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67.第二百六十七章 孜幽的挑衅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这里便是修所留下的传承之地?”

    曲轻歌仰头望着那座建立在高耸入云的悬崖之上的吊脚古楼, 巍峨的古楼悬在陡峭的悬崖之巅, 迎着寒风而立, 摇摇欲坠的模样令人担忧其会不会最终扛不住寒风的吹拂, 坍塌倒落。

    “是, 此地禁空,所以我们需要沿着此道悬崖攀爬而上, 才能抵达。”吴欢在一旁点了点头, 暗自吞咽了一下口水, 压下心底的点点颤抖。

    “你能爬得上去?”曲轻歌转头打量了几眼吴欢那单薄纤瘦的身板,识趣地将眼中的怀疑隐藏在心底。

    “……我觉得……不行。”

    吴欢再怎么说都是一位金丹修士, 若是此地能御剑而飞,他倒也没那么怂,可若是需要他自己靠着自己的纯肉身力量爬上去, 仰望着那陡峭险峻的万丈悬崖之顶,吴欢表示他可能不行。

    “男人可不能说不行。”曲轻歌被吴欢的坦诚给逗笑了。

    她还需要吴欢这个搭档,自然不可能将他一人放弃在悬崖之下,所以在稍稍思索之后,曲轻歌就甩出柔水绫, 将绫带的两头分别系在自己腰间与吴欢腰间, 一边向着那悬崖底下走去, 一边说道:“走吧, 你先试着爬爬看, 实在不行我再拉你上去。”

    吴欢神色一亮, 他可是看过葛青使用重剑的, 能用得顺重剑之人,本身力量必定不小,将区区一个他拉上悬崖,根本不是一件难事。

    两人走到悬崖之上,感受着身上骤然加重的压力,眸色微微沉了沉,曲轻歌无奈地感叹一声:“看来修的考验可没那么好过啊!”

    不过对体力考验,曲轻歌自小早就不知经历过多少次了,自然也不惧这点小挫折,不待吴欢反应过来,她已经将衣袍下摆扎进腰间,一手抓住崖壁之上的凸出石块,一手抽出袖中隐藏的匕首,凭蛮力扎进坚硬的崖壁之内,脚下一蹬,便开始了攀爬。

    被腰间的绫带扯动,吴欢不得不匆忙地跟着曲轻歌一起往悬崖之上爬去。

    两人由曲轻歌在前面带头,跟在后面的吴欢也学着曲轻歌的模样,拿出一把短匕,跟着扎在被曲轻歌扎过的孔洞之中,固定住自身,因为有着前头曲轻歌打下的洞,所以跟在后头的吴欢扎洞也并不费力,此举为他的大大节省了不少的体力。

    两人算是第一组赶到此地的,当其他人也一同到来之时,就见他们几乎已经爬了数百丈的距离了,远远望去,只能看到他们小小的身影攀附在那高大无比的悬崖之壁上,一点点地相前挪动。

    来不及多言,其他赶到之人未免慢人一步,也紧跟着快速地爬了起来,有了曲轻歌他们那一组的前车之鉴,后头之人也学着他们的模样,将体力较弱的炼丹师绑在自己腰上,带着他一起攀爬。

    其中有一组攀爬的速度齐快,不!他们并非是在爬,而是一人扛着另外一人,直接在这悬崖峭壁之上施展起了轻身身法,飞跃地向上而去。

    被扛着的那人因为面容朝下,所以大家只能看到他穿着白色衣袍的单薄身影,反倒是那扛着人的紫衣妖孽男子众人很是熟悉,那正是在灵兽竞速之比中获得第二之名的男子。

    他似乎名唤孜幽,因其母乃是高宿城广家家主之亲妹,所以才能有资格参加高宿城的灵兽竞速之比。

    可此人颇为神秘,是近段时日才从高宿城冒出来的,众人也对他不慎了解,不曾想其实力如此高超,竟然胆敢再此压力重重的悬崖之上施展轻身身法,直接飞跃之上。

    他难道不知越是往上,周围压力便越大,若不在前期好好积攒体力,后期很难扛得住那可怖的强大压力,而成功爬山悬崖之顶吗?

    曲轻歌其实也能使用轻功飞跃上去,可是此时的她却不能,不是因为旁的事,而是她手腕之上的重力环。

    先前便说过,重力环在其他重力环境下施加给她的重力是呈倍数叠加的,曲轻歌可不想她一跃而起后,因为周身重力太大,结果反到掉了下去,那就可笑了。

    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乖乖爬着吧!

    不过曲轻歌想乖顺一点,有人却不愿意让她安生,耳尖敏感地一动,曲轻歌瞬间偏头躲开突然飞射而来的赤红羽刃,凌厉的羽刃隔断了她一缕长发之后,又向着悬崖底端飞射而去。

    底下之人可能也想不到居然会天降横祸,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被赤红羽刃刺中肩头,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炽热的烈火猛地燃烧起来,那人惨叫着想伸手却扑灭大火,却一个抓握不及,整个人连带着被他束缚在腰间的炼丹师都一同掉落那万丈悬崖。

    两人凄厉的惨叫声被逐渐远去的距离拖得长长的,听得底下的其他人心肝一颤,再看着那出手之人,眼中纷纷带上了几分畏惧之色。

    曲轻歌冷冷地抬头望去,正好看见那紫衣男子正对着自己笑得邪肆无比,一脸挑衅之色:“送你的小礼物,喜欢吗?”

    “送你的大礼物,好好接着!”手下一个用力,曲轻歌居然硬生生从崖壁之上徒手掰下一块石头,手腕一转就见石头向着那紫衣男子投掷而去。

    不过拳头大小的石块在曲轻歌强悍力道的加持下,如同飞速疾驰的炮/弹一般,猛地向着那邪肆妖孽的紫衣男子飞射而去。

    眼眸一凝,紫衣男子突然间肩上所扛着的炼丹师转到身前,居然拿她当了那挡箭牌,去挡住曲轻歌所投射而来的石块。

    在那炼丹师被转到紫衣男子身前之时,曲轻歌突然看清了她的面容,瞳孔猛地一缩,叶桐黎!她怎么会在此地?!

    早些年曲轻歌与叶桐黎相遇之时,她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如今却已经成长为一位秀丽的大姑娘了,可曲轻歌还是一眼就将其认出。无他,仅仅是她的面容与幼时非常相似而已。

    下意识地,她瞬间从头上抽出束发的白玉簪,甩手向着她原本射出的石子射去。

    白玉簪在石子即将砸到那位炼丹师胸口之前,及时被白玉簪击中,化为无数碎石,向着悬崖下头掉落而去,而原本的白玉簪的飞射路径也因为被石子的那一阻,徒然失去了附加其上的力道,而脱力下落。

    不过在半途,掉落的白玉簪却被斜侧里突然伸出来的一只手握住,那只手的主人正是那紫衣男子。

    他将白玉簪缓缓举起,凑在鼻尖陶醉地轻嗅,凤目微敛,红唇轻勾,暧/昧低语道:“好香,这礼物我收下了。”

    随即他便将曲轻歌的白玉簪宝贝般地收进自己怀中,然后一手抓着还处于昏迷中的叶桐黎,足尖一点,身形便像是那灵巧的雀儿一般,向着悬崖之顶飞跃而去。

    “啊……葛青救我!”身后突然传来吴欢的惨叫声,腰间瞬间一紧,曲轻歌低头一看,只见吴欢的双手手背之上都扎着一根赤红羽刃,那羽刃却不像先前的那支一般,会燃烧起熊熊烈火,只是单纯地令吴欢受伤罢了。

    “自己处理伤势,接下来我带着你爬。”被吴欢吵得头疼,曲轻歌皱眉低喝道。

    被曲轻歌难得的冷脸吓住,吴欢只能一边依靠着腰间的绫带固定着自己,一边颤抖着手,拔出双手手背之上的羽刃,再拿出伤药给自己上药。

    吴欢给自己使用的伤药自然是上等货色,被捏碎的药粉一洒散去,原本剧痛无比的双手就感到一阵阵清凉之意传来,紧接着那两个不断冒血的血洞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等到最后他的双手痊愈,也不过是花费了短短几息的时间而已。

    “葛青,我手好了。”吴欢邀功似地向着曲轻歌暂时他还沾染着血迹的双手,他的本意是想对曲轻歌表明自己可以继续爬了,不会再拖累曲轻歌。

    可曲轻歌只是垂头淡淡地扫了一眼之后,便道:“既然好了,那就抓紧了。”

    不等一头雾水的吴欢反应过来,曲轻歌突然抽出一条细细的锁链锁在手中匕首的手柄的暗扣之上,紧接着身子一跃而起,足尖一点那插在崖壁之上的匕首手柄,借力向上奋力一跃,身形瞬间拔高数十丈。

    她手中的锁链哗啦啦作响,随着她握紧锁链用力一扯,那紧紧插在崖壁之上的匕首就瞬间脱离而出,在曲轻歌巧妙的甩动之下,瞬间插入她上头的崖壁之上。

    随后曲轻歌就借着锁链之力,又是一个向上飞跃,然后继续踩着匕首借力施展轻功身法,不断地快上攀爬悬崖,靠近崖顶。

    如此反复循环,她向上攀爬的速度瞬间快速了许多,可也苦了身后被她所拖着的吴欢,吴欢只能被动地被曲轻歌扯着往上飞,腰间的绫带并不稳固,老是带着他不断地飘来荡去的,使得他好几处险险地就该撞上了坚硬的崖壁,磕个头破血流。

    可此时曲轻歌正在专心地攀登悬崖,他又敢怒不敢言,只能憋屈地忍了。

    就像是被曲轻歌他们落在身后之人所说的那样,这悬崖越是往上,被附加在攀爬者身上的压力就越大,临到最后距离崖顶百丈距离之时,曲轻歌也不得不气喘吁吁地双手扒在崖壁之上。

    她已经累得全身都被汗水浸湿了,额前的发丝也黏连在头上,湿热粘腻的感觉带给她一阵阵的不舒服。

    “吴欢。”

    “啊?!”这似乎是曲轻歌第一次如此郑重地呼唤自己的名字,吴欢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地应了一声。

    “对不住了。”话音落下,曲轻歌突然抓住腰间的绫带,周身力量瞬间凝聚在手上,猛地带着绫带另外一头的吴欢往上一甩!

    “啊啊啊啊啊啊……”吴欢惊恐的尖叫声响彻整个崖顶,惹得底下还在费力攀爬的人都不得不仰头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