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他和劫一起来了 第82章 怎么虚成这样

时间:2018-08-01作者:藏密阿弥陀

    醒来,心还在砰砰跳。

    “做噩梦了吗?”关肆在我头顶问。

    我一惊,一动,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关肆怀里,是我主动抱他的,以熊抱的姿势抱着他,而关肆竟然也没有把我推开。

    要知道,我们平时睡觉,都是各自睡各自的,从来不抱在一起。

    我想可能是因为我白天受了惊吓,晚上又做了噩梦,关肆不忍心吧,所以没有把我推开。

    关肆是不忍心,但我不能没有自知之明,意识到自己抱着关肆,我赶紧撒开手。

    一离开关肆的怀抱,我感觉身前凉凉的,一摸,竟摸了一手汗。

    真奇怪,现在是深秋了,晚上并不热,我怎么出汗了,还出了这么多,不由纳闷道:“怎么出汗了?”

    “出汗了?”关肆问完,手直接伸到我的衣服里,摸了一把,也不管我愿不愿意。

    虽然我跟关肆早已肌肤相亲了,但是他这样直接摸过来,我还是有些不适应,用手抓了一下衣领,扭了扭身体道:“可能是热的吧。”

    “不是,你出的是虚汗。”

    “虚汗?”我一愣,“虚汗不是生病了才会出吗?我又没病,难道我生病了?”

    “你是受到惊吓,又做了噩梦,才出的虚汗。”关肆将手贴在我额头上,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我翻眼往上看了看,因为没开灯,看的并不清晰,喃喃道:“原来受到惊吓,做噩梦,也会出虚汗。”

    “好一点了吗?”关肆问。

    我立刻感受一下,点头:“好多了,心不跳了。”

    “心不跳了?”关肆笑。

    我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改口道:“是心跳不那么快了。”

    “做了什么噩梦?”关肆又问。

    “做……”我正要回答,忽然想起梦里是关肆被黑雾卷走了,这时候才觉得纳闷,明明是我受到惊吓,为什么做梦是关肆被卷走,而不是我被卷走。

    要是梦到我被卷走,还好说,感觉梦到关肆被卷走,不太吉利,不想跟他说,怕他不高兴。

    但我又担心,那个梦有什么预兆,觉得还是应该告诉关肆,免得将来遇到突发情况,措手不及。

    正好白天的时候,关肆还让我有什么事情都告诉他,我也答应了的。

    我犹豫了一下,道:“关肆,我做的噩梦跟你有关,你听了不要生气。”

    “但说无妨。”

    有关肆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就把做的梦告诉了他。

    关肆听了,沉吟半饷:“就梦到我被黑雾卷走了?可看清黑雾里有什么东西?”

    “没看到,就只看到一团黑雾。那黑雾来的很快,一下子把你卷走了,然后我怎么追都追不上,再然后就醒了。”

    “这也不算噩梦,你怎么就吓成这样?”

    听到关肆说这不算噩梦,我很不赞成,大声道:“这还不算噩梦?你都被卷走了?”

    “我还以为你梦到鬼什么的,没想到……”

    鬼?啊,鬼!

    听到关肆提到了鬼,我一下想到了白天女鬼那张狰狞可怖的脸来,后背顿时升起一股凉气来。

    “关肆……”我小小的惊叫一声,转身滚到关肆怀里,抓着他的衣服道:“大半夜的,你别说那个东西,我害怕。我真的害怕,你别说别说。我求你了,你别说……”

    其实关肆在我叫他名字的时候,他就没说了,是我一直在那说,说着说着,我还哭了。

    我自己都没想到我会哭,就跟白天见到关肆的时候一样,没有预兆的就哭了。

    关肆轻抚我的背部,安抚我道:“别怕,我在这呢。”

    “关肆,我抱着你睡好不好?我真的怕。”我在关肆怀里蹭了蹭。

    关肆没说话,却将我往怀里搂了搂。

    我趁势往他怀里钻了钻,两手紧紧搂着他,脸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才觉得安心一些。

    “有我在,别怕,安心睡吧。”关肆拍着我的背部。

    在他的拍抚下,我渐渐睡着了。

    睡的迷迷糊糊时,忽然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动,我一下惊醒了,醒来看到关肆正要起床。

    不知怎么的,我看关肆要起来,心就一慌,两手就本能的抱过去:“关肆!”

    许是没料到我会突然抱他,关肆的身体僵了僵,过了片刻才分开我的手,低头问:“怎么了?”

    “你是要起来吗?我跟你一起起来……”说着,我就要起来。

    关肆却按住我的肩膀,道:“天还没亮,你再睡会儿。”

    “不,我不想睡了,我想起来。”我还要起来,关肆又把我按回去了,问:“是不是怕?”

    “嗯嗯。”我连忙点头,又一次抱他,抱住他后就往他怀里钻,一边钻一边道:“关肆,我不想一个人待,你让我跟你一起,好不好?你放心,你上厕所的时候,我绝对不看,就只在旁边站着。”

    “谁说我要上厕所了?”关肆笑问。

    “你这么早起来,不是上厕所吗?”不上厕所,他这么早起来做什么?

    做早饭吗?这也太早了。

    外面天还没有亮,黑乎乎的,感觉连五点都不到。

    “我是起来练功……罢了,今天不练了。”

    原来关肆起这么早,是起来练功。

    后来我才知道,关肆自从跟我来到双城后,他每天这个时间起来练功。之前我不知道,那是因为我睡的太死了。

    要不是昨天受了一场惊吓,晚上又做了一场噩梦,睡的不踏实,恐怕今天关肆起来练功,我也不知道呢。

    但是,关肆却要为了我耽误练功。

    我心里有些暖,也有些过意不去,道:“你练吧,没关系,我在你旁边看,绝对不打扰你。”

    “不练了,外面太冷。”关肆揉揉我的头发,“睡吧。”

    听到关肆说外面太冷,我知道他是要去外面练功,也知道他说外面太冷是站在我的角度说的——他不是人,他才不怕冷呢——我这心里就更暖了,感觉关肆真好。

    可这个想法还没落定,我忽然想到什么,从关肆怀里抬起头,紧张的问:“关肆,你会不会趁我睡着了,偷偷起来练功?”

    “不会。”关肆的回答,停顿了那么零点零零零零一秒。

    但还是被我察觉到了,我拽了拽他的衣服道:“要不,你还是起来练功吧。我不怕冷,真的。大不了,我穿厚一点,裹着被子出去。”

    “小人之心!”关肆从被子里抽出手,在我的额头上点了一下,“睡吧,我说不会就不会。”

    “嗯。”关肆都这样说了,我不能再小人之心,可我发现经过这么一折腾,我睡不着了。

    “关肆,你睡着了吗?我睡不着。”努力了好久都没有睡着,我忍不住问关肆有没有睡着。

    “睡不着吗?”关肆翻了个身,手伸到我的衣服里,我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忙抓住他的手,阻拦道:“能,我能睡着。”

    关肆装作听不到,挣开我的手,继续我行我素,我没办法,只好依他。

    不过,到一半的时候,关肆忽然退了出去。

    我以为他是暂时的,但等了一会儿不见他过来,就抬头问:“怎么了?”

    关肆伸手在我胸前摸了一把,又擦在我的脸上,道:“你身体虚的太厉害,不能做。”

    “我又出虚汗了?”我也伸手在胸前摸了一把,一摸一把水,惊讶道:“我怎么出了这么多虚汗?我是不是病了?”

    “不算大毛病,养两天就好了。”关肆拿衣服给我擦了汗,用被子裹着我,裹的严严实实,都快成粽子了。

    裹好后,拍了拍道:“睡吧。”

    关肆把我裹在被子里,他却在被子外,我以为他要起来练功,吓的连忙道:“关肆,你别走,我害怕。”

    “我不走,你睡吧。”

    “那你进来,我们一起睡。”

    “等你不虚了,再一起睡。”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关肆伸手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轻笑:“你说为什么。”

    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才明白关肆说的睡,和我说的睡根本不是一个意思。

    明白之后,我脸一红,不再好意思说什么,闭着眼睛装睡,一直装到天亮。

    天一亮,我就睁开眼睛。

    恰好关肆也在那一刻睁开眼睛,然后我们四目相对,我视线往下移了移,看到他精壮的身体,脸又一红,慌忙闭上了眼睛。

    “醒了?一起洗澡?”

    “嗯。”我红着脸点头。

    这要是以前,我肯定不会答应的。

    当然,这要是以前,关肆他肯定也不会问我的,他都是直接拉着我一起洗的。

    他之所以这次会问我,是吃准了我会答应。

    不过答应他也没什么,因为我现在很虚,所以他不会对我做什么。

    我是真的虚了,这个季节,洗完澡竟然出了一身的汗。

    本来我看我又出汗了,想再去洗一洗的,被关肆拦住了。

    关肆看着我身上的汗,直皱眉头:“怎么会虚成这样?”

    他问我,我问谁啊。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虚成这样。

    我不仅做噩梦、洗澡出虚汗,就是吃饭、喝水的时候,都会出虚汗,那汗出的比夏天站在太阳底下还要多。

    除了出虚汗之外,我的胆子也变小了,变的特别特别小,不敢离开关肆太远。

    一看不到关肆了,心就很慌,很害怕。

    看到他的时候,旁边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也能吓的一惊一跳的。

    每次我一惊一跳的时候,关肆都捏我的手,跟我说:“我在这呢,你怕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苦着脸。

    &t;a cass&ot;authornae f&ot; href&ot;peope17691210&ot;>

    藏密阿弥陀&t;a>

    &t;span cass&ot;say&ot;>说:&t;span>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