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女配总是被穿越 第四十章 医院

时间:2018-04-23作者:凤栖桐

    手机闹铃声响起。

    谢子珺条件反射般的跳起。

    她换好衣服,提了菜篮子就去买菜。

    到了菜市场,谢子珺灵活的避开来买菜的那些大爷大妈,轻巧的游走在各个菜摊之前,豪气的挑了许多菜,付帐,走人。

    半路上,谢子珺一阵头疼,她敲敲脑壳,嘴里嘟囔了一句。

    迎面,一辆车子飞驶而过,谢子珺轻轻的跳到一旁,避开了车子。

    她再看看自己的脚尖,感觉挺不满意的。

    若是以往,她就直接飞着跳开了,她记得,她可以跳到半空中的,怎么现在……

    再看看自己显的细腻修长的手指,谢子珺再度摇头,没有握剑握出的老茧,这怎么可以?做为一个剑客,剑就是生命……

    她为什么有这种想法?

    为什么突然间有一种拔剑的冲动呢?

    谢子珺苦笑一下,现在的情况更加不对劲了。

    谢子珺努力克制着,提着菜篮子几乎是跑回去的。

    进了小区,路过一个小广场,谢子珺看到广场上几个老头老太太在练剑,她看了几眼,忍不住撇撇嘴,说了一句花架子,别过脸,抵制着过去打断那些老人家的冲动,进了自己所在的单元,坐电梯上楼。

    她回家的时候,时间还早着呢,谢子珺把买来的菜洗干净切好,又拿只鸡来,她手中拿着切菜刀,菜刀在手里转了一圈,再出手的时候,就凌厉无比。

    转瞬间,那只鸡的骨头都被剔了出来,整只鸡还是原来的样子,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谢子珺满意的点头,似乎是对这门手艺很骄傲。

    她把鸡肚子里装了点菌类以及调味料之类的东西,扎好口子放进锅里煮汤。

    随后,谢子珺又炒了几个青菜,烙了些薄饼。

    她把饭做好了,门铃声正好响起。

    谢子珺冷着脸去开门。

    门开了,谢军锋那张带些愁苦的脸露了出来。

    谢子珺捏了捏拳头,想着她一拳头应该就能把这个人打扁。

    不等她出手,她的脸先就做出了欢笑的表情,口中言不由衷的叫了一声:“爸爸。”

    谢军锋也笑了,换了拖鞋进屋。

    谢子珺一边想把谢军锋狂揍一顿,一边努力的克制这个想法,跑到厨房把饭菜端了出来。

    饭菜出锅,真是香气扑鼻。

    谢子珺都饿坏了,咽了咽口水,她想着收拾这个渣爹的事情先放一放,先吃饱肚子要紧。

    坐到桌前,谢子珺没给谢军锋盛饭,自己扒了一碗饭就吃。

    谢军锋本来就对谢子珺有愧,自然也不强求她帮着盛饭,他自己盛了一碗汤,拿了一块薄饼,尝了尝,对着谢子珺竖起大拇指:“子珺的厨艺又有长进,这汤做的好,饼也烙的好吃。”

    谢子珺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脸上的冷意未退,唏里呼噜的喝着汤。

    要是以前,谢子珺这样粗鲁的喝汤,谢军锋肯定会嫌弃,也会纠正她的礼仪,可现在,谢军锋丝毫不嫌弃,反倒觉得谢子珺这样很好,越看,越觉得自家闺女真实的可爱。

    谢子珺喝完汤,吃了两块饼站起身,她想背上书包去上学。

    可看了谢军锋两眼,还是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

    为什么没打这个人就走了呢?

    这样做实在太不符合她的性子了呢。

    谢子珺歪了歪头,考虑了一会儿,在谢军锋肩膀上拍了两下,又趁机点中他两个穴位,然后笑了笑,转瞬间又变了脸色,眼中含泪,温温柔柔道:“爸爸,我先上学了,你,你不必送我了,省的王姨知道了又要,又要和爸爸闹矛盾,爸爸本来就很辛苦了,我不愿意再给爸添麻烦。”

    谢军锋立刻变了脸色,猛的站起来对谢子珺道:“什么叫添麻烦,我是你爸,送你上学怎么了,王红梅要真是为了这个找事,我也容不下她。”

    也许是因为生气,也许是因为太激动了,谢军锋说完这句话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谢子珺赶紧伸手扶住他,关切的问:“爸,怎么了?”

    “没事。”谢军锋摆手:“许是昨天晚上睡的晚了,刚才起来的时候有点头昏。”

    “什么叫没事?”谢子珺更加的关心:“爸的身体一直挺好的,没有头昏过啊,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我没事。”谢军锋笑了笑:“一会儿我去公司歇会儿就好了。”

    谢子珺却不依不饶的:“不行,这事不能听爸的……”

    她话没说完,谢军锋就觉得身上一阵疼痛,也说不出是哪疼来,反正疼的厉害,一瞬间,他的额上就冒了汗。

    “爸,爸……”谢子珺叫了几声,扶着谢军锋就往外走:“咱赶紧去医院看看吧。”

    这一回,谢军锋没有再坚持。

    谢子珺扶着谢军锋上了车子,让老王去医院。

    老王转头看了谢军锋一眼:“先生早该去医院看看了,我看你这几天脸色很差劲,您就听大小姐的吧,先把工作放一放,把身体养好了再工作也不迟。”

    谢军锋苦笑:“行,听你们的。”

    老王开车直奔医院。

    谢子珺用清清冷冷的声音道:“去三院,我记得爸有一个同学就在三院做主任医师吧,有熟人在放心些。”

    谢军锋摸了摸谢子珺的头:“还是我闺女知道关心我,连我同学做什么的都知道。”

    谢子珺低泣:“王姨一直不喜欢我,我没办法才搬出来的,可我……我妈早就去了,我就剩下爸爸了,我怎么可能和爸不亲近呢,我怎么可能不渴望父爱呢?”

    谢军锋解读了谢子珺这话的意思,意思就是,因为不能亲近爸爸,所以才关切着关于爸爸的一切事情,爸妈早先交往的人,和谁的关系好一点,做了什么事情等等,她都费了心思去了解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