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他和劫一起来了 第87章 魂衣项链

时间:2018-08-01作者:藏密阿弥陀

    我感觉我最近眼泪太多了,动不动就淌眼泪,连我自己都有点烦了,我抬起胳膊,狠狠的擦着脸上的眼泪。

    眼泪擦干了,我还在擦。

    关肆看出我的不对劲,拿开我的胳膊,道:“罢了,再给你两天时间缓冲。”

    “不用了。”其实我很想再缓冲两天,但是却因为刚刚关肆不容商量的说就今天去,还说我一直逃避的话就带我离开,我心里有点气,就赌气的说不用了。

    说完,我就后悔了,但话已经说出去。

    我吸吸鼻子,算是自我安慰吧:“早面对,晚面对,迟早都是要面对。我就是,就是怕黑脸女鬼再使手段,将我与世隔绝,联系不到你。”

    到这时,我才算是知道自己怕的是什么,原来我是怕联系不到关肆。

    也是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我会连续两次做梦关肆不是被黑雾卷走,就是被大风刮走。

    之前我以为那梦是我随便做的,没有道理可言。

    现在看来不是,是因为我太害怕联系不到关肆,梦由心生,所以我才梦到他被黑雾卷走、被大风刮走,而不是我被黑雾卷走、被大风刮走。

    “别怕,你有小和尚的舍利手链,再遇到她将你与世隔绝的情况,你只需按照小和尚的教你的方法,把他的前世召唤出来就可以了。”

    “万一召唤出大师的前世,还联系不到你呢?”说完,我又哭了。

    我抬胳膊要擦眼泪,关肆却把我的胳膊按下去了,自己拿手给我擦,一边擦一边道:“不会的。你不要胡思乱想,胡乱担心。舍利手链的威力很大,连我都要全力以对,区区小鬼,再大的手段也能破了。”

    听关肆说到舍利手链的威力,我想到我用舍利手链碰黑脸女鬼的时候,她都受不了的大叫;等我召唤出小和尚的九个前世的时候,她更是不能抵挡,直接逃跑。

    想到这些,我的心才稍微安一点。

    但与此同时,我又多了一个担忧,担忧黑脸女鬼尝过舍利手链的厉害了,她不敢来找我了,那又怎么说。

    我把我的担忧说给关肆听,关肆却很肯定的说道:“不会,她肯定还会来找你。”

    “你怎么知道?”我疑惑的问道。

    关肆解释道:“因为留恋在世间,不肯投胎的鬼,心中都有执念。她的执念就是撮合你跟赵海龙,没有把你们撮合成功,她是不会放弃的。”

    “哦。”我闷闷不乐的哦一声,心里想要是黑脸女鬼忌惮我手上的舍利手链,永远不来找我就好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关肆抬手,在我头顶拍了拍,“与其抱着侥幸,想那黑脸女鬼永远不找你,不如想办法,化解她的执念。”

    “化解她的执念?”我惊问。

    关肆眼眸朝下,瞟了我一眼道:“你果然资质差,我跟你说了半天,你还没想过怎么去解决黑脸女鬼。”

    “……”我被关肆说的哑口无言,很是羞愧,却又不服——说我资质差,不就是说我笨吗,我最讨厌别人说我笨了,所以不服——转开眼珠子,不去看他,心里嘀咕道:“我哪儿能跟你比,你活了好几百年,什么都看得透,什么都想得到。我才活二十一年,看不透,想不到,是正常的。”

    “看来指望你去化解她的执念,是指望不上了。”关肆又道,“先去上学吧,最好她今天就来找你。”

    今天?!

    我又一惊,转回眼珠看着关肆,还没说话,关肆把眼一瞪,道:“她今天来找你,对你只好不坏。”

    我抿抿嘴,实在不敢苟同啊。

    “妈妈,谁来找你?”忽然,苍黎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我仰头,看到苍黎从天花板那里掉下来,顿时心生一计:苍黎一直把我当做他的娘亲,对我极好,如果我跟苍黎说我今天不想去上学,也不想离开,苍黎一定会站在我这边。而关肆又极疼苍黎,肯定会为了苍黎同意我请几天假,还不带我离开。

    我正这样想着,还没来得及实施,就听关肆道:“怎么出来了?功课做完了吗?没做完,赶紧回去。”

    “哎哎哎……”一听关肆让苍黎回去,我不同意了,推开关肆,伸手接住苍黎,对关肆道:“关肆,苍黎都好几天没出来了,也该休息了。”

    “你打的什么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关肆哼了一声。

    苍黎看看关肆,又看看我:“妈妈,你们在说什么啊?怎么我一句都听不懂?”

    说完,苍黎又对关肆咧嘴笑:“爹爹放心,爹爹布置的功课,黎儿都完成了。一会儿,请爹爹检查。”

    “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功课?”他们说什么,我才是听不懂。

    苍黎眨眨眼,神秘兮兮的说道:“秘密!”

    呵呵,还秘密,我露出一脸惊奇,追问:“什么秘密?”

    “妈妈你想知道吗?”苍黎凑过来,我还以为他要偷偷告诉我,就侧耳低头,只听苍黎小手挡着小嘴,附在我耳边小声道:“等妈妈你想起过去的事情,就知道是什么功课了。”

    哈哈,这话说了跟没说一样,而且这话我也不能接,就什么都没说。

    这时,关肆提着苍黎的衣领,把苍黎从我怀里提走,对我道:“快点起来,时间不够了。”

    “哦。”既然计谋已经被关肆看出来了,那我就不跟关肆耍计谋了。

    万一关肆同意我请假,借故带我离开,那可就惨了。

    这种得不偿失的事情,我不能干。

    苍黎在关肆手里挣扎,仰头问我:“妈妈,你还没说你们在说什么呢?谁来找你啊?”

    “一个同学,你不认识。”我以为我这样说,就能糊弄过去。

    可却忘了苍黎他跟普通小鬼不一样,他是一个活了数百年的小鬼,又极其聪明,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苍黎又问我:“什么同学?我看妈妈好像不太想见她,需不需要帮忙?”

    不等我回答,苍黎竖着手指头指他爹:“让爹爹帮你。”

    我朝关肆看一眼,摇头拒绝:“不用了,我能应付。”

    “好吧。”苍黎听我说不用,有些失落的垂下脑袋,不过两秒又抬头对他爹道:“爹爹,你失去了一个表现的机会。”

    听到苍黎这样说,我脸皮有些发红,觉得不能在这呆了,赶紧起来洗漱。

    洗漱好出来,关肆和苍黎都不在了。

    去厨房,只看到关肆,我知道苍黎回去了,我走过去帮忙拿碗筷,顺便再跟关肆商量商量:“关肆……”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能应付。”

    关肆他真过分啊,不听我说完就打断我就罢了,还拿我跟苍黎说的客气话来堵我。

    我被堵的心中发苦,宛如吃了黄莲一般:“我是能应付,只是怕……唉,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关肆果然守信,送我到门口,就不再往前走一步。

    “我走了。”我有些难过的对关肆摆摆手,正要往校园里走,关肆却拉住了我的手,塞了一个什么东西在我手里。

    我低头一看,见是一条项链。项链的链子像是银的,银链子下面系着一件很小很小的衣服,也像是银的,银亮亮的,大概大拇指盖那么大小。

    那衣服看着很眼熟,像是苍黎的魂衣,但我又不敢确定。

    “这、这是……”我抬头望着关肆。

    “这是苍黎的魂衣,你戴在身上。”

    天啊,真的是苍黎的魂衣,不过关肆为什么把苍黎的魂衣变成这样,送给我。

    我疑惑不解,没有忙着接,问他为什么。

    关肆见我不接,就把项链亲手戴在我的脖子上,看了看道:“还可以,进去吧。”

    “呃?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呢。”我摸着苍黎的魂衣道,“你不告诉我原因,我戴着不踏实。”

    这可是苍黎的魂衣啊,里面住着的是苍黎,是关肆最宝贝的苍黎,他怎么舍得将苍黎放在我身边。

    难道不怕黑脸女鬼找我的时候,殃及到苍黎吗?

    “你不是怕联系不到我吗?有苍黎在,纵然那鬼有通天的手段,也能联系到我。”

    “真的呀?这么神奇?不过,你不担心苍黎会受到什么危险吗?”

    有苍黎在我身边,我当然高兴,但是我更多的还是担心苍黎的安危,怕万一有个什么意外,苍黎受到危险了,那我就罪过大了。

    “只要苍黎不出手,没人能伤得了苍黎。”

    什么叫只要苍黎不出手,没人能伤得了苍黎,我完全理解不透这话的意思,正要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关肆催我进去:“快进去吧,不然迟到了。”

    “迟到一会儿没……”

    我话还没说完,关肆转身就走,我那个郁闷啊。

    不过想到关肆把苍黎送给我了,我又不郁闷了。

    我拈起苍黎的魂衣,在太阳底下看,阳光打在上面,银光闪闪,非常漂亮。

    “苍黎,苍黎……”我对着苍黎的魂衣叫着他的名字,想看看他能不能听到,但是叫了两三声,都不见苍黎回应。

    我心下吃惊,心想不会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吧?如果他苍听不到外面的声音,怎么知道外面是否有危险呢。

    又想不会是苍黎在修炼,或者在休息,所以没听到吧。

    但是,苍黎为什么不回应我,我还是不能确定原因,我就想问问关肆是怎么回事。

    转身去找关肆,却发现才不过一两分钟的功夫,关肆已经走的没影了,我只好给他打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