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暖婚新妻,老公晚上见 【350】爷喜欢刺激的游戏

时间:2018-07-31作者:北方有狮人

    ,精彩小说免费!

    “额?哦呵呵……”

    被现场抓包,钱心眨巴眨巴眼睛,然后面无改色地说道,“我又捞出来了。”

    然后不等滕少桀说话,她又马上又说道:“少桀哥哥,你先休息休息哈,房东三点过来做了交接,我们就能搬家了。”

    “……”滕少桀抽抽唇角。

    她以为他很乐意让她搬到他家里吗?

    他的心里很是郁卒,也不明白最近几天是怎么了,总是被她的一举一动牵着走。

    郁闷了半刻,他抬眸,看似轻松地调戏道:“钱小迷,你毁了我的浪漫午餐,现在是不是应该补偿一下?”

    这一直是他们两人的相处模式,从来都是有惊无险,希望能一切回到以前,否则,他相信,他肯定会被这女人给折腾死!

    “你不会来真的吧!”钱心眉头狂跳,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后挪去。

    他今天是牛肉吃多了吧,所以才会这么亢奋。

    有本事他就吃他的浪漫午餐啊,干嘛死乞白赖地回来找她?真实的,就算他确实有使不完的力气,那也别找她发泄啊……

    就算、就算她委曲求全答应了他,可她这小身板,也经不起他这么狼性的侵略啊!

    “嘿嘿,你是不是应该乖乖脱光了,在床上等爷临幸?”

    滕少桀“嘿嘿”大笑两声,仿佛是为了验证他说的话有多真似的,学着流-氓作案的样子,歪着嘴,得瑟地向着钱心靠近。

    “哇,救命啊!”钱心凄惨的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小泪,身子向着沙发的角落靠去,怎奈,那男人好像一座大山似的,不管她多么努力,都逃不出他笼罩的范围。

    那个,这家伙别是当真了哇!

    啊啊啊……

    “小妞,你叫吧,爷就喜欢这种刺激的游戏!啊哈哈……”

    看着滕少桀淫-笑的模样,钱心发誓,这家伙的嘴脸是她这辈子见过最欠扁的一张嘴脸了,让人看着就想伸手揍两拳发泄下心里极度鄙视的情绪。

    “混蛋!”

    钱心一边向后躲着的,一边大叫着。

    突然,她摸到一个沙发靠垫,便毫不客气地拿起,直直的砸向面前这只色-鬼!

    而她,则在他挥手挡去迎面而来的靠垫的同时,直接跳下沙发,光着两只白色的小脚丫子向着卧室跑去。

    可是,似乎哪有不对啊!

    不是她对这男人兴师问罪来着吗?怎么到头来是这男人对她一副要挟?

    “呯……”冲进卧室,钱心把卧室门关上。

    哼哼,她这次可是长了记性的,在锁上门的同时,也顺便把房门外锁上的钥匙给拔了下来。

    当她一个人坐在床上的时候,她居然感觉到心跳声“扑通扑通”地有力跳着。

    正当钱心内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时候,门外,传来那个让她一心想躲避的男人的声音:“钱小迷,你是自己乖乖来开门,还是要我自己动手?”

    钱心得意地对着房门翻了一个白眼,说的好不得意:“你要是有本事,就自己进来啊!”

    吼吼,除非他施展暴力把门给废了,要不然,她敢一百个肯定,他一定进不来!

    “砰……”

    在钱心目瞪口呆中,滕少桀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推门而入,此情此景,让钱心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这次记得非常清楚,门确定被她锁上了,而门上的钥匙,现在正躺在她旁边的床头柜上,可这男人,居然就这么推门进来了……

    “废话,当然是用钥匙开的。”

    滕少桀毫不客气地送给钱心一个白眼,大大咧咧地走到床上,直接躺下。

    钱心看到滕少桀直接躺在她的床上,直接吓得跳起,一百二十个心惊胆战,说出来的话也变得磕磕绊绊的:“你打哪儿来的钥匙?”

    这男人,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每每都让她大惊失色。

    她现在是一千一万个怀疑,他到底是从哪里整来的钥匙?

    滕少桀转过头,看着钱心嘿嘿一笑,两排白花花的牙齿刷白刷白的刺目:“配的啊!”

    他的这个笑容可以说是非常纯洁,完全可以媲美天使,可钱心却真心觉得,这丫的实在是恶魔的化身。

    钱心一脸的震惊:“配的?你什么时候配的?”

    钥匙一直在她身上,他也没来过她这里几次,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时候搞的这一出戏?

    “忘了,应该是很久之前吧。”

    滕少桀说的非常坦然,他一点都不觉得有她家里的钥匙是件还需要考虑的事情。

    就像他很自然而然地把他家里的钥匙给了她一样。而她既然没有像他一样自觉送上自家的钥匙,那他自然要自己动手配一把带在身边了。

    “那你之前还一直敲门?”

    想到刚才他之前一直死缠烂打的敲门,差点惹得所有邻居都出来投诉,钱心就一脸的愤懑。

    他既然有钥匙就直接自己开门好了,干嘛还要劳烦她亲自动手?

    滕少桀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的甚是平静:“额,反正你会开的嘛!又何必我自己动手。”

    他考虑的可是非常周到呢,他在外面敲门,为了楼里的和平,她是觉对不可能不给他开门的,可进了屋就不一定了……

    “你还真是老谋深算啊!”

    钱心嘴里酸溜溜地说着,为他超乎想像的智商而愤懑不已。

    同样是人,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她和他的小较量,她总是输的那一个。

    这男人,都是去了美国四年给学坏了,这以前的脑袋瓜子也没长得这么悬乎啊!

    “这叫未雨绸缪。”

    滕少桀一边纠正着钱心的说法,一边蹬掉自己的鞋子,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床上。

    钱心嘟着嘴,嘀嘀咕咕的哼哼:“你的心眼能不能不这么多……”

    说完,见他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她也就躺下了身子,可心里不舒服,所以依旧还是忍不住的发着唠叨:“真是挤死人了!”

    以前,他一年来也难得来她这里两次,用他的话说,来这种“破地方”,简直就是侮辱了他的身份和智商。

    可就是一个这么嫌弃她住处的人,现在居然死乞白赖地住在她这里,睡在她的小床上,他就不怕智商直线下滑,直接变成白痴?

    一想到他傻乎乎的盯着这张俊脸招摇过市,钱心就不由的一阵高兴。

    要是这家伙真的变成了白痴,她一定第一个冲上去把他给卖了!

    “你要是嫌太挤,可以睡沙发。”

    滕少桀丝毫没有风度的为自己争取福利,完全不懂得“怜花惜玉”为何物。

    “才不。”甩甩头,钱心往滕少桀的身边蹭了蹭,死死地扒住他,防止他毫不客气地把她踹下床。

    于是,原本钱心的剑拔弩张,最终就在和这男人的相拥而眠中直接破产!

    睡意正浓,梦境美好。

    钱心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她猛地坐起身子,拿过手机一看,已经是下午三点了,猜到外面的那人应该是房东,于是转过身子,伸腿蹬了蹬正侧身睡的正浓的滕少桀。

    “钱小迷,别闹。”

    迷迷糊糊的滕少桀伸手拽住钱心蹬在他身上的小白腿,就继续和周公畅谈人“性”哲学去了。

    他掌心的温度很热,钱心的脚腕有种被烤热的感觉。

    钱心不耐地抽着自己的腿,却被他皱着眉不耐烦两手一起抱住,任她怎么抽也抽不出来……

    “砰砰砰……”

    房门依旧响着,钱心一着急,猛的一脚踹在滕少桀的胸口上,直接把他的半个身子踹出床外,这才心满意足地收回脚,穿上鞋子,蹦达着出去开了门。

    钱心打开门,看着门外穿着打扮非常鲜艳的房东,挤出了一个非常耀眼的笑容,“阿姨,你来了。”

    可她还没说完,一双漂亮的眼眸就扫到了房东身后的三个女人,顿时,双眼不由自主的抽了抽。

    这阵势还真是浩荡啊!

    房东看到钱心,脸上马上笑的跟朵花似的。

    脸上的粉都因为她扯开的笑容,开始嗖嗖地往下掉,看的钱心心里“嗖嗖”的一阵凉意袭来。

    “钱心现在当明星了,是不是要搬去豪宅住了?”

    说着,房东就让开钱心,进了屋。

    她身后的三个女人也都跨着皮包,一扭一扭的跟着走了进来。

    房东阿姨和所有的中年妇女一样,都处于更年期,喜欢八卦是非。

    钱心的事情最近炒得那么热,她已经以最快的速度把关于钱心的事迹传遍了她所在的小区,一堆退休的老女人坐在小区的小花园里,一天的说长道短。

    房东扫视了一眼自己的旧家,实在有些感叹:“钱心,你这房子还真是两年都没变过了啊。”

    说完,她就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并招呼着她身后的三个女人也都坐下。

    正在三个女人上上下下打量着钱心,心想她到底是哪里吸引了北京城的三大贵公子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被大力地推开……

    一个男人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走了出来,嘴里嘀嘀咕咕的:“钱小迷……”

    坐在沙发上的三个老女人怎么也没想到这屋里居然还有第五个人的存在!

    她们的视线刷的射向屋内的唯一男性,双眼和电子扫描仪似的,从头到尾把他观察审视了一遍。

    只见那人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样子。

    三人再看看正回过头和那男人含眸浅笑的钱心,三个女人彼此相视一眼,脸上写着三个打字:有奸-情!

    这个男人,她们谁都不眼生!

    他正是钱心闹得沸沸扬扬的三个绯闻金主的其中之一!

    滕少桀吼完钱心之后,就看到客厅外有三个大妈正一脸八卦地看着自己,忍不住伸手抚上眉心,缓缓地揉了揉。

    眼中的暗光浮动,显然是没想到这屋里还有三个老女人。

    看着旁边正不友善地看着自己的某钱心,他轻轻地招招手,说道:“过来。”

    钱心虽然不知道滕少桀叫自己过去做什么,但好歹人家即将要收留无家可归的自己,所以,她还是乖乖的走了过去。

    见钱心乖顺地走过来,滕少桀显然很满意。

    他的唇角轻轻勾起,伸手把她捞在怀里,对着坐在沙发上正笑得一脸暧-昧的三个老女人露齿一笑:“阿姨,你们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