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88.第二百八十八章 修罗场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清已道友,知晓此地乃是位于鬼哭岭何处吗?”

    “鬼哭岭外围, 也是你我运气好, 此地厉鬼实力并不太强,否则我是赶不及救你的。”在曲轻歌面前失态了好一会儿, 莫以期终于恢复了原本温文雅致的风度, 口齿清晰地向着曲轻歌解说道。

    原来不是结巴啊!

    可曲轻歌听完他的话语之后,心底第一个浮现出来的念头却是这个, 随即又在心中庆幸, 好在她刚才胡乱猜测人家的时候没有表现出什么,也没有乱说话, 不然现在就尴尬了。

    “我记得……战华道友是进来寻人的吧?”见曲轻歌沉默, 莫以期以为自己是又再次将天给聊死了,急得随便扯了个新话题, 就像跟曲轻歌多说几句话。

    “嗯,清已道友既然在这鬼哭岭之内历练, 不知你可知晓几日前此内哪处地方突然雷霆闪烁,厉鬼尽灭?”曲轻歌点了点头, 随即抱着一丝希望地向着莫以期询问道。

    “这个……我日前却是有耳闻过, 那似乎在鬼哭岭中围偏南之地, 从此地赶过去, 尚需花费几日时光。”莫以期在脑中细细地回想了一边,才不甚肯定地对着曲轻歌说道。

    “如此, 多谢清已道友相告, 今日之恩, 战华来人定当报答!”有了大致方向,曲轻歌心中大定,若到时实在找不到路,她还能将胆小鬼放出来之路。

    而且她身上有爱神项链,只要距离凌珩不要太远,两人之间是有感应的,所以她得先找到凌珩所在的大致方向,一路寻找过去,期待能在路上碰见他。

    意识到曲轻歌又要与自己告别之意,莫以期不由得急出一头冷汗,为了不让佳人离开,他急中生智道:“鬼哭岭中围凶险无比,且其中迷阵遍布,若无人带领,你很难进得去,不如便由我来相助与你吧!”

    “呃……”曲轻歌还在犹豫着如何拒绝,就听到从乌木簪内传出了胆小鬼的声音:“上人,鬼哭岭中围确实有迷阵,我等其内厉鬼不受迷阵所惑,可您不同,您乃外界修士,面对迷阵,只能激发其更大威力。此时若是有个熟悉之人带领,要比我指路来得好得多。”

    没得选了,曲轻歌心中划过几分无奈,随即对着莫以期拱手一礼感激道:“那就麻烦清已道友了。”

    “我本也该赶去中围之地,带上你不过顺便,不碍事的。只是如此你我二人也算是相识了一番,再互相称呼道友未免太过生疏,不知我可否称呼你为……轻歌,你也唤我以期便可。”

    莫以期说得有点小心翼翼地,一幅生怕曲轻歌不答应的模样。

    “这是自然,以期师兄。”称呼问题曲轻歌不会去计较那么多,可她此行是为了寻找自家未婚夫来的,最后还是多加了个‘师兄’来将彼此的距离拉远了一点。

    免得届时打翻了某人的醋桶,到时候苦得还不是她?

    正好莫以期修为在化神巅峰,她一个化神后期叫人家一声师兄也不算突兀。

    “轻歌师妹。”能在第一次见面就进展到这种程度莫以期已经很开心了,他脸上露出大大的灿烂笑脸,甜甜地呼唤曲轻歌。

    叫得曲轻歌一声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只能回以尴尬一笑。

    两人商定路程之后并不耽误时间,很快地就各自御空飞行,向着鬼哭岭中围而去,一路上所遇到的不长眼的厉鬼均被莫以期一柄青光宝剑给斩杀殆尽,倒是令曲轻歌难得悠闲了下来。

    回想从前,好像除了她幼时实力不足之时,后来她每次与人结伴历练她都是作为一个保护者的角色,如此被人当做易碎花瓶一般细心严密地护着的时候,倒是少的,或者说几乎没有。

    因为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虽然她长得纤弱,可实力却不弱,没人会小瞧她,自然也没人想过要将她牢牢地护持在自己羽翼之下。

    当然,曲轻歌也并不需要就是了。

    空间裂缝的位置其实距离鬼哭岭中围并不远,不然胆小鬼也不可能才几日时间就能从中围跑到那里去了。

    在与莫以期一同进入中围的迷阵屏障之时,曲轻歌才真正懂得了此地的恐怖之处,这迷阵之内不仅能困住人的身,还能产生强大而又真实的幻境,意图将人的心也一同困住。

    好在曲轻歌的心魔早已除去,她身为剑修心性之坚定也绝非这区区幻境所能迷惑得了的,可那其中的上古迷阵,却是令她颇为烦恼。

    她精修炼丹与绘符,对于阵法一道只是粗通,达到能自己练制几个低级阵法或者破解个中级阵法的水平而已,面对这种精密玄妙的顶阶大阵,还是得抓瞎的。

    不过既然莫以期胆敢邀请她一起走,那自然就是有办法能带着她破了这迷阵。

    曲轻歌只听他低声对着自己道了一声:“轻歌师妹,得罪了。”

    随即右手腕被人拉住,牵引着她一步步亦步亦趋地在迷阵之中看似毫无章法,实则暗合了某种规律地走动起来,每每一步踏出,眼前之景都猛地一换。

    时而化为地一层地狱:熔岩炼狱之景,炽热的熔岩中沉浮着无数火鬼,他们身形丑陋狰狞,哀嚎着等着一双如同烈火般的双目,怨恨地看着曲轻歌;时而又化为了第二层地狱:冰原炼狱之景,无数的人连哀嚎的空余都无,就被寒冰冻成了冰雕,随后被一把大锤打成无数碎块,血肉模糊;时而又化为了第三层地狱:入刑炼狱,声声凄厉的惨叫传入耳中,曲轻歌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许多人被活生生地拔去舌头,推入油锅之中活生生地油炸……

    一连轮到了第十八层地狱,又是一个新的轮回,不断地重复!

    饶是历经无数血腥,从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曲轻歌,都对于眼前过于惨烈的景象接受不良,她微微闭上了双目,偏头不愿再去多看,可那声声入耳的凄厉叫声还是不断地传入她的耳中,令她莫名地一阵胸闷气短。

    “若是……适应不良,你可封印五感,放心……我会带着你平安走出去的。”莫以期带着疲惫喘息声的清雅嗓音在曲轻歌耳边响起,听得出来,他一边耗费心神破阵,一边还得抵御幻境的入侵,最后还得带着曲轻歌这个拖油瓶,灵力与体力消耗已经将近极限了。

    曲轻歌微微摇了摇头,传音回去道:“不碍事的,你尽管走吧。”

    随即她反手扣住莫以期的手腕,精心地将体内水系灵力中所蕴含的微弱毒素尽数剔除之后,传输入莫以期的体内。

    早在两人初见之时曲轻歌就发觉了,这莫以期竟是一位木系天灵体,难怪能年纪轻轻地就修炼到了化神巅峰,而她的水系灵力虽然与他的木系灵根不相符,可水生木,或多或少还是能为他补充一些消耗的。

    有了曲轻歌的灵力支持,莫以期犹如获得了莫大动力一般,脚下的步伐竟是顺畅了不少,带着曲轻歌加速前进,想要快些走出这个鬼地方。

    最后两人还是足足走了半日之久,才顺利地从迷阵之内脱身而出,而此时的莫以期早已经满头大汗,疲惫不已了。

    “以期师兄,你没事吧?” 曲轻歌关切地扶住莫以期摇摇欲坠的身躯,担心地询问道。

    “无……事……”莫以期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想要令曲轻歌别担心,却不想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却令曲轻歌心中担忧更甚。

    迷阵凶险,想来莫以期带着她一起破阵而出,也很是耗费了一番心力,即便是有着她后来的灵力相补,可也只能算是杯水车薪。

    “我还未瞎,你脸色都如此难看了,还能没什么事?”曲轻歌拧着眉,一手任由莫以期抓扶着,一手按在他的后背之上,手心中缓缓出现了一团洁白柔光,覆盖住莫以期,使用海皇天赋技能圣水柔光为他稍作治疗。

    莫以期顿时感觉自己疲惫酸痛的身躯如同被泡入了温热的泉水之中一般,得到大大的缓解,差点舒服地喟叹出声。

    不过还未等他细细地感受一番这股舒适的灵力对他身躯的抚慰,就突然察觉到一股杀机凛然的凌冽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与此同时,曲轻歌放置在他身上的素手也如同被什么东西给蜇了一般,瞬间缩了回去,那股令他舒适不已的灵力也瞬间消失。

    忽视心中传来的那点遗憾之感,莫以期转过头,就见曲轻歌正神情无辜地看着远方。

    他顺着她的目光眺望而去,只见一道高大修长的白色身影正远远地站在那处,正目光沉沉地看着这边,他刚才所感到的凌冽目光正是出自于此。

    两人双目相接,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浓郁的敌意,周围气氛顿时凝结成一片寒冰,僵硬而冷冽。

    “为什么我突然感到有点可怕啊?球球~”水灵躲在曲轻歌的袖口中,抖了抖圆滚滚的小身子,小手悄悄扯了扯冰灵的手手,小声询问道。

    “我也觉得耶,为什么啊?球球~”冰灵也一脸懵懂地反问道。

    “两个笨蛋,球球~”毒灵往一旁挪了挪,一脸不屑地斜了身旁傻萌傻萌的两小只一眼,突然感到了一阵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寂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