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 1322 民国旧影(二十)

时间:2018-08-18作者:二宝天使

    高连长生气的模样太过于可怕,这让来回传话的小士兵在说话的时候……都带了几分的哭腔。

    “长官说了,说不定都不用等到十日,因为,平城平城外的援兵根本就没来支援的!”

    “上头一开始的打算就不是要固守而是要准备撤离的!”

    “而留给咱们守候的时间,实际上……是给咱们守备军的精锐主力拖延时间转移视线所用的。”

    “现在,现在的平城,就剩下南边一个出口没有被寇军的军队给包围了啊!”

    当士兵一口气将这番话给说完了之后,不但是高连长,他所在的整条战地上的人都静悄悄的看着他。

    这些人的脸上,带着一种似悲似嗔,似怒似灰的神情,而就是这种神情,让原本就已经透不过气来的氛围更是压抑了几分。

    “原来,原来是这样啊。”

    “这就是上级给我的命令?军部这是要舍弃我们了?”

    在人心惶惶之际,一个声音却是响起……

    “不,不是舍弃,这是为了大局而作的战略部署!”

    在听到了消息之后,阵地上唯一一个能够保持镇定的人终于开口说话了。

    是一脸漠然的顾峥,他向汇报的士兵方向看去,顺便还问了几个他感兴趣的问题:“上边有没有说顾勇,顾参谋的去留?”

    小兵:“有的,军部的人让顾参谋收拾一下立刻回军部报道,若是有伤,就不必了,就在这里辅助驻守。”

    好现实的命令!

    “很好!”顾峥继续问了下去:“那么十天或者五天之后,我们驻守的任务完成之后,可以便宜撤退的指令又是如何?我们要往哪里撤出,又在哪里跟大部队汇合?”

    小兵再次回到:“去津城宋司令的手下接受命令。”

    “咱们92军一部分的精锐要支援津城,伤残较为严重的还要直接奔着中央政府所在的南城而去。”

    哦……真是压榨到了极致。

    “所以,那个时候会让我们继续打津城保卫战了?还真是物尽其用啊。”

    说完这句话的顾峥,朝着高连长笑了笑:“高连长,你到底多惹人烦啊,这是恨不得你翻来覆去的死的决定啊。”

    这句调侃的话听得高连长气急反乐,他捏了捏军装的口袋,就揉出来了一根黑褐色的香烟,一把就怼到了自己的嘴中。

    “不知道,老子得罪的人多了,无论是谁要搞我,到了现在,就算是我还有法退,也是退不得了。”

    是啊,真的是一步都不能退了。

    不但不能退,还要在这几天里边咬着牙的抗。

    这就是一个光明正大的阳谋,赌的就是高连长作为一个军人的责任。

    “没事儿,这不还有我呢吗?”

    “而且人家说了,伤残的士兵是可以提前撤离的,那些志愿兵若是愿意来,就让他们过来。”

    “有人愿意守家卫国,咱们也不能拦着不是?”

    顾峥的这些话,搞活了阵地的气氛,让大家压抑的心情也跟着舒缓了几分。

    最开心的当属那些已经丧失了战斗能力的伤员,因为没有长官的命令,他们现在还窝在那个破败的帐篷之中,等待着后续的命令呢。

    “所以,还等什么,行动起来吧,伤员里边派出来一个队长,直接往大部队那边汇合。”

    “将主战场承诺的义务兵员调过来,赶紧将防线重铸。”

    “至于我?我先睡觉!打起来了再派人来叫我!剩下的排兵布阵?”

    顾峥一边往一顶稍微干净一些的帐篷中走,一边朝着高连长的所在挥了挥手:“不是还有一位连长大人吗?等他阵亡了,你们再来问我该怎么办吧。”

    这乌鸦嘴!

    高连长这一口烟,直接倒进了肺中,呛得他这个老烟枪都不由的咳嗽连连。

    真狠啊,若不是看顾峥还是个孩子,怕是当场就要给其一通的老拳了。

    现在吗,人家补觉去了,自己还是赶紧为党国效忠吧。

    新的人员补充的还算是及时,大概也觉得自己做的有些不地道。

    原本说好的给的三百人的补充,一下子就增加到了五百人,让这个阵地勉强又恢复成了满员的状态。

    待到顾峥睡了一个充足饱满,日头再一次的归于沉寂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一个全新又充满了希望的阵地。

    “这些……”

    “这些人还是学生啊!”

    垂着眼睛的高连长,有些嘲讽的回答了顾峥的问题:“你还不是个学生吗?”

    “若是所有的学生都跟你一个模样,这仗说不定就胜了。”

    这还真看得起我,谢谢啊。

    顾峥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看着那个跟他哈拉完的连长……又奔着一个趴出了战壕,有些毛躁的小伙子的身后,抬起腿来就是一脚,随后那大嗓门的骂骂咧咧就跟了过来。

    “你这是来打仗的吗?你这是来送死的,就你这样的,还没开始打呢,就是给对方送人头送战果的!”

    “我这里是守卫的最后一道防线不假,但也不是让你们用命来填啊!”

    “战场上所有的人都给我听好了,若是这个阵地守不住,我们不需要你们这群人跟老子同生共死。”

    “你们有一个算一个,都给我赶紧的逃,逃的越远越好!”

    “把自己的小命保护好了,在平城里给我趴踏实了,若是真的被这群小鬼子们给占了平城,那我们平城人也不能让他占的踏实了。”

    “咱们搞暗杀,烧仓库,拆铁路,玩爆破,要让那群人知道,就算是占据了平城,他们也天天要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提溜着生活!”

    “所以,你们赶紧给我卧好了,统一行动,听我的指挥!”

    “我高喊一声撤,就给我麻溜的滚蛋!”

    被高连长踹了一脚的小子唯唯诺诺的半句话都不敢多言,他将自己的身子沉下,随着那一拨稚嫩的面庞一起,紧张的趴在了阴暗潮湿的沟渠之中。

    至于顾峥,则先是一愣,随后就快步的跟在了高连长的身后,有些不置可否的开了口:“我说高连长,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这话你怎么不跟我说呢?我也是祖国的花朵呢,你这区别对待可真是太明显了啊?”

    而对面的高连长却是被顾峥的自谦给惊的抖了一下,有些恶心的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你可得了吧,百发百中,转找军官收拾的阴人,就你这样的,那必须要坚守岗位啊。”

    “他们这群人打三枪不见得能打死一个人的,我要来干嘛?”

    “我又不是残暴之人,这又不是我的王朝,我干嘛要用无辜的命填我的功绩呢?”

    说道这里的高连长苦笑了一下,拍了拍顾峥的肩膀,指着这阵地中最为隐蔽的一个位置,就定下了顾峥的所在。

    “你也别走了,武器我给你准备两把,你凑合着用,可能没有你的98好用,但是中正式可算凑合的。”

    “到时候一把枪你打秃噜了,好歹也有个替换的。”

    “你这种人啊,若不是因为这场战争,妥妥的党国的英才,咱们这个阵地若不是被放弃的炮灰,你也将会一战成名,成为全明国的战斗英雄。”

    “所以啊,若是情况不妙,你就撤吧,你比我有用。”

    说完这话高连长就不再废话,他骂骂咧咧的离开,就好像这些推心置腹的话语并不是从他嘴中说出的一样。

    让顾峥看着这个中年男人沧桑的背影,莫名的就有一种英雄末路的凄凉。

    就在顾峥打算叫住对方给他打打气儿的时候,突然……

    ‘砰!’

    一声尖锐的子弹之音在两个战地之间滑过,敲响了战役开始的警钟。

    “敌袭!!”

    “敌人压过来了!!”

    负责阵地警戒的前言哨卡的哨兵刚刚大吼了起来,一颗不知道从哪里射出来的子弹就从他的耳边擦过,将他半个耳朵给掀飞了开来。

    在这位哨兵捂着耳朵的惨叫声中,端起长枪的顾峥就在瞄准镜之中见到了阵地坡下那密密麻麻往上边攀爬冲锋的敌军。

    在历时了三四天的交锋之后,对面的寇军终于发起了总攻,因为他们等待许久的援军,也终于陆陆续续的汇集到了平城的周边,并开始一波波的援助各个交锋的阵地山头。

    这不,这群精神面貌极其亢奋的队伍,就是新来到的联队,这个由高丽棒子,满蒙残兵,以及远东联合军组成的并不是由寇国本地人所组成的军队,在进攻方面的积极性……竟然比寇国人还要的高昂。

    他们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出自己投诚的诚意,仿佛多杀一些民国的人,就能协助他们的主子达成最终的愿望一般的,奴性。

    而这种被奴役的底层人,他们的筋骨早已经被打断,在对待依然为了国家顽强抗争的铮铮铁骨的时候,因为过于的自卑以及心底里的那股子郁气,反倒是更加的残忍变态了几分。

    他们对待民国的国人,那是下了死手。

    这不,这群人在冲锋的过程中,还嗷嗷的叫骂着,就好像这样能增加不少的勇气。

    对于此种现象,顾峥觉得只有一种方式能让他们老老实实的闭嘴,那就是将他们打死。

    这么想的顾峥也跟着这么做了。

    在高连长还在高喊着准备射击,近距离投弹的命令的时候,顾峥手中的枪却早已经响了起来。

    ‘砰’

    又是一个混合联队的军官倒了下来。

    在他周围的士兵们的惊诧的小眼神注视下,‘砰’第二声枪响也如期而至。

    那个站在他们队长身旁的副手还没反应过来,也跟着一起倒了下来。

    只这两声枪响,就让率先冲锋的那一队人马的脚下顿时一顿,在整条潮水般的战线中就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凹陷。

    “看什么!给我火力压制!”

    一个小缺口有什么用呢?

    有了足够的兵力的寇国阵线,可是全面压了过来了啊!

    虽然人员的密集能让这群啥啥都不行的新人们可以做到弹无虚发,但是同样的他们阵地被攻克的时间,怕是也要被大大的缩短了吧。

    果然,当双方正式的交火之后,高连长只剩下一件事儿可以做了。

    他是让这群新人们现在就赶紧逃跑呢?

    还是再抗两分钟再跑呢?

    没办法,寇国的大炮彻底的排列了开来,几十门的炮一起朝着他们这个简陋的阵线轰击过来。

    当那黑压压的炮弹嗖嗖的呼啸而来的时候,人数的多寡,以及无足轻重了。

    可是就是这样,整个平城阵地也用实实在在的血肉完成了十天的生抗……

    这是最后一天的最后一仗,末路终有结束……

    “可以逃了!”

    “逃啊!!都tm 的给我撤退!!!”

    ‘轰隆隆’

    巨大的炮声压制了高连长的命令,除了就跟他待在一个战壕之中的战士们能够听到,那些远在两三米外的人们,也都是一脸的茫然。

    这些新人们躲在自己的战壕之中瑟瑟发抖,没有一个人接收到高连长的指令,从那个低矮的薄弱的沟渠之中翻出,朝着生存的后发逃窜。

    “tmd,不成吗?”

    “老子的运气还是一贯的不好啊!”

    从鼻孔中喷了一股粗气的高连长,将兜里最后一根烟给叼在了嘴巴当中,奋力的吸了一大口之后,就将身侧一杆不知道谁扔下的半截破旧的国旗给抗在了肩膀之上,下一秒钟就想将这面相对明显的国旗……从壕沟之中擎出来。

    “连长!!”

    一旁一直都跟着他的传令兵惊恐的压住了高连长接下来的动作,用最大的力量朝着他最敬佩的上官嘶吼了过去。

    “连长!我来举吧!太危险了!”

    在此时,高举旗帜之人必然会成为战线上最明显的靶子,而这个靶子他最终的宿命……也只剩下死亡一条了。

    若是需要用死亡来拯救这个阵地上的千千万的生命的话,他觉得,作为一个无足轻重的传令兵,这件事儿还是由他来做的好。

    但是高连长却是笑了,他压住了这个小兵的胳膊,阻止了他接下来的动作。

    “你也给老子撤,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拽着我的裤腿,让我赏你一口饭吃的时候,你他娘的才十二岁,跟了老子三年了,你tm的还是个孩子啊!”

    “我就是再垃圾,也不会让一个孩子替老子送死的!”

    吼完这句话,高连长奋力的晃动了一下他的肩膀,将这个依然瘦弱,还在抽条的少年的胳膊给甩了下来,毫不犹豫的就将手中的旗子给擎出了战壕,顺带手的,高连长还朝着那个愣住的传令兵的屁股上踹了一脚,一下子就将对方给踹出了这道只有两个人趴着的沟壕。

    “都tm 的给我撤啊!!!!”

    在高连长中气十足的呐喊声过后,那面原本竖立起来的旗帜,却是跟着就朝着阵地的后方指了过去,让那些距离他身边过于遥远,听不见他到底说了些什么的士兵以及市民们,也能清楚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要撤了吗?”

    “受不住了吗?”

    “我还能再抗会啊!”

    “别废话啊!这样轰炸,到了最后我们全是在等死的啊!撤退吧!”

    “撤退!”

    一个阵地上的人都看到了,他们在真正的士兵的掩护下,开始调转方向,奋力的朝着大后方攀爬了过去。

    而那个竖起来的旗帜,也终于吸引了对面敌军们大部分的注意,更是将火力也一并转移了过去,

    ‘轰隆隆’

    ‘轰隆隆’

    一切都没有出乎高连长的预料,一颗颗的炮弹就在他的身边炸响。

    “娘的!”

    烟一直都不曾离口的他,贪婪的吸吮了一口他的最爱,在这颗最后的香烟即将要燃烧到他那胡茬唏嘘的唇边的时候,一颗炮弹终于准确无误的覆盖在了他所在的战壕之上,在他的身边炸响。

    “轰!!”

    尘土冲天而起……

    当它们哗啦啦的落下的时候,那个挖的还算是深邃的坑道却已经被炮弹的冲击力彻底的填平。

    偌大的战场上,再也见不到那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只剩下一杆依然顽强的军旗,歪歪斜斜的插在他曾经所在的地方,怎么都不肯倒下。

    “连长!!!”

    这声泣血的呐喊从不远处被吼了出来,那个瘦小的传令兵却像是疯了一般的端起了一把枪,一把可以连发的连队中特别少见的冲锋枪,此时的他并不曾听从他的连长的命令,且战且退,反倒像是失去了最后的族人的孤狼一般,红了眼,发了狠的朝着那延绵不绝的敌军推进线冲了过去。

    “王八蛋!我跟你们拼了……”

    只可惜,传令兵的火力压制也只能达到特别小的范围,而他只不过扫倒了几个猝不及防间中招的普通冲锋队员之后,就被铺天盖地的子弹网,给击倒在了距离他的高连长只有几米外的阵地之上。

    仰面倒下的传令兵,是怒的,但是在他的气息完全的熄灭的时候,他的嘴角……却是笑的。

    他犹记得当年那个快要饿死的自己,与高连长说过的话语。

    他曾说过:你给我吃的,我的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他想,他是做到了自己的承诺的。

    对于高连长和传令兵之间的兄弟义气,顾峥那是相当的敬佩的。

    但是这位率先杀了人的神枪手,现在却面临着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

    因为高连长为了他这位人才特意选择的狙击位置,隐蔽是隐蔽了,但是相对的也太不好撤离了。

    [ 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