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天狂医 第二百一十二 史桂芬

时间:2018-08-01作者:逆西风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p>

    张扬以前虽然混蛋,但从来没有虐待过老人,就算田阳的父亲,母亲对自己有再大的意见,张扬顶多是不去,也从来没有说过他父亲和母亲的半个不字。</p>

    所有个村民希翼的看着马涛,都希望马涛能上门劝劝,说不定村主任去会有好的收益。</p>

    马涛点了点头,接下了此项重任,他把张扬拉了起来,“那你就和我一起去吧。”</p>

    张扬立马摆了摆手,“主任,这事儿还是让马辉陪你去吧,我实在是不行,今天早上还刚和他吵了一架,现在他恨不得把我吞进肚子,我去的话,只会给您造成反作用,不会带来一点好处。”</p>

    马涛点了点头,想想也是,张扬的脾气容易爆发,说不定到时还得给他们全家。</p>

    马辉苦着脸,他其实根本不想去,谁想去招惹那只母老虎,简直是自己找罪受。</p>

    可是马涛居然亲点了他的兵,他也没办法,硬着头皮也得跟马涛去。</p>

    马涛和马辉相继来到了史桂芬的家,马涛倒想见识见识,这个史桂芬到底有多厉害,像不像人们口中说的那样的泼妇。</p>

    史桂芬正在门口吃着瓜子儿,他看见马涛走了过来,也相当不给面子,仍然吃着瓜子,还把瓜子皮扔到了马涛的面前。</p>

    马涛挑了挑眉,站在史桂芬的面前,“我是村主任马涛,今天我们是来做人口普查的,方便进去看一下吗?”</p>

    史桂芬憋了撇嘴角,就是不让路,堵在了马涛的面前,“主任,我们家不方便,有什么事儿您就问吧。”</p>

    马涛也懒得和他周旋,看着石桂芬肥硕的身子,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听说你们家来了一个老人,一直被你关在屋内。”</p>

    史桂芬一直低着头吃着自己的瓜子儿,“主任,你这两天是不是很闲,怎么也管起人家的家事儿了,我们家是哪里的老人,我是把他关到了屋子里,我不想让他出去就不让他出去,他是我爹,我害怕他走在路上,不知道回家,丢了你给我找吗?”</p>

    马涛看着史桂芬,简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简直就是一个泼妇,十足十的泼妇。</p>

    南房里的老人一直看着窗外,它的窗外铺着一层塑料布,只能从里边看见外边的情况,外边却丝毫也看不到屋内。</p>

    马涛走到了窗边伸手敲了敲玻璃,“老大爷,您在里边吗。”</p>

    史桂芬突然不了上来,把马涛推到了一旁,“你想干什么,你是主任也不能这么大胆,我们家的事儿不用你管,再说也没什么事儿。”</p>

    马涛严肃地看着史桂芬,想用自己的气势把它压了下来,“我听村民举报说你虐待老人,所以我先前来看看,虐待老人是犯法的,如果要是被人告到了法庭上,你会有吃不了的官司。”</p>

    史桂芬撇了撇嘴角,把自己额前的碎发搭到了耳后,“主任,你骗谁呢,我虽然是个文盲,但其他的我还是懂的,而且我也没有虐待他,不信你问问我虐待她了吗?”</p>

    马涛都被史桂芬气得呼呼直喘气,他瞪着眼珠子,不知该说什么。</p>

    马辉看着马涛和史桂芬僵持在了一块儿,急忙拉着马涛离开了。</p>

    马涛气呼呼地走在路上,胸膛一起一幅浮,感觉自己的胸口憋着一口怨气,怎么出都出不顺畅。</p>

    马辉急忙追了上来,拦住了马涛的去路,“主任,您别生气,他就是那么一个人,简直就是一个泼妇,他和哪家都是那样,村民都受过他的气,再说气大伤身,你又何必和他置气。”</p>

    马涛急忙拍着自己的胸脯,他感觉自己的胸口异常的疼,就这样的女人,不虐待老人根本是不可能的。</p>

    马涛看着马辉,向他摆了摆手,“行了,没事了,你回去吧,我去找杜中伟。”</p>

    马辉担心的看着马涛,生怕马涛在生气,他们可就一个主任,万一给主任气出个好歹来,他们这些村民该怎么办?</p>

    马涛转过身,向着杜中伟家大摇大摆的走去,她气呼呼的来到了杜中伟家门口,一脚踢开了门,大步走进了屋内。</p>

    杜中伟正乐呵呵的在床上睡着大觉,听见一声动静,急忙从床上坐了起来。</p>

    这时马涛已经走在了屋内,一屁股坐在桌前,端起茶杯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p>

    杜中伟看着,马涛气呼呼的样子,疑惑的挑了挑眉,“我说你这是怎么了,是谁给你寄了,平时你的心胸不是挺宽广的吗,这是让谁把你气得半死?”</p>

    马涛的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样大,他恨不得史桂芬就在自己的面前,他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用力掐死。</p>

    杜中伟跳下了床,伸手为马涛缕着胸口,马涛气呼呼的样子,确实把杜中伟给下了一跳,他还从来没有见过马涛这么生气的样子。</p>

    马涛抓住了杜中伟的手,把他拉到了一旁的凳子上,“今天我去了史桂芬家,差点让他给我气死,他简直就是一个泼妇,一点理都不讲。”</p>

    “史桂芬,听得好像有些眼熟,就是村上来的那个外来户和所有的人都不和。”</p>

    马涛挑着眉,看着杜中伟,不可置信的说,“这事儿你知道?”</p>

    杜中伟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事儿,但这一家人我是知道,难道你没听说过,村上做大街的人都讨论他们家。</p>

    那史桂芬的我也见过,整天没皮没脸的窜到人群当中,以为别人多稀罕他,其实人们巴不得他快点走远。”</p>

    马涛迷茫的摇摇头,杜中伟说的这些她一点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脱离群众了,难道没有和村民打成一片。</p>

    杜中伟看见马涛在沉思,伸出了一只手在马涛的面前晃了晃,“我说你想什么呢,你今天去他们家干啥了,看把你急成这样,肯定是没好话吧。”</p>

    马涛叹了一口气,端起面前的茶杯,又喝了一口,“今天我本来是不打算去,可是村民眼巴巴的看着我,都哀求我去他们家劝劝她,我就去了。</p>

    我从头到尾跟你说吧,我今天刚去修路的地方视察,就听他们一直在议论,我看所有的村民兴致都不高,就多一嘴问了问。</p>

    这一问才知道,他们都讨论的是史桂芬虐待老爷子的事儿,所以就让我去他们家说说,说不定我能压住他。</p>

    可这一去才直到这史桂芬简直就是一个泼妇,油盐不进,把老爷子当成了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捏死他。”</p>

    杜中伟点了点头,马涛的这些话她是信的,史桂芬就是一个那样自私的人,他的钱都留给他自己垫棺材,从来舍不得给别人花,听说连给自己的儿子都不舍得。</p>

    杜中伟好笑的看着马涛,他能想象的出来,史桂芬在骂马涛的时候,马涛发不出一言只能在原地干生气的样子。</p>

    马涛突然转过头,紧紧的盯着杜宗伟,“中伟,你说这事儿你要是去会怎么样,要不你就去劝劝吧,那老爷子确实怪可怜的,窗户外边儿还钉着塑料布,根本看不清里边的情况。”</p>

    杜中伟急忙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这事儿打住,我是绝对不会去招惹那个泼妇的,你还是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就是一个老汉的裤裆,屎干犟。”</p>

    马涛叹了一口气,这别人家的事儿她也不好管,除非有充足的证据,能够把他告上法庭,却是虐待老人,不然别人也只能看看说不了什么。</p>

    马辉低着头回到了修路的地方,张扬急忙走了过来抓着马辉的手臂,“怎么样,你和主任去了,他说了什么?”</p>

    马辉憋了张扬一眼,抱怨的说:“都是你出的主意,主任被他骂的狗血淋头气呼呼地回来了。”</p>

    张扬愤怒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这是桂芬,简直不可理喻,居然还敢骂主任,我看他简直是找死,早晚他们家都得出事。”</p>

    村民纷纷为马涛打抱不平,马涛在村民的心中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他们有事儿找马涛,马涛能帮的上都会帮一把,那么好的主任,这史桂芬还居然骂起来。</p>

    张扬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同时又想起了被关在家中的老爷子,看来谁也帮不上忙,只能看老爷子的运气了。</p>

    老爷子被关在家中,虽然可以说是不愁吃,不愁穿,但他的心情异常的郁闷,自从被关到屋子里以后,连下地都没人扶一把。</p>

    以前在村子里的时候,老爷子还能拄个拐杖,自己下地锻炼锻炼,被儿子接过来以后,天天被关在屋子里,屋子又狭小,自己又下不了地,这腿上的肌肉一天天的萎缩。</p>

    人们每次经过石桂芬的家,只能看两眼,谁也不敢上前。</p>

    有一次,有一个村名上前问了几句,想给老头子塞一个馒头,被史桂芬看见了,骂的狗血淋头。</p>

    张军呆在家里连个屁也不敢放,他只能给自己的老爹做一些汤汤水水,就连一块肉都不敢放。</p>

    老爷子的两孙子也回来看过一次,但仍然抵不过史桂芬,只能伤心的离开了。</p>

    </p>

    {老铁请记住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