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女配总是被穿越 第一百九十八章 吓破胆

时间:2018-04-23作者:凤栖桐

    贺七和贺八带着徐木清去了贺八位于郊区的一所小别墅内。

    贺七把地址发给谢子珺。

    谢子珺开车直接过去。

    她到了小别墅的时候,就见这里已经是灯火通明。

    谢子珺推开车门下车,站在院子里看了看点亮了灯光的屋内,透过玻璃门隐约可以看到里边的人影。

    她紧了紧手里的包,步上台阶,推门直入。

    客厅里,徐木清被扭成了麻花状绑着。

    他满脸痛苦的表情。

    可是,他的手和脚都被卸了,嘴巴也只能大大的张着说不出话来,不但不能说话,连痛呼都不行,口中还时不时的有口水流下来。

    徐木清这辈子从来没有这样狼狈痛苦过。

    他心中又恨又气又悔,最主要的还是疼,疼的他想要立刻撞死。

    贺七和贺八坐在沙发上,两人身旁站了好几个保镖。

    看到谢子珺进来,贺七摆手,那几个保镖立刻退了出去。

    谢子珺把包放下,看向贺七。

    贺七招了招手,谢子珺过去坐下。

    贺七拿出手机:“刚才徐水清打来电话向我讨要人情,想让我放了徐木清……”

    谢子珺没说什么,她知道,以贺七的性格这事是绝无可能的。

    果然,贺八迫不及待道:“我家七哥直接就回了,甚至还放话让徐水清小心一点,还说是徐家先招惹上门的,这事绝无可能就这么算了。”

    贺八挺得意的,连身上的伤都顾不得:“姐,你打算怎么炮制徐木清,你可一定要给我出口恶气啊,还有,咱哥的事也不能轻轻放下,徐木清这狗东西,竟然把念头打到咱哥头上,今天我非得弄死他。”

    “别这么说。”谢子珺和拍了拍贺八的肩膀:“弄死他那太便宜他了,我今儿就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管是徐木清想要毁掉卫元朗,还是徐木清让人揍贺八,都足以勾起谢子珺心中隐藏的按压下来的那些血腥的念头。

    “随你意。”贺七对着谢子珺笑了笑,指了指徐木清:“你随便处置他,出了事我担着。”

    “好。”谢子珺也笑了笑。

    她拿过自己的包来,从包包里翻出一些药来。

    她也没有要捣药的工具,而是直接把一样样的药材放在手心,再张开手的时候,药材都变成了药粉。

    谢子珺把这些药粉混合在一起,按照比便配比。

    没过一会儿,屋子里就有一股浓重的,说不出来的药味传来。

    那药味有些发臭,还有些熏人。

    谢子珺递给贺七和贺八每人一个口罩,又指指二楼,示意他们去二楼观看。

    贺七起身,拉着贺八上楼。

    谢子珺在徐木清满脸恐惧的表情下,拿刀在徐木清身上割了好几道口子,在血流出来的瞬间,谢子珺就把药粉洒在了徐木清身上。

    徐木清疼的直打滚,谢子珺似乎都没有看到。

    她把药粉洒好了,拍了拍手,想了想,又去弄水把手洗干净。

    谢子珺就这么拎着包包一步步的缓缓上了二楼。

    她站在贺七身旁。

    贺七一伸手,紧紧握住谢子珺的手。

    谢子珺对他一笑。

    贺八却叫嚷起来了:“就这么便宜了徐木清?”

    谢子珺把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贺八吓的立刻不敢再说话。

    这时候,就听到耳边传来沙沙的声响。

    那种声音一听就叫人毛骨悚然,那种密密麻麻,无处不在的沙沙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叫人心里发毛,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贺八悄声问谢子珺:“姐,这是什么声音?”

    谢子珺笑了:“春末夏初,正是万物成长之时,不只是植物,就是动物也在迅速的生长,而生长最需要养料,自然界的动植物都会不惜一切来获取养料,同时,也会蕴育下一代,而这种声音,就是万虫想要找养料爬行的声音。”

    “以前我怎么没听到过?”贺八很奇怪的问。

    谢子珺指了指徐木清身上的药粉:“因为没有这些药粉啊,这药粉就是诱因,诱惑着万虫赶来。”

    贺八听后机灵灵打个寒战。

    想想万虫绕身的感觉,那心中是一阵恶心一阵害怕。

    谢子珺脸上的表情却是淡淡的。

    贺七却又更紧的握住她的手。

    谢子珺想要抽回手去,贺七轻声道:“我不会害怕。”

    谢子珺回望贺七,到底是没把手收回去。

    “你是我女朋友,我以后的妻子,我怎么会害怕你?”贺七轻笑,他心里清楚的知道,谢子珺对他只有心软,从来都没有能够真正狠下心来。

    “啊!”

    贺八突然间惊叫一声:“那些,那些……”

    谢子珺看了看楼下。

    楼下密密麻麻爬进来无数的虫蚁毒物。

    有细小的蚂蚁,还有一些不知道有没有毒的蛇,还有蜈蚣,以及蝎子还有许许多多让人叫不出名字的虫子。

    看着底下黑压压的这些虫子,贺八吓的直打战。

    贺七却静静而立,面色平静,眼神也一片澄清,似乎在看待再平常不过的东西。

    谢子珺歪头看了贺七一眼,突然间就想不明白了,这样能够冷静对待所有突发情况,心中无所畏惧的贺七,为什么在书上会落到贺肆手中?

    贺七分明就是胜利者,他已经把贺家那些和他作对的人都圈了起来,也已经掌控了贺家,可为什么还让贺肆逆袭了?

    而且,在书中一直也没有贺二贺三以及贺八出现,这三个人当时又在哪里?为什么到贺七死都没有出现过?

    就在谢子珺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

    楼下,徐木清已经承受不住那巨大的恐惧,一时没忍住吓尿了,而且,他还没胆量的昏死过去。

    谢子珺冷笑:“就这点胆量,还敢打我哥的主意?”

    “姐,你不会,不会真叫虫子把徐木清给咬死吧?”

    贺八战战兢兢,眼中却放着光的问谢子珺。

    他觉得这时候的谢子珺虽然叫人有点害怕,可更多的是威风极了,真的真的太过霸气了,让他都有些腿软。

    谢子珺笑了,揉了揉贺八的头发:“咬死他?我还嫌脏了虫子的口呢。”

    她打个呼哨,一只蝎子爬到徐森清身上,在他身上狠狠的叮了一口,徐木清就给疼醒了。

    他看着满地的毒物,想动也动不了,心中的恐惧就被无限放大,大到他的脸都变的发绿了。

    “这是,这是要把胆吓破了?”

    贺八呆呆的说了一声。

    谢子珺也不知道从哪摸出一只竹笛来,她把笛子横在嘴边吹奏起来。

    那些虫子爬行的话就缓慢了,渐渐的,虫子开始不由自主的退去。

    等到虫潮退去,谢子珺轻轻一跃就从楼上跳下来。

    贺八眼中更加放光:“姐,你……真厉害,你教我怎么样?”

    谢子珺却指了指浴室的方向:“去弄几盆水把徐木清给泼洗干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