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修真之超级采集术 255.第二百五十五章 床头打架床尾和

时间:2018-04-23作者:悲剧初始化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来人, 曲轻歌心中有一种意料之中,却还是怒火中烧的感觉。

    只见身着大红喜袍的凌珩一左一右搂抱着那对娇美可人的姐妹花, 三人亲昵地说说笑笑地走入喜房之内,在转过屏风后看到被束缚在墙壁之上的曲轻歌之时,凌珩的清冷的眸中划过冰冷的厌恶之色。

    虽然知道这是假的, 但是曲轻歌心中还是不可避免地有些刺痛, 从她初识凌珩到现在, 这个对于他人冲来都冷淡无比的男人从未对她露出过这种厌恶的神色, 此时咋一看到,那冲击力竟是比曲轻歌想象中大得多。

    “这是谁?”凌珩冰冷地扫了曲轻歌一眼, 低头亲昵地凑近静殊耳边, 柔声问道。

    “一个做错事的小丫头罢了。”静芙捂嘴轻笑道。

    “比你们两个毒妇好。”曲轻歌对着凌珩灿烂一笑,那笑中蕴含着不知名的危险, 但这个假凌珩注定是看不出来的。

    “你……”静殊神色一变,正想冲上前教训曲轻歌,却被静芙按住肩膀拦下, 静芙给静殊使了一个眼色,随即两姐妹一同侧身柔柔地依靠在凌珩宽阔的肩头之上, 娇媚地撒娇道:“夫君, 我们还是不要搭理这个小丫头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 夫君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

    说着, 她们还一同羞涩地垂眸轻笑, 似乎对于自己竟然对着夫君说出如此话语而感到害羞。

    “哈哈哈……好, 今夜为夫一定满足两位娘子。”凌珩大笑着,正想垂头亲吻静殊的脸颊,却被一道冷漠的娇软嗓音阻止了,“凌珩!”

    动作一顿,假凌珩不知为何感觉自己怎么都无法对着静殊亲下去了,静殊神色一冷,不曾想曲轻歌神识竟然强大到可以影响她们姐妹二人所设下的幻术,既然假凌珩迫于曲轻歌的威胁亲不下去,她就自己来!

    “夫君……”静殊柔柔地轻唤了凌珩一声,白皙的一双玉臂环上凌珩的脖颈,稍稍踮起脚尖,正想将自己的红唇送上,却听曲轻歌一声冷语:“我的男人,就算是假的,你们也没资格碰!”

    紧随而来是几道锁链断裂声,两姐妹没想到曲轻歌居然能徒手挣脱锁链束缚,瞬间愕然地转头向着她望来,却见她手持弑血剑,神色平静至极,可周身的气势却突然开始迅速攀升。

    历经尸山血海的恐怖血铁之气迎面扑来,那可怕的气势犹如地狱伸出的厉鬼正想着她们伸出利爪一般,急欲将她们吞噬殆尽,静芙静殊两姐妹心中突然感到不安,还未等她们做出什么反应,就听曲轻歌冷声低语道:“水之第二秘术——暴水飓风。”

    “啊——!姐姐!”

    “殊儿!”

    强大的气劲猛地将两姐妹包括假凌珩震开,随即而来的是狂猛的飓风,将她们二人卷席上天,汹涌的水流在飓风之盘旋,化为一柄柄锋锐的利刃,借助着飓风的风力,盘旋着转瞬间将那两姐妹割得遍体鳞伤。

    曲轻歌悬浮立于暴风底部,双手持剑在以鱼尾为中心,不断地旋转着,为飓风增加威力。

    待飓风彻底成型,曲轻歌鱼尾一拍,突然凌空升起,来到那不断挣扎于飓风强大吸力之中的姐妹身旁,冷眼看着她们被无数的水剑划伤。

    弑血剑嗡嗡震动,其上血色气息不断溢散而出,凌天的剑意从曲轻歌眸中升起,她一手缓缓地将手中之剑举起,手背之上青筋暴起,似乎握着的不是一把剑,而是沉重的岳山一般。

    虚空中的一柄巨大无比的血色巨剑随着曲轻歌的动作,被她缓缓地举了起来,冷冽的煞气凝练于剑身之上,飓风在曲轻歌的神识操控之下,将那对惹得曲轻歌暴怒的姐妹一同锁住,使得曲轻歌手中正散发着森然寒气的剑锋正对着她们。

    迎着她们惊恐的目光,血色巨剑瞬间斩落而下,曲轻歌劈剑的速度太快,空中甚至还被带出了一连串的血色残影,血剑一举劈下,直接将那两姐妹一招斩杀,送出了战龙渊!

    飓风散去,周围的幻境也已经消散了,曲轻歌缓缓降落于浮石之上,突然主动要求道:“冰灵水灵,为我恢复灵力。”

    这是曲轻歌第一次主动要求冰灵和水灵给她恢复灵力,以往都是两只小家伙先粘上去帮助曲轻歌恢复的。

    “好的,球球~”作为与曲轻歌最为亲近的两只小家伙,冰灵和水灵敏锐地感知到曲轻歌现在的心情不怎么好,两人不敢多说,曲轻歌说让他们干什么就干什么。

    紧紧相贴的小身子将无数的灵力输送进曲轻歌的丹田之内,将她接连使用了几次秘术后隐隐干枯的丹田充盈起来,随着浮石回到了原本的排名榜,曲轻歌所在之处却并非那对姐妹花的第四名,而是第三名。

    抬眼扫了一眼那升龙榜之上的名称,曲轻歌才知那第二名被凌珩给杀出去了,所以排在后头的她自然也顺位晋级一名。

    原本曲轻歌剩下的一个名额,用来挑战那第二名是最好不过了,还能避免与凌珩同门相残,但是现在曲轻歌心中憋着一股火气,她觉得自己再不发泄出来,一定会气死自己的。

    所以……

    “只要晋级前十,其余的无论名次如何,天道奖励的波动并不会太大,是否?”曲轻歌突然扬声询问那刚刚结束一场战斗,正盘膝端坐在第一之位等待着其他人挑战的凌珩。

    “嗯。”凌珩睁开双眸,对着曲轻歌点了点头,虽然他隐隐觉得现在的曲轻歌似乎有点不大对劲,但他依旧乖乖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很好。”曲轻歌笑了,突然举起弑血剑,剑尖挑衅似地遥指凌珩,冷声道:“曲轻歌挑战凌珩,可否应战!”

    这根本不是一句问句,而是通知,凌珩疑惑地看着曲轻歌,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明悟,她在生气,但,为何气恼?

    无辜地眨了眨眼,虽然很想拒绝,但是凌珩看着曲轻歌那一脸你敢拒绝就死定了的表情,心底升起了一股求生欲,迫使着他果断地点头应战:“可。”

    随着凌珩的应战,两人脚下的浮石也随之移动,向着远处而去,被留在后头的人就那么看着他们二人的身影越飞越远,知道他们关系的人心中突然浮起了一个念头。

    这是……夫妻打架?

    “你生气了,为何?”来到一片空旷的浮石区,凌珩转头看向曲轻歌,直接询问道。

    先前曲轻歌在挑战双子魔女之时,身上还未曾有如此压抑的怒气,如今打赢了回来却是一副怒火冲天的模样,虽然她擅长演戏,将自身的气怒隐藏得很好,可其他人看不出来,凌珩这么可能会感知不到,曲轻歌生气了。

    而且是气炸的那一种!

    “拔剑。”曲轻歌此时拒绝与凌珩好好沟通,冷着脸喝道。

    曲轻歌心底明白,现实中的凌珩是无辜的,那个假的凌珩只是那对恶心的姐妹弄出来恶心她的,可她就算将其砍出战龙渊,心底那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只能无理取闹地对着现实中的凌珩闹。

    她承认,她就是迁怒了,但那又怎么样?

    想打架就打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唉……”无奈地叹息一声,凌珩明白曲轻歌此刻是无法与自己好好地交流了,他双眸一厉,伸手一握,戮雷剑瞬间落于手中,两人一人足尖一点,一人鱼尾一拍,同时挥舞着手中之剑,向着对方横冲而去。

    清脆的兵戈交接之声不断响起,曲轻歌疯狂地挥舞着巨剑砍相凌珩,而凌珩却只是不断地回防,并不打算还手,强大的力道被曲轻歌灌注在巨剑剑身之上,每一次的举剑格挡,都令凌珩感到虎口发麻。

    他心底不由得苦笑,还真是不留情啊!

    若非他血脉提升之后,肉身力量程度也得到了增强,虽然还比不上真正的龙族那么强悍,可也不弱了,不然还真挡不住曲轻歌的强悍力道。

    在凌珩失神的那一瞬间,曲轻歌的巨剑突然掉转了方向,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向着凌珩挥砍而去,这一招虽然刁钻,可以凌珩的身手定能及时挡下,可没想到凌珩居然在这一瞬间失神了,导致他的动作迟缓了几分。

    曲轻歌神色一变,手腕猛地一扭,耳边似乎听到咔嚓一声,紧接着原本剑锋冲着凌珩的巨剑突然一个侧身,改成那宽厚的剑面拍在了凌珩的身上,将他猛地击飞出去。

    顾不上手腕上的剧痛,曲轻歌鱼尾一甩,身子如离弦之箭一般瞬间来到了凌珩身后,将他的身子接住,两人一同摔落在一块石台之上,曲轻歌还不小心再次撞到了先前扭伤的手,瞬间袭来的剧痛疼得她倒抽了一口气,脸色都白了几分。

    “怎么如此不小心?”凌珩皱眉从曲轻歌身上爬起身,无视自己腰腹上的疼痛,蹲在曲轻歌身旁尽量轻柔地握住她扭曲的手腕,手下一个用力,又是咔嚓一声!

    冷汗瞬间从曲轻歌脸上流下,她这次却只是抿了抿唇,将那声冲上喉咙口的痛呼声咽下。

    已经习惯了曲轻歌这种下意识忍痛的行为,凌珩也不忍去说她,在帮她掰正了手骨之后,从袖中拿出伤药正想捏碎了给她敷上,却被曲轻歌按住手阻止了。

    “不用那么麻烦。”曲轻歌低声说道,她用自己完好地那只手搂抱住凌珩的腰,手下触到了他的伤,感到他不自觉地僵硬了几分的身躯,心底涌上一股心虚与愧疚。

    先前见到凌珩被自己击伤后居然第一时间只关心自己扭伤的手,曲轻歌心底即便是有再大的火气,都能消了。

    此时冷静下来,见到自己居然将无辜的凌珩打伤,顿时就自责了起来。

    可再怎么愧疚自责都无用,此时人都伤了,当然得给人家好好地疗伤,柔和的水光从曲轻歌身上涌起,温柔地将曲轻歌与凌珩包裹起来,这是曲轻歌第一次使用‘柔水圣光’,意外地还很是好用,不过转瞬间,两人身上的伤势便好得差不多了。

    柔光散去,曲轻歌对着凌珩低声道歉:“抱歉,我不该如此任性地迁怒于你。”

    既然错了,那就得认,曲轻歌从不为自己的过错而狡辩。
小说推荐