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84.第二百八十四章 石桥镇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待到曲轻歌一觉睡醒之时, 她就已经回到了自己先前所临时开辟而出的洞府之内了, 她本就没打算在这里休息,所以也没弄张床什么的,但此时的她却是躺在柔软的水床之上的。

    是的, 这张水床是那种完全由水所做成的床, 只是床的表面上被覆盖上了一层灵力,维持着其形态不散, 才能成为一张床的。

    除了床, 曲轻歌还发现自己的身上被人给换上了一套高阶法衣, 轻抚身上法衣柔滑的面料, 竟是世间最难得的云霞锦缎所制而成。

    云霞锦缎顾名思义,乃是由天上云霞为才, 从中抽丝所制而成,可从云霞之中抽丝何其困难,只有修为超高者才能办到,可修为到了此步田地之人, 却没必要为了编织云霞锦缎这种小事而去抽云霞成丝, 这也无形中造成了云霄锦缎的短缺。

    曲轻歌知道,她原本的衣裳早在雷劫之下被劈毁了, 而师尊他们是分神之体,身上并无任何储物之物,自然也无法携带什么东西, 没她允许, 他们也打不开她的储物戒, 所以这套衣裳应该是师尊们为她现场制作的,心中不由得大为感动。

    “多谢师尊。”曲轻歌识海之内的小海皇站立起来,小小地一团,摇摇摆摆地向着六位师尊挨个行了一礼,认真感谢道。

    “师徒之间,无需言谢。”白柔轻笑着将小海皇抱在怀中,素手轻轻捏了捏小团子白嫩嫩肉嘟嘟的小脸蛋,看着她委屈着一张小脸,却不敢反抗的模样,不由得笑得更为欢畅。

    从床上坐起,曲轻歌才发现她被雷给劈焦了的头发又生长了回来,而且还变得比从前更长,几乎垂到了大腿之处,被白柔师尊用制作衣裳余下的几根绸缎做成了发带,分别松松地束在两边耳下,达成了两个蝴蝶结,成了两条长长的辫子。

    加上她身上这身翠绿的衣裳,衬得她更加的鲜嫩可爱。

    而她的修为更是直接从化神初期蹦到了化神后期,弑血剑也顺利地晋级为仙器了,此时正乖巧地待在她的丹田之内,静静地吸收乌木簪之内的煞气,蕴养剑魂。

    “这些是从哪里来的?”当曲轻歌想从水床之上趴下来之时,却见地面上堆满了各种灵果,使得她都没处下脚了。

    “这些是受你之恩,与你一同沐浴天赐甘霖而重获新生的花草树木们送与你的谢礼。”景晨温雅的嗓音响起,为曲轻歌解释这些东西的由来。

    在他们将曲轻歌搬回这座洞府之内时,他还顺便将这些谢礼给他的小弟子给弄回来了,只是他没储物之器存放,所以只能堆在地上了。

    “他们却也是因我而招天劫之祸。”曲轻歌叹息一声,挥手将地上的灵果全都收进一个储物袋中,再存入系统背包之内。

    可是在她刚刚意念一动,想打开系统背包之时,系统却没有反应,只丢出来一条通知。

    说好的会掉级呢?

    曲轻歌顿觉自己被系统给骗了,她本来还打算直接醒来之后多拿些元玉犒劳系统呢,结果她家系统居然不声不响地攒够了能量,抛下她独自去升级去了!

    无奈,系统背包打不开,曲轻歌只能将这袋子灵果丢进储物戒之中。

    好在除了一些极为重要的物品,她的其他东西还是有部分是存在自己的储物戒之内的,而弑血剑是被她放在丹田之内蕴养着的,有了武器和财物,即便是系统背包内的物品暂时无法动用,也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太大的影响。

    见苏醒的曲轻歌差不多已经弄清楚了身上的变化,牧野冰冷如寒冰的嗓音也终于响了起来:“你可知错否?”

    “……”曲轻歌瞬间沉默。

    “嗯?”见弟子想装死,牧野又冷冷地哼出一声鼻音。

    “弟子知错了,此事是弟子太过托大冲动了。”见装傻躲不过,曲轻歌沮丧地乖乖低头认错。

    在决定与弑血剑一同渡劫之时,确实是曲轻歌有所考虑不周,行事冲动了,可能是一直以来虽有波澜曲折,但总体上还算是顺风顺水的经历使得她对于自己评估过高,居然做出如此不经思索的无脑之举。

    饶是她,也料想不到两者的雷劫相合居然招来了八/九天劫,原本在她的预想之中,她与弑血剑两者的天劫应该是七九天劫才对的。

    面对七九天劫,她完全可以凭借着身上的底牌顺利渡过,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这次的冲动之举,最后却让曲轻歌差点没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上,还连累了此时不知情况如何的凌珩。

    此时的曲轻歌是愧疚而自责的,但她却并不后悔。

    面对着牧野师尊所教训的‘一个器物,哪里值得她冒着性命之危去相助’之话,她抿了抿唇,却是坚定地道:“虽然有错,可弟子并不后悔此次救剑之举。”

    “因为……弑血是不同的。”这是曲轻歌给出的最后答案。

    不是因为弑血剑是她的本命之剑,若是被毁了她也会跟着去掉半条命、修为大大受损这种威胁,也并不是在弑血剑成为仙器后她能得到多大益处的诱/惑,更不是出于一名剑修对于自己之剑的爱这种虚无的理由。

    仅仅是因为:历经两世的共患难与相伴,弑血剑在她的心中地位是与众不同的,是堪比她家人的存在,为了救家人,曲轻歌自然愿意心甘情愿地舍身赴死,这种特殊的情感,乃是其他无法体会她之经历的人所无法理解的。

    “……”

    与曲轻歌相伴那么久,几乎看着她从一个稚气的小丫头成长为了一名强大剑修的六人听完曲轻歌的理由之后,突然就沉默了。

    长久的毫无距离的相伴,令他们几乎知晓了曲轻歌身上的所有经历与秘密,所以最为可能比凌珩这个未婚夫都还要了解曲轻歌的人,他们其实是能大致了解曲轻歌的感情的,正因为了解,所以他们再也说不出任何教训之言,只能沉默。

    最终,还是牧野率先提点道:“此次事情过了便过了,下不为例,今后你切记认清自己的斤两,谨言慎行,不可再冲动行事,知否?”

    “弟子知晓,今后定当多多自省!”曲轻歌肃然答道。

    这一茬揭过,接下来的曲轻歌该前往那西边小镇继续完成任务了。

    从凌云宗势力范围内的南边赶到最西边需要多久?

    曲轻歌用亲身丈量了,哪怕是她一个化神修士全速赶路,也足足花费了三天三夜的时间才赶到,累得她几乎都想不顾形象地吐舌头了。

    出事的小镇名唤石桥镇,此镇中间贯穿着一条宽大的河流,紧靠中间的一座石桥维持联系,其名称也是因此而来。

    最近小镇内出现了一桩怪事。

    从几个月前,小镇内莫名其妙地多出了许多不知从何而来的厉鬼,这些厉鬼见天儿地在镇内鬼哭狼嚎地,还干出过不少恶事。

    好在这个小镇怎么说都是出于上三千大世界的凌云宗势力范围之内的,内中怎么说都是颇有些能人的,一开始出现的厉鬼都被他们给收视了,可随着时间的拉长,出现的厉鬼数量越来越多,实力也越来越强大,使得他们渐渐支持不住了,这才不得不上报凌云宗,请人来相助。

    曲轻歌的任务就是前去查明厉鬼出现的原因,若有能力,便顺手将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接下这个任务的人不止她一个,前一波人已经出发前往此地了,未免令人误会她是去抢功劳的,所以她才特地绕路先去解决了僵尸皇,才赶过来的。

    原本她还以为这前一波人差不多已经将此事给解决了,可当她接到求援传讯,来到石桥镇上某间客栈之内,见到几位身上挂彩的师侄们,却沉默了。

    “怎么回事?”她皱眉询问道。

    “……”三人齐齐沉默了。

    注意到眼前三位师侄身上的伤口中还缠绕着一股浓郁的怨气,曲轻歌轻叹口气,从弑血剑身旁强行抢走乌木簪,在三人身上一晃,便瞬间将那些怨气给吸走了。

    没了怨气,三人顿时感觉自己身上舒服了许多,他们面面相视了一会儿,随即一位瞧着较为成熟稳重一些的青年男子走上前,对着曲轻歌恭敬地行了一礼,言道:“启禀师叔祖,我等三人于一月之前来到此地调查怪事之因……”

    听到‘师叔祖’这个称呼,曲轻歌嘴角微微抽了抽,心底感觉有些别扭,她乃是化神修士,而眼前这两男一女三位师侄却是金丹修士,四人同门,他们唤自己一声‘师叔祖’也并无不妥。

    但听着三位年岁与自己差不多之人如此呼唤自己,曲轻歌还是略感不适。

    不过再不适她也得忍着,她修为晋升过快,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只会越走越高,将其他人远远落在身后,这种情形今后还不知道要面对多少次,还是早些习惯为妙。

    认真听完师侄们的禀报,曲轻歌才知道此地怪事之源,皆是一道突然出现在此处的空间裂缝所造成的。

    那裂缝对面不知连接着何处,不仅阴气森森还充斥着大量的厉鬼之物,每每都有对面的厉鬼无意识间通过此裂缝来到了此界,才会造成那些怪事的发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