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天狂医 第二百四十四章 铁牛嫂子的苦衷

时间:2018-08-01作者:逆西风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铁牛笑了笑,走了过来,飞快的脱掉了自己的裤子,把小铁牛露在了马涛的面前。

    “主任,您看我觉得应该没问题了,我感觉他比以前还要健康,现在整个香喷喷的。”

    马涛的嘴角抽了抽,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人们评价这东西居然是香喷喷的,不过马涛有良好的职业素养,他仍然带上了一次性手套,仔细的检查着。

    “是好多了,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不过你在持续的抹个几天,效果应该会更好。”

    铁牛立马提起了自己的裤子,对着马涛点了点头,伸出手握住了马涛的手。

    “主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你不知道那阵子,我感觉自己都快从床上跳起来了,痒的简直不受自己的控制,我伸手去抓,都抓出了红红的印子。

    这两天我感觉他好多了,连撒尿的时候都不在疼,主任,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只要你说我能办的,我一定去办。”

    马涛把手从铁牛的手掌里抽了出来,他把一次性手套脱掉,扔在垃圾桶里。

    “铁牛啊,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铁牛心情非常的好,他的大掌在桌子上一拍,瞪着眼睛就说:“主任,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别磨磨唧唧的,好像一个娘们儿一样。”

    马涛瞪了一眼铁牛,这家伙胆子越来越大了,敢说自己是娘们儿,马涛较真儿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脯,自己也是有肌肉的人,说啥呢,自己肯定是个爷们儿。

    铁牛看见马涛的动作,无奈的挠了挠头,挺了挺自己的胸脯,好像有和马涛比肌肉的感觉。

    马涛看见铁牛的胸肌,动时败下阵来,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肌,确实没有人家的大。

    马涛尴尬的咳了咳,“咳咳,挺牛哇,这病哪会通过两性感染,就是说,你们俩如果同房的话,你有了这个病,说不定你媳妇儿也会有这个病,我建议你带他到医院里检查一下。

    不然你的病好了,万一你媳妇有这个病,你们俩如果要是照孩子的时候,还会出现这种病复发的情况。”

    铁牛想见自己的媳妇儿,就是一肚子闷气,自从上次两个人打架以后,这都一个多星期过去了,连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吃饭的时候都是各做各的,睡觉也是各睡各的。

    昨天铁牛和铁牛嫂子走了个面对面,铁牛本想上去打一声招呼,没想到那娘们儿绕过自己就走了。

    马涛站了起来,叹了一口气,把铁牛摁在了凳子上,“夫妻没有隔夜仇,你当初打了你媳妇儿本来就是不对,男人和女人力量悬殊,你媳妇儿怎么能撑得住你打,所以你还是先低头跟你媳妇儿道个歉,两口子床头吵架床尾和,这还有啥?”

    铁牛像是做了重大的决定,他立马点了点头,接着转头就离开了。

    铁牛嫂子自己呆在屋里,窗帘拉着,他把裤子脱了,弄了一盆热水放在自己的下边,用热气蒸着自己私密的地方。

    这几天的时候铁牛嫂子感觉自己私密的地方越来越痒,恨不得用手去抓,都快充炕上跳了下来,那是一种抓心挠肺的感觉。

    热水不断的蒸腾着她的私密地方,铁牛嫂子终于感觉好受多了,他蹲在了盆上,直到水凉了,他才从盆上站了起来。

    铁牛嫂子穿上裤子,端几盘儿,低头一看,里边有特别多白色的,黏黏呼呼的东西,就如同豆腐渣一样,他这两天上厕所的时候也发现了这种东西,流的越来越多,而且还有异味。

    铁牛推开门,走了进来,看见铁牛嫂子手里端着一个盆儿,立马接了过来,讨好的笑了笑,端着盘子走了出去,泼在了院子里。

    铁牛把盘放在了一旁,急忙走进了屋内关上门,走过去把自己的媳妇搂在了怀里,“媳妇还生我的气呢,当初我也是生气,以为自己的这个毛病和你有关,还以为你在我不在的这段日子偷人了,所以我才气粗的动了手。

    媳妇儿你还不知道我,我就是脾气大,其实我对你真的是一心一意,你看我虽然到市里打工,人家都出去找小姐,可我从来没有找过我,这不是心里惦记着你吗?

    这次我真的是错了,不应该对你动手,你呢,想打我骂我都行,现在我任由你处置,只要你别跟我生气了就行。”

    铁牛嫂子她叹口气,他本来就心虚,听见铁牛对自己如此说,也伸出拳头打了一下铁牛的胸膛。

    “当初你娶我的时候跟我说过不会对我动手,但是你看你把我打的现在还肿着呢,就连脸上还是青一块紫一块,现在我出去都没办法见人。”

    说完后,铁牛嫂子就拉下了自己的衣服,身体上确实还是肿一块儿。

    铁牛一马伸出了手,给铁牛嫂子揉了揉肩,讨好的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媳妇儿,我这回保证再也不会对你动手了,如果我要是再对你动手,我就天打雷劈。”

    铁牛嫂子转过身,伸手捂住了铁牛的嘴,“算了,这事儿也就算过去了,我也不计较,不过你以后再也不能动手打我,有什么事咱们可以商量,说不通,咱们可以请麦人来说,但你不能动手打女人。”

    铁牛满口答应道,他为了表现自己,自己跑到了厨房,给铁牛嫂子做起了饭。

    铁牛刚刚离开以后,铁牛嫂子就感觉自己私密的地方越来越痒,他急忙脱掉了裤子,伸手去挠,挠了挠,突然疼了一下,他伸手一摸居然出了血。

    铁牛嫂子拿过了纸巾,擦了一下,鲜血溢了出来,但他突然感觉搔痒好像好了许多,拿纸巾又轻轻的插了擦,上面有一团白色的豆腐渣一样的东西,铁牛嫂子放在自己的鼻尖,闻闻一股异味儿,直冲他的鼻子。

    铁牛嫂子立马把裤子穿了起来,拿着纸巾扔到了一旁,然后感觉到了一种尿意,他急忙跑到了厕所,脱下了裤子蹲在那里。

    尿是尿完了,刚刚流血的地方,被尿一扎以后,疼到铁牛嫂子都快跺脚,铁牛嫂子咬着牙,从茅坑儿上站了起来,亦步亦趋的回到屋内。

    晚上的时候,铁牛终于和铁牛嫂子睡在了床上,他伸手搂着自己的媳妇儿,刚想干点什么事儿,突然马涛的话从自己脑海里冒了出来。

    铁牛把自己的媳妇儿翻了过来,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

    “媳妇儿,你跟我说,你是不是有妇科病?”

    铁牛嫂子不可思议的看着铁牛,他拧了一下眉,妇科病这么新鲜的词儿,居然从铁牛的嘴里说了出来,连自己都没有想到,也许自己得的真是妇科病。

    铁牛仍然盯着铁牛嫂子,观察着他的脸色。

    铁牛嫂子突然低下了头,夹紧了自己的双腿,推了铁牛一下,翻过身转了过去。

    之前铁牛嫂子和王二虎发生了那事儿,从那以后,她的妇科病好像尤为的严重,他不知道这病是不是从王二虎的身上得着,所以他从来也不敢说,只有在人的面前强忍着。

    直到现在,烧痒越来越严重,豆腐渣的东西从铁牛嫂子的下体不断的流了出来,每次换内裤的时候,都感觉有一股异味,异常的难闻,现在他只能下边垫上了纸巾,都不敢单独穿内裤。

    铁牛的手一下伸到了铁牛嫂子的下边,他正要伸进去,就被铁牛嫂子抓住了手。

    “铁牛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我今天有些累,没有心情。”

    铁牛越加感觉自己的媳妇儿不对劲,他把媳妇儿转了过来,瞪着眼睛看着他。

    “媳妇,咱们是一个被窝里睡的,有什么事儿你应该跟我说,你说你是不是有妇科病?”

    铁牛嫂子抬头看了一眼铁牛,最终点了点头,这些事儿她本来难以其次,不知该怎么跟人开口,现在铁牛问了起来,他顺水推舟的也就说了。

    “这事儿你怎么会知道,而且妇科病这么新鲜的词儿,从你一个大老爷们儿的嘴里说出来,是谁告诉你的?”

    铁牛紧紧的把自己的媳妇儿拥在怀里,他知道那种超痒难耐,他受过那种折磨知道自己的媳妇儿肯定是不好受,当初为了这事儿还冤枉了自己的媳妇,他心里越来越难过,反而更加心疼自己的媳妇。

    “知道我之前得的那个病吗,他们说夫妻同房的话会相互交叉感染,现在我感觉我的病好多了,也不再搔痒。

    所以我突然想起了你,就问问你看看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我想肯定是你得妇科病,带给了我所以我才会得了这种炎症,这种并不可怕我带你到医院去看看。”

    听见铁牛要带自己去医院,铁牛嫂子立马坐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铁牛这是多私密的地方竟然要去医院,他可不想叉开腿让别人去看。

    “不要,我不要去医院,去医院得花多少钱,你说你的病不是好了吗,那你把那些药给我吃些,说不定我这几天也就好了。”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