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天狂医 第二百零五章 开刀手术

时间:2018-08-01作者:逆西风

    何局长亲自下厨,为马涛和杜中伟做了一顿饭,饭菜非常的丰盛,色泽鲜美,味道可以说是独特。

    何仁生气地看着何局长做的饭,他动了动筷子轻轻的拨了拨菜,吃了两口就转身回屋了。

    马涛看着何仁的动作,心里犯着嘀咕,这和局长虽然是局长,不知这做菜的手艺如何,但看何仁的表现,就知道这饭菜一定不是很美味。

    马涛挑选了半天,最终夹了一棵青菜放在了嘴里,这味道应该怎么说呢,是马涛吃过的最独特的味道。

    吃过饭后各自回屋,大家早早的睡下了,因为明天一早就要出发到马涛的村子上。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有亮,何局长早早的为自己的老母亲收拾东西,就连平时用的手纸都拿了好几大包。

    马涛走了出来,看见沙发上,堆得像山一样的东西,轻轻的摇了摇头,他怎么发现和局长像个女孩儿一样,如此细心周到。

    马涛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何局长忙里忙外,他实在是想不清楚为什么何局长如此细心,这么多年居然没找个对象。

    何局长只顾着收拾东西,根本没有发现马涛的心思。

    何仁伸着懒腰,穿着一个大裤衩从屋内走了出来,“我说老爸,你带这么多东西干嘛,他们那儿又不是没卖的,就连手纸都带了这么几大包,我奶奶什么时候用完呢?”

    何局长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接着又去收拾东西,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有什么都得备着,万一到时候没有了,咱们上哪儿去买?”

    何仁欣欣然的闭上了嘴,转身走到了洗漱室,开始刷牙洗脸。

    杜中伟最后一个从屋内走了出来,看见沙发上堆着如山的东西,嘴角抽了抽,看来自己又要当壮劳力了。

    果不其然,何局长把所有的东西都弄好了,东西堆得简直吓人,杜中伟和何仁充当了壮劳力,他们一趟一趟的把东西搬到了车上,累得气喘吁吁。

    何局长把自己的母亲轻轻地抱了起来,马涛把一条毯子搭在了,老太太的腿上。

    老太太今天显得异常的精神,他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身上的衣服穿得非常整齐,就连最上边的一粒扣子都扣的相当的标准。

    这次马涛和杜中伟同时坐在了后边,中间夹着老太太。

    何仁坐在了副驾驶,他不时的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奶奶。

    何局长家的家教特别的严,在何仁很小的时候就懂得孝敬老人,他虽然平时很调皮,但一直懂得尊老爱幼。

    何局长从驾驶室走了上来,系上了安全带,稳稳当当的开着车,只是道路上非常的不平坦,老人被颠过来颠过去。

    杜中伟和马涛紧紧的扶着老人,但道路实在是太不平了,老人的腿还是会被晃来晃去,偶尔磕到别的地方。

    但是这点,疼痛对于老太太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的心中都充斥着喜悦,他已经看到了曙光,看到了未来,仿佛自己明天就能站起来。

    马涛从衣兜里拿出了自己的手绢,轻轻的插了一下老太太头上的汗水。

    老太太转过头,感激地看了马涛一眼。

    经过一阵颠簸,车子终于开到了马涛的村子。

    马涛看了一眼杜中伟,“你去把王美丽给找了。”

    杜中伟不是很情愿,她看了马涛一眼,嘴里嘀咕着,“为什么让我去找你去找,不是更好吗?”

    马涛对着杜中伟伸出了一个拳头,“在他的面前挥了挥,让你去你就去,我看你这两天皮又痒痒了,用不用我陪你松松筋骨。”

    杜中伟别了,别嘴不情不愿的走到了村口,眼睛不断的在人群中扫射,终于在一个男人堆儿里找见了王美丽。

    王美丽正在给别人讲解,被杜中伟一下拉了起来,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往村委会赶。

    王美丽的身上的衣服都被杜中伟给扯开了,她生气的拍打着杜中伟的手,急忙把自己的衣服解救了下来,扣住了自己的衣扣。

    杜中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无辜的挠了挠头发,“那个是马涛让我来找你的,你赶紧去村委会,找你有事儿。”

    王美丽急忙向着村委会跑,那脚步快的就仿佛一只兔子。

    王美丽终于气喘吁吁地赶到了村委会,马涛正在车前,等着她的到来。

    “王美丽你跑什么,有没有什么着急的,你慢慢走不就得了吗。”

    王美丽跑到了马涛的面前,他弯着腰,双手放在膝盖上,大口大口的喘息,“主任你回来啦,这两天快把我们忙死了,就盼着你回来呢。”

    马涛点了点头,“这事儿一会儿再说,现在找你有件事儿。”

    何局长从车里走了出来,站在了王美丽的面前。

    王美丽一下站直了身体,他的心都快从赏个脸跳出来了,怎么一下多了个人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是市里的大官何局长,还曾帮过自己。

    何局长温和的对王美丽笑了笑,但仍然保持的蛮好的距离,“王美丽,你好,多日不见工作还顺利吗?”

    王美丽笑了笑,非常的拘谨,“快去找我工作一切都顺利,你怎么来我们村上了,不是说您的老母亲病了吗?”

    何局长挑了挑眉,转过头看着马涛,仿佛在说,还说和他没关系,这么私密的事儿都告诉了人家。

    马涛觉得冤枉自己了,不是把村里的事儿交给王美丽,他才不会跟他说何局长的母亲生病了,何局长还把这个屎盆子扣在了自己的头上,自己怎能显得不冤枉?

    马涛转过了头,避开了何局长的眼神。

    杜中伟笑嘻嘻的跑了过来,把何局长拉到了一旁,“何叔,你就不要再说马涛了,其实他们俩之间也搞不清楚,咱们就不要插手。”

    “那个王美丽,何局长的母亲来了咱们村上,暂时没有地方住,先住到你那里,你帮着照顾照顾。”马涛尴尬的咳了咳。

    王美丽立马答应了,他正愁没有报恩的机会,这不是送上玩的机会,他一定要还了何局长人情,何局长也算是帮了他们一家人的大忙。

    和局长开着车,把自己的老娘拉到了王美丽家。

    王美丽收拾了一间屋子,留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非常的和蔼,虽然久居在市里,农村的环境她也不嫌弃。

    何局长拉着马涛,“那这手术什么时候开始做,我市里还有工作,不能在这儿久呆,但是我母亲做手术的时候,我必须得守在她的身边。”

    马涛转过头看了一眼屋内,“我刚才看了一下,明天的天气不错,就明天一早开始做手术,这阴天下雨要是做手术,可能到时候阴天的时候,伤口会有些不舒服。”

    何局长点了点头,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刚才拉着老母亲回到村上安排了一班,已经到了下午。

    王美丽在自己家做了一顿饭,很是家常,吃完以后,何局长和何仁就跟着马涛来到了马涛的家。

    这一晚上何局长翻来覆去也睡不着,他担心着自己的老母亲。

    马涛也知道何局长的心情,但无法安慰她,这件事儿必须让何局长一个人去面对。

    马涛感觉自己刚刚睡着,就被何局长叫了醒来,他迷茫地睁开眼睛,向着屋外看了看,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光线异常的明媚,这样的早晨做手术,对于伤口也是好恢复的。

    马涛一行四人来到老王美丽的家,他背着自己的包袱,里边放着做手术的工具。

    老太太早早的就起来了,他让王美丽给自己端来了一盆水,仔细的擦着自己双腿。

    “手术大概需要,四个小时的时间,这期间我和杜中伟进去,剩下的人都等在屋外。”马涛说完后,就带着杜中伟转身走进屋内。

    杜宗伟把消毒垫子铺在了老太太的身上,接着拿出了酒精,仔细的擦着老太太的腿。

    马涛把手术刀一排一排的放好,双手戴上了一次性的手套,他拿出了麻药针,一针插在了老太太的腿上,把麻药推进了她的体内。

    老太太渐渐的感觉自己的膝盖开始发热,一直到脚尖也变得发热了起来,。

    马涛轻轻的推了推老太太的腿,老太太毫无知觉,“奶奶,您不用多想,可以闭着眼睛睡一会儿,睡上几个小时,咱们的手术就完了。”

    老太太闭上了眼睛,其实他也睡不着,一直听着手术刀被拿起放下。

    马涛拿起了手术刀轻轻的划开了老太太的膝盖处,膝盖的骨头露了出来,关节的相连处已经长满了骨刺,马涛拿着手术刀,非常的流畅,轻轻的刮弄着膝盖上的骨刺。

    老太太丝毫没有感觉,他感觉自己的下体异常的麻木,就在这时,如果马涛用刀子把自己的下半部分看下,他也没有丝毫的感觉。

    杜中伟一直在旁边配合着,他已经和马涛培养出了相当的默契,马涛一伸手,他就知道应该递给什么。

    马涛异常的严肃,脸上的神情一丝不苟,他的眼睛紧紧地盯在老太太个膝盖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