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1166 军事篇:小兵成长日记(十五)

时间:2018-08-02作者:二宝天使

    只要还有这样的兵存在,国家军队的战力就有着最强的保证。

    一旁的大领导只是拍了拍冯连长的肩膀,还不忘记给他泼上最后一盆冷水:“高兴吧,莫要忘记了,我这次跟过来的目的。”

    “开心一天是一天吧,等到上边的那个部队……”说到这里的老领导就比出了一个拳头的模样,不想言明的继续说道:“有朝一日得以组建的时候,你莫要觉得舍不得才好啊。呵呵。”

    被老领导这么一提醒,冯连长都惊呆了好吧。

    他刚刚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顾峥的个人综合素质简直就是历届新兵之中最强的。

    依照顾峥的这个表现,估计下得他的连队不久,怕是就要被某些人给盯上,盘算着怎么榨取剩余价值了。

    真是见了鬼了!

    怎么想要留下一个好苗子就这么的困难!!

    而现在,已经回宿舍打包的顾峥,压根就没有理会何墨那生无可恋的哭诉,反倒是在心中与小军嫂系统默默的对着话。

    这个在军队基础九项训练的时候,狗屁帮助都不给提供的军嫂系统,却是在他的分配选择的关键立刻突然蹦跶了出来,非吵吵嚷嚷的说机关,文艺兵,都算不得上是真正的军人。

    它一个军嫂系统,到了顾铮这里竟被他给偷换了概念,若是在这一点上她不给顾铮找点麻烦的话,怕是就要丧失一个高级系统的尊严了。

    小军嫂说这话的时候是理直气壮,让当时站在办公室内的顾峥,没工夫与其争辩。

    但是现在,选择达成了之后,他就可以好好的与这个外来系统算到算到了。

    于是,笑忘书幸灾乐祸的躲避到了墙角,小军嫂这个疑似雌性的系统,就享受了一把笑忘书曾经享受过的独特的体验,左右双击抽脸。

    成功的从一个娇俏可人的小军嫂变成了一个满头是包的胖军嫂。

    “你肿么阔以泽样……”

    捂着腮帮子的小军嫂泪流满面,而那个瞬间就开怀起来的笑忘书……则是幸灾乐祸的在对方的面前打了一个滚之后,就毫无廉耻的高呼了一句:“顾爷威武,宿主就应该这样,被个系统控制了,那还成个什么样子!”

    “顾爷,你甭管了,这里有我收尾,我保管让它明白喽,什么叫做一个系统的自我修养!”

    对于笑忘书的主动分担,顾峥也是极其的满意,心中的那一股气儿平了之后,也该去现实之中办点正事儿了。

    至于小军嫂?

    自然有前辈会教会它做系统的道理的。

    更何况,回归到了现实的顾峥,还有一个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男人,等着他处理呢。

    “何墨,把我的袄袖子给松开,你的鼻涕都粘在上边了。”

    而听到了这个话的何墨却是将手拽的更紧了,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的癫狂:“我不!我不想跟你分开!”

    “从小到大我就没交过几个像你这样的朋友!”

    “为什么我没有被作战部队给挑走呢?我明明已经那么的努力了。”

    看到何墨如此的表现,顾峥却是拍了拍对方的头,用特别和善的语气表达了自己与他即将分离的不舍:“其实,你想一下,若是被分到了机关宣传部了之后,反倒是一件好事情。”

    “毕竟就算是分到第一线部队之中,咱们也不一定是一个连队的。”

    “到时候在第一年都忙着训练了,连个面都碰不上的。”

    “但是你若是分派到了更为轻松的机关当中,那你的假期和时间就富裕出来了。”

    “到时候是外出采访也好,部队休假也罢,都可以过来看我的啊。”

    “说不定比分到其他的地方更常见到呢。”

    而听到了顾峥如是说了之后,何墨就半信半疑的抬起了头,松开了手:“你没骗我?”

    “嗯!好兄弟,怎么会骗你!”

    “成!!”听到这里的何墨破涕而笑,将床铺上的铺盖卷往身上一背,就露出了离别前的最后一个笑容:“那你要在部队里边等我,我有你的番号地址,你也知道我在哪里工作了,到时候咱们写信,打电话,总之不要断了联系。”

    “我走了啊,我这就走了啊……别太想我了……”

    这位的话痨属性依然是没有改变,在走出了那么远了之后,那不舍的话语依然能从远处飘荡而来。

    让冷心冷肺的顾峥一边感慨这种分别的同时,只觉得由衷的想笑。

    这是一个多么单纯的年代,那又是一个多么单纯的战友啊。

    而这种纯粹的不参杂任何利益的战友情,是那么的美好,让顾峥都不得不因为它的影响而开怀了啊。

    微笑着摇了摇头的顾峥,再一次回顾了一圈这个已经走得空空荡荡的房间,这里承载了他简简单单的三个月,却记录下了他最为宝贵的新兵时期。

    从今天起,他就是一个真正的军人了。

    而他的小兵生涯才算是真正的展开。

    背上了行囊的顾峥,趁着最后的时刻拿起了宿舍走廊上的公用电话的话筒,给远在平城的家乡之中拨打出去了一个报平安的电话。

    “嘟嘟嘟……”

    电话的那头只响了几声就被接起,而那一声喂的声音,也让顾峥无比的熟悉。

    “喂?哪里?”

    “张大爷,我是2号家属院的顾峥啊,麻烦您叫一下我妈呗?”

    这是他们工厂家属院门口的小卖部当中的电话,需要打电话的以及接电话的都要通过开铺子的张大爷。

    这位兼职安保以及守大门的大爷,可算得上他们这一片的消息灵通之人。

    因为要守着电话计费的缘故,家家户户来个电话的内容,他都能听个**不离十。

    在这个年代之中,打电话还是贵的要死的两毛钱,而接电话也并不便宜,算上人口成本的费用,也等同于五分钟一毛钱的费用了。

    至于时间的计算?

    圆筒拨号的老式电话上边怎么可能自带计时器?

    这种高技术的工作,自然要交给张大爷身后墙壁上的挂钟来处理了。

    这不,凭借着敏锐的听觉,张大爷一下子就听出了顾峥的声音,他对这个安静懦弱的小伙子的感官还是相当的不错的。

    在对方当了兵之后,打回来的那一次报平安的电话之中,张大爷就能听出这是个孝顺的孩子。

    对于这样的电话,他自然是要更加的上点心,还是亲自跑一趟二号楼,将何红旗给喊过来接电话吧。

    张大爷的岁数不小,可是腿脚着实不慢,否则也不会拿着门房的工资,顺带手的开着自家的铺子了。

    这不,不过两分钟的功夫,气喘吁吁的何红旗就被张大爷给叫到了小卖铺当中,顺带手的还把这个黑色的听筒给塞到了对方的手中。

    “喂?是铮娃儿吗?”

    话筒中骤然响起来的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就算是何红旗因为激动的腔调已经走了板儿,也被顾峥一耳朵给听了出来。

    “妈,是我。”

    “我没有旁的事情,就是想要告诉你一声,我在今年的西南军区的新兵大比当中拿到了一个综合成绩第一的好成绩。”

    “所有的部队的首长们都争抢着要让我去他们的手底下当兵呢。”

    “最后我选了部队当中素质最硬,作战水准最高的侦察连,我们的大首长还说了呢,让我好好干。”

    “妈,等我将这两年的义务兵役给服完了之后,就直接转成士官,到时候我努一把力,争取提干!”

    “那时候,厂区大院里的人在见到你的时候,就不会说你有个臭当兵的儿子了。”

    待到顾峥这几句报喜不报忧的话语落下了之后,听筒的那一头竟是呜呜呜的哭了起来,让站在宿舍的走廊之中的顾峥有些茫然无措,抓着话筒的手都跟着松松紧紧了两下:“妈?这是怎么了?这不是好消息吗?值当这么个哭法?”

    而另一头的何红旗在听到了顾峥的安慰了之后,反倒是哭的更加大声了:“呜呜呜,儿子啊,你,这么长时间了才往家里打了两个电话,我,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了呢?”

    “你就不能多打几个电话吗?你是不是缺钱?新调去的部队的地址再跟我说一下,我让你爸爸给你寄点钱去……”

    “还有,你去了新部队之后是不是就可以外出了啊,你手里的粮票还多不多?妈妈再给你凑点?”

    听到这里的顾峥赶忙将老妈的话语给打断,顺便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什么只打了这几个电话。

    待到自家的老妈知晓了这新兵营期间的规定了之后,听筒那边的她不但没有感到半分的释然,反倒是哭的更加的停不下来了。

    “呜呜呜,当初我就应该硬气点,凭啥就让老大那一家子的人占咱们家的便宜?若不是妈没本事,还能让大宝子遭这份罪吗?”

    得,这是还记得原先的仇怨呢,顾峥可以想象的到,在这一番电话打完了之后,怕是老顾家又要不宁静一阵了。

    虽然这并不是顾峥的初衷,但是他还是要将这通报平安的电话的最为实质的内容给说完。

    所以,在何红旗的边哭边骂的叫音落下了之后,电话这一头的顾峥就说出了何红旗从未曾听过的……太过于温情的话语。

    “妈,来到了军队之后,我才知道家里的生活是多么的舒适,老妈,我从未曾埋怨过你的懦弱不争,更不会怨恨家中无法为我提供更好的生活。”

    “因为通过这三个月的训练以及学习,我终于知道了,你跟我爸到底为我提供了怎么样一个遮风避雨的平静的生活。”

    “所以,谢谢妈妈,拉拔着我长这么大,还有,我爱你,妈妈。”

    说到这里的顾峥,在这通电话最终要结束的时候,用特别小的声音自语到:“我想你了……妈”

    而作为一个全身心都念着自家儿子的何红旗就算是顾峥说的声音再小……她也听在了心中,这一次的她一改常态,并不曾嚎啕大哭,反倒是将打着转的眼泪忍在了眼眶之中,憋着最大的力气对着顾峥说出了一个属于妈妈的鼓励之语:“想家了就好好干!”

    “争取早日立功受奖,获得假期,到时候就能回家看看了啊。”

    “嗯!一定!”

    这是属于顾峥与何红旗的约定,也是他在新兵营区内的最后一个平安电话。

    ……

    依然是灰绿色的军卡,摇摇晃晃的拉着这些来自于五湖四海的兵来到这荒凉的新兵营,又在三个月之后,拉着他们各奔东西。

    那些刚刚成为了至交的朋友们,就在不同的车上,做出了同样的告别。

    再见吧,新兵班中的战友们,若是有缘,咱们再见。

    ……

    坐在属于侦察部队的车上的顾峥,举目四望,竟是没有一个与自己同路的朋友。

    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战友们,都分属于其他连队的士兵。

    大家在车上的静默之感也逼迫着顾峥不得不观察起了他们所行进的方向。

    出乎顾峥意料的是,原以为应该安排在偏远地区的侦察连部队所在竟然在西南军区的主要驻兵基地之中。

    这里的交通可谓是四通八达,虽然周边并不曾有什么热闹繁华的居民所在,但是却并不荒凉。

    因为驻守的军队的基数较大的缘故,着实的养起来了一批与军队有关的周边。

    饭店,供销社,以及招待所,这里是一个都不或缺。

    在一列列的军卡从军区大门口通过的时候,顾峥还恍然之间看到了一处卖老式唱片的书店的所在。

    红红黄黄的广告牌在军区大院相隔几百米的地方刚刚被竖立了起来,上边有两个版画的工人,正在往上边涂抹着最新的广告与标语。

    一个硕大的可口可乐的瓶子被画在了黄色的背景板上,那个红色偏咖啡的玻璃瓶子的底下,则是刷出了当时最为讨喜的广告语:可口可乐添欢笑。

    鬼知道他们这些人,长这么大了,可能连一次可乐都不曾喝过,但是这一股子新时代的风潮,就这样猝不及防之间就朝着他们这些最淳朴的人的面前刮了过来。

    带给人新奇与眼界的同时,也带来了浮躁与蠢蠢欲动。

    当他们这些懵懂的新兵来到了这样的一个军区了之后,就真实的见识到了这种碰撞……为这个时代的士兵们所带来的改变。

    他们这些带着红色的领章,身上的军装崭新的依然葱绿的新人门下得车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许多穿着与他们相仿的服装的老兵们,背着行李卷与大门前前来相送的战友们惜惜道别的场景。

    这一幕,新与旧的交错,现今与未来的展望,若是被一个摄影师看在眼中的话,怕是会成为一个最经典的瞬间。

    但是对于他们这些茫然未曾回神的新兵们来说,却只有对于前路的迷茫与担忧了。

    因为那些老兵们的年纪不小了,有些人甚至连鬓角都染上了些许的风霜。

    高强度的作战训练,给予这些士兵的不仅仅是过硬的战术水平,还有那看得见摸不着的隐藏的伤病。

    更何况,这些即将离开的人的脸上的悲伤,是如何都隐藏不住的。

    让见到于此的新兵员们,不免都有一些兔死狐悲的戚戚然之感。

    可是站在他们前方的队长,却不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时间,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场景他已经看得太多太多。

    而大声的命令,也让这些新来的士兵们摆脱了短暂的迷茫,带着对于未知的忐忑,就跟随着各自的队长,朝着自己的未来继续进发了起来。

    “好了,顾峥,到了,这就是你今后要待着的地方了。”

    “侦查一连二排一班。”

    “我是你的班长,我姓宫,以后但凡有什么不明白,就直接问我就行。”

    “来啊,别愣着了,赶紧进来吧?”

    这位听命过来带人的班长,还真不客气,推开门了连个基本介绍都没有的就跟这一屋子躺的歪七扭八的班员们介绍了起来:“你们几个,也过来认认人吧,这就是咱们的新组员了。”

    “寻旧例,有什么不明白的都教着点。”

    听到了宫班长的叫唤之后,这些躺在床上的人才不情不愿的爬了起来,像是看什么西洋景一般的上下打量着这个背着个硕大的包裹,差点都没有包高的小子,略带戏谑的就开了口:“哎呦,这形象有些不符啊?”

    “咱们的选兵领导是班长你的大表叔冯连长吧?”

    “平日里他不都是比照着仪仗队来选人的吗?”

    “这个小瘦子是怎么混进咱们侦察连的了?”

    而自从顾峥进到了宿舍之后,就没再多管他的宫班长则是扯起一旁的挂钩上的毛巾往脸上摸了一把外出冲起来的尘土,之后,才给这群不省心的小子们解释了一句:“你们这群人,就瞎编排领导吧。”

    “咱们这次入班的新兵,名字叫顾峥,是咱们西南军区新兵大比的综合排名第一的尖子兵。”

    “据可靠消息,这个兵可是我大表叔亲自挖过来的。”

    “哎呦喂?!!”

    “牛啊!!”

    听到了这个消息了之后,这些老兵们脸上可就真的没有刚才那种满不在乎的气息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