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女配总是被穿越 第一百六十四章 揭露

时间:2018-04-23作者:凤栖桐

    “谈什么谈?”

    曹妈一甩手,怒气冲冲道:“有什么好谈的,我们家是什么家庭,和他们谈得来吗?”

    曹妈抖了抖自己身上的貂皮衣服,又拽了拽曹爸脖子上的金链子:“老师你看到了没?这是貂,这是金项链。”

    她又伸出自己的手来,十根手指上得戴着九个金戒指,倒是每一个都不同,有镶翡翠的,有镶钻的,还有镶红宝石蓝宝石的,反正看着金光闪闪,瑞气千条:“看到了没,就光我手上这几个戒指,卖了他们这些穷酸也买不起,我们家闺女从小不缺吃穿,吃的好穿的也是名牌,自然涵养也好,和这种只能靠嘴皮子的穷酸那是真干不过的。”

    谢子珺在学校的时候向来低调。

    她在学校穿衣服一向以舒适为主,多是纯棉的衣料,看着很简朴。

    而谢军锋如果不是出席什么重要的场合,穿的也不显贵重。

    他是穿着西装,不过没打领带。

    他的西装也不是什么名牌的,只是找了老裁缝手工缝制的,穿着比那些名牌的舒服,也更合身。

    可因为没有牌子,就被曹妈看不起了。

    曹晓真看着她妈在谢子珺面前炫富,简直是没脸看了。

    她捂着脸蹲在地上,实在不好告诉她妈妈谢子珺家多有钱。

    何老师面容也抽搐了几下,她真觉得这件事情太玄幻了,曹家父母太无知了。

    难道他们都不上网吗?

    但凡是上网的,应该也知道谢子珺吧,更应该知道谢家的豪阔。

    他们竟然敢在谢子珺跟前炫富、

    何老师都不知道怎么拯救这对脑残的夫妻了。

    何老师没理会曹家那一伙,曹妈还得意上了,她还以为她把何老师震住了呢。

    她微微仰起脖子,下巴抬的高高的,一脸傲慢:“现在知道怕了吧,我告诉你们哦,我们家老曹在道上的兄弟多的很,他言语一声,就能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我好怕啊!”

    谢子珺神色古怪,想笑又憋着不能笑的样子:“说的还真吓人,装的也真像啊。”

    她拽住曹爸脖子上的金链子:“曹叔叔,你这链子是拿什么做的,这颜色染的还真像?我看着怎么跟我们家拴狗的链子差不离,不会是从狗脖子上捋下来染了颜色直接戴上去的吧,您也不怕掉色?也对,这是春天,隔着衣服呢,再说也不出汗,肯定不会掉色,曹叔叔,到了夏天您就别戴了吧,不然弄的满脖子黄色,也忒难看了。”

    “你,你……”曹爸被谢子珺勒的脖了生疼,最关键的是,他被那几句话给气的哟,都不觉得脖了疼了。

    谢子珺松开曹爸,转身又看向曹妈:“曹婶儿,您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吧?”

    “什么话?”曹妈上当了,顺着谢子珺的话头往下问。

    “穷穿貂,富穿绵,真正大款穿休闲。”谢子珺笑道:“您这貂多少钱买的啊?攒了一年的钱全花进去了吧,难怪我曹叔叔还得戴个染了色儿的链子呢,原来家里的钱都贴到您身上了啊,也怪不得这都什么天气了,热成这样您还裹着貂,您都不热么,身上起痱子了吧,回头好好上点药,这貂啊,以后也别瞎穿了,虽说你们家买个貂不容易,可也不能不顾身体健康吧。”

    谢子珺翘着嘴角笑:“我原来还说我嘴欠,有事没事的就爱骂两句,谁知道还有比我还欠的,你们不是嘴欠,你们是全身欠啊。”

    “你,你也知道你嘴欠啊。”曹妈气的把貂皮脱了,指着谢子珺骂:“你个小屁孩,你嘴咋那么欠,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你们家怎么教你的,真是气死我了。”

    谢军锋直接把谢子珺拉到身后护起来,他面对面直视曹妈:“我们家的教养还轮不到你来管,还有,你们算我女儿哪门子长辈,我们家可没你们这种亲戚,另外,我觉得我女儿说的很对,她做的也对,她没有不是的地方,今天我就在这里替她叫一声好。”

    怼完了曹妈,谢军锋就推谢子珺出去:“子珺,你先回教室,这里的事情爸解决。”

    谢子珺对着谢军锋笑了笑:“那行,我先走了啊。”

    谢子珺又对何老师鞠了个躬:“何老师,给您添麻烦了,还有,刚才我实在管不住这张嘴,说了好些不中听的话,您别见怪。”

    何老师摆手:“行了,你是什么样的人老师心里最清楚了,你先回班里吧。”

    何老师心里其实也带着气呢。

    她自认为虽然对学习好的同学有些优待,同时,她内心里其实也喜欢学习好的学生,可这是天下老师的通病吧,谁不喜欢乖巧又努力的学生呢。

    可就是这样,她也没放弃那些成绩差的学生啊,对于曹晓真,何老师也自认为尽心尽力了,从来不曾因为她学习差而放弃她,或者对她有任何的轻视。

    可这个曹晓真却在她父母面前说她的坏话,说她这个老师当的不尽职。

    看曹家夫妻的样子,那显然就是大嘴巴的。

    这些话,他们也不知道跟多少人说过了。

    这不是在毁她么。

    何老师还算是心地比较好的老师了,可就算这样,她也生气了。

    何老师对谢子珺笑的满面春风,转过头,对着曹晓真的时候神色就不那么好了。

    “曹晓真,我并不知道你和谢子珺在班里发生过什么口角,可你和同学发生矛盾,应该告诉老师,由老师来解决吧,这还是上课时间呢,你就不顾校规校纪私自跑回家,你做的对吗?”

    何老师又对曹晓真的父母道:“我们学校管的很严格,校门没有老师带着是根本不会开的,曹晓真想要回家,肯定是翻墙回去的,你们想想,她一个女孩子这么大大咧咧的翻墙头,甚至于跑回家都不跟老师说一声,这是多危险的行为?要是路上出个好歹,你们知道吗?学校的老师知道吗?你们自己不觉得后怕吗?现在不是计较两个孩子口角的问题,最应该引起注意的是曹晓真同学的行为,你们做家长的回去应该严加管教才对。”

    要是谢子珺在这里,肯定得给何老师竖起大拇指点个赞。

    何老师太厉害了,几句话就把矛盾转移了。

    谢军锋也压下心中的惊异看向何老师,他觉得何老师是个人才,就算将来不当老师了,去谢家的公司也能做个主管或者业务经理什么的。

    “这,这个……”

    曹爸想想也觉得后怕,他额上出了汗,忍不住去擦汗。

    这一擦吧,曹爸手上可能是进学校来的时候拍了学校的栏杆还是怎么的,今天学校的栏杆还有树以及一些墙壁都是才粉刷了一遍的,有很多种颜料,而曹爸手上正好沾了黄色的颜料。

    他一抹汗,这满手黄颜料就给抹了一脑门。

    何老师想到谢子珺说的曹爸脖子上的大金链子掉色的话,别过脸忍笑忍到身体都有些颤抖。

    谢军锋忍不住笑了起来。

    曹晓真抬头看到这一幕,真觉得丢死人了。

    她再也不敢任由父母在这里闹腾,起身拽着她爸妈往外走:“爸,妈,你们赶紧回吧,我……确实是我做错了,我会跟老师道歉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