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女配总是被穿越 第二百零七章 揭穿身世

时间:2018-04-23作者:凤栖桐

    卫元朗看着网上报道的他和谢子珺的事情,脸色难看之极。

    同时,他也担心谢子珺。

    他怕谢子珺心里会难过,会承受不住这种压力。

    卫母走过来看了两眼,拍了拍卫元朗的肩膀:“你别瞎想啊,网上就是有些人故意添乱,咱自己不往心里去就是了。”

    卫元朗抓了抓头发,有些烦燥:“妈,我不怕什么,这么多年我受的诋毁还少吗,我主不是怕子珺难过,她到底年纪还小。”

    卫母眼中闪过一丝深思。

    她转身走到书房,夺了卫父手中的报纸坐下:“我说,咱们得赶紧把元朗的身世告诉他,不然……”

    卫母把网上的这些事情跟卫父讲了:“你说这乱的,那些人瞎胡说啥啊。”????卫父点头,随后又叹了口气:“告诉吧,只怕告诉了元朗,咱俩就没儿子了。”

    卫母脸色有些发白,不过她还是咬牙道:“该说还是得说,咱不能再做亏心事了,老卫啊,我能养元朗这么些年已经知足了。”

    卫父握住卫母的手:“这些年苦了你了,都是我……”

    卫母赶紧堵住他的嘴:“你说什么呢,嫁给你之前我就知道你的情况,我心里做好了准备的,老卫,我是因为敬你爱你才嫁给你,不是因着孩子……这辈子就算没孩子,我过的也很高兴。”

    卫父眼中有泪光闪过,他摇了摇头,忍住鼻中的酸意:“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卫母又坐了一会儿才出去,她叫过卫元朗:“元朗啊,你过来一下,爸妈有话和你说。”

    卫元朗愣了一下,还是起身跟着卫母进了书房。

    卫父看到卫元朗,眼中闪过一丝骄傲和不舍。

    他指指椅子:“坐下吧。”

    卫元朗乖乖坐下:“爸,你叫我来有事吗?是不是身上哪儿不舒服了,要是觉得哪不好,咱们赶紧去医院瞧瞧。”

    卫父摇头:“不是,我和你妈好的很。”

    卫母也坐下来,她知道卫父有些说不出口,就自己先开口:“元朗啊,这么多年我和你爸一直瞒着你一件事情,今天,我们商量了要告诉你……”

    卫元朗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感觉如果知道这件事情,他平静的生活就会打乱,他的生活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有些不想听,也有点不敢听。

    可卫母的话还是一字一句钻进他耳朵里:“元朗,我和你爸是得了不育症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你……不是我们亲生的,是我,我在小胡同里捡来的。”

    卫元朗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要炸开一样。

    他神色恍惚的看着卫母,干涩的开口:“妈,你又逗我玩呢,你别和我开玩笑了好吗,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卫母哭了。

    卫元朗的话让她难过非常。

    她捂着脸唔唔的哭着:“对不起,这么多年一直瞒着你,我们用爱的名义来隐瞒你实情,真的,真的很对不起。”

    卫元朗一颗心不住的下沉,再下沉。

    他看向卫父。

    卫父满脸的严肃表情。

    他就知道,这件事情是真的了。

    “妈。”卫元朗叫了一声:“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我亲生父母,那我亲生父母呢,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

    “不是,不是。”卫母使劲摇头:“他们没有不要你,他们是爱着你的。”

    卫母就将当年她怎么出去买菜,回来的时候怎么碰到卫元朗,然后怎么带回去,又怕人知道,赶着搬了家的事情全讲了出来。

    “元朗,你是家里的长子,你爸妈疼你如命,当年你丢了,你爸妈都找疯了,你妈为了你,身体还垮了,生下你妹妹就过世了。”卫母理解白薇当年的心情,孩子丢了,当妈的就跟摘心挖肝一样疼的。

    卫元朗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听他亲生母亲已经过世的消息,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

    心脏处一片抽痛。

    这大概就是血脉的牵绊吧。

    “那,那我爸呢,我妹妹呢?”卫元朗小心的问:“他们过的好不好?”

    卫母已经抽噎的说不出话来。

    卫父搂了她,接着道:“都好,你爸和你妹妹都好,他们你都认识的,谢,谢子珺就是你亲生妹妹,同父同母的亲妹妹。”

    卫元朗满心的复杂,嘴口的苦涩滋味。

    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反应。

    他的身体僵直,就好像身上所有的零件都锈了一样,稍一动,就会咯吱作响的那种。

    他就这么定定的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张口。

    他一开口,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实在是这一张口,声音干涩暗哑,就好像失声了差不多:“谢子珺是我的妹妹?谢叔叔是我亲生父亲?”

    他都不敢相信,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卫父点头:“是,子珺来咱家那天和我们讲明白的,原来我们也不知道,子珺其实也不知道,她就是,就是觉得她爸找了半辈子亲儿子,现在人也老了,要是再找不着,难免带着遗憾……子珺说她见了你就觉得亲,觉得放心,和你在一起就算只是说说话也能安心,再加上,你和她过世的母亲长的有些相像,她就痴心妄想了一下,拿了你的头发做了亲子鉴定。”

    卫父别过头:“结果,你真是谢家的长子,谢子珺的亲哥哥。”

    卫父的话一字一句的传进卫元朗的耳朵里:“子珺说你应该叫子瑾,当初你出生的时候,你爸妈都高兴极了,你父亲说你长的好,长大必是君子,就给你取名子瑾,取握瑾怀瑜的意思,还说再生了孩子,不管是男女都叫子瑜。”

    卫元朗听住了。

    子瑾,只是一个名字,就能听得出来,谢家人对于那个孩子抱有多大的期望,有多深的疼爱。

    “只是。”卫父见他能听得进去,就继续道:“你丢了之后,你父亲心都快死了,一直到你妹妹出生,你母亲快去世的时候哀求他一定要好好照顾你妹妹,他看着出生之后弱小的女儿,这才打起精神来,不过,到底没有再给孩子取名子瑜,这个名字就是伤痛,不能触碰的。”

    说到这里,卫父也能想象得到当初谢军锋心中有多悲伤。

    他一个大男人都忍不住哭了。

    卫父拍了拍卫元朗的肩膀:“不管怎么说,你的父母没有丢下你,他们是爱你的,你母亲也是怀着遗憾去世的,你……总得去你母亲墓前祭扫一番,也叫她能安心。”

    卫父的意思就是,不管卫元朗现在怎么想的,他想不想回谢家,白薇的墓前是一定要去的。

    对于自己的生身之母,卫元朗必须要做到应有的孝敬和礼数,这是为人子最为应当应份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