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96.第二百九十六章 冥王紫胥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既然鬼门砸都砸了, 此时也已经与凌珩待在忘川之上成了一对‘亡命鸳鸯’曲轻歌也没打算再多做些什么多余的事, 了解完此时的情况之后, 她又舒舒服服地窝回凌珩怀中, 等着被鬼送到冥王面前, 听候发落。

    在忘川掌舵人的‘押送之下’,曲轻歌与凌珩一同穿梭过长长的忘川之河, 经过奈何桥头, 路过三生石旁,最终来到了冥王殿。

    “自己进去就好。”掌舵人沙哑着嗓音低声说完话后,便化作一股青烟, 消失了。

    曲轻歌与凌珩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眸中看出无所畏惧的神色,相视一笑,倒是携手一同迈入冥王殿之内,不曾想刚一踏进其中, 迎面而来的便是一个白玉飞盘。

    眼看着那盘子就要砸在曲轻歌头上, 好在凌珩及时地伸手一挡, 将其拦下,任由它摔落在地上,碎成无数碎块。

    “我不管,你得留下来陪我, 不然你就不能将那小子带走!”里头传来一道清越如玉珠落盘的男声, 可此时声音的主人话语中却是满带委屈。

    “我只带走我徒儿, 其他的你随意。”妖媚轻柔的女声紧接着响起, 凉凉的声调带着一抹轻慢,态度随意。

    “鬼门毁了,那小丫头也有责任,她也不能走!”似乎被逼急了,清越男声的主人发狠道。

    “呵……”女子嘲讽似地轻呵一声,带着股说不出的不屑之意。

    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威胁对于女子并无大用,清越男声本就委屈的声调变得越发可怜兮兮,近乎是哀求地对着那女子恳求道:“好溟儿,这冥界内甚是荒芜凄凉,本王待在此地一个人守了千万年,内中空虚寂寞自是难忍,你就当可怜可怜我,留在此地陪我十年便可,可好?”

    可惜,女子对于他的可怜模样不为所动,直接毫不留情地甩了两个字:“不好。”

    “你……”正当气急败坏的男子又发火摔了几个盘子碗碟之后,还想再多说些什么之时,殿外传来了曲轻歌错愕的叫唤声:“紫溟师叔?!”

    饶是曲轻歌也不曾想道,时隔多年,她居然能在冥界内再次重遇紫溟。

    眼见着紫溟依旧还是那一袭紫衣,风华绝代的模样,慵懒地斜靠在一方王座之上,百无聊赖地玩弄着自己修长的指尖,任由底下那长相英俊,气势极为尊贵,如帝王般的男子百般闹腾,也不为所动。

    “来了,那就走吧。”紫溟抬眼扫了曲轻歌一眼,随即缓缓从那明显代表着冥王的王座之上坐起身,正想向着曲轻歌那边走去,却被身旁的男人扣住了手腕儿。

    “松开!”她顿时冷了眉眼,冲着那男人冰冷呵斥道。

    “没有本王的允许,谁都不准走!”气怒的男人直接挥手封了冥王殿的大门。

    巍峨的殿门“嘭!”地一声猛然关上,殿内顿时一暗,紧接着又是一亮,那是周围的宫灯自动亮起了柔和的光芒,照亮大殿。

    直到此时若是曲轻歌与凌珩还不明白他的身份是什么,那就白瞎了他们的双眼了。

    原来那人竟然就是——冥王紫胥!

    “给!我!松!开!”一字一顿的低语声,这是紫溟给予紫胥最后的警告之语,她感到自己被对方所牢牢握住的手腕犹如被无数的蠕虫爬过一般,再也没了当初的亲昵欢喜,只余恶心。

    好不容易才将人给逼到这里来,紫胥也不想一见面就将人逼急了,他指腹间在紫溟细嫩的皓腕之上留恋了一小会儿之后,赶在紫溟彻底发怒之前,到底还是松了手。

    “你先回去好好坐着,鬼门一事,我还得好好审理一番当事者。”他缓下口气,几乎低声下气地对着紫溟轻哄道。

    就算紫溟在冥界之内再猖狂,到底还是明白公事便该按公章来办,作为一个外人,她也无权插手冥界之事,所以她听了紫胥的话后,到底只是伸手点了点曲轻歌,言道:“此事与你无关,过来伺候为师。”

    然后她又软软地斜躺在王座之上,似乎将此地当成自己的地盘一般随意。

    “去吧。”见曲轻歌向着自己看来,凌珩抬手轻推她背脊,让她去找紫溟。

    正如紫溟所说,此事虽是因曲轻歌而起,可也与她没多大关系,让她去紫溟身旁寻求庇护,正好还能少一人被问责。

    不过曲轻歌岂是那种会将祸事尽数推到他人身上之人?

    她顺着凌珩的力道往前走了几步,却不是走向紫溟的方向,而是向着冥王紫胥躬身行了一个大礼,随即扬声肃然说道:“此事究根结底,还是因战华而起,鬼门意外被毁,这责任自然也有我的一份,冥王陛下想如何处置我等,但凭处置,我战华绝无怨言。”

    “你可知晓,鬼门被毁,会给六界造成多大的灾祸?仅凭你二人,便可承担得了这个责任?”

    紫胥负手冷笑一声,面对着曲轻歌,他神色冷酷,周身威严霸道的气势化为一股重压,向着曲轻歌毫不留情地重重压下,不复先前在紫溟面前的可怜之色。

    “战华但凭冥王陛下处置!”曲轻歌也狂傲,顶着紫胥的威压,硬生生地一点点直起了腰,毫不畏惧地直视他的双眸。

    凌珩见曲轻歌执意与自己一起共担罪责,也不多话,只是默默地闪身挡在了她面前,为她顶住紫胥的威压,一腔保护之意不必言说。

    “不过是一道随手就能造的破门,值当你当什么宝贝儿一般如此珍惜,怎么?几百年不见,你冥界竟是已经穷成这副德行了么?若是如此,我便代我徒儿赔你一道门又如何。”

    若是被审问施压的人是凌珩便罢了,横竖紫溟对他没啥感情,可这被刁难的人成了自家有实无名的宝贝徒儿,紫溟可就不乐意了,她瞬间化为一道紫雾,出现在曲轻歌等人面前,冷漠地看着紫胥,言语不屑道。

    有了紫溟插手,紫胥原本凛然的气势顿时就是一弱,他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压抑了自身因对方胳膊肘往外拐而产生的怒火,没又做出什么令自己后悔之事。

    在紫溟‘死去’的那几百年间,他就已经无数次地后悔过了。

    他后悔自己对于她的不够信任,伤了她的心,后悔自己竟是被小人挑拨离间,误会了她,更是后悔当初蠢笨如猪的自己竟是为了那不知所谓的冥王之尊,而不肯承认自己的心意,最终差点导致紫溟身死。

    那番失去爱人的痛彻心扉,他再也不愿在夜深人静之时自己一人孤独体会。

    如今意外得知她当初竟是未死成,反到被凌云宗一位与她颇有几分交情的修士给收回了魂魄,安放于养魂木之内蕴养了六十年之后,找了一个刚死不久的女婴让她夺舍重生,还引得她入凌云宗内修炼,才有了今日还活生生的她。

    他不知有多感谢上苍,感谢那位救了紫溟之人,可心酸的是,紫溟明显对他已经心死,甚至再也不愿回到冥界,来瞧他一眼。

    为此,他找过紫溟,纠缠过紫溟,甚至放下尊严跪下认错,可是都无功而返。

    身为冥王,紫胥需要镇守冥界,无法离开冥界太久,所以每每只能留恋地看着紫溟那张不为所动的俏脸含恨而去。

    为了将紫溟逼到冥界中来,他到底还是费尽心机地对她用了些最为令她厌恶的计谋。

    其他人不知晓,可他自己还心底还不清楚吗?

    能屹立人鬼两界千万年的鬼门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就那么被毁了?

    还不是他动了些手脚,令其变得摇摇欲坠,只需一道稍强些的攻击击中那门,其自然就会崩毁。

    在曲轻歌意外发现石桥镇外的空间裂缝竟是连接着鬼哭岭,从而进来寻找凌珩之时,冥王的布局便开始了。

    他在曲轻歌刚一进入鬼哭岭之时,就敏锐地察觉到她身上那丝丝微弱的,属于紫溟的气息,随即他立即命人去调查这人的身份,待得知她与紫溟之间的情分之后,这一道计策读顿时便出现在了他的心中。

    未免手下之人办事不利,在亲自毁坏了大半个鬼门之后,紫胥又命令丧鬼与懒鬼在凌珩面前同时攻击了曲轻歌的心神,惹得凌珩这个杀神暴怒大开杀戒,最终弄毁鬼门。

    这一桩桩一件件,窜连起来,全都逃不开冥王紫胥的身影。

    而他做了那么多,也只不过是想要利用曲轻歌,将心爱之人勾过来罢了。

    好在中间虽然发生了不少意外,但到底还是令他的计策成功了,这不?收到了曲轻歌闯祸被押送进冥界的消息后,紫溟不久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虽然她为了曲轻歌的那片爱徒之心令他颇为嫉妒,可到底能见到人,还是令他几位满足的。

    “来人,先将他们关起来。”到底还是不舍得放人,为了留住紫溟,紫胥索性便将三人全都关了。

    随着紫胥的一声令下,殿内涌出一队鬼兵,将曲轻歌的等人给请下去了,独独留下紫溟还待在那殿内,与紫胥对持。

    说是关押,其实算得上是软禁,曲轻歌与凌珩被一同安排进一处偏殿之内后,就没人再来管他们了,除了不能出偏殿的大门之外,其他的他们完全可以随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