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他和劫一起来了 第103章 关肆放了女鬼

时间:2018-08-01作者:藏密阿弥陀

    “我就跟你们说时间不多了,你们非不信,非……”沈聪之很是气愤的抱怨。

    但他抱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柳月菊给打断了:“聪之,你刚刚说谁是疯子?”

    沈聪之没有理会柳月菊的话,接着刚才的话道:“非要问这问那,问一些不相干的问题,现在好了吧,现在……”

    “聪之,我在问你话呢,你刚刚说谁是疯子?”柳月菊的声音细细柔柔的,但听着给人的感觉很有压迫感,很强势。

    我扒开关肆捂着眼睛的手,正好看到沈聪之在转身,正面对着我,是沈聪之那张狰狞恐怖的脸:“现在她来了,我……”

    “聪之,我在问你话呢,请你先回答我!”沈聪之的话又没说完,就转过了身。

    这次沈聪之转过身,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不是那么害怕了,敢看了,才看清沈聪之背后的情况:柳月菊双手、双脚紧紧缠在沈聪之身上,他们看上去像是相拥的姿势。

    其实只有柳月菊紧紧拥着沈聪之,沈聪之并没有抱她。

    看清了沈聪之背后的情况,我才知道沈聪之胸前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是什么,原来是柳月菊的上半部分身体。

    原来沈聪之在大火中醒来过一次,还挣断了柳月菊绑在他身上钢丝,柳月菊怕他出去,就死死抱住他。

    就是这样抱着的,双手、双脚牢牢的将他夹住。因为用力过度,他们死后的尸体就粘在了一起,分不开了。

    所以,他们现在还抱在一起,无法分开,就跟用同一个身体一样。

    沈聪之再转身,“我没时间了,我……”

    “聪之!我在跟你说话呢!”柳月菊生气了,咬牙一字一字的说道。

    在柳月菊说话的时候,沈聪之又转过身,背对着我,让柳月菊面对着我。

    我发现了,他们谁说话,谁就面对着我,然后我就看到了神奇的一幕,看到沈聪之不停的转身——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执起来。

    “聪之!”沈聪之不理柳月菊,柳月菊很生气,阴冷冷的说道:“我跟你说话,你听不到吗?”

    “我跟你无话可说。”沈聪之带着气,倔强的说道。

    “是吗?你真的跟我无话可说吗?”

    “无话可说!”

    “那好,你等着——”最后一个着字,柳月菊咬的极重极重,声音拉的极长极长。

    等她的声音拉完,沈聪之忽然发出一声惨叫:“啊!啊!亲、亲爱的,我错了……”

    柳月菊笑,声音很轻很柔的问:“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亲爱的,亲爱的,我最亲爱的菊,我错了,错了。聪之错了,聪之以后再也不敢了。”沈聪之颤抖着求饶。

    “这还差不多。”柳月菊得意的说道,“再叫几声听听,叫的甜蜜一点,说点好听的。”

    “亲爱的菊,你是我的月亮,是我的星星,没有你,我的世界漆漆无光,索然无味。”

    这话听着好肉麻,也好假,但是柳月菊跟听不出来是假的一样,听的很高兴,高兴的问:“还有吗?我还想听。”

    “亲爱的菊,你是我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是我的琴棋书画诗酒花,没有你,我的世界黯淡无光,了然无味。”

    “亲爱的菊,我爱你,我愿意爱你到天荒,爱你到地老,爱你到那太阳不发光,爱你到那……”

    真的好肉麻啊,我都有点听不下去了。

    我抬头去看关肆,见他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沈聪之,听的一脸认真,心想是不是沈聪之对柳月菊的甜言蜜语,让他触景生情,想起了他的娘子。

    想到关肆此时此刻正在想他的娘子,又想到之前他把我和沈聪之这样一个不相关的外人一样看待,我的心就好难受,连忙低下头,移开了视线。

    可我刚低下头,关肆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想说什么?”

    “不……”本来我想说不想说什么的,但想到之前他说我也是个会想好事的人,怕他以为我又想好事了,赶紧改口道:“他们太肉麻了,我不想看他们。”

    “小姑娘,说谁肉麻呢?”柳月菊心情不错的问道。

    “就是,你说谁肉麻呢?有你这样说话的吗?我对菊妹的心天地可鉴,我是真心爱她的。”

    柳月菊说我就算了,没想到沈聪之也这样说我,我真是无语极了。

    但想了想,我很快就明白沈聪之为什么也这样说我了,他是在奉承柳月菊。

    柳月菊听到沈聪之这番深情的表白,高兴极了,柔柔说道:“聪之哥,我对你的心也是天地可鉴,我永远爱你!”

    因为沈聪之和柳月菊是一个身体

    和沈聪之说完这话,柳月菊问我:“小姑娘,你真的觉得我们肉麻吗?”

    我感觉柳月菊有些奇怪,刚刚还问我说谁肉麻呢,现在又问我他们是不是真的肉麻,不知道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管她是什么意思,我就实话实说道:“很肉麻!”

    “哈哈哈……”没想到柳月菊听到我这话,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很开心:“肉麻好,我就喜欢聪之哥对我肉麻。这是一种夫妻之间的乐趣,你不懂。”

    这话也很肉麻,我听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手在胳膊上来回抚了抚,道:“我不想听你们在这里肉麻。大师,请你们……”

    “请他们对付我吗?”柳月菊打断我的话,阴阴笑道:“上次是我没有防备,不小心着了你的道。这次就未必了。”

    话音未落,柳月菊的头顶忽然冒出一道火焰,那火焰的颜色却是白色的,纯白纯白的,像牛奶一样白。

    这样的火焰,我从未见过。

    虽然我没有见过这样的火焰,但是看到她头顶冒出这样的火焰,我也知道她要采取措施了,赶忙道:“大师,请你们……”

    “都回去吧!”关肆忽然开口吩咐小和尚的前世都回去。

    而小和尚的前世也都听他的话,听他让回去,他们就回去了。

    看到小和尚的前世都回去了,我又急又不解,抬头看关肆:“关肆,你?”

    关肆手在我肩膀上拍了拍,没有解释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只对柳月菊道:“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哈哈哈……”柳月菊听到这话,就像听到多么可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转身飘走了。

    见柳月菊飘走了,关肆又不去追,我急的不得了,大声念:“南无……”

    可那声南无阿弥陀佛还没念出来,就遭到了关肆的阻止,关肆阻止道:“不要念,让她走。”

    “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把她引出来的,你为什么要放了她?”我有些生气的质问道。

    “她现在还不是恶鬼。如果你让小和尚的前世对付她,会激怒她,使她变成恶鬼。”

    关肆的解释,我不太能理解。

    我觉得不管柳月菊是不是恶鬼,她都不能再留在人间了,所以既然这样的话,那她变成恶鬼又有什么关系。

    最后的结果不都是一样,都是被超度。

    我将我的想法告诉了关肆,关肆听后,笑了笑,问我:“你会超度吗?”

    “我……”我本想说小和尚的前世会,但想到关肆这样问我,估计小和尚的前世不会超度,就改口道:“我不会,但是大师会。今天早上我在路上看到大师了,我妈应该有他的手机号,到时候让我妈……”

    “他不会来的。”关肆说的很肯定。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

    关肆解释道:“因为我在这。”

    “什么意思?”我还是有些不解。

    关肆抬手,在我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道:“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我在心里反复琢磨这句话,心想:我能觉得是关肆小肚鸡肠,现在还记着小和尚曾经对付过他的仇吗?

    事实上,关肆就是这样一个小肚鸡肠,爱记仇的人。

    但这个想法却不能跟关肆说,我又琢磨了琢磨,道:“我可以觉得是因为你在这里,大师认为你能应付柳月菊和沈聪之,所以不过来吗?”

    “你可以这么觉得。”

    哇哇哇,我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说的,没想到关肆说我可以这么觉得,我很高兴。

    可高兴还没有一会儿,我忽然想到关肆说我跟沈聪之一样,是个会想好事的人,我又高兴不起来了。

    我低着头道:“算了,别等一会儿你又说我是个会想好事的人。”

    “什么?”不知关肆是没有听清,还是他故意的,他问我什么。

    我不想重复,道:“没什么。柳月菊是冲着我来的,还是让我自己去解决她吧,不用麻烦你了。”

    “小人之心。”关肆说了句我小人之心,我就知道我刚才低头说的那句话,他听到了。

    他揉揉我的头发道:“是不是以为我将你和沈聪之一样对待了?我跟沈聪之是沈聪之,跟你是跟你。小笨蛋,我跟你开玩笑的,你听不出来吗?”

    开玩笑?

    对不起,我当真了。

    即使他现在跟我说他是开玩笑的,但我也不会把那认为是一个玩笑,因为那个玩笑,让我再次认清了那个现实。

    就是关肆他有一个过了数百年都忘不掉的娘子,他是不会喜欢我的,永远都不会!

    所以,我希望他还是把我和沈聪之一样对待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