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他和劫一起来了 第84章 不能喜欢

时间:2018-08-01作者:藏密阿弥陀

    唉,人生真是处处有惊喜。

    我万万没想到,我不是第一次见鬼,竟还被黑脸女鬼吓的噩梦不断,虚汗直流,一惊一乍。

    更没想到我只是跟关肆讨论那两个噩梦,就牵扯出我不能跟家人太多接触,否则会给他们带来危险。

    更更没想到,我这次回来,不是长久回来,将来还是要离开。

    离开,却是要长久离开。

    “唉!”想到此,我内心满满都是惆怅,忍不住叹出声来。

    关肆仿佛看出我这些心思,手指头在我额上点了点,道:“别想那么多了。梦而已,不必放在心上。起来吧,我给你找了个治出虚汗的方子,看看能不能管用。”

    听到关肆这话,我才知道他在我睡觉的时候出去,是为我找治出虚汗的方子去了,而我却还在嘴上心里抱怨他,感觉我真是对不起他。

    “对、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我不好意思的道歉。

    关肆打断我的道歉:“等你身体不虚了,我们再算这笔账。”

    “……”我听的老脸一红,自然知道他说的算账是什么意思,同时感慨自己不再是那个单纯的莫染了。

    跟关肆到了厨房,关肆盛了一碗黄的近乎发黑的汤来。

    一看那汤的颜色,我全身细胞都发苦,咧着嘴道:“中药啊?!”

    妈呀,我最讨厌喝中药了。

    “喝喝看。”关肆把药递过来。

    我脸色发苦道:“能不能不喝?我在网上查了,受惊出虚汗,过几天就好了。”

    关肆不说话,只把那药王我面前送。

    我只好接过来,递到嘴边小小的喝了一口。

    咦?竟然不是苦的,有点甜,有点酸,有点涩,没有我想的那么难喝。

    相反,还很好喝。

    “不苦。”我惊喜道,又喝了一大口,“这是什么药熬的?怎么不苦?”

    “都是一些滋补的东西。”

    “哦。”我嘴上应着,一口气把那汤药喝完,望着磁锅道:“就喝一碗吗?还有吗?”

    关肆笑道:“苦的,你还要喝吗?”

    我也笑了,觉得自己有点得寸进尺了。

    “喜羊羊、美羊羊……”正笑着,关肆的手机忽然响了,我大受惊吓,尖叫一声跳到关肆怀里。

    伸手抱关肆的时候,忘记手里还拿着碗了,碗被我不小心弄掉地上了,发出“砰”的一声。

    那“砰”的一声,又吓了我一跳。

    “唔,关肆,我把碗打碎了。”看着刚刚还能盛药、好好的碗,此刻在地上裂成碎片,我好内疚,想去将那些碎片捡起来。

    关肆拉住我,把我往旁边拉了拉道:“你在旁边站好。”

    说完,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就接了电话,问:“你是谁?你从哪儿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

    关肆上来就这样问别人,把对方给问愣住了。

    估计那人打了这么多电话,还没有遇到一个像关肆这样的吧,她愣了一会儿,声音甜甜的说道:“先生您好……”

    才说了这四个字,就被关肆打断:“你是谁?你从哪儿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

    “先生是这样,我们公司最近……”

    “我只问你,你是谁,你从哪儿……嘟嘟嘟……”

    关肆把别人问的挂机了,还不死心,把手机递给我,对我道:“问问她,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

    本来我想跟关肆说可能是推销之类的,但看关肆那一脸严肃认真,似乎一定要知道对方是做什么的,我就没有说,拿过手机,回拨了那个电话。

    电话拨过去,不一会儿那边接了电话,声音依旧很甜:“喂,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问的一本正经,好像刚刚她没有打电话过来一样。

    “哦,是这样。刚刚你给我打电话,我没有接到,想问你打电话过来有事吗?”

    “这电话是您的吗?”那边问。

    我毫不犹豫的说是的,然后就听那边开始口若悬河的说:“哎,女士您好。我是助人人寿的,我们公司最近有一个周年庆活动,专门给188开头的手机用户免费赠送一份乘坐交通工具意外险。女士,是免费的哦,您看您这边方便接收一下吗?”

    听到助人人寿这四个字,我就知道对方是做什么的,不过还是耐心等她说完,才道:“对不起,我能问一下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吗?”

    “呃,女士,您可能误会了。其实我这边并不知道您的手机号码,我这边是系统针对所有188开头的用户随机拨的。我只知道您的手机号是188开头的,后面的数字都看不到。”

    “女士,请问您贵姓?我这边给您做个备注,好知道您这边是已经赠送了的,免得重复赠送。”

    说的一套一套的,说白了还不是想要我的信息。

    这样的电话我接过不止一次,都是以送保险为切入点,套出你的部分信息,比如姓氏、出生年月。

    然后下次再给你打电话,就直接推销产品了。

    “不用了,就这吧,拜拜。”说完,我就给挂了。

    那边关肆已经把地上的碎片都收拾好,见我挂了电话,道:“没问清楚,怎么就挂了?”

    “问不清楚。”我把手机放到旁边的餐桌上,“这人是卖保险的,她不会告诉我是怎么知道你的手机号的。”

    “现在就这样,手机号泄露,会有好多卖东西的打电话。我就接到过好几个,卖保险、卖房子的都有。下次再遇到陌生人给你打电话,不接就行了。”

    关肆嗯了一声,朝我看来。

    我一见他看我,就想起刚才的事情,就有些不好意思,“刚刚我……”

    “没事。”关肆打住我的话,走过来手贴着我的额头,贴了一会儿道:“感觉怎么样?身上有没有热热的感觉?”

    “有。”听到关肆问我,我才感觉我身上热热的,这种热和普通的热不一样。

    普通的热,是外界温度过高感觉的热。

    这种热,却是身体自身产生的热,好像体内有一个发热体在发热一样,把身体弄的暖烘烘的,很舒服。

    “能感觉到热,说明这方子有效果。再喝两天,大概就能好了。现在就剩下你这容易受到惊吓的毛病了,从现在开始,你试着让自己胆子大起来。”

    “怎么试?”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些不想试。

    关肆走到餐桌那边,拉开椅子坐下,对我道:“我想看书,你去卧室把那本《中国皇帝全传》拿来。”

    “啊?”还没尝试,我就觉得我做不到。

    准确的说,应该是我不敢尝试,“我不敢。能不能换个方法?”

    “那好,我出去买东西,你一个人在家。”说着,关肆就起身往外走。

    我赶忙拦住他:“我去,我去拿书,你别走。”

    跟关肆出去买东西,丢我一个人在家相比,还是他在家里,我去拿书比较好。

    我一路狂奔到卧室,到卧室拿了书就往回跑,不敢做一点停留。

    “书来了。”我气喘吁吁的把书放在关肆面前。

    关肆翻了两页,又合上道:“忽然想换本书看,你去书房随便拿一本过来。”

    “呼、呼……”我喘着气,心里明知道关肆是故意的,可我却没办法拒绝,只得又狂奔到书房。

    怕关肆待会又说想换本书看,我特意多拿了几本。

    拿书的时候,我心砰砰跳,生怕旁边有什么动静。

    事实上,什么动静都没有,都是我自己瞎想的,自己吓自己。

    关肆看到我手里拿着好几本书,扬了扬眉:“没看出来,你挺聪明的。”

    “我本来就聪明。”我把怀里的几本书一并放在他面前,指着那些书道:“你先看一会儿,要有什么吩咐,待会再说,让我歇歇。”

    关肆一本书都没翻,抱起那些书就走。

    我本想坐下歇一会儿,但见关肆抱书就走,屁股连椅子都没挨到,就忙站起来跟在后头。

    关肆回头:“不是说要歇歇吗?”

    我心塞到嗓子眼,苦脸赔笑道:“关肆,我知道你比我聪明多了,你别折腾我了。”

    “不逼你,你能自己走出来吗?”关肆把书推到我怀里,以吩咐的口吻道:“把这些书放回去,去卧室帮我拿件外套来。”

    “好、好嘞。”

    虽然我觉得关肆逼着我一个人去拿这拿那,挺残忍的,但不得不说,他这个方法蛮有效果的。

    几次之后,我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敢一个人主动去做某件事了,比如上厕所。

    但到了晚上,我又胆小起来,不敢一个人了。

    不过到了晚上,关肆也没有再让我单独做这做拿,还一直跟我在一起。

    可是我并没有跟他说我怕,他却还这样做了,我再次深深的感受到了关肆的细心。

    晚上睡觉时,我又什么都没说,他就主动抱我,把我感动的不得了,不由对他暗动心思,心想:要是关肆他是个普通人,没有婚史就好了。

    但转念又一想,要是关肆是个普通人,他长得这么好看,他会看上我吗?

    虽然我长得也不丑,但离倾城倾国之色还差了许多距离,感觉关肆这样的好皮囊,只有倾城倾国之色才能配得上。

    想到这,我又惆怅又暗自庆幸。

    惆怅的是自己长得不够好看,庆幸的是虽然自己长得不够好看,但却遇到了关肆,还得到了关肆的某种垂爱。

    可转而我又想到关肆的娘子,想到关肆对他娘子的念念不忘,想关肆对我只能是那种垂爱,永远都不会爱上我,我刚刚的暗自庆幸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了惆怅。

    除了惆怅,还有一种难言的难受。

    我正难受着,忽然纳闷:我为什么要难受?难道我喜欢上关肆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我大吃一惊,心中有个声音对我道:不,你不能喜欢关肆,你喜欢关肆只会自讨苦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