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7 好主意

时间:2018-08-02作者:二宝天使

    好!说的好啊!

    不穿胸衣好啊!

    啊,不对,要照顾铮这样的说法,那么这个郝翠华就很有问题了。

    仔细想想,这案发地点是在顾铮的家中,这直接目击证人也是郝翠华的相好,围观群众们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说这个所谓的流氓罪,经顾铮这么一‘认罪’,它还真是疑点重重的站不住脚啊。

    郝翠华肯定不是个好的。

    大家再联系上了最近厂区内轰轰烈烈的招工,还有什么事想不明白呢?

    可是就算是如此,台下的人也只有叹上一口气的份了。

    这个时候就不得不说一句顾铮倒霉了。

    已经被归纳到了思想教育委员会,成为了一名再教育人员的他,想要让领头的领导拍一拍他肩膀上的灰尘,说辛苦你了,再给轻飘飘的放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这不就是间接的说他们的工作有问题吗?

    所以,很了解现况的顾铮,压根也没为自己喊冤,愣是把自己的罪名给继续的认下去了。

    “所以!在这个台上,我十分羞愧的向大家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我不应该因为自己的迷茫,就眼不停的总是注视着郝翠华的胸衣,也不应该在自己不确定的东西面前,犯了不喜欢不耻下问的毛病。”

    “这也让郝翠华同学错过了一次认识到她本身错误的机会!这让我很心痛,这都是我的过错啊!”

    说到这里,基本上就算是认错完毕了,台下的人了解了这流氓前后所有事情的始末,而台上的人也达成了他的目的。

    没看,台上听着顾铮的抑扬顿挫,看着他的慷慨激昂的王主任,早已经流下了激动而又欣慰的泪水了吗?

    第一次啊,这还是第一次啊,他所负责的这个教育小组中,还有一个觉悟如此之高的同志,能够主动的坦白自己的错误,正视自己的过错,这简直就是为他的教育工作的业绩来添砖加瓦的啊。

    所以,当顾铮的话音落下,并朝着台下深深的一鞠躬之后,见缝插针的王主任就对顾铮的这一行为进行了高度的赞扬,用愣是把原本被顾铮弄得很精神的围观群众,给总结的昏昏欲睡。

    “好!这一次的思想指导大会,现在正式结束!”

    主任的最后一个字音还在拖着呢,底下的人就十分上道的呼啦啦的鼓掌,然后就呼啦啦的离去,快速的如同灾后撤离的现场。

    而在今天表现十分良好的顾铮,自然也得到了一次与王主任单独面见机会。

    这就给了顾铮实施第二步计划的可能,这不,在主任办公室中的顾铮,就对着掌握着他的前途命运的王主任,开启了他的马屁大法。

    “主任,您喝茶,有什么要吩咐的也不急于一时,刚才您在大会上的演讲实在是太精彩了,要注意保护嗓子啊。”

    王主任擎着滚烫的瓷缸子,越看眼前的顾铮越是满意。

    要讲这小伙子能犯流氓罪,王主任是不信的。

    其实他也知道,厂子内弄得这个所谓的教育小组,就是为了应付上边时不时派来的检查的工作人员的。

    组内正在进行长期再教育的人员,那都是厂区里知根知底的人物。

    所以每一次进行教育大会的时候,王主任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的走走形式罢了。

    想到这里的王主任,声音更是柔和了三分,他嘬了一口茶叶,就开启了例行的官腔表扬:“顾铮啊,因为你今天的表现良好,组织上决定了,你可以暂时回原本的居所待命了。”

    “不过你可不能跑远了啊,要是开大会的时候通知到了,你还是要回到小组来接受大家的再教育的!”

    “是!”顾铮答应的低眉顺眼,却在瞄了一眼办公桌上的红头文件之后,小心翼翼的询问了起来:“主任,这新一批硬性派发的下乡名额又给送过来了啊?”

    “是啊!”王主任看对方答得妥当,心情不错,也愿意和这个识趣的年轻人多说两句:“你说上边的这些人是怎么想的,连我们这种工厂最密集的厂区大院里也给硬性的派发了名额。”

    “现如今最早的那一批上山下乡的知青,都拼了命的想尽办法想要回城,可是偏偏上边又下发了新一波下乡的名额。”

    “在工人子弟中想要动员个去乡下务农的人,本来就不容易,在这种人心浮动的情况下,它就更困难了啊!”

    王主任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为被即将集体抽签被抽中的倒霉蛋,还是为他空有头衔却无权利而叹息。

    “王主任,我这里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一听。”

    “哦?说来听听?”

    顾铮得到了许可,左右看了看办公室的环境,在确认了四下无人之后,就为王主任开始‘排忧解难’了起来。

    “王主任你看啊,厂区内的人都不愿意去下乡的吧?而这一次要去的地方是?”

    “是新省与宁省的交界处..”

    “哎呦,那可是僻壤中的僻壤啊,这院里的人是更不愿意去的了。”

    那是,否则他叹什么气呢?

    “您看这样行不?这不是有四个名额吗?这和我们受再教育小组的人员数量正好相符啊!他们不愿去,但是我们愿意啊!”

    “你们愿意?你能代表那三位的意思?”

    有戏!一听这话顾铮更是来劲了。他将头凑向王主任的方向,有意的压低了交谈的音量:“我们这四个再教育黑历史,有没有被正式记录在个人的档案中?”

    “这个,你的还没来得及,他们的情节并不严重,倒是可以在档案中撤销的。”

    既然得到了这样的回答,那就是有门啊!

    王主任充分的听明白了顾铮话语中的意有所指,而他给出的答案也让顾铮十分的满意。

    原来这个王主任才是扮猪吃虎的最高境界,老奸巨猾到了一定的地步了啊。

    既然和聪明人讨价还价,索性还是将话说的直白一点反而对自己有利。

    顾铮也不兜圈子了,他直接就将自己所想给说了出来:“那就行了王主任。”

    “据我所知除了我之外的那三个人,已经接受过了无数次的再教育了吧,可是他们从来都是一言不发拒绝承认自己的错误的吧。”

    “这样的人之所以如此的硬气,就是不愿意在人生的履历上背负上污点,对他们来说,只要是能消除身上的污名,别说是让他们去下乡了,就是让他们挖煤,他们也是干的。”

    “他们仨现如今还关在教育小组回不了家吧?您只要下发一个将功抵罪的通知书,他们分分钟就能打包去乡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