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他和劫一起来了 第267章 希望小林没问题

时间:2018-08-01作者:藏密阿弥陀

    。

    陈绍强跟余乐兵一样,担心请假太久会影响到工作,所以特意打电话来问什么时候能把事情处理好。

    关肆宽慰他一番,说已经有了眉目了,让他再耐心等等,还说如果他因此丢了工作,会给予赔偿,并会帮忙重新找到更好的工作。

    对此,陈绍强也跟余乐兵一样,说赔偿不必了,只希望能尽快解决此事,好让生活恢复到以前的平静。

    “要喊他吗?”关肆问,手放在喇叭的上方。

    和陈绍强结束通话,关肆看了看手机道:“来到双城后,这三个家庭,余家和陈家都给我打过电话,唯独李家没有打过。娘子,你知道为什么吗?”

    说到最后一句,关肆转头看我,眼里眉梢都是爱。

    我想了想,笑答:“不是他们心大,就是他们比较有能力。”

    “娘子猜对了。这个李俊,初见他,一身水泥污点,还以为他是普工的建筑工人。后来我一查,才知道他家是开建筑公司的,他是总经理。”

    “他们家在双城也有业务,难怪那天我们跟他们谈,会谈的那么顺利。他们来双城,真的是当来旅游的,还能顺便看一下家里的业务。”

    “难怪难怪!”我对比了一下这三家的女主人,笑了笑道:“其实我那天看徐慧敏的穿着和谈吐,就觉得她不是普通人。看到李俊一身农民工打扮过来,我还在想他们是真爱来着,没想到啊没想到。”

    “在这个世界,还是按照这个世界的叫法吧。娘亲和妈妈换来换去挺麻烦。你也别叫我娘子了,叫我莫染吧。”

    “不过,他们有钱也是真爱。我看李俊对徐慧敏挺好的,那么忙,一个电话就过来了。”

    听到我说一个电话就过来了,关肆趁机跟我表心意,搂着我的肩膀道:“娘子,你一个电话,我也能来。”

    “黎儿在呢,注意形象。”我抬手将关肆搂着我肩膀的手打开。

    苍黎小跑到前面,捂着眼睛,却又分开手指,让两个眼睛从手缝里露出来,看着我们咧嘴道:“娘亲,我什么都没看到。”

    “鬼精灵!”我上去点了点苍黎的小手,拿开他的手,回头对关肆道:“关肆,我们是不是该统一一下称呼?”

    “原来你和哥哥谈过这件事,那哥哥怎么还问我。”我有些不解的说道。

    “在这个世界,还是按照这个世界的叫法吧。娘亲和妈妈换来换去挺麻烦。你也别叫我娘子了,叫我莫染吧。”

    “老婆!”关肆把我揽到怀里,低头在我头顶亲了一下,轻声道:“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相信我。”

    关肆看着我笑:“我想叫你老婆!”

    “呃?”我微楞一下,“我觉得我的名字挺好听的啊,莫染,莫染,念着多有韵味。”

    关肆却欣赏不到,摇头:“不,我就喜欢叫你老婆。老婆——”

    说到最后一句,关肆转头看我,眼里眉梢都是爱。

    好吧,关肆想叫我老婆,就让他叫吧,反正也是这个世界的叫法。

    我转头看苍黎,苍黎立刻明白,眯着眼睛,甜甜的叫了我一声:“妈妈!”

    “黎儿乖!”

    苍黎仰头问:“妈妈,你是不是也该叫我苍黎?”

    “不用。”我笑着摸摸苍黎的小脸,心疼的说道:“以前是我太肤浅,认为黎儿这种称呼只有古代才会叫,现在我不会这么认为了。”

    “不过,他们有钱也是真爱。我看李俊对徐慧敏挺好的,那么忙,一个电话就过来了。”

    “管他什么古代现代,我就是要叫你黎儿。黎儿,你喜欢我这样叫你吗?”

    “喜欢!”苍黎连忙点头,扑到我怀里,“妈妈,我好喜欢听你叫我黎儿。”

    “嗯,以后我都会这样叫你。”我把苍黎抱起来。

    但才刚抱起来,关肆就把苍黎从我怀里接走了,然后往地上一放,又在苍黎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自己走,别偷懒!”

    苍黎回头冲关肆吐了吐舌头,捂着屁-股,一蹦一跳的在前面先跑了。

    “要喊他吗?”关肆问,手放在喇叭的上方。

    关肆拉着我的手,在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

    这一幕,也许对普通家庭来说很平常,但是对我来说,却是非常不易。

    九条毛茸茸的尾巴高高翘起,从左到右依次排列,形成了一把尾巴扇子,在空中摇曳,十分漂亮。

    当时拦下那十方兽,我瞬间本体湮灭、魂飞魄散,都没想过还能再见到我的夫君和我的孩子。

    而且我魂飞魄散之时,苍黎还不到两岁,刚学会走路,说话还含糊不清,没想到一转眼他都这么大了,能蹦能跳,说话清清楚楚。

    九条毛茸茸的尾巴高高翘起,从左到右依次排列,形成了一把尾巴扇子,在空中摇曳,十分漂亮。

    不,哪里是一转眼,是过了五百多年。

    不过,虽然说是过了五百多年,但是给我的感觉,却像是一转眼一样。

    “好。你们有事先忙吧,我就不留你们了。”

    因为此时此刻,我的记忆仿佛只有两个点,一个点是魂飞魄散时的记忆,一个点是现在。

    就像我们幻彩牛族,我们的眼睛是水蓝色的,可惜我本体湮灭,现在的肉-身是这个世界,瞳孔颜色是棕色的,没以前好看了。

    中间那五百多年发生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我仿佛一点都记不得了。

    这一幕,也许对普通家庭来说很平常,但是对我来说,却是非常不易。

    望着苍黎在我们前面蹦蹦跳跳,我心中一阵触动,不禁湿了眼眶。

    关肆感受到我的情绪变化,扭头看我眼眶湿了,忙问:“老婆,你怎么了?”

    “没事。”我低头擦去眼中的湿意,抬头看着前面的苍黎,笑道:“我只是想到我们一家三口能重聚在一起,不容易,所以……”

    “老婆!”关肆把我揽到怀里,低头在我头顶亲了一下,轻声道:“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怕苍黎看到我们这样,我忙推开关肆。

    还好苍黎一直在前面跑,貌似没有回过头。

    我整理了一下头发,道:“对了,我有一件事本来想跟你和黎儿说,但是事情太多了,一件接一件,我总是忘记。黎儿!”

    我叫了苍黎一声,苍黎立刻转身跑回来,问:“妈妈,什么事?”

    “黎儿,我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说了。就是我替你做主,放弃天帝之争,你怪我吗?”

    “不怪!”苍黎迅速摇头,又朝关肆看了一眼,捂着嘴,弯眼笑问:“爸爸,我能跟妈妈说吗?”

    “要喊他吗?”关肆问,手放在喇叭的上方。

    “嗯?你们有事瞒着我?”我惊讶的转头看关肆。

    关肆先摸摸我的头,安抚我受伤的心,随后对苍黎点点头,“可以。”

    苍黎这才道:“其实舅舅跟爸爸谈过天帝相争之事,爸爸说我们能够活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不想再争天帝之位,只想平平安安的活着。我也不想做什么天帝,只想留在爸爸妈妈身边。”

    “原来你和哥哥谈过这件事,那哥哥怎么还问我。”我有些不解的说道。

    关肆为我解惑道:“我和幻兄的意思都是不争,但我和幻兄又一致认为,如果你要争,那我定会全力以赴。”

    “我们孔雀族在妖神界,实力也是非常雄厚的,足以和凤凰族相抗衡。”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能活下来,还能团聚,真的不容易。所以天帝之位不要了,但是幻彩牛族的王位,我一定要。”我语气坚定的说道。

    关肆和苍黎都问我为什么。

    我看着他们道:“因为我想改变幻彩牛族的等级制度。”

    他们不是幻彩牛族的人,不了解我们幻彩牛族,我们幻彩牛族等级制度特别严格。

    我和哥哥因为身份卑微,小时候连东西都吃不到。

    真的吃不到,一点都不开玩笑。

    想想小时候的苦难岁月,而我有时又是那么的不懂事,我感觉很难过,很对不起哥哥。

    “老婆,你放心,我一定帮你争到你们族的王位。”关肆打断我的思绪。

    小林接到电话,就揶揄我:“哟,度蜜月还能想起给我打电话,证明我以前没白对你好。”

    我对他点点头,没有说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

    因为我们来余乐兵这里一趟,路上又说了会儿话,到妲己外卖时,已经九点多了。

    我们刚到妲己外卖楼下,就看到我哥拿着手机,一边看,一边往写着妲己外卖的电瓶车那里走,没有注意到我们。

    “要喊他吗?”关肆问,手放在喇叭的上方。

    “喜欢!”苍黎连忙点头,扑到我怀里,“妈妈,我好喜欢听你叫我黎儿。”

    我摇头:“不喊了。那天我揍了他,感觉现在见面会尴尬。”

    我看着他们道:“因为我想改变幻彩牛族的等级制度。”

    “别多想,也许你哥没你想的那么小气。我按了?”关肆说着就要按喇叭。

    我赶忙抓住他的胳膊,“还是别按了。我们今天是来见妲己的,让他去工作吧。”

    关肆没说话。

    我们在车里坐着,等我哥走了,我们才下去。

    到了妲己外卖,妲己应该是感应到我们要来,已经备好茶水,等我们一进去,就指着沙发道:“请坐!”

    坐下后,妲己用那双发着青蓝色光芒的眼睛看着我笑:“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

    “我倒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来找你。”我盯着她那双青蓝色眼睛,笑着回道。

    以前我还以为她的眼睛是戴了美瞳,现在才知道不是,那是她眼睛本来的颜色。

    就像我们幻彩牛族,我们的眼睛是水蓝色的,可惜我本体湮灭,现在的肉-身是这个世界,瞳孔颜色是棕色的,没以前好看了。

    “喜欢!”苍黎连忙点头,扑到我怀里,“妈妈,我好喜欢听你叫我黎儿。”

    “你会来的。”妲己很肯定的说道,“就算你没恢复记忆,你也会为了你哥来找我的。”

    “我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我哥的事情。听关肆说我哥是纣王,你是封神演义里的那只九尾白狐?”

    “要看吗?”妲己问完,都不等我回答,就瞳孔一亮,现出了本体。

    是一只通体雪白的狐狸,一双眼睛圆溜溜的,里面散发着精锐的光,青蓝之色较人形更深一些。

    九条毛茸茸的尾巴高高翘起,从左到右依次排列,形成了一把尾巴扇子,在空中摇曳,十分漂亮。

    过了一分钟,妲己收回本体,依旧变成人样,端坐在沙发上,看着我笑:“相信了吗?”

    “看来小说里写的不一定是真的,我还以为你在那时候被姜子牙杀了呢。”

    “可不就杀了吗?要不是妖神界前辈相救,我早就死了。”妲己说这话时,语气很平静,但是眼里却有一道带着悲哀,带着恨意的光芒闪过。

    我知道她对当年被杀一事,还有些难以释怀,就道歉道:“不好意思,我……”

    “没关系。”妲己弯嘴笑了笑,“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找我。你放心,我不会做过分的事情,影响你哥的生活。”

    “我只是看他生活的太苦,所以想帮帮他,仅此而已。”

    因为此时此刻,我的记忆仿佛只有两个点,一个点是魂飞魄散时的记忆,一个点是现在。

    “真的只是仅此而已吗?”尽管妲己亲口跟我说不会影响我哥的生活,但我还是担心啊。

    总感觉她来看我哥,不是那么简单的。

    听到我这话,妲己低头笑了,再抬头,脸上笑意全无,一脸严肃的对我摇头:“不是。我有我的目的,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但是你别担心,我真不会影响他的生活。我也不会害他,再也不会。”

    最后一句再也不会,妲己说的很轻很轻,轻的若不是我恢复法力,我都听不到她说了最后那句话。

    好奇怪,她为什么把最后一句话说的那么轻呢,是怕我们听到,还是……

    “希望是这样。算了,这事先放着,我们先去找小林。”我拿起电话,给小林打电话。

    那她怎么又回来了,还知道了纣王的转世是我哥?

    “好。你们有事先忙吧,我就不留你们了。”

    那个原因就是妲己曾经为了修仙,答应女娲,迷惑纣王,祸害商朝六百年的基业。

    我想啊想,最后终于想到一个可以解释的通的原因。

    “黎儿,我有一件事忘了跟你说了。就是我替你做主,放弃天帝之争,你怪我吗?”

    听到小林这熟悉的声音,这熟悉的说话方式,我真不希望她有什么问题,但是那条项链却又解释不通。

    妲己两次提到妖神界的前辈,我很想问她说的前辈是谁,但是我又想那是别人族的事,我问了,她未必能说,就没有问。

    小林接到电话,就揶揄我:“哟,度蜜月还能想起给我打电话,证明我以前没白对你好。”

    “我已经回来了。”我稳住心中纷纷乱的猜测,平静的说道。

    “你、你成神了?”我有些惊讶的问道。

    “喜欢!”苍黎连忙点头,扑到我怀里,“妈妈,我好喜欢听你叫我黎儿。”

    “嗯,我们都是妖神界的人,也算是老乡见老乡了。今天中午,你们别走了,我请你们吃饭。”妲己热情的留我们吃饭。

    小林一惊一乍的:“回来了?这才几天,你们就回来了?是外面不好玩,还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觉得会。但听她的意思,这一世她不会打扰你哥,估计想等你哥的下一世吧。”

    “你、你成神了?”我有些惊讶的问道。

    看电视剧,看小说,一直以为妲己对纣王没有情,现在看来,事实并非我所看到的,所听到的那样。

    “不过,他们有钱也是真爱。我看李俊对徐慧敏挺好的,那么忙,一个电话就过来了。”

    因为此时此刻,我的记忆仿佛只有两个点,一个点是魂飞魄散时的记忆,一个点是现在。

    妲己对纣王用情很深,不然不会过了这么多年,还对纣王念念不忘,还来找纣王的转世。

    但是我还想去找小林,确认她没有问题,就道:“下次吧。最近挺忙的,一会儿还有事。”

    妲己笑着点头,“多亏妖神界的前辈相助,让我成神,有机会问得纣王的转世,还能再回到这个世界。”

    迷惑纣王,不就是害纣王吗?

    我和关肆就起身告辞了。

    “老婆!”关肆把我揽到怀里,低头在我头顶亲了一下,轻声道:“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相信我。”

    九条毛茸茸的尾巴高高翘起,从左到右依次排列,形成了一把尾巴扇子,在空中摇曳,十分漂亮。

    从妲己外卖出来,我问关肆:“关肆你说,她如此用心来找我哥,帮助我哥,会不会是还想跟我哥再续前缘?”

    不过,她不是说她当初被妖神界的前辈救走了吗?

    我问出我心里的疑惑,妲己只笑不语,但是我感觉她身上的妖气却忽然没有了,取而代之是一种清新自然、令人神清气爽的仙气。

    “不过,他们有钱也是真爱。我看李俊对徐慧敏挺好的,那么忙,一个电话就过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