾队长今天晚上却是去参加了一个重要的颁奖典礼。”

    “那就是说,顾队长是在归队的途中发现的特别严重的大案要案。”

    “我觉得,这事儿怕是相当严重了。”

    “不是黑心作坊的大面积生产,就是有毒垃圾的不规矩倾倒。”

    “都可以上社会新闻的头条的那种大案要案。”

    听到这里的小新人却是更疑惑了:“可是咱们追的可是一辆奥迪q7啊,这样的豪车还用干这个?”

    “哈哈,”这老队员用一脸你还是太年轻的表情回望过去,继续道:“所以说,那些人的钱从哪里来的,又怎么有了这么多的钱?”

    “还不是黑心肝儿的走了下三路,赚的不清不楚的钱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