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女配总是被穿越 第269章 录音?

时间:2018-04-23作者:凤栖桐

    <co>

    “我他妈什么意思?”

    张仲意越想吴桠欣越生气。。: 。

    利用完了他,回过头来还败坏他名声,跟别人说是他忘恩负义甩了吴桠欣,还挑拨楚河来找事。

    张仲意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也没见过楚河这样傻的男人。

    谢子珺一伸手拦住张仲意,一只手压着他坐下。

    谢子珺对楚河笑了笑:“楚河是吧,你别急,有事咱们慢慢说,我想,你和我张哥可能有些误会。”

    楚河看张仲意的样子‘挺’古怪的,一时也‘摸’不着头脑。

    他又不能当着偶像的面发疯,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嗯,那好好说。”

    谢子珺叫了服务生,让他帮忙‘弄’些茶水和点心来。

    等到茶水点心端过来。

    谢子珺倒了好几杯茶递给楚河还有他的几个哥们。

    “先喝杯茶吧,刚才吵了那一通,大家肯定渴了,喝杯茶润润喉咙才好说话。”

    别说,这几个人还真渴了,而且现在不只是渴,还饿了。

    谢子珺微笑着递过茶去,他们也不好意思。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人家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递茶水劝和,谁还能不接?

    这几个人都接过茶水喝了几口,又吃了点点心。

    别说,喝过茶,楚河心里的火气降了好几分,也能心气平和的坐下说话了。

    谢子珺看向张仲意,又对楚河道:“楚先生信不信得过我哥哥和我?”

    楚河没思索使劲点头:“我信。”

    “那好。”谢子珺脸带笑,不慌不忙道:“我和张哥我们两家是世‘交’,也是一起长大的,张哥是什么‘性’子我最清楚,他是个热心肠的人,是脾气太直,有些事情不过脑子,可他真不是什么薄情之人,小时候我们常在一起玩,我送给张哥的玩具他现在还留着呢,还有学时候同学们送他的东西,他也都好好的保存着,小时候玩过的玩具他没有一个扔掉的,是坏了也要修好保存好,他是一个很念旧,喜欢一样东西不会轻易改变的人。”

    谢子珺一句话叫楚河心触动。

    说起来,他和张仲意差不多,都是那种念旧情的。

    谢子珺看打动了楚河,接着道:“今天张哥请我和我哥哥吃饭是因为他心里难过,他失恋了,这几天,张哥一直都很伤心,经常给我打电话发微信说很难过,睡不着觉。”

    说到这里,谢子珺低头,看着有些伤心,她的肩膀微微的抖动了两下,应该是在替张仲意难过:“张哥真的很喜欢吴桠欣的,为此,还和伯父伯母决裂,被赶出家‘门’,他为了不让吴桠欣内疚,说家里破产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可是,他对吴桠欣是真心实意的,吴桠欣却是在利用他。”

    谢子珺拽了拽张仲意的衣袖,示意张仲意说话。

    张仲意垂着肩膀,提起来也是一副伤心的样子:“我是真没想到吴桠欣是那么一个人,我是真有心娶她,和她好好过日子的,所以住到她那里以后,我每天早出晚归的找工神作书吧,没找到正式工神作书吧之前,我打了几份工,做兼职赚钱,我不能让‘女’人白养着我吧,谁知道那天我回去的早……”

    张仲意苦笑着把他那天听到吴桠欣母‘女’谈话的事情讲了一遍:“我听了那些话心都凉了,当时差点冲进屋里问问吴桠欣她到底把我当什么了,可我还有些理智,没有质问她,而是把钥匙放到‘门’外走了,我是一个男人,我也有自尊心的,我的自尊心不容许我撒泼闹腾,既然她不喜欢我,我还留着干什么。”

    “兄弟。”张仲意拍了拍楚河的肩膀:“现在我想想,早先吴桠欣和我‘交’往恐怕是冲着我能帮她来的,她说和我一起炒股,我借了她钱,她炒股赚了一笔,拿着钱改善生活,说是合伙的,可我的本钱还有利润什么都没得着,这我也不计较,男‘女’朋友嘛,也说不什么吃亏之类的事情,不过这会儿回想起来,我是真傻啊。”

    楚河听的心翻起巨‘浪’来。

    他真的不敢置信,使劲的摇头:“不会的,怎么可能?小欣不是这样的人,是你们污蔑她……”

    见他还执‘迷’不悟,张仲意气的拿出手机,从里边找出一个音频件来:“你不信的话好好听一听……”

    楚河听到一个音频开始播放,是吴桠欣和吴丽娟说话的声音,母‘女’俩说的那些话一字一句的传到他耳朵里,让他心渐渐的冰凉起来,最后,听到整个人麻木。

    他头皮发麻,心里又痛又怒又怨。

    他竟然成了吴桠欣手里的刀,成了吴桠欣利用的工具。

    吴桠欣利用他伤害张仲意,还想利用他往爬……

    “澎!”

    楚河气的一拳捶在桌:“她,她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这么骗我。”

    张仲意看楚河这样子,颇有些同命相怜的感觉。

    他拍拍张仲意的肩膀:“兄弟,别气了,当是吃亏买教训了,以后注意行了,人活这一世,谁还不被骗那么几回。”

    楚河却是分明的不甘心:“我咽不下这口气。”

    张仲意苦笑摇头:“还能咋样?总不能‘弄’死她吧,总归是喜欢过的人,‘弄’的太难看也不好,放手吧,过好自己的日子,以后不理会她什么都强。”

    楚河却没这份心‘胸’。

    他表面答应着,可心里怎么想的谁知道。

    “兄弟。”楚河站了起来,抱拳给张仲意行礼:“今天这事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往后你有事找我,但凡我能办的绝不推脱,咱俩,当‘交’个朋友吧。”

    他艰难的说出这番话,转身带着几个哥们利落的离开。

    卫元朗在楚河走后,看了看谢子珺,又看看张仲意:“我说,你们谁跟我说说这录音是怎么来的?阿意你当时还能顾得录音?”

    张仲意也很好的看向谢子珺。

    谢子珺笑着摇头:“天机不可泄‘露’。”

    张仲意更加好。

    谢子珺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点心:“行了,赶紧吃饭。”

    张仲意这心里跟猫抓的似的,可谢子珺不说,他也没办法。

    谢子珺十分好笑,但是坚决不会说的。

    难道她要告诉这两个人那份录音是假的,根本不是吴桠欣母‘女’说话的声音,是她自己模仿录制的,然后发到张仲意手机的?</co>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