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女配总是被穿越 第263章 真面目

时间:2018-04-23作者:凤栖桐

    张仲意看着姓楚的青年对吴桠欣大献殷勤,心里就有点不舒服。

    他上前步隔开吴桠欣,对姓楚的青年道:“楚先生,谢谢你送小欣回来,楚先生事情定很多吧,你不必客气,有事先忙吧。”

    姓楚的青年却笑道:“我不忙。”

    张仲意气的直瞪眼睛,可还得眼睁睁的看着姓楚的青年登堂入室。

    等吃过饭,姓楚的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张仲意就此事跟吴桠欣讨论了回,吴桠欣跟他保证会和姓楚的保持距离,他心里才舒服了点。

    张仲意想着吴桠欣不嫌弃他家快破产了,还对他这么好,表示对他定是真爱。

    像这种不在意钱财,只在意感情的姑娘真的很难找了,找到个肯定要好好珍惜的。

    这刻,张仲意早就忘了吴桠欣和谢家的仇恨,更忘了他的父母对他说过的那些话,满心满眼都是吴桠欣。

    不过,之后张仲意也没想着就赖在吴家,他以找工作为借口每天去自家的公司处理事情。

    他还特地打电话跟张冲说了吴桠欣不嫌弃他的事情,还说吴桠欣对他很好之类的话。

    这下子,就连张冲都差点认为吴桠欣是个不错的女孩。

    这天,张仲意把公司的些事情处理好了,就想早点回去见吴桠欣,他回去的时候还特地绕路给吴桠欣买了礼物,他就想着再过两天就跟吴桠欣说家里找到了资金,公司很有可能会起死回生。

    张仲意心里高兴,手里提着礼物回去,他想给吴桠欣个惊喜,回去的时候开门都很小心,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他进了客厅,没有看到吴桠欣,就走到吴丽娟的卧室门口想要敲门。

    他的手才抬起来,就听到卧室里有说话的声音。

    张仲意愣了下,就没有敲门。

    他能听出来,说话的是吴丽娟。

    吴丽娟的声音并不小。

    大概吴丽娟知道这个时候张仲意恐怕还在外边找工作,并不会回家,所以点避讳都没有。

    “小欣,你说你怎么想的,那个张仲意现在就是个穷鬼,连房子都没了,成天赖在咱家,你怎么还收留他?”

    张仲意听的心里有点生气,不过,他还是想着吴桠欣对他是真爱,肯定会反驳吴丽娟的。

    可接下去的话却叫他傻了。

    “妈,您别急啊。”吴桠欣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可越听越叫张仲意觉得脊背泛起冷意来:“我知道张仲意已经没了利用价值了,但是也不能把他脚踢开啊,你想啊,楚河家比张家条件要好多了,公司也比张家要大的多,而且,我听说楚河的外公和舅舅可都是实权人物,现在楚河追我追的紧,不管张家怎么样,我肯定会撇开张仲意的。”

    张仲意就觉得头脑阵发昏,眼前发黑。

    他真的不敢相信他的女神会说出这么冷漠无情的话来。

    这个吴桠欣和在他面前的吴桠欣简直就不是个人。

    “那你还……”

    吴丽娟似乎更加生气。

    吴桠欣笑了笑:“那些公子哥不都是想找个不把钱财看在眼里,心想要真感情的人吗?张仲意是这样,楚河也是这样,现在楚河喜欢我,我做什么他都不觉得怎么样,可等以后呢,如果我把张仲意脚踢开,他肯定会觉得我拜金虚荣,现在呢,我正好利用张仲意演场戏,我要叫楚河看看,我不是那种物质的女孩,我对张仲意付诸真心,不管张家怎么样,我都不嫌弃他,这么来,楚河就会觉得我是个很质朴,很纯真的女孩,他会更加喜欢我,再有,得不到的总归是最好的么,我得叫楚河多追求我,得之不易的爱情,他才会珍惜。”

    吴桠欣这话说出来,吴丽娟沉默了会儿,她也觉得吴桠欣说的正确,才笑了起来:“小欣啊,你比妈强啊,比妈有心眼,妈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就是个傻子,如果妈也像你样,恐怕……恐怕也落不到如今这种地步。”

    等了会儿,吴丽娟又问:“那张仲意呢?你总不能让他赖上你吧?”

    吴桠欣轻笑了几声:“当然不会了,我先收留他,在楚河面前装出往情深的样子,然后,等到张仲意四处碰壁颓废不已的时候,妈你再说话刺激他,我呢,就在他没有信心的时候和他说些要努力找工作的话,张仲意的脾气我知道,他定会炸毛的,这时候我就做出很失望很伤心的样子,我会跑去找楚河寻求安慰,会跟他诉说我的烦恼,渐渐的,我就会让楚河发觉我对张仲意失望了而移情到他身上。”

    吴桠欣越说越开心:“这么来,即能甩掉张仲意,又不会在楚河心里种刺,以后更能凭借这个打动楚河,让他会更加在意我,将来才能在他身上榨取更多的价值。”

    张仲意听到这里,心彻底的凉了。

    隔着房门,屋里的那个女孩心机深沉,心黑手狠,完全不像在他面前表现的那么善良天真的样子。

    这简直就是两个人,个恶魔个天使。

    而张仲意已经明白,天使只是她演出来的,恶魔才是她的本性。

    想到他就叫这么个女人给骗的团团转,差点为了她而和父母闹矛盾,张仲意后悔的就想给自己几个耳光。

    吴桠欣对他哪有点感情。

    他不过是人家利用的个向上爬的梯子,这个梯子没了用,脚就能蹬掉。

    而他却还傻乎乎的,心心念念的跟人家讲感情。

    这个女人心里哪有感情,她是切利益至上的,为了利益,什么都能算计。

    张仲意没有再听下去。

    他悄悄的转身离开吴家。

    在关上门的时候,张仲意把钥匙放到了吴家门口的鞋柜里。

    他从吴家租住的小区出来,就拿出手机给谢子珺打了电话。

    “子珺妹妹。”张仲意边哭边打电话:“对不起,是哥哥我犯傻了,我混帐,我真不是人,我为了那么个东西伤了你的心。”

    谢子珺接到张仲意的电话都呆了。

    听张仲意哭的伤心,谢子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只是沉默的听张仲意哭诉:“妹子,你哥我是不是就是个傻瓜,就是个笨蛋……”

    谢子珺哭笑不得的问:“你受什么刺激了?”

    张仲意哭的眼泪鼻涕块往下掉,他拿纸擦了把:“受刺激大了,我真没想到她是那种人,我爸妈说的对啊,有那样个妈,闺女又怎么可能养的好,我也是犯傻才相信她是个好的,我对她片真心,她呢,就把我当工具来利用,都变了心还想榨取我最后点价值,为她在新男友面前来博得好感,妹子,你说我咋就那么傻呢?”

    谢子珺听到这里明白过来,张仲意肯定是看清楚了吴桠欣的真面目。

    张仲意这个人是个实在人,他对吴桠欣那是心意的,本着结婚为目的在交往,可最后得知人家只是利用他,难免会伤心失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