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95.第二百九十五章 冲怒一冠为红颜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暴怒之下的曲轻歌直接来了一招杀鸡儆猴, 效果非常不错, 至少等到下一次初一,鬼门第五次打开之前, 都无人再敢踏进凌珩的领地半分。

    曲轻歌正抱着弑血剑凌空立于一处山石之上,眸色沉沉地注视着远方再次逐渐打开的鬼门,耳边听着那些厉鬼们嘈杂的哀嚎声, 心中毫无波澜。

    在斩杀了那位意图偷袭之人后,曲轻歌顺势将其领地圈进凌珩的领地之内, 霎时间, 她所需镇守的地域就扩大了三分之一, 更加辽阔的地域所代表着的自然是更加沉重的责任与危机,但曲轻歌却甘愿承担而下。

    只是不知凌珩何时才能出关,她倒是有些想念他了。

    似乎是为了应和曲轻歌这突来的思念一般, 她突然感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的靠近,原本正在无意识地摩擦弑血剑剑身的指尖一顿, 紧接着腰间便被环上一双有力大手, 背上更是贴上了一句冰凉的高大身躯。

    “这段时间, 辛苦我家喵儿了。”

    低沉清列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声线听似冰冷无比,可细细一品,才惊觉其中所蕴含着的丝丝情意。

    喵儿是谁?这是曲轻歌的第一反应。

    随即这才恍惚回想起喵儿似乎是她的乳名, 这似乎是凌珩第一次叫她的乳名, 听着还听顺耳的, 就是……略肉麻了些, 曲轻歌略有些神游地想到。

    她长久的沉默,令凌珩不由得蹙了冷峻的眉梢,喉间发出一声低低的询问声:“嗯?”

    “无事,一时走神罢了。”被凌珩的询问声惊醒,曲轻歌微微侧头回应道。

    “不喜我如此唤你?”凌珩的观察力何等敏锐,一察觉到曲轻歌的异常,便能瞬间回想起她这反常的举动从何时开始的,顺势推断出此举从何而来。

    “并非如此,只是此乳名往常都是爹娘他们唤着的,如今被你这么一喊,我竟惊觉对其陌生了许多。”曲轻歌此时也摸不清自己究竟是个什么心思,说失落也没多失落,可突然就是觉得有点莫名的沮丧,做事都提不起劲儿一般。

    “想家了。”到底是真正关心你之人,凌珩轻易地便看清了曲轻歌那点愁绪从何而来。

    “大概吧。”曲轻歌惆怅地轻叹口气,眼看那厉鬼都要奔至身前了,竟是破天荒地一点战意都提不起来。

    凌珩见她状态不对,骤然心率不齐,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一个手刀将曲轻歌给敲晕了,意识临陷入黑暗之前,曲轻歌只是不解地看着凌珩,却并未产生什么责怪之意。

    周围一片昏昏沉沉的,犹如身处于飘摇的小舟之上随之摇晃一般,摇摇摆摆地,轻哄着人的意识也迷迷糊糊地不愿意清醒。

    眼皮子似有千斤重一般,困倦不已。

    耳边似有轻微的流水声响起,那是什么物件在水面上划过的轻灵润滑之声,隐隐约约,还有些湿润的水汽凝结在她身上。

    第一次,水带给曲轻歌的感觉不是温暖柔和的,而是烦躁粘腻的,被水汽打扰,迫使着曲轻歌不得不挣扎着,与周公作斗争,好歹还是将自己的意识给拉了回来。

    睁开双眼,曲轻歌很轻易地就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她此时正被人给抱坐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头颅昏沉沉地靠在那人宽阔的肩膀之上,鼻尖萦绕着的都是男人熟悉的冷香,知晓那是谁,她也不惊慌,反而自己调整了一个更加舒适的角度靠在其身上,只慵懒地虚虚睁着眼,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

    看来她昏睡时的感知没出错,此时的他们确实正身处于一艘小巧的扁舟之上,舟尾正模模糊糊地立着一道黑影,正在为他们掌舵。

    小舟悄无声息地划过平静的水面,偶尔溅起点点浪花,那水流之声便是从此次传来的。

    而那令她都感到不舒服的水汽?

    “此处是忘川?”曲轻歌的突然出声令凌珩瞬间低头看来,“醒了。”

    “嗯。”她点点头,本想着自己爬起身,身体去懒洋洋地不想动,四肢犹如被封印了一般,根本不听使唤。

    “怎么回事?”曲轻歌顿时就蹙起了眉,脸色凝重起来,直到此时,她才惊觉自身的懒惰之意竟是如此强大,强大到饶是意志坚定如她,也差点被其控制了。

    “你被丧鬼与懒鬼同时影响了心神。”凌珩一句话解释了曲轻歌身上的所有异常之处。

    至于实力究竟是达到了什么级别的鬼,才能影响到修为在化神后期,心境更是已经炼虚初期的曲轻歌的心神,这个凌珩没说,但曲轻歌也能自己估摸出来,不外乎就是那种在外界可被人尊称一声‘尊上’的人罢了。

    凌珩垂眸凝视着曲轻歌略带几分疲惫苍白的脸色,抬手轻抚她细嫩的脸颊,一边感受着指腹将润滑的触感,一边冷然说道:“可能是你前一次为我镇守鬼门之时,出手太重,才被那写鬼给记恨了。”

    低低沉沉的嗓音中还蕴含着几分尚未消散的杀意与愠怒,这不是针对曲轻歌的,仅是针对那些伤害了曲轻歌的人、事、物。

    凌珩的身上还带着一股尚未散去的血腥气,冷冽的杀意也依旧凝聚在他眸中,还未完全消散,如此模样的他,顿时令曲轻歌大致猜想到了在她被击昏之后,这个男人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无外乎就是大开杀戒罢了。

    恐怕不仅是那连只胆敢袭击曲轻歌的懒鬼与丧鬼,就是那一波涌出鬼门的鬼怪,现如今都成了凌珩的剑下亡魂了吧。

    这句话曲轻歌可以很肯定地说出来。

    可她万万没想到,当时在她昏迷之后,意识已然陷入狂怒状态中的凌珩脑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竟是直接崩断了,竟然一边带着她,一边提剑杀入鬼门之内,很是遭了一番杀孽。

    最后他在与那渡劫期的两只厉鬼在鬼门之处大战之时,竟是一个不慎将鬼门给毁了,那两只鬼直接连同鬼门和聚集在鬼门之处的众多鬼怪一起陨落,无论是懒鬼还是丧鬼,最终都成为了死鬼、

    而作为始作俑者的凌珩却因闹出的动静太大,惊动了冥界高层,此时正带着怀中的曲轻歌被押送去冥王处,等候发落。

    “我们怎么会在忘川?”这是曲轻歌醒来后所询问的第三个问题。

    “鬼门崩塌了。”凌珩清清淡淡的口气就跟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般,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把鬼门毁了有什么错,端得一派无辜之色。

    “你干的。”曲轻歌静静地凝视了凌珩一会儿,突然如此问道,说是问句,其实她语气非常肯定。

    要说两人不愧是未婚道侣,一瞧凌珩那风轻云淡的模样,曲轻歌反而一下子就懂得了她会出现在此地的真正原因。

    原来她就是个被顺带连累的倒霉鬼啊!

    见曲轻歌眉眼间闪现的无奈之色,凌珩轻抚她脸颊的手改为安抚地轻摸她头顶,像她幼时那样揉了揉,权当做在哄孩子一般,放柔了语调道:“无事,有我在。”

    “即便没你在我也是不怕的,不就是打破了道鬼门,既然坏了就再给他找个新的按回去不就得了。”

    缓了好一会儿,曲轻歌感到身上终于恢复了些力气,摆脱了那二鬼对于她的最后一丝影响,才从凌珩怀中挣扎地爬了出来,无所谓道。

    她不可能会因为被凌珩连累着在冥界落了罪,就责怪他什么,因为归根究底,凌珩还是为了为她报仇,才会如此做的,就跟她当初为了凌珩当众将那意图偷袭之人废去修为、毁去元婴、抹杀元神一般。

    他们两人性子都是那种看似平和淡然,实则刚烈重情之人,平时若是不慎招惹到他们,可能还有可能被他们不在意地笑笑便放过了,可一旦你触碰到了他们身旁的重要之人,他们就会瞬间化为最凶残嗜血的猛兽,不凶狠地将你撕咬成碎片,决不罢休!

    而且此事正如曲轻歌所说,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鬼门本身就是人为设立的,并非天生天养之宝,虽然坏了,可也是能修好的。

    反正无论如此,凌珩与曲轻歌二人身上都是身负大功德之人,有天道看管着,即便是冥王,也绝不可能因为此事而将他们治罪斩杀。

    且他们乃是人界之人,人还没死呢,不是鬼,也不属于冥界之人,当然,就算是死了,他们作为早已跳出六道轮回的修士,也是不会归入冥界的,所以他们还是不归他们冥界管的。

    再不济,以凌珩与曲轻歌的实力,联手打通一个时空裂缝逃出去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届时他们跑得无影无踪地,即便是冥界想再抓人,可三千界如此庞大,两个人隐藏在其中,也无异于大海捞针。

    既然管又管不着,杀也杀不得,关还关不住,那冥界还坚持将他们二人抓捕回去的心思就很明显了,不外乎就是为了要‘赎金’罢了。

    不是说一道鬼门冥界凭一界之力还损坏不起,只是鬼门被人打得崩塌了,这被打得不仅仅是门,还有冥界的脸。

    哪怕是为了做个样子,在天下人面前作作秀,也为了不为宗门招来一个强敌,凌珩也不得不暂且乖乖束手就擒,等着宗门派人来交付赎金,将他们给赎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