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他和劫一起来了 第229章 又一次留宿

时间:2018-08-01作者:藏密阿弥陀

    。

    听到孩子哭了,赵云安手忙脚乱的去抱孩子。

    看到这一幕,我想到最近网上看的妈妈和婆婆的区别。

    估计抱的不舒服,孩子哭的更厉害了。

    小林见了,一面笑赵云安笨,一面告诉她怎么抱孩子,孩子会舒服。

    赵云安白了小林一眼:“谁还没个第一次。”

    “是是是。叫我一声姐,我传授你经验。”小林嘚瑟的说道,摆明了想占赵云安的便宜。

    但让人没想到的是,赵云安立刻叫了一声姐,显得很没节操,把我们都逗笑了。

    小林就传授了一些抱孩子,喂奶的经验。

    赵云安按照小林说的,给孩子喂奶,孩子有奶吃了,就不哭了。

    我和小林都围着赵云安,季秒渺也想过来,但她又有些顾虑,没有过来。

    我看到了,伸手把她拉了过来。

    季秒渺两手抓着衣服,低头站在赵云安面前,显得很拘谨。

    “喜羊羊,美羊羊……”我刚说完不用了,关肆的手机响起来。

    赵云安喂好了奶,把孩子举高,“秒渺,你要不要抱试试?”

    季秒渺吓的连忙摆手后退。

    “抱一下,没关系的。”赵云安鼓励的看着季秒渺。

    季秒渺还是不敢。

    这时,小林把孩子接过来,抱在怀里,晃了晃道:“这孩子真乖,不哭不闹的。来,我教你怎么抱。”

    说着,小林不由分说的把孩子递到了季秒渺怀里。

    季秒渺没办法,才伸手接孩子。

    在小林的帮助下,季秒渺成功抱住了孩子。

    想来想去,我也没想出个什么来,还把自己想睡着了。

    “……”季秒渺望着我们,小心翼翼的笑。

    听到关肆说苍黎很喜欢我,我想到之前关肆说苍黎很喜欢我,问我愿不愿意做苍黎的妈妈,我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同时心也有些乱了。

    笑了没两秒,孩子忽然哭了。

    “喜羊羊,美羊羊……”我刚说完不用了,关肆的手机响起来。

    季秒渺的神情瞬间变得无比紧张,慌的想把孩子还给赵云安,小林拦着道:“你晃一晃他。这样,对,对。”

    晃了晃之后,孩子果然不哭了。

    听闻关肆还有一个儿子,赵云安有些不太满意,“还有个五六岁的儿子啊,要是没有儿子就完美了。”

    季秒渺松了一口气。

    “这不就得了。”小林抬手,在季秒渺脸上胡乱的抹了一把,“好了,别哭了,笑一个。”

    赵云安又提让季秒渺做孩子干妈的事情,季秒渺极其小心的摇了摇头道:“我感觉我不行。”

    “喜羊羊,美羊羊……”我刚说完不用了,关肆的手机响起来。

    “秒渺,相信自己,你可以的。”赵云安坐起来,抓着季秒渺的手认真的说道。

    “答应吧。做干妈没有那么难,不信你问莫染。”小林把我推出来。

    我赶忙道:“是啊,一点都不难,就是买买小孩子喜欢的东西,哄他开心就可以了。又不用管吃喝拉撒的,吃喝拉撒交给亲妈就行。”

    季秒渺低头不言。

    出了医院,小林挽着季秒渺的胳膊,把季秒渺拉到一边,对我道:“秒渺跟我了,你自己想办法回去吧。”

    赵云安道:“秒渺,答应吧?答应吧?啊?”

    “好。”季秒渺蚊子般小声说道。

    小林是个会活跃气氛的,立刻“嗷”了一声,拍手道:“庆祝……对了,安安,你家小胖叫什么?你们没有提前起名吗?”

    “没有,家里老人说要结合孩子的生辰八字起名,所以就没起。不过我觉得小胖挺好听的,也挺符合他的,就叫小胖吧。”

    这话一下把我们逗笑了,我们正笑着,门忽然被人推开,然后涌进来好几颗脑袋。

    “别,我刚随口说的。你家老人知道我给他们的宝贝孙子起这名,非揍我不可。”小林继续拍手,接着刚才的半截话道:“庆祝这大胖小子喜获干妈一个!”

    说完,小林轻轻撞了一下季秒渺的肩膀,“秒渺,开心吗?”

    “开心。”季秒渺说了一句开心,抬起头看着我们道:“真的,我特别开心。我没想到,我……”

    说着说着,季秒渺眼里出现了泪花。

    我和小林看了,很有默契的一左一右抱住季秒渺。

    季秒渺哭着哭着,又笑了,低头看着怀里的孩子道:“我以后会做一个好干妈的。”

    “这不就得了。”小林抬手,在季秒渺脸上胡乱的抹了一把,“好了,别哭了,笑一个。”

    “没事,他胆大。”关肆一副度身事外的口吻。

    季秒渺咧嘴笑了,我们都笑了。

    小林望着季秒渺怀里的孩子,对安安道:“安安,你家这个小了。不然的话,可以玩一下娃娃亲。”

    “小怎么了?你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姐弟恋吗?女大三抱金砖。木木今年四岁,我儿子一岁,刚好差了三岁。金砖金砖,就这么说定了。”

    “这不就得了。”小林抬手,在季秒渺脸上胡乱的抹了一把,“好了,别哭了,笑一个。”

    “切,你能做主吗?”

    赵云安反问:“我怎么不能做主了?我家都是我做主,好吗?”

    “是吗?刚刚你老公瞪你,你声音都变小了,我们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对吧,莫染?”小林拍了拍我的手。

    我看到了,伸手把她拉了过来。

    我笑着点头:“对。”

    “哼,你们两个坏蛋,不理你们了。”赵云安装作生气的扭了一下头,不过一秒又扭回来,看着我问:“对了莫染,忙了这么久,我还没问呢,那个帅哥是谁啊?”

    我还没说话,小林就叽里呱啦把关肆的情况说了,说的比我知道的还多。

    听闻关肆还有一个儿子,赵云安有些不太满意,“还有个五六岁的儿子啊,要是没有儿子就完美了。”

    赵云安这样说也是为了我好,但是我听了她这话,却有点不舒服。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喜欢苍黎吧,舍不得这世上没有他。

    “有儿子也没关系。我听人说关肆的老婆好像难产死了,莫染没有前妻的威胁。”小林又说了一个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听到小林说关肆的老婆难产死了,心口骤然一疼,想到苍黎说他从出生就没有见过他妈妈,心就更疼了。

    这话一下把我们逗笑了,我们正笑着,门忽然被人推开,然后涌进来好几颗脑袋。

    “这样还好一点。”赵云安附和道,又问我:“莫染,什么时候能喝到你们的喜酒?”

    “还早呢。”我忍着心口的疼痛,努力笑着说道。

    “哎,我想起来了。”小林一惊一乍的,对我挑挑眉道:“如果莫染跟关肆好了,那么关肆的儿子和我们家木木正配呢。关肆的儿子我见过,可帅了,长大后估计比他爸还帅。”

    听到小林这话,我心里想的是:小林想的真多,竟然想到木木和苍黎在一起。

    说完,小林轻轻撞了一下季秒渺的肩膀,“秒渺,开心吗?”

    而赵云安听到小林这话,却是叹气连连:“唉,我儿子真可怜,刚出生就遇到情敌。”

    这话一下把我们逗笑了,我们正笑着,门忽然被人推开,然后涌进来好几颗脑袋。

    分别是赵云安的爸妈和公公婆婆的。

    赵妈妈和赵婆婆跑在最前面,后面是赵爸爸和赵公公,再后面是关肆和高大鹏。

    赵婆婆边跑边道:“安安辛苦了!我的宝贝孙子在哪儿,快让我瞧瞧。”

    赵妈妈没有说话,快速跑到赵云安的面前,才道:“快躺下,别坐着,坐着对身体不好。”

    赵妈妈扶着赵云安躺下,伸手轻轻点了点赵云安的脑袋,道:“你这孩子,都结婚了,做事还是瞻前不顾后的。想看朋友等孩子生了,什么时候不能来看,非在这时候来看。”

    听到这话,赵云安感激的抬头看了高大鹏一眼,然后低下头,装作一副受训的样子。

    小林在我耳边低声道:“高大鹏不错,会说话。”

    看到这一幕,我想到最近网上看的妈妈和婆婆的区别。

    那边赵婆婆抱到孩子了,听到赵妈妈这话,对赵妈妈道:“老姐你别说安安了,大人孩子平安就好。”

    “嗯。”赵妈妈嗯了一声,问赵云安感觉怎么样,想吃什么。

    看到这一幕,我想到最近网上看的妈妈和婆婆的区别。

    虽然说赵婆婆对赵云安也很好,但跟亲妈比起来,还是有些差别的。

    赵婆婆进来,也关心赵云安了,但更多的关注点还是在孩子身上。而赵妈妈从进来到现在,关注点一直在赵云安身上,她甚至连看一眼那孩子都没有看。

    因为在她眼里,赵云安是她的孩子啊。

    见赵云安家的大人来了,我和小林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关肆跟在我们后面。

    出了医院,小林挽着季秒渺的胳膊,把季秒渺拉到一边,对我道:“秒渺跟我了,你自己想办法回去吧。”

    小林这样,很明显是在给我和关肆创造独处的机会啊。

    “秒渺还是跟我吧,我那边住着方便些。而且我不用上班,明天可以陪秒渺一起去徐医生那儿。”

    说完,小林轻轻撞了一下季秒渺的肩膀,“秒渺,开心吗?”

    “我也可以啊,我还有车呢,可以开车送秒渺。对吧,秒渺?”小林问季秒渺,季秒渺当然说对了。

    我望着小林,对她挤眼睛。

    小林当看不到,挽着季秒渺的胳膊走了,走到背对我们时抬手挥了挥道:“拜拜!”

    “小林等一下,木木呢?我想去看看木木。”

    “木木回家了。今天太晚,想看明天吧。”小林转过身,对关肆鞠了一躬道:“关肆,我们家莫染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关肆说放心时,竟然伸手握住了我的手。

    我当即想甩开,但能甩开才怪。

    这一幕被小林看到,她对我抛了一个暧昧的眼神,拉着季秒渺跑到路边,拦了一辆车就走了。

    季秒渺还是不敢。

    等她们走后,我们也在路边拦了一辆车。

    因为是坐出租车的缘故吧,我和关肆谁都没有说话。

    “啊,我没带钥匙。”我郁闷的走到门前,手抓着门把手,试图想要打开门。

    坐在车里,我们不说话,我还不觉得什么,但下了车,关肆还不说话,我就有些那个了。

    我想了想,想了一个打破沉默的理由:“到我住的小区了,你别送了,快回去吧。这么晚了,苍黎一个人在家肯定害怕。”

    “喜羊羊,美羊羊……”我刚说完不用了,关肆的手机响起来。

    “没事,他胆大。”关肆一副度身事外的口吻。

    我听了有点上火,忍不住反驳道:“再胆大,他还是个孩子。”

    关肆应该听出我话里的火气了,他不在意的笑了笑,道:“都送到这儿了,送你到家。不然苍黎知道我没把你送到家,回到家,他也会怪我的。”

    赵妈妈扶着赵云安躺下,伸手轻轻点了点赵云安的脑袋,道:“你这孩子,都结婚了,做事还是瞻前不顾后的。想看朋友等孩子生了,什么时候不能来看,非在这时候来看。”

    “你、你不会把和我的事情都告诉他吧?”我震惊的问道。

    “会啊,因为他很喜欢你。”

    听到关肆说苍黎很喜欢我,我想到之前关肆说苍黎很喜欢我,问我愿不愿意做苍黎的妈妈,我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同时心也有些乱了。

    之后,我没再说话,和关肆一起上了楼。

    回到住的地方,见大门是关着的,我才想起来当时出来的太急,我都忘了关门了,更忘了拿手机拿钥匙。

    这门是谁关上的,我也不知道。

    现在门是关着的,我要怎么进去?

    “好,我知道了。”关肆脸色严肃的说了一句,说完就挂了电话。

    赵云安又提让季秒渺做孩子干妈的事情,季秒渺极其小心的摇了摇头道:“我感觉我不行。”

    至于开锁,也不用,因为我妈那里有钥匙。

    “怎么了?是不是苍黎出什么事了?”我看他脸色那么严肃,心就提了起来。

    睡的正香,我忽然感到左手腕传来一股冰凉,一下把我凉醒了。

    躺在床上,我心里想:我怎么就留下来了呢?

    醒来,我看到眼前一个黑乎乎的影子,瘦瘦的,不像是关肆的,倒像是……张子麒的。

    想来想去,我也没想出个什么来,还把自己想睡着了。

    他接了电话,我听到里面传来苍黎的声音,本能的就竖了竖耳朵,想听听苍黎说什么,但却听不清楚,只看到关肆的脸忽然变得很严肃。

    不过这次跟上次不一样,关肆给我安排了客房。

    想到那次去他家,看到苍黎自己煮药,自己倒药,我能脑补出苍黎烫到的画面,脑补他一个人受伤无助的样子,赶紧催促关肆道:“那你还不快回去。”

    本来听到关肆前面一句,我想拒绝的,但听到后面那句话苍黎看到我去了,会开心,我的心就软了,就没有拒绝,跟关肆去了他家。

    关肆走过来,道:“这么晚了,找开锁的也不方便,不如去我那里。”

    我那时很紧张,很害怕,但我却不慌不乱,连叫都没有叫,抬起右手就朝身前的影子砸去。

    啊,张子麒啊,我真是事情太多,忙忘了,竟把张子麒给忘了。

    “喜羊羊,美羊羊……”我刚说完不用了,关肆的手机响起来。

    “啊?”听到苍黎烫到了手,我惊呼一声。

    关肆拉着我就走,“你跟我一起回去。苍黎看到你去,他一定会很开心的。”

    我被苍黎那烫的起了水泡的手背,和他那想要我留下来的渴望眼神打败了。

    “不用了。”只是住的地方没带钥匙而已,我还可以回家,还可以去小刘那里,去小林那里,去住宾馆。

    赵妈妈扶着赵云安躺下,伸手轻轻点了点赵云安的脑袋,道:“你这孩子,都结婚了,做事还是瞻前不顾后的。想看朋友等孩子生了,什么时候不能来看,非在这时候来看。”

    这话一下把我们逗笑了,我们正笑着,门忽然被人推开,然后涌进来好几颗脑袋。

    但,那是不可能的。

    想到可能是张子麒,我心跳瞬间加快。

    但身前的影子似乎知道我右手上的厉害,在我的右手砸到他之前,提前抓住了我的小胳膊,使我手腕上的手链无法触碰到他。

    “啊,我没带钥匙。”我郁闷的走到门前,手抓着门把手,试图想要打开门。

    就这样,我又一次留宿在了关肆的家。

    去他家的路上,我想等看了苍黎之后,我再去找宾馆住。

    “嗯。”关肆看着我,“苍黎倒药的时候,不小心烫到了手。”

    “主人别反抗了。”果然是张子麒。

    “啊?”听到苍黎烫到了手,我惊呼一声。

    可到了他家之后,事情就难以控制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