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天狂医 第二百零三章 老太太

时间:2018-08-01作者:逆西风

    马涛翻了个大白眼儿,脑袋靠在座位上,闭着眼睛。

    车上非常的颠簸,马涛和杜中伟的婚生子总是晃来晃去,不是你磕了我,就是我磕了你。

    何局长特意请了一天假,他早早的开着车来到了汽车站,每次过来一辆车,他都走出来看一看,可是每次的车都不是从马涛的村儿里来的。

    对于马涛和杜中伟来说,每次来市里都是煎熬,直到他们快吐的时候,车子终于稳稳的停了下来。

    杜中伟拿的东西急急忙忙地跳下了车,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马涛跟在身后也跳下了车,车子从他们的身边开走了。

    何局长扶着车门,站在车外,当车子开走的时候,他终于看见马涛和杜中伟站在自己的对面,他关上车门,急忙迎了过去。

    马涛一转身,正看见何局长走了过来,他提着东西飞快的跑到了何局长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说:“局长,您怎么来了?。”

    何局长伸手接过了马涛手里的东西,拍了拍马涛的肩膀:“我一早就来了,在这等了半天,这不正好接上你们赶紧走吧。”

    杜中伟听见何局长的声音,急忙转过了身,笑呵呵的跑了过来,接着又心虚的低下了脑袋。

    何局长一看就知道杜中伟是怎么回事儿,他笑了笑,“上次的事儿就不要放在心里了,我知道你们村里忙,估计回去忘了吧。”

    杜中伟抽出一只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为了这件事儿,他可折磨得自己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今天早上起来杜中伟还顶着两个黑眼圈,特意用热水敷了敷。

    何局长打开了后备箱,让马涛和杜中伟把东西放了进去。

    马涛拍了拍手,拉开了副驾驶座了进去。

    杜中伟憋了憋嘴,只能坐到后座上。

    何局长启动了车子,双手放在方向盘上,一路安稳的向家里开。

    马涛和杜中伟一点都不显得拘谨,尤其是杜中伟懒懒散散的坐在座位上,伸手捏着自己的眉心。

    何局长转过头看了一眼马涛,接着又转过来看着前方,“上次王美丽一直在你们跟前儿,我也没好意思问,马涛,你和那女人是什么关系。”

    马涛吓得一下坐直了身体,他严肃的看着何局长,“何叔他和我可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只是同事,他是我们村委会工作人员,难免工作上会有来往。

    上次开会的时候他说来看他的妹妹,我就带着他一起来了,这不正好他那也发生了那种事儿,才开口向您求了个人情。

    再说我和王美丽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儿,为什么您会这样问。”

    何局长的嘴角弯了弯,“你是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儿,但我看那个女的对你的心思可不单纯,你就没有考虑考虑,你这年龄也不小了,也该找一个人照顾你。”

    马涛根本没有当一回事儿,他靠在了座位上,一只手搭在窗户外边,“我们村上可有规定,坚决不允许和村上的妇女有任何交集,一旦要是来往过密,肯定会罢免我的官。

    再说就不说这村主任这一回事,我对王美丽是真没有那个心思。”

    杜中伟一下从后边趴在了何局长的座位上,“何叔我可以跟你说,马涛对这个王美丽绝对是没有意思,但这王美丽可就不简单了,他可一门心思的放在了马涛的身上,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到最后必定是一场空。”

    何局长绝对不是一个在背后嚼舌根的人,但马涛对于他来说意义毕竟不同,他总想着多叮嘱几分,怕马涛会走歪路。

    “我听说那个王美丽是个寡妇,不是我对寡妇有偏见,但我觉得他根本不合适,你,还是应该适当的和他保持一些距离。”

    马涛谦虚得受教了,他伸出了双拳对着何局长拜了拜,“何叔,您的旨意我心领了,必定会放在心里,时刻谨记于心。”

    何局长好笑的摇了摇头,和马涛,杜中伟待在一起,他发现自己都年轻了。

    “何叔,咱们现在是去您家,还是直接去奶奶的家。”杜中伟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提起自己的母亲,何局长就有些心烦,刚才和谐的气氛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沉默。

    何局长总是心想,自己的母亲把自己养大多么不容易,但现在母亲经常受着疼痛,自己又不能替着他,总感觉自己很无用。

    马涛轻轻地咳了一声,“何叔,人老病死,都是正常的,何况人老了得病就更正常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各个机能总会下降,身体不协调,免疫力低,到最后机关衰竭,走向死亡,这都是人类发展的正常规律,任何人都无可奈何。

    我相信奶奶肯定也不愿意看见您为她担忧,之前何仁跟我说,奶奶生病了总是强撑着,从来不告诉您和何仁,这就是他怕你们过于担心,所以从来不愿意跟你们说。”

    何局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又何尝不知,你不知道,我年轻的时候家庭条件也非常不好,母亲为了供我读书,经常打些零工,年轻的时候双脚经常泡在冷水里,也许是早些年已经落下了病根儿。

    前几年一直闹下了腿疼的毛病,阴天下雨,腿就疼个不停,我母亲一直强咬着牙忍着,但到后来的时候,居然在床上打滚儿。

    在我的心目中母亲一直是坚强的,她从来没有被任何疼痛打败过,就是那一次,我看见她疼得在床上打滚儿,嘴里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我记得那天我流泪了,人们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其实只是未到伤心处,当你看见你的母亲忍受着那样的疼痛,而你却站在原地,不能上前,也不能替他疼。

    我的这种感受,也许你们体会不到,等你们老了以后就知道了。”

    马涛和杜中伟对视了一眼,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大概走了20分钟的距离,车稳稳地停了下来。

    这不是和局长的家,应该是老太太的家,马涛和杜中伟从车上走了下来,向着四周打量了一下。

    这是一栋老的居民楼,建成的年限应该很长了,周围都住着一些大爷大妈,他们平时生活的很单调,不是逗逗鸟,就是下下棋。

    何局长把车子停好,向着马涛和杜中伟走了过来,看着前边的单元楼,“走吧,就在这一楼。”

    马涛和杜中伟跟在何局长的身后,走进了单元楼。

    门铃响了,何仁打开门,从屋内冲了出来,一下就扑到了马涛的怀里,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

    马涛开心的拍了拍怀里的何仁,把他从脖子上揪了下来。

    “涛哥,你怎么才来呀,上次不是让杜中伟给你带话了吗,这都几天了,都快一个多月了,你才来,我奶奶都快疼死了。”何仁抱怨的看着马涛。

    马涛转过身,看了杜中伟一眼,杜中伟急急忙忙的走到了屋内,把自己的存在感缩到最小。

    何仁顺着马涛的视线看去,看见杜中伟鬼鬼祟祟的身影,就知道这件事儿,肯定是杜中伟给忘了。

    何仁向着杜中伟的后背扑了上去,用力的掐着他的脖子说:“是不是把我爸交给你的任务给忘了?”

    杜中伟闭着嘴巴不说话,他的眼睛心虚的瞟到了一旁。

    何局长从老太太的屋内走了出来,把何仁从杜中伟的肩膀上揪了下来,“好啦,别闹了,你奶奶正在睡觉,一会儿把她给吵醒了。”

    话音刚落,屋内就传来了一阵苍老的声音,“是谁,谁来了?”

    “哟,我奶奶醒了。”何仁滋溜一下就钻进了老太太的屋内。

    何局长向马涛点了点头,自己也走了进去,“妈,我给你请来了两个大夫,一会儿让他们给你瞅瞅。”

    老太太摇了摇头,“哎,让你费心了,我这腿都是老毛病了,请多少大夫也看不好了,你以后就别费心了。”

    “妈,你就让他们给你看看,不是让我放心吗,让他们瞧了我就放心了。”何局长的心中甚是无奈,老太太的倔强有时候他都没办法。

    老太太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脸上有一种说不清的表情。

    何局长从这马涛和杜中伟摆了摆手,让他们来到了老太太的屋内。

    “妈,这是小马,马涛,这是小杜,杜中伟,他们是来给你检查检查,你就躺那儿别动。”何局长向老太太介绍着马涛。

    马涛面带微笑的走了过去,看着和蔼可亲的老太太,自己的心非常的柔软,“奶奶,您别担心,我就是给您检查检查,您也不要紧张,这病咱能治,不能治还能缓解。”

    老太太温和地笑了笑,拍了拍马涛的手,“我这病是老毛病了,大夫,您不用有压力,能治就给我治,不能治我也不怪您。”

    马涛皱了一下眉,他抬起头,认真的打量着老太太,老太太长得慈眉善目,非常容易相处,她从来不给人压力,还会安慰别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