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女配总是被穿越 第一百六十三章 运动员

时间:2018-04-23作者:凤栖桐

    曹晓真这一去就没有回来。

    到了下午,何老师叫人让谢子珺去一趟办公室。

    谢子珺把书整理好放在课桌上就过去了。

    她一进去,就看到一个长的肥头大耳的男人坐在办公室里,曹晓真站在他跟前怒视着谢子珺。

    那个男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却剃着光头,关键是脖子上还挂着一条粗金链子。

    他看到谢子珺进来,就拿粗粗的像萝卜似的手指着谢子珺:“这就是谢子珺吗?”

    何老师一头的汗,满脸担忧,显见是被曹晓真父女给闹的不轻。

    “是谢同学,曹先生,这件事情是这样的……”

    曹爸别过脸:“老师,你别跟我说事情怎么样,我不听这些,我只是知道我闺女哭着跑回家了,我闺女一向坚强,长这么大都没怎么哭过,这次能把她整哭,肯定事情不小,我们家真真在学校一定受了天大的委屈,我这次来,就是来给真真讨个公道的。”

    他上下打量谢子珺,眼中闪着不怀好意的光芒:“你说你这个小姑娘文文弱弱的,怎么做事情那么缺德,在班级里容不下人,以后到了社会上可怎么办?叔叔我心善,我教你一些做人的道理。”

    谢子珺后退了两步,打量曹爸两眼,脸上带着笑:“曹叔叔是吧,我想,我有必要和你好好谈谈了。”

    曹爸才要伸手去拍打谢子珺,谢子珺抬手,一指点在他的腕关节上。

    曹爸抬着的手就落不下去了。

    谢子珺稳稳当当的站着,不紧不慢的说道:“曹晓真同学做为我们班的体委,和我在一个班里近两年的时间,我想,她对班级同学应该都很了解,她也应该知道我的体质没有多好,平常参加体育项目本来主不不多,可是,她不经过我的允许擅自替我做主报了女子五千米长跑,我只是心中疑问,问了她一些问题,她就恼羞成怒。”

    谢子珺对着曹晓真一笑,转过头又看向曹爸:“我认为曹晓真同学说的一句话很对,我是班集体的一员,应该把集体荣誉放在首位,至于我个人得失,就不能太计较了,就算是我跑步跑出了血,也应该努力去跑,所以,我就跟老师请假,每天进行一下训练,毕竟,我没有参加过长跑比赛,不像曹晓真同学这么有经验,不训练的话,我根本跑不下来。”

    说到这里,曹爸脸色已经变了,他脸上的怒意消散,取而代之的就是若有所思。

    “我现在每天都进行训练,可曹晓真同学以为我好欺负,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我是怂包,是个软蛋,我听到了,不过,我为了团结同学,为了班级和睦,就全当没有听到,并没有去和曹同学争辩这些无所谓有的话题。”

    谢子珺说到这里苦笑了一下:“也许是我处理事情的方法不对,也许是曹同学欺软怕硬吧,今天当着我的面,还有全班同学的面说我阴险,说我算计她,曹叔叔,任何事情有一有二,却没有再三再四吧,我可以忍一回忍两回,却不能永久的忍下去,我就和曹同学争辩了几句,也许是我言辞有些激烈了,曹同学就哭着跑回去了,曹叔叔,这件事情就是这样的,我跟你解释完了,你怎么想的我并不关心,总之,在这件事情上我认为自己做的很对,我问心无愧。”

    曹爸爸沉着脸想了一下,转过头问曹晓真:“真真,是不是这么回事?”

    曹晓真又哭了:“爸,你别听她胡说,她这个人最擅长狡辩了,谁也说不过她啊。”

    曹晓真正哭着呢,一个穿着貂皮短款衣服黑色一步裙的女人跑了进来。

    她一进门就骂上了:“哪个缺德的惹了我们家真真,给老娘站出来……”

    何老师皱眉,起来就道:“你是曹同学的妈妈吗?我是曹同学的班主任,我姓何,您先坐下,有什么事好好说,这里是学校,公共场所,还请您注意您的言辞以及举止。”

    曹妈把包包往办公桌上一放,指着何老师的鼻子就开骂了:“原来你就是我们真真的班主任啊,你这人可不咋滴,我们家真真回去跟我说了,你就是光认成绩不认人的,只对学习好的同学上心,学习不好的就放一边,何老师,你这样可不对……”

    曹妈一番叫骂,弄的何老师都变了脸色,她心里有火,可当着学生家长的面也发不出来,气的脸都白了。

    曹妈骂完了何老师,又看向谢子珺:“我当是谁欺负我们家真真呢,原来是你这种小妖精啊……”

    谢子珺眼睛微微眯起:“你骂谁是小妖精?”

    “是你,就是你。”曹妈还就撒上泼了。

    曹爸也站起来道:“谢同学,刚才我差点就被你骗了,我们家孩子我们自己最清楚,不是那种不讲理的,她上了这么多年学,一向团结同学,从来没有和谁争吵过,这次和你争吵,虽然说我们真真也有错吧,我想,大部分的错应该都在谢同学这里吧。”

    呵呵。

    谢子珺都快气笑了,这一家子就是不讲理了。

    好嘛,这种人跟他讲理也说不清楚,既然你们不讲理,那咱们就按不讲理的来吧。

    谢子珺才要发飙,办公室的门又被人给推开了。

    她抬头一看,谢军锋穿的整整齐齐,却满脸带着焦急走进来。

    进了办公室,谢军锋就先上下打量谢子珺,见她没有受伤,而且应该也没有受到惊吓,这才松了口气。

    他站在谢子珺身旁,虎着一张脸看向曹爸:“刚才是谁说我女儿有错的?你们家女儿乖巧,我们家女儿难道就是野孩子了?你们两个大人欺负我女儿一个,你们亏不亏心?”

    曹爸一听这话也梗上了:“怎么滴,你还不服劲了。”

    谢军锋板着脸:“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是你们家女儿欺负我女儿善良,我们家子珺是个实在孩子,报了五千米,她就真想好好跑,根本就没有想怎么着,反而是你们家女儿不依不饶的,一回两回不断的欺上门,我闺女就是佛爷也得生气吧。”

    说到这里,谢军锋反倒是笑了:“孩子之间犯几句口角过了也就过了,有本事的就沾点光,没本事的吃点亏,这都是小事,不管怎么着,自己解决是正理,只有那没出息的才跑回家叫家长呢,也只有家里不明事理的混帐东西才跑到学校闹腾,更混帐的是一家子欺负一个小女孩子,曹先生,你说是不是这么回事。”

    “你说谁混帐了?”曹爸给谢军锋挤兑的脸上紫胀一片,瞪着一双小眯缝眼,眼里是满满的恶意。

    “谁混帐谁知道。”谢军锋可不怕他:“我们家子珺吃了大亏回去都没说什么,我也没跑到学校替她找场子,你们家姑娘不过就是欺负人没欺负到,就给哭成这样,你说谁家没家教,谁家混帐?”

    “你们谢家父女还真是厉害啊。”

    曹妈一看曹爸都说不上话了,只能自己出面:“真是会胡搅蛮缠,难怪我们家孩子哭成这样,都是叫你家孩子给欺负的。”

    何老师一看吵成这样,赶紧过来拉架:“三位,三位,有什么事好好说,这件事情咱们坐下慢慢谈,总能说出个正理儿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