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他和劫一起来了 第249章 好个小气量

时间:2018-08-01作者:藏密阿弥陀

    <  是找小和尚的。  这<u>三更</u>半夜的,是谁找小和尚呢?  我心中又疑惑,又担忧,和关肆匆匆起来穿衣服。  关肆穿衣服比我快,他穿好后,就去给苍黎穿衣服。  本来苍黎没有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但关肆给他穿衣服,把他弄醒了。  他睁开眼,看了关肆一眼,又闭上眼睛,软绵绵的趴在关肆肩头,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爸爸。  我看苍黎醒来一下又睡着了,丝毫没有被外面的声音影响,就对关肆道:“我看苍黎睡觉挺沉的,你让他继续睡吧,别给他穿衣服了。”  外面那么大的声音,都吵不醒苍黎,我不禁感慨小孩子睡觉就是香,却不知苍黎睡的这么死,是另有原因。  “不行。”关肆摇摇头,“外面声音太大,我怕他一会儿被外面的声音吵醒,再看到身边没有我们,会害怕。”  我一想是这个道理,就将被子折了折,折到能包住苍黎的合适长度。  等关肆给苍黎穿好衣服,我把折好的被子递过去:“山里凉气重,用这个包着他,免得着凉。”  “老婆,你真有心。爱你!”关肆说到爱你的时候,想要低头亲我。  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想着这事,我赶紧伸手将他挡开,催道:“我们快点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好。”关肆说了一声好,一手抱着苍黎,一手拉着我朝外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右面寺庙最高的那栋小楼的屋顶上,有一个昏黄的大圆球,仿佛是天上的月亮掉下来,落在上面一样。  要不是天上的月亮还在,我真以为是月亮掉下来了。  再仔细一看,那昏黄的大圆球里竟然有一个人。  是个体形圆胖的和尚。  就是他一直在扯着嗓子叫本无小和尚,本无小和尚的。  他叫了好几遍:本无小和尚,速速出来见吾,估计本无小和尚都没有出去见他,他急了,火了,开口骂道:“本无小秃驴,你怎么还不出来见吾?是不是怕了?不敢出来了?啊?哈哈哈……”  “你才是秃驴,我有头发。”小和尚淡淡的声音在我们身后响起。  我转头一看,看到小和尚真的有头发,一头惹眼的黄头发。  我们知情人,当然知道小和尚戴的是假发,但是那个圆球里的和尚并不知道。  他看到小和尚顶着一头黄发,惊了一跳,险些从屋顶上摔下来,“你、你有头发,那你就不是和尚了。”  不知这话有什么好笑,说罢那和尚指着小和尚,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你不是和尚,你输了,输了。”  “你看,这是什么?”小和尚伸手一抓,将自己的假发抓下来,放在手里转着。  那和尚见小和尚戴的是假发,恼羞成怒:“小秃驴,你竟敢骗吾?”  “谁骗你了?我只是说我有头发,你就认为我不是和尚了。是你慧眼不识珠,反倒怪我?可笑可笑。”  “住口!”那和尚厉喝一声,指着小和尚,怒道:“你既然是和尚,为什么不自称贫僧,或者小僧?”  “真是笑话。佛向来自称我,或者吾。你这慧根极浅的都在我面前,像佛一样自称吾。我的慧根还比你多了这么一点点……”  说到这么一点点的时候,小和尚用手比划了一下,“我当然不能落后,要自称我了。不然,岂不是要输于你。”  “好,好。既然你敢妄自成佛,那吾要讨教讨教了。”  “不吝赐教!”  不吝赐教这话,一般是请教的人,向被请教的人说的客气话,比如:还请某某不吝赐教。  但今天,这话反被小和尚这个被请教的人说了。  那和尚气的不得了,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如果他有胡子的话,那胡子早就被他吹到天上去了——“你……”  “阿弥陀佛!”小和尚单手竖于胸前,念了一句佛。  那和尚听到小和尚念佛,努力将心里的怒气给压下去,道:“吾曾经遇过这样一件怪事。一位卖货老者,路上遇到两个路人,那路人见卖货者年老,上来将老者揍了一顿,并将老者的货物全部抢去。”  “老者坐着地上呻吟哭泣,又一位路人经过,见老者这般模样,问了情况。了解之后,问老者那货物值多少钱,遂掏了相同价钱的银子给老者。”  “但老者却不要,说他只想要回自己的货物。这位路人听到老者的要求,脸色一变,转身就走。老者见这位路人要走,又想要银子。那路人却跟没听到似的,走的更快了。请问,后来的这一位路人,该说他善良呢,还是不善良?”  “你就是后来那个路人吧?”小和尚虽是问句,但语气却很肯定。  那和尚听后,神情一顿,随即厉色道:“倘若你不知,就趁早说不知,别浪费吾的时间。”  “好吧,我不浪费你的时间了,你走吧。”小和尚挥挥手,像是要赶那和尚走。  那和尚气结,气的说了一声:“你!”  说完后,他又赶紧调节情绪,笑道:“这么说,你是认输了?”  “认输?我的字典里都没有认输这两个字。”  “那好,你告诉吾,最后那位路人是善良,还是不善良。”  “当然是……”小和尚说到是的时候,故意将是的音拉的很长很长,快有一分钟那么长了,才将后面的话说出来:“……是善良了。”  “哈哈哈……”一听到小和尚说是善良,那和尚以为自己赢了,高兴的哈哈大笑:“小秃驴,你输了。他若真善良,为什么后来老者改口要银子的时候,他却不给了呢?”  “谁说没给?前面已经给了,是老者没要。”  “对啊,老者没要,那不还是没给吗?”  “错!”小和尚打断那和尚的话,“没要也是给了。给了就是给了,和对方要不要没关系。”  “你这是什么话?老者没要,你说那人的银子也给了,给哪儿去了?如果给了,为什么老者还要呢?”  “阿弥陀佛!”小和尚突然念起佛来。  我还以为他念完佛,就会回答那和尚的问题,但等了好几分钟,都没有见小和尚再开口。  那和尚估计跟我一样的想法,所以在这几分钟里,他都没有出声催促小和尚。  等了几分钟,不见小和尚开口,那和尚等不下去了,道:“小秃驴,你若不知,就趁早说不知,别在这里故弄玄虚。”  “阿弥陀佛!”小和尚又念了一句佛,然后又没有然后了。  那和尚燥起来:“小秃驴,你是什么意思?”  “阿弥陀佛!”小和尚第三次念佛,念完之后,他将假发戴在了头上,算是回应那和尚的小秃驴。  那和尚见小和尚把假发戴上了,就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小和尚恶狠狠的骂道:“你看你,俗不俗,僧不僧的,像什么?”  “像佛!”小和尚仰头,笑容温和的对那和尚道。  那和尚一听这话,大怒:“放肆!吾看你是不知天高地厚了,竟敢侮辱我佛。看吾不教训教训你。”  话音未落,那和尚带着他的大圆球就朝小和尚冲下来。  “阿弥陀佛!”那和尚才冲到一半,忽然老和尚的声音响了起来。  听到老和尚的声音,那和尚立刻把身子一顿,停在了半空,居高临下的看着从黑暗中缓慢走出的老和尚,愤然道:“老秃驴,这是吾与他的事情,不与你相干,你不要多管闲事。”  “阿弥陀佛!”老和尚念了一句佛,道:“他是我徒弟,教训之事我来就够了,不劳烦你了。”  “好,吾可以不教训他。”那和尚退一步,转眼看着小和尚道:“今天吾<u>一定</u>要与你较个高下。速速回答吾刚才的问题,否则就算你输。”  “唉!”小和尚摇头叹息一声,“你悟性太差,我都不想与你辩论。”  那和尚冷哼:“哼,吾看你是不知,不敢与吾辩论。”  “既然你非要与我较个高下,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高,什么是下。你问我后来那个路人是善良,还是不善良,其实你的问题并不是善不善良,而是给和要。”  “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给了就是给了,给了没要也是给了。没要就是没要,岂有再要之理?再要,已给,所以没有再给之理。”  小和尚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还能听得懂——听得懂并不是说知道那话是什么意思,而是因为那两句话我听过,很熟悉,所以说听得懂——但他后来说什么给,什么要,我感觉像是听天书一般,一句都没有听懂。  可是那和尚却懂了,他张开双臂,仰天大叫:“啊!输了,输了,吾又输了!”  “本无你等着,这次输,不代表一直输。吾以后还会来找你的。”  说到最后一句,那和尚转身离去。  我听到他最后那句,感觉很熟悉,有种灰太狼附体的既视感。  灰太狼每次抓羊失败,被小羊们扔飞的时候,都会说一句话:我还会回来的。  见那和尚离开了,我和关肆朝老和尚他们走去,老和尚他们也朝我们走来。  “那和尚是谁?”关肆问出了我想问的问题。  老和尚答:“那和尚叫慧缘,因为一次辩论没有辩过本无,心中不服,隔一段时间就来找本无辩论,但每次都以失败收场。”  这是老和尚极其委婉的版本,其实真正的版本是那个叫慧缘的和尚,因为在一次法会上,与小和尚辩论,没有辩过小和尚,觉得很丢面子,对小和尚怀恨在心,将小和尚杀了。  那是小和尚的第一世。  以为慧缘杀了小和尚,他对小和尚的恨就算解了。  谁知那慧缘气量极小,极其记仇,杀死小和尚的时候,在小和尚的魂魄上做了记号。  只要小和尚投胎转世,他就凭借那记号找到小和尚,去找小和尚的<u>麻烦</u>。  这已经是第十世了。  可又谁知,小和尚每一世都做和尚,而那慧缘虽然恶,但他特别喜欢钻研佛法——他生前就是太痴迷佛法,后来走火入魔而死。  他死后不甘心进入<u>轮回</u>,忘记前世修为,就用手段躲避<u>轮回</u>。他现在是一个鬼,但因为有修为,看着跟人差不多,所以我看不出他是人是鬼,就以为他是人。  ——看到小和尚转世之后仍是和尚,就想以自己前世学的佛法,压倒小和尚。  却没想到小和尚天生是做和尚的料,慧根了得,即使慧缘有前世积累,也辩不过小和尚。  <u>第二</u>世的时候,慧缘见自己还辩不过小和尚,自然气的不得了,还想杀小和尚。  但那时他已变成了一个鬼,小和尚身上有佛光护体,再加上老和尚的保护,所以后来这几世,他连小和尚的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到。  我们说了一会儿慧缘和尚,就各自回屋睡觉。  “小心!”可就在我们刚转身,准备各回各屋的时候,忽然听到老和尚大叫一声“小心。”  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人就被谁给推走了。  那推我之人绝不是关肆,因为当时我的手揽着他的胳膊,他的另一只手抱着苍黎,根本没有第三只手。  虽然我知道推我之人,不是老和尚,就是小和尚,但我想去确认是谁,却怎么也转不了头。  等我能转头时,我和关肆已经进了房间了。  房间离我们刚刚所站的位置,不算远,但也有八九米,没想到这一推,竟把我们给推到房间了。  “小染,把手上的手链给我。”老和尚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不用回头,也知道推我之人是谁了,赶忙将手链取下来递给他。  老和尚拿了手链,走到窗户那里,朝外一抛,道:“本无,接着!”  这时,我才有空去看外面的情况。  原来在我们刚刚准备回屋的时候,天上有一个光球砸下来,正好砸在我们离开的位置。  要不是老和尚反应快,恐怕我和关肆都要被那光球砸到了。  小和尚反应也很快,在老和尚将我和关肆推走瞬间,他迅速跳到旁边的屋顶,躲开了那光球。  那光球是慧缘控制的,见我们都走了,他控制那光球去追小和尚。  小和尚房、房下乱跳,以此躲避那光球。  就在这时,老和尚将手链扔给了他。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