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天狂医 第六章 谁签的字,你找谁去

时间:2018-08-01作者:逆西风

    “你是谁?找我有事么?”

    马涛看着这个黑胖子,有些惊讶的问道。

    “嘿嘿,我是咱们这个镇上的胡胖子,一个开店的。”

    “开店的?什么店?找我有事么?”

    马涛根本不明白,一个开店的,怎么会三番五次的来找他?还如此的亲切。但看着他的模样,好久马涛才确认,确实不认识他,而且在亲戚以及有关系的人群中,也没有一个在镇里开店的熟人。

    “嘿嘿,是这么一回事儿。咱们村里的那个村主任,也就是老村长不是不在了么?可他在我的店里还有一些账目没有结算,所以么,听说你上任了,我就过来看看。顺便认识一下。以后也好打交道。”

    他这么一说,马涛就明白了。感情这就是那个自己一直在躲避的债主。可明明是上一个死了的村主任做的孽,可偏偏留下的一个烂摊子需要自己去收拾。

    说的明白一些。现在的村里不是过去,大家基本上已经分包单干了。可不是过去那种村里大包大揽的时候,除了开会的时候,会在镇上吃顿饭,还有就是一些迎来送往的消费。至于说,还会留下一些账目。如果不多的话,马涛是不准备追究的过于清楚,毕竟人已经死了,总不能让她家里背账吧?

    最起码村里现在手头不宽裕,但他相信,只要按照自己设想的路子走,稍微的浪费一些,也是能够支撑得住的。

    “额,原来是这样啊。那你稍微等一会儿,我这不刚上山回来,等我收拾一下,咱们去村委会把账目挨一下,该认的就认。行不行?”

    “好好好,没事的,我多等一会儿,没事的。”

    黑胖子说着话,就要伸手帮忙。

    “不用,东西不多,你也不熟悉,我自己来就行。”

    马涛推辞着,进了自家的院子,放下背篓以及带着的包裹,开始洗漱。

    黑胖子看不用帮忙,直接悄没声息的出去了。

    “这个家伙,是镇里卫生院院长的弟弟。和死了的那个家伙一样,不是个好东西。每一次见到我们几个,都是一副笑眯眯的色鬼模样。他们两个是牌友。赌博的那种。他说的那些账目,一定不是什么真的村里欠下的帐,而是他们之间的赌账。”

    “不会吧,这么大胆?居然把自己的赌账拿来村里报销?他们就不怕被人追究?”

    “你以为呢?现在大家都知道村里没什么钱,但是比起一户普通人家来说,还是可以的,最主要的是,挂在村里的账上,不管怎么也不会被赖掉的,谁会拿着公家来和私人较劲?”

    “那不一定,在我这里就不行。”

    “你可别,你是做医生自己开医务所的,他的哥哥是镇里的院长,怎么也算是你的一个上级吧?再说了,公家的事情,让你来出面,恐怕不好吧?”

    “我还不就是现在的村主任?再说了,一个卫生院长而已,怕什么?哎,对了,这家伙开的什么店?“

    “还能是什么店?他哥哥管什么,他就卖什么呗。”

    “药店?这种地方,村里和他有什么业务往来?还能够欠账?”

    听到这个情况,马涛不由得惊讶的问道。村委会可不管医疗保健,怎么说,有欠账都是不应该的。

    “人家经营的不是你那个药,而是畜牧的兽药,加上现在不是农药化肥什么的畅销么?所以他也就扩大业务范围,经营的就是一家种子农药,兽药,以及各种农资的店。我们是农村么。”

    “这也不对啊,就是他经营这些东西,咱们村委会需要从这些地方进货么?村委会可不是过去,什么种子农药化肥大包大揽的,都是自家做主,自有选购的,有些干脆没钱就不用了的。和村委会有个屁关系?”

    “是没有关系,但那不是在账面上能过关么?任何人来查账,一看农资门市部的账目和农村关联紧密,也就过去了。”

    “合着 你们心里什么都清楚啊?那怎么还让那家伙胡作非为呢?”

    “他是男人啊,我们是女人,怎么给他说呢?”

    “算了吧,现在是我。待会儿到了村委会再说吧。”

    马涛已经打定主意,这个帐无论如何也不能认。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真的是村里欠下的,哪怕是胡吃海塞浪费了的,他都认,毕竟那个时候,人家是村主任。但这种毫无来由的,根本和村里 不沾边的账目,他坚决不认。不管说到哪里,他都不认为自己会输。

    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黑胖子进来了,手上拎着一个简易的手提袋,里面鼓鼓囊囊的装着不少的东西。一进院子,就要往屋里走。

    “走吧,门没开,直接去村委会就行。”

    马涛装作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直接拦住说道。

    “那,那这个东西放在哪里呢?”

    “不用放,你的东西我不回收,拿回去吧。”

    平静而坚决的,马涛拒绝了自己上任以来的第一次送礼。

    对于马涛来说,他并不是一个绝情绝义的人,正常的礼尚往来,他会很高兴的接受,但这种明显有着动机不纯的东西,无论如何替他也是不会收的。

    黑胖子看到马涛的架势,一位不过是脸皮薄而已,也就没有坚持。在他看来,就没有不吃腥的猫。现在不收,不等于以后不收,更不等于永远不收。

    而且,这个在村里做医生的家伙,绝对和自己的哥哥有着业务往来,就不相信就这么一个开医务所的的家伙,能够无视一个镇子里的卫生院长。医务所还准备开门么?、

    所以,即使马涛拒绝,黑胖子依旧笑嘻嘻的跟着,间或还看看王美丽那美妙的身躯。

    一行人,直接去了村委会,会计闫丽到是还在,正在那里逗弄着王美丽家的那个小不点儿。

    一看到自己的母亲回来了,小不点儿马上嘴巴一咧,就要哭出声了。王美丽急忙跑过去,抱住自己的心肝宝贝,一连声的安慰着,也不管小家伙是不是听得懂。

    “走吧,我们进去说。”

    “行。”

    黑胖子依依不舍的从闫丽以及王美丽身上收回贪婪的目光,跟着马涛进了村主任的办公室。

    ”我不抽烟,直接说吧。“

    马涛推辞了黑胖子递来的大中华,有些冷淡的说到。

    “行,是这样的,原本的那个村主任,在我的店里,取东西,赊欠了不少的账目。原本我是不准备催的,也知道村里的经济不宽裕。就想着等等再说。可谁知道,我居然在卫生院听说那家伙心肌梗塞死了。这下我就有些着急了。毕竟,他突然死亡,有些东西拖得久了,恐怕说不清楚。这不,听说,马村长上任了,我也就找过来了。倒不是催账,村里的情况我也是清楚地,现在不必过去,收入不多。所以么,哪怕是一样欠着,不都得有个数目不是?所以,我就来了。没想到马村长工作繁忙,一连好几天不在家,所以,也就来的次数多了一些,可不是催账,只是过来报个到,应个卯而已,以后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只要我能够做到的,绝没有二话。“

    “没有忙什么,只不过有事情上山了而已。对了,账目带过来么?我看一眼。”

    “带了,带了。怎么会没带着呢?”

    说着话,黑胖子从自己的腰里掏出一个破破烂烂的账本,翻开以后,里面还夹着一张早就写好的清单,他没有递账本过来,而是先把清单递过来。说道。

    “马村长请看。”

    马涛接过来以后,发现所谓的清单,不过是一个个数字的总和,根本没有什么关于买了什么,什么时候,经手人这些东西,就是一个单纯的数字而已。

    “不对吧?当初的村主任在你那里那东西不打欠条的?”

    马涛惊讶的问道。

    按照惯例,不管是私人还是公家,特别是村里,在一个地方赊欠的话,那是一定会打下欠条,写明什么时候,什么人,拿了什么东西,单价,总和,然后由店里开出发票,或者白条,但要有证明人或者店里的公章,等回村里报销以后,在送回去抽回欠条。

    如果村里没钱的话,付不了账,那么就会有着欠条存在。最起码要有当事人的签字,可现在就这么递过来一个综合的数字,就要让马涛认账,恐怕是不可能的。

    “都是熟人了,来往的也多,所以,只是有个数目字,并没有打账目的。”

    这种情况有没有?也有,但那应该是很熟悉的那种。黑胖子的恐怕不会是在哪个行列里面的。

    “这都是在你店里取得东西?”

    “对,我经营的就是一个农资农药的门市,当然是取得东西。”

    “你确定?”

    “确定。”

    “那好,你去他家里找他家里人付吧,村里不会人这个帐的。”

    “什么?你不认账?不行,必须得认。否则的话,你的医务室不要开了。”

    “呵呵,恐怕那你说了不算。”

    “不算?我哥哥就是卫生院长,你觉得能够顶得住?”

    黑胖子一听马涛不认账,就急了眼,直接开始吼叫着恐吓。

    “一个卫生院长而已,很大么?老三,你不是说当了村长了,居然还有人敢闹事?收拾他。”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