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女配总是被穿越 第二百零四章 笑话

时间:2018-04-23作者:凤栖桐

    “拉开他。”

    徐水清冷着一张脸,嫌弃的看着徐木清。

    几个保镖过来把徐木清拉扯开。

    徐水清这才拉了把椅子坐下:“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木清擦了一把鼻涕眼泪,身上那个脏乱,叫人看了都难受:“就是,就是我看中了一个人,结果……”

    当着徐水清的面,徐木清可不敢说瞎话。

    他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跟徐水清说了。

    徐水清听了就觉得跟听天方夜谭似的:“你是说你昨天对卫元朗用了药,结果贺八不知道从哪出来非得拦着你,你气急了就叫人打贺八,想把他吓走,结果贺八疯了似的就得维护卫元朗?”

    徐木清点头。

    “贺七昨天晚上没带保镖出门?”

    徐木清重重点头。

    “贺七带了个小姑娘过去,一个小姑娘就把你的人手全解决了,还把你弄走,没怎么动手就有好多虫子爬出来往你身体里钻?”

    徐水清冷笑,他对这些话是真的不相信。

    徐木清反驳:“不是没怎么动手,她在我身上划了好几个口子,还拿药粉洒了我一身。”

    “呵呵!”

    徐水清上下打量徐木清:“划的口子在哪?据我所知,你身上这些细口子都是汽车玻璃碎了导致的,医院都能做证,而且,你被送医的时候,身上一点药味都没有,至于你说的虫子,更是一个都没看着。”

    “这不可能,一定是那个魔女耍的手段,她不是人,真的不是人……”

    徐木清大喊大叫着,人就跟疯了似的。

    “够了。”徐水清一拍桌子:“徐木清,你昨天晚上吃了致幻类的药剂,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你的幻觉,你根本没事,现在立刻收拾东西跟我出院,省的给我们徐家丢人。”

    徐木清翻滚到床上抱着被子缩成一团:“我不走,我不走,我得在医院检查,他们一定能够检查出虫子的,我绝对不走,出去我会没命的……”

    徐木清正嚷的起劲,就听到外边传来咚咚的几声巨响。

    徐水清脸色突变,还没有来得及让人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贺七就带着贺八推门而入。

    “你来做什么?”

    徐水清看到贺七,眼睛都觉得疼。

    实在是他自己长的真不怎么样,可贺七却是俊帅非常。

    两个人都是有巨富,家世也相当,可就是这容貌上,他是怎么都比不过贺七的。

    女人追他,那是看中了他的钱,而追贺七,完全是奔着人去的。

    这叫徐水清很不忿,打小,他就和贺七别着劲,势要在某些方面超过贺七,较了这么多年的劲,他还是被贺七狠狠压着。

    “来干什么?”

    贺七冷冷一笑,把贺八拽过来:“自然是来找你们讨要一个说法。”

    他指了指贺八的脸:“徐木清和我们家小八有多大的仇,你看把人打的……”

    贺八的脸是真不能看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眼角处还有一些瘀血,嘴巴也被打的开裂了,一张嘴更是肿的老高,贺八的胳膊还吊着,明显就是被打折了,走路的时候,腿也一瘸一拐的。

    贺七心痛道:“徐水清,这事你们徐家得给个交待,否则休怪我下手无情。”

    徐水清皱眉:“无怨无仇的,木清怎么会去打贺八?”

    他转过头看向徐木清,一脸的严肃:“徐木清,你打贺八做什么?”

    徐木清大嚷一声:“谁叫他多管闲事,我看上了谁和他有什么关系?我们你情我愿的交易,他干什么插一手……”

    徐水清笑着看向贺七:“听到了没,还不都是因为贺八多管闲事啊,咱们这个圈子里谁不知道我家木清爱玩,谁管过他?再说,木清也说了,都是你情我愿的,你说贺八插什么手?他坏了别人的事,不挨打才怪。”

    贺七定定的看向徐水清,眼中一片冷酷。

    片刻之后,贺七笑了:“真是多管闲事吗?”

    贺八立刻上前:“不是。”

    他一说话嘴巴就疼的厉害,可还是坚持说完:“徐木清想坑我哥,我能干看着不管?”

    “哦?”徐水清笑了:“你们家老大、老四和老五都出来了?”

    贺七拉了把椅子坐下直视徐水清:“是我大舅哥,徐木清招惹谁不好,偏偏去招惹我大舅哥,这新仇旧恨的加起来,徐水清,你说说我该不该向你们徐家出手?”

    “哈哈……”

    徐水清都给气笑了:“真好笑啊,你贺七几时结婚了,我怎么就不知道啊,凭咱们两家的关系,你结婚我怎么可能不到贺?”

    贺七起身,再没看徐水清一眼,带着贺八一边往外走一边道:“我来是通知你一声,既然把事情说清楚了,我们贺家也不会留手。”

    当贺七贺八离开这后,徐水清气的又砸了两个杯子。

    他拽着徐木清,把他从床上拽下来:“你昨天招惹的到底是谁?”

    “卫,卫元朗。”徐木清吓坏了,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查,马上给我查。”

    徐水清喊了两声,再看徐木清一眼:“这几天你乖乖呆在医院养伤,如果叫我知道你再惹事生非,我就打断你的五肢。”

    “不,不敢了。”

    徐木清真给狂燥的徐水清吓坏了,赶紧摇头表示再不招惹事非了。

    徐水清带着人从医院出来,关于卫元朗的一切已经送到他的手上。

    他看了资料,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哈哈,没想到堂堂贺七爷也有认栽的一天,真是笑死我了。”

    徐水清抹着笑出来的眼泪,心情立刻愉悦起来。

    他心情好了,自然就想找人分享,拿起手机给周玉洁打了电话。

    周玉洁接了电话没一会儿就去了徐水清的小公馆。

    她来的时候,徐水清正在喝酒。

    他端着一杯红酒晃了几晃,朝周玉洁勾了勾手指。

    周玉洁笑的千娇百媚走过去:“徐爷,您今儿怎么这么高兴啊?”

    徐水清搂住周玉洁大笑:“自然高兴,我真没想到,贺七竟然叫一个女人给糊弄了,哈哈,能够看到贺七的笑话,这是一大幸事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