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女配总是被穿越 第一百九十九章 给人吃的?

时间:2018-04-23作者:凤栖桐

    徐木清醒过来的时候,他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他睁开眼睛四处查看,并没有看到身上爬满的毒虫毒蚁。

    可是,他身上却觉得说不出来的麻痒疼痛。

    就像是有无数的虫子在身体里钻一样。

    徐木清动了动胳膊,胳膊能动,手腕的关节也恢复如初,他抬了抬脚,脚也没事。

    可即便是这样,他也脸色大变。

    他想到一种可能。

    是不是,是不是那个魔鬼一样的女人让虫子钻到了他的身体里?

    作为不知道富几代的徐木清吃喝玩乐都能找到他,他是东都市有名的纨绔,和贺家的贺八齐名的,自然,他有时候也爱看点热血类的以及奇幻类的小说,有时候也听自己的小弟们说那些小说,其中,就有好些小说讲什么蛊虫的。

    徐木清就想,是不是那个女人把蛊虫种到了他的身体里?

    越想,他越是害怕。

    他就觉得胆汁分泌增多,想要往外呕苦水。

    “你醒了?”

    一个穿着白色护士制服的女孩子走进屋内,对着徐木清一笑:“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这个女孩子长的挺漂亮的,可徐木清现在一点色心都没有了。

    他眨了眨眼睛,开口用着沙哑的声音问:“我,我怎么到医院的?”

    女护士笑了笑:“昨天半夜有人在外边发现因酒驾开车撞到树上的你,就打了急救电话,还报了警,现在警察还在外边等着录口供呢。”

    “什么?”

    徐木清一惊,细想之后就更加害怕:“我酒驾?我……我四肢都断了,我怎么可能酒驾?”

    女护士皱了皱眉:“先生,您真爱说笑,昨天晚上您送来就医的时候四肢可是完好如初,也就是身上因为车玻璃破碎划破了几个口子,别的可没什么,像您这样的实属命大,往后您得爱惜生命,记得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为了您和您的家人……”

    “停,停。”

    徐木清被护士念叨的头都嗡嗡直响,他脾气上来就骂了起来:“你叨叨啥?再**小心老子让你下不了床……”

    护士脸色一变。

    她脸上笑容隐去,眉头微皱,显然对于徐木清的话有些生气。

    随后,护士转身离去。

    再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带着警察进来。

    除了警察,护士还拿着一个小瓶子,小瓶子里放了好几条正在爬行的虫子。

    护士把小虫子放到徐木清跟前的床头柜上:“先生,这是昨天从您车里找到的,幸好没打碎,这几个小家伙还好好的……”

    徐木清看到一瓶的几只虫子,昨天晚上那恐怖之极的记忆涌上心头。

    身上就更加的酸麻疼痛,那种又痒又痛的感觉简直能把人折磨死。

    “啊!”

    他吓的尖叫一声,指着瓶子大吼:“拿走,快拿走,你他妈的快拿走……”

    护士被骂两回,再好的脾气都生气了:“这是先生您的东西,我们无权拿走。”

    说完,她看了看警察:“您先录口供,我出去了。”

    警察点头,看都没看床头柜上的虫子。

    徐木清更加害怕,他抱紧被子缩成一团,完全拒绝回答警察的问话。

    稍后,徐木清感觉被子里似乎也有东西在蠕动,他吓的把被子也扔到地上。

    警察看到徐木清这个样子,突然间有了一种想法。

    他按铃把护士叫了进来。

    等护士进来,警察指指徐木清:“我怀疑他昨天晚上可能服食了大量的致幻型毒品,现在还神志不清,我需要你们医院仔细的检查一遍。”

    护士点头,去向主治医生汇报情况。

    不一会儿,护士就拿了许多东西进来,开始要给徐木清抽血化验。

    徐木清抗拒,手脚并用想把护士赶走。

    那名警察过来帮忙按住徐木清,到底还是抽了血的。

    护士拿着采好的血样离开,警察就开始例行问话:“姓名,性别,住址……”

    徐木清拒不回答,警察再看了他一眼:“你酒驾破坏公物,还吸食毒品,应该送到戒毒中心强制戒毒……另外,昨天晚上我们在车上找到了你的身份证明,也查证过,你是徐家人,我想,徐家应该不会看到自家子弟上社会版的头条新闻吧。”

    徐木清狠狠的瞪向警察。

    警察伸手把那个装了虫子的小瓶子拿起来递到徐木清跟前。

    徐木清吓的到处躲:“快拿开……”

    警察笑了笑:“想要我拿开可以,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徐木清真是被吓坏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

    贺八的别墅内

    谢子珺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

    看看外面天色大变,她笑着起床,先去洗脸,再去楼下厨房找吃的。

    她到了厨房的时候,竟然看到贺七围着围裙在做饭。

    真是看到了一件大新闻啊。

    谢子珺笑着过去:“早。”

    贺七回头一笑:“早。”

    谢子珺指了指灶上的锅:“你还会做饭啊?”

    贺七摇头:“不会,不过总得学吧,我现在已经在学简单的料理了,以后,还会学更加复杂的。”

    “怎么想到学做饭了?”

    谢子珺百思不得其解。

    贺七很郑重道:“我二姐说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反过来,这一条对于女性也适用,我就想……我别的做不来,煮一点东西总能学的……”

    贺七的话没说完,不过谢子珺却明白了他的意思。

    贺七这是要洗手为卿做羹汤啊。

    她甜甜一笑:“我教你。”

    贺七让开位置,让谢子珺站在他身侧。

    谢子珺打开锅子,看到里边放了水,但是还没有煮东西。

    而另一侧则放了碗,碗里放了些蛋液,另一个碗里则有一些面粉,再有一个小玻璃盆中放了一些小米。

    “要算做什么?”谢子珺问。

    “煮点小米粥,做几个蛋饼。”贺七老老实实的回答。

    但他还是有些手忙脚乱:“我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

    谢子珺拿起玻璃盆子,把米淘好放进锅里煮着,一边做还一边小声的教贺七。

    随后,她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点点蒜苗来洗净切好,放入弄好的蛋液中,再加上一些面粉,拿了个平底锅,锅中放油,谢子珺拿个勺子盛了弄好的面糊,手腕轻巧的一转,一个薄薄的蛋饼已经在锅底成型,她把火调小,掂起平底锅手腕微微一震,蛋饼就在锅中翻了个个。

    贺七看的羡慕不已,等谢子珺做好一个蛋饼,他就照着做法去试。

    只是,不管是对于火侯的掌控能力,还是对于平底锅的控制,贺七都远不及谢子珺。

    他弄的第一个蛋饼掉到了地上,第二个才勉强成型。

    谢子珺拿起那个勉强成型的蛋饼咬了一口,口中盈满了焦糊的味道。

    可她还是甜甜笑着,一双杏眼微弯,弯成两弯月牙:“很好吃。”

    贺七干劲更足。

    他又做了好几个蛋饼。

    贺八打着呵欠出来,闻到厨房里食物的香气,跑过来伸手就抓了一个蛋饼,咬了一口之后就哇哇乱叫:“谁做的?怎么一边生一边糊,这是给人吃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